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人的行為感動了族人


【明慧網2004年1月4日】我是98年得法的,修煉的初期非常精進,出現了很多神奇的現象。身心發生了很大變化。但沒多久邪惡迫害開始。我們的煉功點被破壞。幾個精進的功友多次被關押看守所、派出所、鄉政府(其中兩位同修被判刑),家門口有人看著。近一年多來沒有安寧過,後來我被送進洗腦班。近十幾天晝夜煎熬下,我失去了自己寫下了 「三書」。回到家後用心學法,清醒過來時放聲痛哭!內疚的心無法用語言表達。感到愧對為我們耗盡一切的慈悲的師父。我一定要多學法,學好法,利用一切機會洪揚大法、證實大法。

我們家是一個大家族,同姓近親家庭就佔半條街。「紅、白、少壽日,辦滿月」經常有。每逢這種場合,我都要向眾人面前洪法,講我們煉的法輪功是正的、是善的、是讓人做好人的功法。報紙、電視都是騙人的,是造謠 、是陷害,有時舉例說明。我都記不清有多少這樣的場合。講了幾車的話。效果都不是很好。有的反感,有的索性躲開,也有的人對我說別說了。我就納悶:明明是為他們好。為甚麼就不醒悟呢?我心想是他們迷的太深了,被另外空間邪惡因素控制著。現在想是我太執著了。摻雜著個人的情感太重了。所以影響他們正面認識大法。

在2003年的下半年,我的婆母一直生病。雖然她有五個兒子三個女兒。而真正每天看護、伺候的人很少。我是天天去,買藥、洗衣服、洗澡、去醫院。她開始還能大小便,後來就臥床不起。解不下大便,我就用手去掏。老人感動地掉眼淚。最突出的一次是2003年11月份的8、9號。老人的病情突變。8號上午我帶老人打車去醫院。輸了12個小時的液。由於照片子的醫生不在,9號早晨再去照片子。又輸了十幾個小時的液。整整兩天我一直沒有離開過婆母。這兩天是北京的頭一場大雪。因地面溫度高過腳面的雪下面是水,冰冷的雪水濕透了我的鞋,路非常難走。打車都困難。可是婆母挺高興。回家後我每天幾個小時的守候。細心的照顧,但因老人年齡太大(80歲)又得食道癌。老人帶著微笑去世了。她是對法輪功帶著敬意而走的。

我所做的這一切,從來沒有想要達到甚麼目的。只覺著老人太苦了,養了8個子女,老了動不了,都無一人在身邊照顧,所以我盡了我做兒女的責任。在近幾個月裏,我不惜花了上萬元錢帶老人去醫院、買藥、買營養品,耐心地照顧。雖然我體重減了十幾斤,可我沒有一句怨言,也沒有向其他的兄弟提過一句,覺得孝敬婆母是應該的。

老人過世後,兄弟姐妹一起辦喪事。姐妹們都說我這法輪功沒白煉,跟以前比判若兩人。看來法輪功不像電視裏說的那樣。煉法輪功能使人變好。同族的長輩們都說四媳婦煉法輪功後真的脫胎換骨了,變化真大。看來煉法輪功能改變人,有益無害。是政府在胡說,瞎編亂造。聽到這些話我又驚又喜。驚的是我向他們講了那麼多法輪功的益處他們都沒有入耳。甚至我被關押期間,沒有一個同情的。說我是精神病、傻子。喜的是他(她)們看到現在的我,確有了觀念上的轉變。我無意中做的事情,我的自身行為,為洪法、證實法起到了這麼好的效果。

最令人感到變化大的是我的大姐姐(她是區裏的重要幹部,中共黨員),因我被迫害,家中雞犬不寧,她非常反感。我本著善意,講法輪功的真正內涵,一心想讓她認清真象都無濟於事。這次她竟然也向我點頭認可。也默認了法輪功,表示贊成,對我很親近。承認是我通過修煉變好的,細想想可能原來太執著,急於求成反而效果不好。我沒考慮到,修煉人的行為,修煉人應有的慈悲和不求名利舉動,改變了她被邪惡欺騙、矇蔽的心。轉變了觀念,認清了是非,他(她)們可能就有救了。這是多麼令人高興的事呀!這件事使我震動,我想法輪功在全世界得到了洪揚。這個修煉的群體,他(她)們崇高的思想、行為,以修煉人的標準真、善、忍為準則,就會感染我們身邊的常人。

當然洪法、證實法是多個方面的,我只是談了我的一個小體會。如有不妥之處,望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