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加華人毛鳳英的辛酸和快樂(圖)


【明慧網2003年5月27日】

葉同貴(左)、毛鳳英(右)、葉謹、葉開文一家四口在加拿大多倫多。

題記:

願點亮我生命之光
照耀你前面的旅程
一起穿越黎明前的黑幕

那個歡笑夾雜著淚水的青春
讓我靠在你身旁
請你陪我走過今生的歲月

1978年,毛鳳英患急性肝炎,沒有根治從此留下病根。那時她還在上中學。雖然長期醫治,但病情一直得不到控制。肝病時時折磨著她,也時常感覺疲倦、噁心和諸多的不適,但和許多同齡女孩子一樣,年少時的鳳英有許多玫瑰色的夢想,未來的日子在她腦海裏充滿幻想。

鳳英工作了,是蘭州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的外科護士。白衣天使,多好的職業呀。鳳英打心眼裏喜歡這個工作,而且,身邊都是大夫,治病肯定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其實,她並不是特別把肝病這碼事放在心上,照樣和一大群年輕人說說笑笑。

這時葉同貴出現在她的生活裏。同貴是蘭州市一所大學的研究生。小伙子挺帥,書卷氣濃,看上去憨厚、老實,愛好圍棋。和他在一起,鳳英總能感覺到他們之間深深的緣份,直覺同貴是能陪伴她、照顧她的人。

那種幸福的感情歸屬感令鳳英眩目,他們結婚了。

傷心的記憶

所有的歡笑都離我遠去
孤獨中仿佛再沒有希望

新婚的生活是美滿的。不久,鳳英懷孕,生下一個粉嘟嘟的女兒,起名謹。

小葉謹一出生就需要醫生搶救,當時輸了很多的血漿。後來鳳英一直用母乳餵養。6個月時發現小葉瑾肝腫大,一歲以後就明顯有肝功能異常,一年比一年重,最後就是嚴重的肝脾腫大。大夫說可能跟輸血漿和吃鳳英的奶有關係。

小葉謹面黃肌瘦,個子也不怎麼長,比同齡小朋友矮一大截,大夫說孩子的病非常嚴重。鳳英和同貴領著孩子找很有名的大夫,就診後大夫都直搖頭。

在帶著小葉謹求醫的同時,鳳英自己的肝病也越來越嚴重。她持續性肝脾疼痛,每當感冒、勞累、情緒不佳時疼痛就加劇,還伴有噁心、腹脹、食慾不振、失眠、乏力、全身怕冷,天一冷就打寒顫。1995年查出脾腫大,肝質地發硬,血球蛋白明顯倒置,北京中醫院診斷為肝硬化。蘭州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及北京幾所大醫院化驗檢查診斷鳳英患的是丙型慢性活動性肝炎。

真有一種欲哭無淚的感覺。在醫院裏工作,鳳英心裏清楚丙型肝炎是世界上最難治的肝炎,它的發展結果不是肝硬化就是肝癌。鳳英開始不得不多次住院,短則兩個月、長則半年。

這期間,同貴到北京讀博士,畢業後留在北京的地震局工作。分居兩地身邊少了一個安慰自己的親人,鳳英越發孤獨、難過。心情非常鬱悶。

此後,鳳英中西藥物一日三頓從未間斷,可是舊病不見好,又添新病。重度萎縮性胃炎,腎盂腎炎,腎盂積水,低血壓等許多病都上來了。身體極度虛弱,兩條腿腫得發沉,走路都抬不起來,上樓就更費勁兒。後來鳳英無法再撐著去上班,96年初只好在家休息治療。

為了治病,鳳英多次到北京求醫。有時,為了能得到那位全國著名肝病專家的親自治療,她和來自全國各地的肝病患者幾乎是二十四小時排隊掛號,因為這個有名氣的專家一星期只掛20個號。

自己的身體自己最清楚,鳳英知道自己的病沒有治好的希望了。一天,她帶著一線希望問主管大夫,說:「您估計我還能活幾個月?我想知道,好有個思想準備,把有些事情安排一下。」同情她的大夫好心地安慰她,說:「我估計1~2年不成問題吧。」

鳳英的精神在那瞬間崩潰了。雖然活得很苦很累,在這絕望中鳳英發現自己是多麼留戀人生啊!只恨上帝為甚麼讓自己到這人世上來,又為甚麼要自己過早地離開?內心的痛苦到了極點,就算總是淚流滿面也無法排遣。

鳳英無處訴說心中的苦悶,脾氣變得十分火爆,甚至對身邊八十多歲的老父親發洩。鳳英開始在家無故發火,打罵葉謹。一些好心人勸鳳英想開些,可是面對死亡她怎麼可能想得開?

奇蹟悄然發生

上天對我如此厚愛
千思萬想我難以釋懷

1996年,同貴有一個機會作為訪問學者去美國。這是許多人求之不得的機會,同貴知道它的份量,它能使自己的事業上一個大台階。並且,美國的邀請方還應許同貴帶家屬同行。這天大的好事沒有令同貴高興起來。作為丈夫和父親,他十分清楚鳳英和葉謹的病情。想起她們,他的心裏滿是痛楚。

他沒有打算帶她們一同去美國,她們的病以及美國的醫療費用都不允許她們與他同行。他能想到的只是,到了美國,自己一定要省吃儉用,把錢省下來讓這母女倆過好一點。難道還有比這更好的路嗎?

同貴孤身一人來到了美國。三個月後的一天,同貴接到了一個難以置信的消息:鳳英告訴他,她們娘倆兒的病全好了。她們要到美國來。

同貴將信將疑。不過,病痊癒總歸是大好事。無論如何,她們想來美國就讓她們過來吧。

又過了三個月,同貴在美國迎來了鳳英和九歲的葉謹,而且是健康的鳳英和葉謹。醫學檢查報告以及她們的樣貌都顯示她們與正常人無異。

寶貝兒子

我的寶貝
你的降臨使日月增輝
更使生命顯得真實

確實是非常的神奇又有些難以置信的事情,煉了法輪功後鳳英和葉謹的病全都好了。

以前為了能徹底解除痛苦,鳳英試過很多方法,如偏方、練氣功、燒香拜佛、算卦燒紙、中藥治療,後來是不得已試了試法輪功,本來她是不相信氣功的。事實勝於雄辯,同貴看到鳳英和葉瑾的病都好了,也開始煉起法輪功。

乖巧懂事的女兒,體貼入微的丈夫,在美國過著正常人的生活,真好。唯一令鳳英心裏不愉快的事是一名同事總是取笑她顯得很老看上去像同貴的媽。要知道,鳳英是很在意的。同貴知道事由,安慰道:「我又不嫌棄你,別人說一說有甚麼關係?!」這樣一來令鳳英耿耿於懷的事就被一笑了之了。後來,鳳英與那同事的關係還很不錯呢。

鳳英又懷孕了,到美國一年後生了一個胖嘟嘟的男孩子,取名開文, 這事他們在國內的同事、親戚都不太相信,還傳說孩子肯定是揀來的。從醫學的角度來說,肝硬化患者是不可能懷孕的。可有目共睹,開文健康活潑,非常聰明。小小年紀的他既能講英文,也可說中文,還會認很多的中文字。

良心正義使然

每一天
我都在擁抱生命的真實
真實的生命容不下一粒沙礫

後來,他們一家四口從美國來到加拿大的多倫多市居住。

開文漸漸長大了,葉謹已經出落成一個大姑娘,在死亡邊緣掙扎的痛苦經歷離他們漸漸遠去,可是,鳳英還時常想到國內因丙肝導致肝癌死亡的蘭州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院長和因肝功能衰竭死亡的同學。心想:以我的親身經歷,如果他們能煉法輪功也許能改變命運。鳳英也常常想到與曾與她同病房的病友,曾想過要回去告訴那些還在排隊等掛號的難友,自己沒花一分錢卻徹底恢復了健康。然而,國內發生了鎮壓法輪功事件,使她未能如願。一想到他們還在痛苦中掙扎,鳳英就非常地不安。

鳳英深知,國內對法輪功的宣傳是不真實的,她希望她們一家人真實故事能給在困境中的人們以啟發,在磨難中不要失去信心。她時常給國內打電話,和那裏的人們講述發生在她們一家人以及其它朋友身上的真實故事。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