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位農民大法弟子的修煉故事


【明慧網2004年4月8日】

一、法輪大法就是好!

我煉功之前身體多病,眼看生活上無法自理。聽說修煉法輪功可祛病健身,在98年開始煉功,通過修煉,心臟病、胃脹、鼻穿孔、腎炎、關節炎、肩周炎、頸椎病、氣管炎,不用吃藥都好了,法輪功給了我第二次生命。不煉功以前每年花藥錢至少五、六百元錢,還治不好。煉功人按照真善忍處處做好人,不做壞事,做好事,對國家、對社會治安都有好處。

可是江××集團迫害法輪功,不准人煉功,把煉功人員叫到大隊「學習班」強行洗腦、不准外出,集合晚了就罰錢。有一次某學員有事來晚了要罰她十元錢,她說自己沒錯,不拿。一幫配合江氏集團的惡人就把她圍在當中你推我打,有的打臉,有的打腦袋,有的打嘴巴,推倒用腳踢,叫起來還打。第二天看到學員臉、眼都腫了,眼也青了,還逼她拿了20元錢。這是我親眼看到的。

學習法輪大法以後,我知道「真善忍」大法叫人做好人,慈悲對別人,要有善心,先人後己。現在我不和兒媳婦打架了,用和藹的語氣對待她們。她們對我不好,我用「真善忍」衡量也就不生氣了,法輪大法就是好!

二、有緣得法受益無窮

以前我看過一遍《轉法輪》,當時沒看出甚麼內涵來,總是有疑問。但我覺得這是一本好書,能教人向善、道德回升,做個好人。由於家務太多,就沒再學。到了2000年下半年,我的身體總是沒勁兒,面色蒼白,吃了好多藥也不見效。後來到醫院去檢查,醫生說是子宮囊腫,不及時治療後果嚴重。我心裏害怕了,才三十幾歲,上有老人、下有孩子,新蓋的房子花了不少錢,拿甚麼去治病。況且如今的醫藥費很貴,農民是治不起病的,我內心非常痛苦。

晚上睡不著覺時我就想著自己的病,怎樣能夠治好,並且少花錢。想來想去想到法輪功,於是我開始向煉功人接觸,問他們煉法輪功是否真的能好病。他們向我講述了真實的一切,說法輪功能治病,可不是用來治病的,按照大法真善忍做,不求自得。我知道這幾位煉功的過去都是有病的,現在身體都很健壯,並且比以前的品格更高尚了,我下決心開始學法。

由於當時大法遭迫害,許多書都被抄走了,挺不好找的。於是我想起了一句話:心誠則靈。我騎自行車到遠方的親戚家,她煉過功,膽大心細,一定有書。我跟她說明了來歷,很高興,給了幾份材料和書籍,並囑咐一定要珍惜,我如獲至寶,把書和材料包裝好,高興的回家了。

我一有時間就看,懂得了「信在先,悟在先,見在後」的道理,真心學法。過了一個月,我的身體開始清理了,由於心態不穩持續了二十多天,但我忍著堅持學法不誤。

結果奇蹟出現了,沒花一分錢醫藥費,病全好了。我親身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更從內心感謝李老師使我擺脫了病魔的糾纏,沒病的滋味才知道快樂。我從一個小心眼的人變得思想開闊了,並在法理上悟到許多思想中解不開的迷。

通過學法,我切實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李洪志老師的洪大慈悲和寬廣胸懷,大法的法理使我從內心折服,真是好極了。

四年多來大法遭受了無辜的栽贓迫害,我學了大法就是師尊的弟子,怎能袖手旁觀呢?再說,師父給了我真實的美好的一切。法輪大法是正法,修煉真善忍沒有錯!鎮壓迫害肯定是錯的。雖然迫害很瘋狂,我毅然和學員們走到了一起,堅持真理。正義一定戰勝邪惡。我和同修們一起相互傳送經文、發傳單、貼標語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無論付出多少也是值得的。每天下來時間很緊,但很充實。

現在迫害大法的元凶江澤民已被多國起訴,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善惡到頭終有報,謊言必定被揭穿,真相一定會大白天下。我真心希望和大法有緣之人莫錯過這大好機緣,千載難逢啊!

三、修大法婆媳和

我從99年2月份開始煉法輪功,沒煉功之前我們婆媳不和,通常你看見我是仇人,我見你是仇人,為一個床單鬧矛盾,婆婆還要到法庭去告我。從學法後,「真、善、忍」教我做好人的真正道理,明白了真理。

1999年5月3日婆婆得了半身不遂,吃喝一切生活不能自理,病倒在床,我善心對待她,餵水、餵飯,接屎接尿,婆婆很受感動,對我說:「以前我對你沒有對你嫂子和弟媳好,總偏著她們,我動不了了,才知道誰對我好,誰對我不好。」

我對婆婆說:我學了「真、善、忍」大法才能對你這麼好,是「真、善、忍」,大法教我這樣做的,你感謝我們老師吧!

99年7月20日江××集團在電視台造謠栽贓法輪大法,開始非法鎮壓。大法學員被各村鎮辦所謂的「學習班」,對學員強制洗腦,監控,不准外出;對去北京依法上訪反映情況的學員大打出手,還說「再去北京,打死白打」。

一位學員去北京,為法輪大法討公道,被抓回鄉鎮,在炎熱的七月被逼迫弄到太陽下曬,在磚上用2-3寸粗的棒打,打折一根,再換一根,這樣打一天一宿,身體被打腫出血。惡徒邊打邊說:「打死白打,這是上邊江澤民的指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