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警如土匪 幾年來連連迫害修煉之家


【明慧網2004年3月7日】我是1997年10月有幸得大法,當時不懂得精進,只是身體越來越好,多種綜合病不見了,心情很愉快,家裏人很高興,不久丈夫和孩子都要求學練法輪功,每天都全家人一起看大法錄像和聽師父的講法錄音,而且每人一本《轉法輪》,全家人沉浸在得法受益的喜悅中。

99年7.20邪惡迫害鋪天蓋地開始了,我的家庭也和所有法輪功學員的家庭都被陰雲籠罩,丈夫變得天天提心吊膽過日子,我的心情難受極了,由於怕心,上訪的步子總邁不出,只是給當地政府寫了信。誰知不到三天,正值2000年農曆端午節下午關鋪門時,公安突然闖進來,將我們夫妻倆強行帶走。我被關進下郭派出所,丈夫被關進北岸派出所,我的「油行」被封,後來夫妻雙被關進化州第一看守所,兩個孩子還在外面上學,鄰里、朋友都不知我倆去向,還以為被人綁架了。這次丈夫被關17天,我被關了24天,經濟損失上萬元。

時隔二十天左右,即是農曆6月19是晚上8點,我剛吃過晚飯正在洗頭,惡警李土坤衝進我家要我乘他的車到下郭派出所,說半點鐘後再送我回來,這一去就被關了19天,當我責問為甚麼騙我時,歐陽海平(所長)董超華(副所長)惡警陳權他們很兇地說,對法輪功學員可以非法對待,上頭有命令想抓就抓,「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放棄法輪功一天,就可以任意對待。這樣每天20元伙食,還要家人交三千元保證金,最後強硬說服他們,只交了三百元不要收據。

第三次又是同年公曆9月7日,公安局一科陳豐帶四五個惡警無端端地來搜家又搜鋪頭,只是搜到一張紙,說傳新經文,又拘留15天,這次送化州第二看守所,後八天放回。

第四次還是同年,公曆11月26日,我們倆在油行榨油,當時我女兒放一日假在家,惡警李土坤,陳權兩人不經我們倆知道就闖進我家翻箱倒櫃,足足搜了兩個鐘頭,搜完直下到油行將我劫持,不讓我回家檢查財產,當拘留12天回家後,才知道一仟元錢不見了,當時我和丈夫一塊到下郭派出所找惡警陳權問清楚時,他兇相十足要打我們,揚言要報復我。

第五次2001年3月3日,一科陳豐帶四個人到油行,說我油行是連絡點,又一次將我劫持到下郭渡假村,開房秘密審訊,不許睡覺,戴手銬站立十八個小時,閤眼就潑冷水或潑開水,連續四天四夜,而且每天交房租費100元,伙食20元。8日行拘化州第二看守所。

第六次同年7月19日,又說茂名送資料到油行,又將我強行劫持到下郭派出所兩天後送新公安局大院五樓1捨秘密審訊,不許睡覺長達七天七夜,28日判刑拘到化州第一看守所,期間又找來茂名猶大譚指林、黃**幫教強行轉化。這次共關60天。

第七次又同年11月,幾日記不清了,無理由地說我和**印資料有關,又來幾個惡警從油行強行劫持到河西派出所,秘密送下郭聚綠絡山莊審訊。這次我面對邪惡的迫害,堅決用強大的正念對待,結果三天送了回來。

這四年多的邪惡迫害下,電話被監控,多次搜家劫舍,生意上嚴重受損。加上邪惡到處哄嚇我兒女及我親人,在2001年我女兒長達十個月不敢出家門,兒子夜晚不敢回家到處遊玩,年邁的母親眼淚未幹過,叔叔伯伯兄弟姐妹同學朋友鄰里街坊都為我憂心忡忡,敢怒不敢言。像我這樣的家庭何止我一家,在這場江氏集團的邪惡鎮壓下,被迫流離失所、無家可歸,被抓被打被摧殘致死的大法學員太多太多了,一定要把江澤民釘上歷史的恥辱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