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中被非法抓捕七次 失去兩位親人

【明慧網2004年3月15日】我今年52歲,96年得法修煉。自從99年7.20非法迫害法輪功至2001年,在這兩年中,我被非法抓捕關押七次,先後失去了兩位親人。

99年7月19日,全國大搜捕之前,我家和家裏的電話早已被監控。記得同修7月15號給我打來電話,約好第二天早上去曲陽,早四點多剛出家門,警車就開來了。東風路派出所的副所長曹亮、警員郝偉攔住了我的去路,不允許我外出。我和他們講法律,堅持要走,他用手機請示了分局長,放我走了。到了汽車站,又有一位40多歲的男警察攔住我們,要帶我們去值班室檢查,我們堅決不去,最後放我們上了車。但警車一直跟到曲陽,並且便衣警察還跟蹤到了同修家中。三天後,7月19日,東風路派出所曹亮帶人抄了我的家,所有大法書籍,連煉靜功時用的坐墊都一起抄走了。我在外地,他們通過我家的電話,從外地把我抓到,關進保定看守所。在看守所裏,保定公安局的負責人威脅:如不退出法輪功組織就送牆那邊去(省監獄)。

第二次,我從看守所出來後,去派出所說明我們的真實情況,曹亮讓我寫份書面材料,寫好交給他後,他說:法輪功好,那你就進去煉吧。又把我強行送進了看守所,我老伴又請客又送禮托人才放出了我。

第三次,我給保定信訪局和北京寫了兩封信,被老伴發現了,臨上班前和我喊了幾句,在這樣的白色恐怖下,他為我的安危著急。下午兩點多,我家的大鐵門被砸得山響,開門後曹亮氣勢洶洶的衝了進來,問我寫甚麼信呢、給誰寫的,把信交給他,我說需要時會交給你。我心想:兩口子早上剛說的事,下午派出所就知道了?晚上老伴回來,我們懷疑可能家裏有竊聽的東西。過了兩天,派出所通知我到派出所去接我兒子。我兒子去北京上訪被押回,關到派出所。孩子被大字形狀銬在暖氣管上一宿,吃飯時我再三要求才給打開。晚上又把我娘倆押送看守所。我和我兒子同時被抓,我母親一下病倒了。我是獨生女,兒子由母親從小帶大,老人每天哭啼。鄰居說,每天晚上都聽見你媽大聲哭,誰也勸不了。因悲痛欲絕,我媽住院了。我們被抓,我愛人腦血栓,家中老弱病殘無人照顧,老人是靠同修和我母親的工友在醫院伺候。醫院下了病危通知,找到了分局,托了人才放出我們娘倆。我們出來三天,我母親就含冤去世了。安葬了老人,戶籍警又找到我家,強行讓我們把兒子的戶口遷走,說他受不了(上面的壓力)。

第四次,我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被抓,押送看守所,並責令單位開除我。單位領導認為不合法,沒同意,3個月後交了5000元罰款還有保人才放出了我。此後每逢敏感日,居委會、辦事處、單位領導都要來我家。有一次辦事處要居委會書記找我,書記說:別逼了,再逼就逼上梁山了。

第五次,是2000年兩會期間,派出所又從家裏把我強行押進拘留所。

第六次,強行送順平瑤山洗腦班,有政法委盧書記帶隊,印製的保證書,本人單位家屬簽字,違反一條罰款2─3萬元。每天不讓吃飽,早上吃一個小饅頭,鹹菜;中午一個小饅頭,每天卻要交35元生活費。

第七次,我因在東風路掛大法條幅被非法勞教一年。勞教期間,每天強制勞動十幾個小時。我絕食抗議,為了讓我放棄修煉,在我絕食期間,監警反而用刑事犯給我暴力灌食(即借灌食實施酷刑):後邊一人把我胳膊一背,一人用螺絲刀撬開嘴,用螺絲刀頂住上嗓,乾嘔半天,連打帶踢。連刑事犯都看不下去了。強迫看洗腦片,還用厚厚的書猛擊我的頭頂,罰站,6天不讓睡覺。站了10天,腳腫得不能穿鞋。搧耳光、擰胳膊、踢打。在勞教期間,我的老父親孤身一人,見人就訴說,見到穿警服的(門衛)就求人家幫我們說說好話,想見見我。我勞教幾個月後,他也住院了,人快不行了,老伴到勞教所想讓我回去看看老人,勞教所不讓請假,我父親就這樣離開了人世。解教後,已是家破人亡,只有我和老伴。兒子有家難回,女兒在我勞教期間遠嫁他鄉。

我老伴因這幾年的迫害和摧殘,也得了驚嚇症,鄰居敲門聲重點,他都會從睡夢中驚醒,跳下床,對我說:快藏起來,快藏起來。這種精神上的恐怖,是一般人難以想像的。我想全世界善良有正義感的人們都應該來了解此事,停止迫害,讓光明和美好來到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