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常工作中修煉


【明慧網2004年6月17日】

師父好、同修好!

很高興今天能在這裏與大家一起交流。

我接觸法輪大法是在2001年11月,911剛過沒多久。在那個星期,我開始煉功,也是在那個星期,我被公司裁員了。

煉法輪功我有很多奇異的感覺。第一次煉功就覺得自己像是在被充了電,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跑也不是!感覺眾多小法輪在我全身旋轉,身體各部位還常常有被輕微針刺的感覺,我想那就是許多穴位在奇異的功能下張開了。

晚上睡覺的時候身上好像有電,我要很小心別把兩隻手或者兩隻腳碰在一起,因為一碰上,就會有一種強烈的觸電的感覺。一天早上醒來,聽到鳥兒在唱歌,但那不是平日鳥兒的歌聲,而像小風鈴的樂聲,十分悅耳!也許另外空間的鳥兒就是這麼唱歌的。還有一個早晨,我醒來時突然感到真善忍的博大和祥和,把我整個給驚住了。

我跟著網上的演示自學完五套功法後,我做得第一件事就是找其他法輪功學員。那時心裏有個聲音在說,我要找到他們,成為他們中的一員。在華盛頓公園的煉功點,一個學員幫我糾正了動作。他們還告訴要讀《轉法輪》這本書。

我的丈夫,當時的男朋友,已經修煉法輪功一年了。他建議我把《轉法輪》這本書一口氣通讀一遍,這花了我大約一個月的時間。從那時始,我知道修煉就是我今後要走的路。我還不能完全理解書中的內容,但感覺李洪志師父講的道理比以往我所接觸過的任何學說都高,都純。我在心裏和耶穌也和師父說話,感謝耶穌一直以來對我的教誨和看護,不過從今以後,李先生便是我的師父。

我常上英文明慧網,上面有很多修煉的文章和心得,也有很多關於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受到殘酷迫害的報導,那時候我的善不夠,也不想面對那些正在發生的事情。我只是對自己的修煉感興趣。

8個月過去了,我仍然沒有找到輔導設計專業的工作。我經常讀《轉法輪》,去煉功點煉功,學法,還找到師父在不同法會上的講法經文,這些大大加深了我對法輪大法的理解。其中一篇經文提到了工作的重要性,我意識到要把自己放下,去找工作。於是我向當地的Target公司遞交申請並開始在那工作。我像師父在《轉法輪》裏教導的那樣,工作勤懇負責,不到4週,終於找到了一份與我專業對口的工作。

這份工作並不理想,我學的知識基本用不上,薪金也只有我原來的三分之一,但我很感激,我對師父說,在我以往的工作中,我總是感覺到自己的不足, 我要從底層開始,打好基礎,有機會再往上升。

工作雖然很容易,但卻很忙,活總是幹不完,主管還不讓加班。我意識到「不失,不得」,這份工作給我修煉提供了很好的環境。

工作忙,失誤也就多起來,主管不斷地申斥我。我是個煉功人,知道發生這些都不是偶然的,每一件事都是師父要我看到自己身上的執著,我需要不斷地向內找,去掉它,提高自己。

更糟的是,那時候我和同事相處不太好,他們好像不喜歡我,小組會上他們的態度讓我覺得自己是多餘的,沒有人願花時間培訓我,我更深地向內找,為甚麼大家會這麼對我,我做錯了甚麼?我很快找到了自己的執著,那就是我覺得自己比他們優秀,我帶著這個執著對待周圍的一切,也同時反射回自己身上。

我還發現自己太驕傲,不願意向別人請教,怕暴露自己的過失和無知,

同事中有幾個喜歡開粗俗的玩笑,我打心底裏厭惡這些玩笑,甚至為自己和這些人一塊工作而憤憤然。有一次我跟一個學員談到這些,他說「那些東西的層次是非常低的。」聽了這番話我覺得很屈辱,認為他是在暗示我修煉得不好,沒有能力改變自己身邊的環境。我又一次向內找,修煉人要過的頭一關是色關,如果你過不了這一關,就根本談不上修煉。儘管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對色的執著,我對自己說:「色的執著,如果你在我的身上,我要排除你。」之後每次同事再說起那些笑話,我不會在心裏判斷他們,而是用自己的正念去調整周圍的環境。

我曾經有多次機會看到自己用正念改變了工作的環境。我辦公的小間挨著主管的小間, 她經常在電話上辱罵自己的孩子,我心裏很難受。於是自己保持正念,並用正念糾正這個狀態,把它們清除掉。

我也學到了很多東西,我開始悟到發生在我身邊的一切,正是我自己身上攜帶的場的反映,很多都是應該發現並且去掉的。也許在我裏面的一些微觀世界裏,在那裏人們的意識都很敗壞,相互辱罵。不管我是否意識到,他們都已經在我裏面了,我必須清理它。

我還常常碰到這樣的考驗,以前我特別注意同事對我的看法,隨時準備保護自己的名聲。現在看到有的人在我背後小聲耳語,看著我,我知道他們在說我。但我學會了壓制自己要知道他們在說甚麼的好奇心。我對自己說,別人說我甚麼都無關緊要,我只需對師父負責。他知道我的心和我的每一個念頭。

有個女孩以前曾在我這個部門、在同一個主管手下工作過,調到了其它部門之後我倆還常碰面。每次的碰面對我來說都是過關。 她常問我,「Carla, 你怎麼能忍受那種辱罵?為甚麼不向人事部門反映你主管的情況?」每次她打聽我這個部門的事情,我都十分謹慎,確保自己所說的都是實情,不說別人的壞話,保持對那些對我不好或辱罵過我的同事的善意。

和開始時不同的是,我不再試圖逃避我的工作環境,而是在工作中不斷的修煉自己,一點一點的,我明白了當和任何人產生矛盾時,首先就要向內找的道理。別人和我鬧彆扭的時候,往往都是因為我有執著心要去,或者是我的狀態不穩定,不能做到心不動的時候。還有,當我們看到別人身上的毛病,往往是自己有著類似的毛病。別人對我不好,很可能是我在以前的生命中傷害過他們,現在是在償還。

我還意識到在我的內心深處,我對身邊的人沒有善心,我請求師父幫助我,每當同事對我不好的時候,我從心裏對他們說,希望你能得救度。

大約過了6個月,整個工作環境開始好轉,公司決定重組我們的部門,人事部給我們調來了新經理,原主管被降級之後辭職了,我連升了兩級。

在這個過程中我始終保持一顆善心,從不對別人的逆境幸災樂禍,即使是那些曾經對我不好的人。有時候在樓道上碰到這些人,他們會給我一個惡毒的眼神,他們生氣,因為我成了他們的上級,對這些人,我心裏始終保持平和和善意。

慢慢地,整個工作環境改變了,過去管理混亂,效率低,失誤頻繁,現在是祥和,人與人之間不再矛盾重重,工作也順利多了。

同時,我也更加關注並投身到揭露中共對法輪大法的迫害的活動中,我更多地走出去,請求師父幫助我有更多的時間做這些事情。

修善是一個大關。意識到自己善心不夠,我儘量地多走出來,承擔一些項目,奉獻我的精力和時間。從只是專注個人修煉到關注那些正在受到迫害的人們的需要。開始時很難,似乎每次我要作些甚麼,都很難抽出時間,都碰到干擾和阻撓,連我的婚姻都成了壓力。但我意識到我有責任調整自己的空間場,有能力去改變我空間場中的事情。那麼我就有更多的時間去參與揭露邪惡的活動了。

慢慢的我發現工作中修煉的機會越來越少,甚至幾乎沒有,在揭露邪惡中給我的考驗卻越來越多。有時候准許證沒拿到,有時候電腦出問題,和丈夫鬧彆扭,和別的學員有摩擦,但至少我知道怎麼不斷的向內找自己的執著。我有信心,只要這樣做,就能把問題解決好。

我還開始明白了有許多邪惡勢力在反對法輪大法,知道怎麼去遏止它們。我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只接受師父的安排。

我修煉得到提高的時候,就是我經常學法的時候。我要努力使學法更有規律。

我還有很多方面需要改進,我現在已經全身心投入並很感恩我能有這個修煉,返本歸真的機會。

感謝師父救度了我。同修們,讓我們相互勉勵,恪守「真」!

若有不對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2004年美國科羅拉多州法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