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說:公安老王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27日】公安老王今年50多了,當了一輩子公安,還沒做過這樣的案子,故事是這樣的:
  
  所長把老王找去,說是有個特殊任務,所長把情況的嚴肅性和老王交了個底,聽完了,老王也糊塗了,這案子是有點特別,說有一群老頭老太太在某公園鍛練身體非法集會,需要密切監視。

  「鍛練身體」
  「非法集會」
  老王腦子裏反反覆覆念叨著,案情太複雜了。

  「所長,那抓誰呀?」老王問。
  「中央說話了,咱就做吧。」所長也說不明白。

  第二天,老王起個大早,把自己裹在一件厚夾克裏,來到某公園,5月份的北方,清晨還是有點涼,這公園裏,鍛練身體的人還挺多,熱鬧,老王一路轉來,一路腦袋裏還在念叨「鍛練身體,非法集會,現在這新鮮事夠多的。」
  
  轉來找去,來到所長指定地點,老王發現了目標,人可真不少啊,老王開始就點緊張,不自主地摸了一個藏在上衣口袋裏的竊聽器。老王步步逼近目標,看清了,還不止老頭老太太,年輕的,小孩都有。
  
  這一群人都在那靜靜地坐著,還有輕柔的音樂,老王聽著,感覺還不錯,這音樂還真好聽,有點聽入神了,這些小孩也真能坐得住,要是我孫子能這麼乖就好了,正想著,一個年輕人走過來輕聲問:「大爺?」
  
  老王一愣,方才轉目觀瞧,見一小伙子,濃眉大眼,面色紅潤。
  
  「大爺,您想學功啊?」年輕人又問

  「噢,」老王被問得一愣,「我,我,轉轉,」老王嘴裏蹦出幾個字。

  「大爺,我們是免費教功,你看這麼多人煉功,大家都是義務服務,您煉煉對身體有好處,您看那邊那位老媽媽,病重臥床不起幾年了,煉功煉好了,不管颳風下雨,天天都來,身體好了,給國家也省了不少醫藥費。」
  
  老王一心想著「非法集會」,沒太聽進去,「我,轉轉」,念叨著,扭頭快步走開,心裏有點太急了,一頭撞在一棵小樹上,撞個跟頭,年輕人趕緊跑過來將老王攙起,「大爺,小心!」
  
  老王三步並兩步走遠點了,回頭看看,年輕人去煉功了,老王假裝散步,偷眼觀瞧,7點來鐘,音樂停了,大家散去,有幾個人開始清理煉功點的垃圾,幾分鐘後,空空的煉功場,只剩下老王。
  
  老王開始犯嘀咕,起個大早,幹啥來了,這不就是鍛練身體嗎?越想越糊塗,越想越生氣,找所長理論去。
  
  來到派出所,才想起來也太早了,不知不覺走到所長辦公室門口,蹲下來琢磨,不知甚麼時候,老王靠著牆睡著了。
  
  「老王,怎麼在這兒睡上了。」

  老王睜眼,看見所長,氣衝上來了,「起個大早,所長,這差事沒法幹。」
  
  所長看看老王,額頭上有點擦傷,驚道:「老王,你遇到情況了,和歹徒搏鬥來著?」
  
  老王摸了一個額頭,想起來撞樹的事,更覺窩囊,「跟樹搏鬥來著,被樹打倒了。」
  
  所長一聽問題嚴重了,「那後來歹徒呢?」
  
  老王:「還在公園裏站著呢。」
  
  所長:「那快派人到公園裏去。」
  
  老王:「唉,甚麼呀,是我撞在樹上了。」
  
  所長有點明白了,「噢,你追擊歹徒,不慎撞樹,光榮負傷?」
  
  老王氣糊塗了,「進屋再說吧。」
  
  進屋,老王詳細道來,所長也有點糊塗了,這群人不像壞人,問:「那他們煉的是甚麼功?」
  
  老王被問住了,當時倉皇逃竄,沒看清楚。
  
  所長:「這就是你的不是了,明天再去看看。」
  
  老王領命,第二日清晨再探,不到5點,老王就到了,有人已經陸續來煉功了,老王選定一有利地點,假裝打太極拳,偷眼觀瞧,音樂響起,有人掛出一面黃底紅字的橫幅,上寫「法輪大法義務教功」
  
  老王明白了,心裏埋怨所長不交代清醒:法輪功人人皆知,所長明說不就完了嗎?讓我來監視法輪功煉功。聽說前不久,一萬多法輪功學員去了中南海,總理出面把事情擺平了,怎麼又……
  
  老王想著,手上還比劃著,咳咳,老王有點咳嗦,這兩天起得早,有點受涼,老王畢竟50多歲了。
  
  「大爺,又見面了。」
  
  老王回頭,見又是昨日那小伙子。
  
  「看您咳的,您來和我們煉煉功就好了。」
  
  「我得請示請示。」
  
  年輕人詫異:「煉功要請示誰呀?」
  
  老王意識到失口,改口道:「我再看看。」
  
  年輕人會意:「噢,您是不是派出所的,來監視我們煉功?您不用監視了,我們煉功都是公開的,您隨便看好了,隨時歡迎。」
  
  老王尷尬得說不出話了。
  
  「聽說425以後,公安在各地開始監視法輪功學員煉功,有的還監聽學員的電話。」
  
  老王:「你怎麼知道的?」
  
  「還聽說國產的監聽器不好使,花了好多錢進口監聽器?」
  
  老王:「你怎麼知道的?」
  
  老王請示過所長,第二天就和那小伙子學功了。
  
  老王學得慢,小伙子教得耐心,老王心裏熱呼呼的,心想:「這小伙子真不錯啊。」
  
  這一日,老王覺著年輕了10歲,這功可神了,真有作用啊,怪不得那麼多人煉。
  
  老王按時來公園上班有幾天了,所長見到老王,「老王,有啥好事啊?我看你這幾天精神多了,背也挺起來了。」
  
  「謝謝所長派我個好差事,這幾天,我和他們一起煉功,感覺還不錯。」
  
  所長一聽嚴肅起來,「你可要頭腦清醒,你是去監視他們的行動的,萬一上頭問下來,你也得有個說法。」
  
  老王應道:「明白,一定聽黨的安排。」
  
  星期六一早,老王又來到公園,煉功都快成習慣了,一天不煉,身體上都不舒服,煉完功,學員們坐下來學法,老王還是第一次看學員學法,老王在旁邊溜達,小伙子說,「老王,你也來和我們學法吧。」
  
  「我得請示請示。」
  
  第二天,老王就和學員一起學法了。
  
  老王手裏拿著《轉法輪》來找所長,「所長,你看看,這書上說的都是教人做好人的,我看這些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你讓我監視個啥呀?放著大案要案不管,讓我監視一群好人,我看上頭是他…」髒話沒出口,老王停住了,「煉法輪功的不但不能做壞事,還不能罵人說髒話了。」
  
  所長:「我也搞不懂了,看你煉幾天功,人也精神了,也不說髒話了,我也真想去幹幹這差事,和他們煉煉功。」
  
  「那沒問題呀,煉法輪功的人都可好了,義務教功,不求名不求利。」老王胸有成竹地回答。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