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陽一個家庭被迫害的經歷

【明慧網2004年3月14日】岳陽市有這麼一個家庭,出了四位法輪功學員,父母和兩個女兒。1997年6月他們開始修煉法輪功,按大法「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身體健康、家庭和睦,就連多病、身體不好的倆位老人自修煉開始,身體好了,幾年沒吃一粒藥。兩個女兒,在各自單位工作勤勤懇懇、任勞任怨、克己奉公、不貪不佔、善待他人,得到單位領導同事的一致好評。

然而,99年7.20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強迫黨員、團員、幹部不准修煉法輪功。父親是一名老黨員,在壓力下他精神垮了,身體垮了,老病復發,一天不如一天,住院、吃藥、打針都沒能解除病痛。這個時候他清醒了,和妻子、二女兒進京上訪,為師父、為大法討個說法。用親身經歷去證明當權者不讓煉法輪功的決定是錯誤的。他們三人被單位強行押回後,一紙開除黨籍通知書送到了他手中。作為一名幾十年黨齡的老黨員此時此刻會是一種甚麼樣的心情……。不讓做好人,不能講真話,連國家憲法許可的信仰自由,公民上訪權都被剝奪了。在這種精神重壓下,老人不久便離開了人世。

殘酷的迫害沒能嚇倒母親和兩位女兒,她們要討還公道。2000年12月他們的小女兒再次進京上訪,被岳陽林紙集團、洪家洲派出所抓回後非法關押在臨湘看守所,後被市「610」、林紙集團「610」及洪家洲派出所合謀將其非法勞教一年半,單位並開除其公職。勞教期滿從白馬壟勞教所回來後,在原單位做臨時工。2002年9月19日,她身體不適要求請假,但單位領導不允許(當時她已連續上了十幾天班)。晚上她與母親外出散步,回來後得知已被單位設的監控人員舉報。理由是家裏來了人,林紙集團610與單位領導興師動眾對她進行盤問。她想每個公民都有合法權利及人身自由,沒有配合他們這種非法行為。出於報復,單位「610」辦負責人陳惠明、李愛群將此事報給當地派出所(洪家洲派出所),晚上10點左右派出所教導員李玉霞與另一名警,在外砸門並揚言不開門就將門砸爛,母親只好將門打開。兩人一手拿手銬、一手拿著張所謂的「傳訊證」要帶她回派出所。她沒有違法不配合他們的非法行為,不去。於是他們就強行將她拖出,綁架至派出所,她兩隻手腕青腫了半個月後才消退。她母親也被強行帶到派出所,家中僅留下一個80多歲有病的老外婆無人照管。

在派出所,她抵制惡警們的一切非法行為,「610」負責人陳慧明威脅她就憑這一點(指家中來人)就可再送你勞教。並協助警察將她戴上手銬關進一間小屋裏,第二天非法將她關進看守所兩個月後以所謂的取保候審而告終。僅僅因為家裏來了人就可以這麼胡作非為,隨意的關押大法弟子,在惡警們的心目中還有天理、國法嗎?此事發生的第二天,母親不知女兒被關押到哪裏,去派出所詢問,卻被派出所教導員李玉霞野蠻拖倒在沙發上並打了兩個耳光。身為一個人民警察,卻動手打一個手無寸鐵的善良老人,當時在場目睹這一切的「610」辦陳慧明卻事後為其掩蓋惡行。

事隔五個月後,一天下午岳陽林紙保衛部及她單位負責人在「610」的指使下再次闖入她家中,在保衛部長孫××的帶領下將她家門野蠻踹開,門框也被踢壞了,將她強行綁架到岳化洗腦班,她在洗腦班絕食抵制這種迫害遭到野蠻灌食。

2000年底大女兒進京上訪,被抓回後被非法關押在湖濱拘留所,被判非法拘留15天,因要過春節被市「610」及公安局無理非法延長15天,在市委、「610」辦邪惡要求下,領導將其調離原來工作崗位。不管單位安排她在哪個崗位,態度如何。她仍能一如既往地做好工作,認真負責地對待所遇到的每一件事。可是,市「610」及主管部門個別人一心想強制她「轉化」讓她放棄修煉。在2002年11月5日下午,五里牌派出所警察在市「610」指使下,不顧所在單位門部工作無人開展的實際情況,將她強行從工作崗位上綁架送到市「610」舉辦的洗腦班──岳化總廠銀盆嶺,進行慘無人道的精神虐待。每人一個單間,不准煉功,不准大法弟子之間互相說話,走哪跟到哪,不准坐在床上,坐在凳子上還得面朝門。每天強迫看侮辱大法的光盤,洗腦當班人員在「610」指使下每天晚上每30分鐘用手電筒向房間照射一次,伸著頭向裏看,詳細記載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就連上廁所、洗澡都記錄。家裏親人來見,所帶物件一一搜查。他們在大法弟子與家人或朋友見面時,竊聽談話內容彙報。她的外婆病重,惡徒也不讓回去探望,去世時在其母親再三要求下,才放回給外婆送葬,給外婆送葬回單位沒幾天市「610」一夥不甘心,又一次指使五里牌派出所在中午快下班時開車闖入單位惡狠狠地說:不是你不想去就可以不去的,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不顧一切地連拉帶推將也又一次綁架到洗腦班。在洗腦班後經歷七天絕食抗議,堂堂正正闖出洗腦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