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醫療人員修煉故事:一位精神科醫師的修煉之路


【明慧網2004年5月29日】

一、病痛纏身

我是一位精神科醫師(西醫),但得法的過程大概和多數人的出發點類似,一開始只是為了治病。我今年44歲,從20多歲就有許多莫名的病痛纏身:失眠、脖子和肩膀酸痛僵硬、腰酸背痛、膝蓋關節痛等,因為自己從事醫學工作,當然是以所謂現代醫學的手段來治療。酸痛僵硬的問題求助於骨科、神經內科、物理治療,吃藥、打針、熱敷、牽引等,雖然可以得到短暫的症狀消除,但卻無法根治。至於失眠,因為自己就是精神科醫師,取得安眠藥很方便,自然的就藉助安眠藥來入睡。縱使自己深知成癮的危險性,卻終究無法避免藥量逐漸增加的趨勢,令我不禁瞿然心驚。有時夜深人靜,而我卻在床上輾轉難眠,我才幾歲呀,這些慢性莫名的病痛卻如附骨之蛆,難道真要到進棺材那一天這些纏身的病痛才能解脫嗎?

自己從事醫療工作時日一久,也深知現代醫學雖然看似發達,但終究還是膚淺得很,許多慢性病,或者如師父在《轉法輪》書中說到的「醫院統稱『現代病』」一般,根本就不知道病因為何,治療上只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完全無法根治。因此慢慢興起了嘗試所謂「另類療法」的念頭,試試看氣功治病吧。在國內也有不少人打著「氣功治病」的招牌,眼花繚亂之餘,到底選擇哪一門呢?

二、幸得大法

回想起來真是奇妙的機緣,真得感謝師父的巧妙安排,在我興起了向氣功求助之念時,正好中國大陸開始抹黑鎮壓法輪功。我在報上看到所謂的「中南海上訪」、「天安門自焚事件」,一方面我對中共官方媒體對法輪功的造謠污衊感到迷惑;另一方面對大陸學員們堅毅不屈的精神欽佩之餘,也感到幾分不可思議。接著看到「新新聞雜誌」曾有一期關於「法輪功」的專題,引起我強烈的好奇心,到底這是怎麼樣的一種氣功啊?那期雜誌裏有煉功點的聯絡電話,我問到了九天班的概況和上課地點,但是因為常人中的俗務羈絆,無法由當月份的第一天完整上課到第九天,加上心中難免還有些許疑慮不安,一直拖到2001年11月1日,我終於下定決心踏進了嘉興街張大姐家門。感謝張大姐與沈醫師的熱忱引導,更感謝慈悲的師父給我這個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機會,讓我得法修煉,走上返本歸真之路。

上完九天班,師父講授的博大法理令我深受感動,深深覺得畢生所追求的生命真諦盡在其中矣。其實從懵懂人事之初,人生的目地、生命的意義何在?這些疑問就深埋心中。至於宇宙到底有多大?有沒有界線?其他星球上有沒有生命存在,雖覺饒富趣味,卻以為是永遠無解的謎。沒想到汲汲營營一生追求而不可得的迷惑,都在師父深入淺出的教誨中得到了解答。

三、夫妻同修

這麼寶貴的真理,怎麼能不跟親愛的家人分享呢?於是我興沖沖的拉著我太太、父母親和姊姊都來學法。起初我太太沒有興趣,因她原本也以為氣功只是用來祛病健身,本身沒有病,幹嘛煉氣功呢?但等她一上完九天班,也觸動了她想修煉之心,學法煉功比我還精進。從此夫妻倆就如同師父《洪吟》中「實修」那首詩裏講的「學法得法,比學比修」般一起修煉。當我後來看到師父的「神路難」詩中寫的「悠悠萬世緣 大法一線牽」,心中更是感動莫名:我們夫妻這一世能有緣結合,一同修煉,原來是師父安排我們共同來得法的啊!可惜的是,我其他的家人雖然曾學過五套功法,或者看過《轉法輪》,卻一直沒有真正得法,我只能遺憾的想,大概他們機緣尚未到吧。

接著我們夫妻到住家附近的海華社區吳醫師家裏參加讀書會,以及中全公園煉功點與同修們學法煉功,每一位同修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慈悲祥和的氣質也令我十分感動,想不到在這個物慾橫流、道德淪喪的現代工商社會,還有一群人品格高尚、無私無我,置身其中,真的感覺到如師父所說的「佛光普照,禮義圓明」。

開始修煉後,我下定決心把跟在身邊十幾年的藥罐子丟掉。吃慣了安眠藥,突然間停止,頭一晚真是痛苦,整晚翻來覆去無法入睡,但我意志不動搖。煉完靜功後,開盞小燈讀《轉法輪》,雖然眼睛酸澀,還是堅持讀下去直到東方發白。真是奇妙,熬過第一夜後,第二天起就可以入睡。另外,肌肉、關節酸痛僵硬的毛病也逐漸緩解,終於不再成為困擾。糾纏了我二十餘年的莫名慢性病,竟然就此不藥而癒,真是由衷的感謝師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