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紀實:在列車遠去的時候


【明慧網2003年12月16日】(題記:本文所敘之事都是真人真事,人物姓名為化名。)

眼望列車駛出站台,她再也忍不住眼中的淚水,只好任其流淌,……這時正值兩千年東北最冷的季節,刺骨的寒風鑽進單薄的衣服內凍得她直打哆嗦。「丈夫要進京上訪,為他學的法輪功說句公道話,我才給他拿三百塊錢,一路上肯定是不夠花,我怎麼就不給他多拿一點兒呢?」她一邊往家走一邊責備自己。

她叫明霞,是一個普通鐵路工人的妻子,那年是四十剛出頭的年紀。以前她丈夫的脾氣非常不好,為一點小事就和她爭吵,經常把她氣得直哭,再加上他還有吸煙喝酒打麻將等惡習,有時整晚都不回家,為這事她沒少操心。有時她甚至想,離婚算了,何苦跟他操這心!可是一轉念想想孩子還未成年,又狠不下心來,只好委曲求全將就了這麼多年。由於操心使原本烏黑的頭髮,已顯出斑斑白色,皮膚上的皺紋也比同齡人多了許多而且深了許多。

然而,自從九六年丈夫學了法輪功以後,人像完全變了一樣。有一天丈夫對她說:我以前對不起你,今後我一定痛改前非,不再吸煙喝酒打麻將了,我們的「夫妻之緣」我得好好珍惜。明霞聽完後眼睛睜得好大好大,她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感官,半天才說出話來,似信非信的問道:真的?太陽沒從西邊出來吧!丈夫見她不信就隨口說道:以後行動上見!

就這樣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了,丈夫真的一天比一天對她好了起來,家裏的活幾乎都包攬了,脾氣與惡習都沒有了,甚至在睡覺的時候,連被角都給她掖好了,處處都關心著她,體貼著她,家裏又回到了剛結婚時的歡聲笑語、心無掛礙的狀態之中。她逢人就說:「是法輪大法救了我們家……」

哪知天有不測風雲,自從99年7月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利用政府行為鎮壓法輪功以來,單位經常來人找她丈夫談話非得讓寫甚麼不煉功不上訪的所謂「保證書」,她丈夫嚴詞拒絕。她含著眼淚訴說了丈夫幾年來的身心受益的情況,最後她說:「在我們家快四分五裂時,你們從來都是不聞不問,現在我家剛好起來,你們卻三番五次地來干擾,你們究竟安的是甚麼心?誰叫你們來的,我非得找他算帳不可!」那些人一看也沒有理了,於是找個台階:覺得好就在家煉吧!以後這些人就再也沒去。

然而,全國的形勢卻變得越來越糟,報紙電視連篇累牘的造謠煽動著不明真象者對法輪功的仇恨。各地的法輪功學員紛紛站了出來,鍥而不捨地上訪講真話,儘管面臨的是牢獄折磨。在2000年12月份她丈夫和幾個功友一商量,要進京上訪,回家與明霞合計(東北土話「商量」的意思),她知道北京的警察打人有多毒多狠,但她沒有理由不讓丈夫去,常言道:「吃水不忘打井人。」我們怎麼說也得有點良心吧?想到這兒笑著說道:「收拾收拾快去吧,一路平安,早去早回。對了,聽說到那兒一般都是先打橫幅,後喊‘大法好’之類的話,當你喊的時候,可別忘了帶上我一份。」由此才出現本文開始那一幕。

就這樣,她丈夫帶著對大法的堅信,帶著妻子的心願去了北京,在天安門廣場的國旗下向世人展現出真善忍橫幅並喊出了億萬大法弟子和親屬的心聲:「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喊完後,迅速捲起橫幅,混入到人流中離開。在超市他買了一些水果,給明霞帶了回去。一進家門明霞就問:「錢夠花了嗎?」他說:「剩點兒都買水果了,你看這是‘北京梨’這是‘燕山蘋果’一樣三斤。」然後他就把進京的全過程講了一遍。看著丈夫高興的樣子,明霞也很高興,「你走之後我十分擔心你的安全,心裏覺得空蕩蕩的,於是我就開始看書,越看越愛看,這就算開始學法了吧?」「算,當然算,以後你也是大法弟子了!」丈夫開心地答道。

在以後的日子裏,明霞的丈夫經常拿回一些傳單或小冊子之類的,聽說這是向老百姓講清法輪功真象。她一聽心想,這個對,要不世人會認為我們真的是那麼壞呢!有一天她也要去撒資料,丈夫有些為難道:「你能行嗎?」她半開玩笑的說:「我不管怎麼說也算是半個修煉人吧。」丈夫無奈只好領著她一同去。剛開始做時心裏毛毛的,可是越做心裏越敞亮,就這樣日出日落冬去春來,明霞和她的丈夫及其他的功友們默默的為使世人明白真象做著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切。

去年11月份,她丈夫的單位接到壞人的舉報,要給他送教養,幸好有人提前告訴了他。從那以後她和丈夫就流離失所了,聽說當他們走了以後,單位的保衛科的人還有當地的派出所的人在他們家附近守了好幾個月。

流離失所的日子可想而知,在物質上雖然有同修的照顧,甚至連洗髮水都給買齊了,但精神上的苦也是很難熬的,再加上學法時間太短,有時想:「這甚麼時候是個頭兒呀?」每逢這時,丈夫還有其他功友就開導她:「甚麼時候是頭兒?我們自己達到標準,眾生該救的都被我們救度了,那不就是到頭了嗎?」明霞想想也真是這麼個理兒。於是她就多看書,有時間就去講真相,還真別說,當她真心地為人家好的時候,他們不容易起反感還樂意接受。

有一次,晚上她和丈夫去一個叫果園的村子發資料和光盤。走著走著碰到幾個年輕人。那些人厲聲問「幹甚麼的?」她笑著說:「我師父讓我來救度你們來了,這是法輪功真相光盤,你們好好看看吧,對你們有好處。」開始他們不敢接,直往後退,她就主動上前,一人一份地把真相和光盤送到他們手中,並真心地說:「電視上說的都是假的,看看真實材料你們就知道了。」聽她這麼一說,那些人都接受了,都表示回家要好好看看。看到年輕人態度的轉變,她真是從心裏往外高興。

還一次,在樓裏,她往一家虛掩著的門裏塞了一張光盤,不料被主人發現,那個老頭開始大喊「站住」。她沒理他,繼續做,等她做完另一個單元時,發現剛才喊她的那個老頭和另一個人在樓下堵著她呢。她走到近前,微笑著說:「大爺別喊了,我是來救度你們來了,這正好剩兩份資料,你們一人一份,拿回去看看吧,對你們有好處!」這時那個老頭自言自語地說:「是來救我們的,我還以為是小偷呢!」……像這樣的例子太多了。

明霞總是說,自己得法晚,做的很不好,還有很多執著心沒有去掉,以後一定要嚴格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既然師父把我當做弟子帶,我就應該當好。

像明霞這樣的大法弟子簡直太多了,真的希望人們能夠理解他們的一片真心,能夠放下頭腦中一切被灌輸的印象,聽聽這些真正的修煉者的心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