一次次慘遭迫害 一次次堅強不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25日】我長期患神經衰弱、睡不著覺,休息不好。在精神上和身體上都感覺很痛苦,整天沒有精神頭,無論幹甚麼都力不從心,吃藥治吧,始終也不好使,根除它很難,並且治這種病的藥副作用都很大,長期吃下去會造成身體的其他部份不同程度的不適,對大腦有一定的刺激。我自己沒有工作,丈夫單位又壓資(長達幾年未開資),生活都緊張,想治病,也沒錢,真的很苦惱。就在這時聽人講「煉法輪功能祛病健身」,就高興的去學,看到《轉法輪》這本書中講「真、善、忍」,我越看越愛看,這是一本教人做好人、讓人道德回升的書。想想自己的病,還有社會道德觀念日益下滑,書中講的真對,越學越愛學,神奇的是,煉功沒多久,困擾我多年的病也不翼而飛了。

1999年7月20日迫害發生後,我心裏很難受,很不理解,從自己的親身體會和周圍學煉法輪功人身體的巨大變化,我認為一定是國家誤會了我們。因此,見到熟識的人我就跟他們講,法輪功是冤枉的,煉法輪功的都是按照真、善、忍去做的好人,每個人周圍的法輪功學員都可以證明這一點。

2001年4月5日,派出所所長帶著一幫惡警,開著兩輛車到我家中搜查,在未出示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將家中翻了個底朝上,搜走了大法書籍和師父法像,並強行將我抓到派出所戴上了手銬,盤問我家中資料來源,問我還煉不煉了?進不進京?他們從我這裏沒有得到保證。6日下午將我送進了拘留所,並搜走了我兜裏的僅有的16元錢,在拘留所裏我因堅持不寫「不煉功」「不進京」的保證,2001年5月11日被送進佳木斯勞教所,被非法勞教一年,進去以後,我心想因為我們不是犯人,沒有做任何違背國家法律的事,相反是一個努力使自己道德回升的好人,因此我拒絕參加勞動。惡警將我們30多人關到二樓一間小屋子裏,讓大家擠坐在小凳子上學習勞教所的規章制度。大家一起說我們不是犯人,不應該學勞教所的規章制度。我站起來對她們講要找大隊長反映問題。話未說完過來了幾個惡警,將我和另外3名大法弟子拽到一樓,戴上手銬,強迫我仰面躺著,把兩隻手分開分別銬上,決定銬我一個月,因其他大法弟子抗議,改為25天。

我絕食抗議,他們強行給我插鼻管,就這樣折磨了我半個月,並且不許我上廁所,在這裏我要問一問「為人民當家作主的政府,還有喊著「人民警察為人民」的警察,我和所有被關押、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到底何罪之有?我們只是用憲法賦予公民的合法權利爭取合法的煉功環境,我們只是做一個好人,做一個道德高尚的對社會有百益而無一害的好人,卻要遭受如此殘酷的迫害。岳飛精忠報國卻被「莫須有」的罪名陷害致死,秦檜世代受到人們的唾棄。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的慘劇在中國所謂人權最好時期再次上演,並且有過之而無不及。中國人在迫害著中國人,「文化大革命」的教訓難道還不慘痛嗎?這樣的政府怎能不失去民心。

5天後,我又因和20多大法弟子將二樓上寫著誹謗大法和對師父不敬的話的大牌子拽斷被罰款200元(後據理力爭要回100元)被加期一個月,其中有一名大法弟子因將寫有誹謗大法的話的小牌拽壞被加期兩個月,同時惡警將她和另一名拽壞大牌子的大法弟子銬上了手銬,說要銬一個星期,大家集體絕食抗議,惡警才將他們放回。

在這期間,我女婿到勞教所看我,給我拿100元錢,可惡警不許家屬接見,在女婿的央求下,門衛答應將100元錢轉交給我。而一直到今天,我也沒見到這一百元錢。2002年十六大前夕,11月1日我在另一居住地,當地派出所又派兩名惡警到家中搜查,並逼迫我賣房子。不許我在這裏居住,因搜到一本真象資料,又把我抓到了派出所,審問資料來源,又讓我寫材料,我堅決抵制不配合他們,惡警所長對我拳打腳踢,看我不妥協,無奈將我暫時放回。

2002年11月3日,兩名惡警再次闖入家中,奪下我正在吃飯的碗,又強行將我抓到派出所,對我說:「十六大以後才許回家。」我跑了幾次均未跑脫,才被他們送進拘留所。從6日開始我絕食抗議,惡警讓犯人給我灌食,一天灌兩遍,惡警有時為了解氣還給我灌涼水,這樣迫害我到23日。

27日惡警又讓我在他們事先寫好的材料上簽字,被我拒絕,惡警和兩名犯人拽著我的手強迫我簽字,我拼命掙脫不配合,惡警所長拿塑料棒(又叫「小白龍」)打我。胳膊被打得烏黑,第二天也就是28日再次將我送進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到了勞教所讓我們11位大法弟子坐小凳子,早6點一直到晚上8點,坐了將近半個月時間,元旦期間,惡警放假,上班以後將我們11人銬大背銬。我們不配合,惡警就用力掰我們的胳膊,強制轉化我們,在這人間地獄,大法弟子受到了殘酷的迫害。在銬大背銬期間,惡警還不斷的毒打我們,並用下流語言侮辱我們,同時讓一些邪悟者寫誣蔑大法的材料,讓我們簽字、我拒絕,就又銬大背銬,又讓我寫五書,我不寫,惡警最後讓邪悟者替我寫,交上去,我未簽字。

2003年3月8日到12日,惡警讓我參加勞動,我不參加,惡警對我拳打腳踢,頭被打起好大一個包。因再次拒絕勞動,惡警將我們4人拽到「觀察室」,讓我們坐小凳子,不許動,閉眼睛都不行,派人看著,姿勢稍有變化,他們上來就打,惡警將笤帚也作為打人的工具,第二天我們堅持不參加勞動,又被拳打腳踢。

因為我不走操,惡警指使犯人拽著我拖出去老遠,為了懲罰我,讓我在陽光下曝曬,並不停的走,一停下來,非打即罵。因不寫作業(揭發誹謗大法的材料),惡警指使犯人將8名大法弟子的臉部都打得變了型。白天還被它們銬大背銬,晚上讓他們坐在地上「合十狀」銬著他們,因長時間被迫害,有些大法弟子都走不了路。我因不參加勞動和不配合它們坐小凳子看電視「學習轉化」,被打罵已經成了家常便飯,有時三個惡警一起對我拳打腳踢,我的身上經常舊傷未好,又添新傷。有一次,因從我身上搜出一張經文,我又被加期一個月,卑鄙的是放我回家時「釋放證」上的日期卻比實際上放我出來的日期(超期關押一個月)提前一個月,掩蓋他們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實。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手無寸鐵的大法弟子只為了信仰「真、善、忍」,只為了說句公道話卻要付出如此慘重的代價,一千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得失去了生命,眾多和睦的家庭、妻離子散,但最終邪惡勢力也未達到它們的目地,修煉法輪功的人數反而不斷增加。一正壓百邪,所有的一切讓世人見證了李洪志師父所傳授的大法的偉大,人們更加看清了到底誰正誰邪,以江澤民為首的邪惡的流氓集團惶惶不可終日。一切都該結束了,大法弟子承受了不該承受的苦難,一切惡人也都將受到應有的報應。

大法弟子更加理智、更加堅定的按照師父的要求,「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精進要旨》理性)我發自內心的喊「法輪大法好」,希望每一位同修走好自己的路,希望世人快覺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