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醫療人員修煉故事係列:生命的覺醒與歸宿(圖)


【明慧網2004年6月7日】

一、學醫與學佛

我是一名台灣的開業牙科醫師,今年四十三歲。自幼生長在純樸的宜蘭小鎮,高中時負笈台北就讀建國中學,母校的自由學風開啟了我思索人生與生命價值的求真之路。1979年進入醫學院時,因緣際會參加了佛學社團,就此約有20年我沉浸在浩如煙海的三藏十二部經典中。其間經歷了服兵役、進醫院服務、開設診所及結婚等人生大事。別人眼中的我,是位兢兢業業的牙醫;在佛教界中,當時也小有名氣。但我內心深處兀自明白──佛理雖好,高不可攀,卻始終沒能改變自己的身心狀況,憂鬱症與失眠曾伴隨我很多年。

二、幸得遇大法

1999年台灣大地震,當時全台約有三千人死亡,目睹許多生離死別的慘事,我猛然發覺生命何其脆弱,不能再如此渾渾噩噩、虛擲寶貴的青春時光了。此時有幸得遇大法,當我一打開《轉法輪》這本書,就知道這是一部真正的佛法正道。書中將宇宙人生的奧秘和盤托出,所謂大法破迷,徹底解答了我長期在佛教經書中不得其解的疑惑。從此枯渴的心靈得以潤澤、塵封的本性漸漸甦醒,「法輪大法」成為我生命的歸宿!

三、煉功修心性

初期煉功學打坐,吃了不少苦。雖然第一天就能雙盤,但幾個月下來始終只能堅持半個多小時。後來我痛下決心,乾脆煉靜功時拿繫帶將雙腳纏繞起來固定住。前三天真是痛徹心肺,之後漸入佳境,幾個月後拿掉帶子,也拿掉了我依賴的心理。

法輪功強調修煉心性,要求提升道德,做個符合「真、善、忍」的好人。我的個性急躁、倔強剛直、難忍不平之事,容易與人衝突。學煉法輪功後,這部份進步較慢,但原來自私自利的狹隘心胸開闊許多,逐漸能學習書中要求的「做事先考慮別人」(《轉法輪》)。也許是這個原因,困擾我多年的憂鬱症與失眠在學煉後便不藥而癒,迄今快五年沒去看醫生吃藥打針,其實這種情形在學煉者中是個普遍現象。法輪功在強身健體、提高道德上的卓著成效,使一億多人身心受益,廣獲世界六十多國政府與人民的肯定,目前已獲頒一千兩百多項褒獎。

四、洪法講真象


參加澳洲的講真象活動

在中興國小演講並介紹法輪功

台灣有句廣告名言:「好東西要與好朋友分享」。我學煉法輪功親身受益後,影響了妻子與父親加入修煉的行列,也經常受邀到各級學校、政府機關與公司企業演講,一般我都從生命教育與醫學專業切入,談到法輪功在祛病健身、淨化心靈的速效,希望引導有緣人入道得法。

我有上網閱讀資料的習慣,學煉沒多久,就從網路上發現中國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情形日益嚴重。我深知法輪功不收錢不收禮,不涉及宗教政治,僅僅因為在大陸學煉人數太多而遭當權者嫉妒而無理鎮壓。江氏集團為掀起全民仇視法輪功,還炮製許多自焚或自殺偽案,以謊言造假欺騙民眾。看到這些和我同看一本書、同修一部法的大陸學員,僅因堅持「真、善、忍」的信仰而被關押判刑甚至虐待致死,我的內心很難受,決定運用便利條件向外界講清法輪功的真象。

除了前述演講或寫文章投稿外,我數十次參加海內外的洪法講真象活動,足跡遠至歐美亞澳各大洲,向世界各國的政府人民揭露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許多人疑惑不解:「身為開業醫師,經常休診一星期去國外,時間與金錢的損失不是很大嗎?」單單從飲水思源、感恩圖報這一層做人的基本道理,我認為自己就應該這麼做。我也謹記李洪志老師所教導的:在常人社會中應該把工作做好,在哪裏都要做一個好人。所以在參加活動前後,我都會利用休診的時間加班,將門診病人安排好,使他們就醫看診不造成影響。

我慶幸身在台灣,政府與社會各界都支持法輪功,我們能自由學煉,但我更盼望大陸上受迫害的學員也能早日恢復和平的修煉環境,畢竟這是人與生俱來的基本人權與信仰自由。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