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也說說俺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22日】在這五年當中,江氏集團迫害大法弟子,把我親身遭受的迫害告訴大家,幫助人們了解這場對好人的迫害。

1999年12月份,我踏上了去北京證實法的路。早上6點到達北京,我在天安門升國旗的地方,被北京便衣警察劫持,關在東城高級賓館,後戴上手銬被送到東城濰坊駐京辦事處。惡警先打我們一陣耳光,後罰下蹲,從早上八點直到下午一點半,不讓起來,不讓小便,不准說話,我就是不配合。晚上讓我們都坐在大理石的地面上,把大法弟子叫到廁所,強行脫光衣服搜錢,只要搜不到錢就一頓毒打,從8點一直到10點。有一女大法弟子要去小便,不但不讓,反而把臉都打出血才罷休。有一男大法弟子因為回了一句「為甚麼不讓上廁所?」被三個惡警輪流打了三個小時的耳光。那時,我們還不知道發正念,但我們以法為師,抵制迫害,一齊從地上站起來制止他們打人,惡警才罷手。

我從北京回來後,先後被關到了派出所、拘留所20天。在拘留所每天罰站15-17小時。陽曆年我是在拘留所過的,每頓飯只給一小半饅頭,有時一天不給吃,但是錢不少要。我們在拘留所,每天都按時學法,這本《轉法輪》是一名女大法弟子付出巨大的代價才留下的。

江氏集團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打死白打死」的邪惡政策。我們家人就因為我煉功,他們的壓力很大,公安局、派出所、街道經常上門騷擾。我去北京上訪,被惡人勒索一千元錢,街道又騷擾。我老伴終於承受不住了,一有不順心的事,就說出對師尊和大法不敬的話。我陸陸續續跟他講了真象後,現在好了。我家白天黑夜都有人監控,在這樣情況下,我堅持做好三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