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說:鳳凰涅槃(一)


【明慧網2004年2月1日】

引子

公元二零零零年深秋時節。

華北平原上一個罕見的寒風陣陣陰霾沉沉的白晝。

從烏縣公安局傳開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一位年輕女子在被審訊時從公安局六樓的窗口摔下來,當場死亡。

公安局的人說是畏罪自殺。

可是縣城裏的傳聞就不同了:

「那女子死的太慘了,渾身都是血啊!……」

「聽說被公安局審訊了兩天兩夜,打的都不會動了,哪裏還能跳樓?」

「哪裏的女子?究竟犯了啥法啊?」

「只聽說是個法輪功!去北京,被抓回來了。」

「過去的皇帝還允許擊鼓鳴冤哩!」

「上北京,不就是有冤去告狀麼?!」

……

(一)

時光退回到33年前。

公元一九六七年的一個夜晚,冀中烏縣某集鎮中學一位一夜之間被打成了「走資派」的姓何的校長,妻子臨盆待產。那時中國飄揚的紅旗比樹林還密,左臂揮舞的紅袖章比漫山遍野的莊稼還稠,的確是全國山河一片紅。然而醫療條件就微不足道了,稍有點名氣的醫務人員都進「牛棚」失去了自由。生孩子進醫院在縣城以下的鄉村簡直是天方夜譚。何校長請來了附近一位有經驗的接生婆。此刻,接生婆正在裏間房伺候接生,何校長掩上內門,在外間來回踱步。集鎮中學共有四排普通瓦房,其中最後一排最西邊的兩間是何校長的家屬房,這在當時已經是條件很不錯的了。何校長被揪出來當走資派,停止了工作,隨時等候批鬥,但住房還沒有變。因為當時國家工作人員不存在任何私有房產,離開學校提供的住房就無地容身。何校長面龐白皙,戴一幅眼鏡,沉穩歷練,溫文爾雅;妻子純樸善良,結婚前曾是家鄉一帶出了名的漂亮姑娘。夫妻倆恩愛體貼,感情甚篤。只聽「哇」的一聲嬰啼,接生婆樂滋滋地喊道:「好了,好了,何校長,進來吧,恭喜你得了一位千金。」

夜深了,何校長夫婦卻睡不著,夫妻倆百般恩愛,可結婚八年了,就是一直沒有生育,兩人眼巴巴盼個孩子,如今終於滿足了心願。這一年來遭受了多少風波坎坷,整天提心吊膽過日子,也總算有了一個高興的時候。端詳著越看越愛的寶貝女兒,夫婦倆商量著取個甚麼名字。「就叫玉鳳吧。」妻子邊說邊望一眼丈夫。何校長沉吟片刻,說:「名字是好,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真希望女兒將來……可是,眼下這形勢,取名字也要慎重啊。你忘了,前不久,紅衛兵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破四舊立四新,挨家挨戶搜查,我那把畫著蘭花的折扇,還有你那雙繡著鳳凰圖案的棉鞋,都成了我的罪狀,害得我又一次戴高帽子遊街……。」妻子聞言,臉上立時布滿愁雲,眉頭緊鎖。何校長想了想,靈機一動,說:「這樣吧,小名就叫鳳,咱在家裏叫;大名叫紅英,誰都挑不出毛病來。」

(二)

轉眼間十五年過去了,何紅英已讀了高中。爸爸在前幾年隨著文革的結束,恢復了校長職務,兩年後又升任了縣教育局副局長,主抓教育,滿懷激情地投入到治學工作中。爸爸媽媽就紅英一個獨生女,自然視為掌上明珠,百般呵護。紅英似乎受爸爸的影響更多些,從小就敏而好學,酷愛讀書。從讀小學開始,學習成績在班裏乃至全校一直都是名列前茅。再加上她舉止大方,禮貌待人,一笑兩個小酒窩,很受老師和同學們的喜愛和推崇。剛過十五週歲生日的紅英,出落的亭亭玉立。用媽媽的話講,如今的女兒比當年的她更漂亮,更有內在的高雅。真的成了家中的小鳳凰。在家裏時,紅英聽媽媽叮囑的多是生活話題,而與爸爸交談的多是學習和對一些問題的探討。一家人像三個親密的好朋友,無話不談,其樂融融。紅英有一次天真地問:「爸爸,你被打成走資派,掛著牌子遊街時,想的是啥?」爸爸笑了笑,語重心長地說:「爸爸問心無愧;再說,爸爸官微人輕,有多少功勛卓著的老將軍,乃至國家領導人,還不是一夜之間被批倒批臭了。政治害人,歷史上自會有說法。其實,受害更深的是當年那些紅衛兵啊,他們年幼無知,一股腦把幾千年來的傳統文化統統當成封建迷信來打倒、批判。頭腦中就剩下激情和狂熱,指鹿為馬也不知道。這種對下一代人的愚弄和精神戕害,令炎黃祖先為之落淚啊!」望著爸爸憂國憂民的神情,紅英默默地下著決心,一定要刻苦學習,努力上進,長大後像爸爸那樣,以豐富的學識,做一名惠澤社會和後人的教育工作者。

(三)

讀高中的日子像一條歡快的溪流,緊緊張張淌過去了;讀大學的日子像一朵浪漫的白雲,不知不覺飄過去了。紅英大學畢業後,沒有去競爭分配到大城市,而是順其自然回到縣城,當了一名中學教師。這一年是一九八九年,紅英剛滿22週歲。此時的爸爸提前辦了退休,本來年齡還未到,可他多年來一直忘我工作,五十歲剛過,胃潰瘍、糖尿病等等病症接踵而來,又恰逢領導班子要求年輕化,於是他主動讓賢,急流勇退。退休後一邊療養,一邊靜心讀書,種花養草。媽媽則一日三餐,精心料理家務。老倆口對獨生女兒畢業歸來自然十分高興,一家人又恢復了團圓溫馨的甜蜜日子。

紅英在教學上勤奮認真,孜孜敬業,很快贏得了學生和同事們的一致讚許。不久就擔任了班主任。紅英更加勤奮和投入,她外柔內剛的性格在教學上發揮的淋漓盡致,對學生體察入微,寬嚴得當,諄諄善誘,深受學生愛戴。班裏的學生每當提到「俺的班主任是何紅英老師」時,無不顯得十分神氣和自豪。漸漸地,何紅英的名字成了全縣青年教師中的一個亮點。

縣城本來就不大,何紅英的出現,真的像縣城裏飛來了一隻金鳳凰,引來不少關注的目光和品評。她每天放學騎自行車回家的路上,都會有許多陌生而又欣慕的眼睛在注視她。的確,不論相貌人品還是才華,紅英都碧玉無瑕般地無可挑剔。這對縣城白領階層的未婚男青年一族來說,真是月中嫦娥下凡來了。托人上門提親的絡繹不絕,有在縣直機關工作的風華正茂的大學生,有年輕有為少年得志的科局級幹部,還有縣太爺的公子等等;在學校裏收到的求愛信和電話就更多了。這樣熱熱鬧鬧地過了一年,意想不到的是,紅英的繡球拋給了一個同校的青年教師。這位幸運的教師叫王杉,為人純樸,性格穩健,相貌一般卻才華內蘊,教學之餘,博覽群書,酷愛學習。工作交往中的靈犀相通使兩人漸漸結為知音。紅英帶王杉拜見了父母,一席話後,爸爸高興地對媽媽說,「還是咱小鳳眼光遠,王杉的人品和學識,都可以信賴。」

(四)

花開花又落,春去春又回。

公元一九九五年初夏的一天,紅英在學校接到媽媽的電話:「鳳啊,你爸爸回來啦!」媽媽聲音裏透著十二分的喜悅,「晚上和王杉一塊來吃飯,你爸爸說要給你們說個事情。」紅英放下電話,心情十分愉快。近幾個月來,爸爸的身體簡直是出現了奇蹟,原來那些折磨人又難以痊癒的頑症一個個都不翼而飛了。這不,前幾天去外地又參加了一期氣功學習班,今天剛回來,有甚麼事情要說?媽媽電話中特意告訴,似乎很鄭重哩。到家就知道了。紅英和王杉在學校分了一套家屬房,平時可以住在自己的小家,也可以去爸爸媽媽那裏住。去年兩人有了愛的結晶,生了個白胖兒子,取名小剛。爸爸媽媽對外孫的出生高興萬分,尤其媽媽更是格外寵愛,一出滿月就對紅英說「你好好工作去吧,從現在起,小剛就送給我了。」以致小剛現在都快一歲了,對姥姥十分依賴。紅英離開家時一說再見就笑著擺手,如果抱著他說給姥姥再見,就會大搖其頭,用力掙扎,逗得滿堂大笑。

晚餐是簡單的家常飯,六個小菜,葷素各半,綠豆小米熬地瓜,這是王杉最喜歡喝的。

紅英問:「爸,媽說您有事情要說,啥事呀?」

爸爸樂呵呵地說:「是個很好很好的事情,不過不著急,先吃飯吧。」

晚飯後,一家人圍坐在客廳的沙發裏。爸爸鄭重地拿出一本用紅綢布包裹著的書,那小心翼翼的神情,讓紅英覺得詫異。爸爸藏書甚豐,愛惜書,但從來沒有見他對書這般敬重過。

「爸,」紅英脫口問道,「是甚麼寶貝書啊?」

爸爸笑著說:「這可是給任何寶貝都不換的寶書啊!」

爸爸說話從來不信口開河,都是有根有據。就在爸爸輕輕掀開紅綢布,露出書籍天藍色封面的一剎那,紅英和王杉不約而同地感到眼前一亮。

「這本書的價值,」爸爸認真地說,「是世間所沒有的。我身體的變化你們都看到了,但這僅僅是剛開始最初步的收益;這部書精深獨到的內涵,只有看過以後才能知道。你們工作都很忙,但這本書一定要認真地讀一遍,然後如何辦,你們自己定!」

飽經滄桑又學識深厚的爸爸如此莊重地叮囑,這是從來都沒有過的。紅英和王杉不由的對這部書肅然起敬。王杉直截了當地說:「爸,我們這就回去,抓緊看書!」

爸爸笑了。

(五)

天是那樣藍,太陽仿佛每天都在笑。

一個月後,紅英和王杉都成了認真的法輪功學員。爸爸和一些功友在縣城廣場的一角組織了一個煉功場,每天早晨和晚上兩次煉功,已發展到一百多個人參加。媽媽夫唱婦隨,每天提著播放煉功音樂的錄音機,樂呵呵地忙前忙後。就連牙牙學語的小剛,只要一聽見煉功音樂聲,就興奮地揮舞小胳膊。

這功法實在太神奇了。如果對沒有體驗過法輪功的人來講,也許有人會不相信。但,千真萬確,只要你有緣走進法輪功煉功場參加了煉功,那麼,在短短一週到兩週的時間,你就會大有體會。原來有一般病症的,隨著煉功後身體的清理和淨化,病症會不翼而飛;每個人都會感到身體輕快,上樓梯一步兩階,幹活像不知累似的,騎自行車仿佛有人在後面推一般。人人都會有這種變化。然而,這僅僅是開始的點滴受益。《轉法輪》這部書中闡述的博大精深的內涵,的確是人世間各門學問中所沒有的。越看越體會到:簡直太幸運了!我們知道了千百年來人類所不知道,然而又是生命深處一直渴望著的應該遵循的關於自身生命和宇宙的深奧機理。直言不諱地說,這是一部天書!有緣得者,福也!會受益到永遠。於是,但凡煉功受益後的人,都會高興而又激動地把這個功法介紹給自己的親朋好友。

一年以後,僅縣城裏法輪功學員就發展到了一千多人,分成十多個煉功點。每天早晨,天剛濛濛亮,法輪功那悠揚的仿佛天外來音般的煉功音樂聲在縣城的大街小巷裏悠悠迴盪。學員們除了在一起煉功外,還需要在一起讀書、交流經驗體會,就這樣,縣裏的老學員幫著建立了輔導站,紅英的爸爸當了站長,媽媽也成了輔導員,熱心為大家組織活動,義務服務。

縣裏有個機械廠,生產一直不景氣,工資很低還經常發不下來。工人們沒心工作,領導不好管理。換了幾任廠長,都搞不出名堂,而且每況愈下。現任廠長姓張,是爸爸昔日的一個學生,在街上相逢談話時流露出自己工作上的苦衷。

爸爸笑著說:「我業餘幫你輔導一下吧。」
「那當然好!」張廠長很高興。

爸爸連續十幾天,每天晚上都會同幾個功友去機械廠禮堂辦法輪功學習班。工人們都是自願參加。剛開始聽講的只有三十幾個人,幾天以後來的人把大禮堂所有座位都給擠滿了,工人們把家屬孩子都帶來了。幾個月後,廠裏的面貌發生了從來沒有過的變化。工人中有一多半修煉了法輪功,這些人上班早來晚走,工作搶著幹,領導安排甚麼工作,一呼百應。原來出工不出力,上班「磨洋工」的現象不見了,一天的活半天就幹完了,產量大幅度提高。廠長喜出望外,一連多簽了十幾個外加工合同。工人們加班加點,保質保量,都提前完成了任務。利潤隨之大增。年底,機械廠一舉成了全縣工業系統扭虧為盈的先進旗幟。廠裏年度評選的先進工作者,幾乎全部都是法輪功學員;其中法輪功輔導員,年輕的技術能手陳力,由於工作突出,被推選為全縣「新長征突擊手」。報社記者前來採訪,一連三天深入到車間工人之中,頗有感慨;記者按照廠長的推薦找到了曾經作為業餘輔導員的爸爸,要求說幾句話。

爸爸樂呵呵地說:「人心都向善,啥事都好辦!」

不久,那位記者在市報上發表了一整版長篇報導,標題是:《一枝獨秀,精神文明開奇葩》,副標題是:「烏縣機械廠扭虧為盈之路記實」。文章還分了若干小標題,其中一個最醒目的是:

「法輪功無心插柳,張廠長有意種花」。

……

當時縣城裏還流傳開這樣一個真實的故事。有一個小偷隨著人群混進了法輪功學習班的現場,裝模做樣地坐在那裏,伺機行竊。他見所有的人都聚精會神,不像開一般的會議。心想,就索性先竊聽一點會議秘密吧。不料一聽而不可收,一連聽了幾天,最後講法錄像放完時,小偷突然嚎啕大哭,向周圍的法輪功學員說,自己因家貧無業,走上了偷竊之路,幾天來的聽講,使自己明白了原來不知道的做人道理,越想越痛悔不已,不知如何是好?悔極而泣。後來,這個小偷主動向公安局投案,立志改邪歸正,重新做人。從而成了法輪功修煉群體中的一員。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