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梧桐花香(上)


【明慧網2003年7月19日】四月中旬的中原按說已應該春意盎然了。一年中不多的舒爽天氣正在此時。但一股寒流卻將這份暖意吹的雲消霧散。一天一夜的冰雨更是將氣溫降到了零度以下。不設防的人們只有在被凍的噴嚏連連的同時拿出早已收起的棉衣。將自己裹成一個球。春焐秋凍果然是至理名言。

受這場冷空氣的影響,原本熱鬧的街道一下子冷清了不少。本是人來人往夜市也一下子減了大半的客流量。在寒冷的夜晚人們總是懶惰的。寬闊而筆直的馬路少了白日的塵囂,急馳而過的汽車伴隨著昏黃的路燈駛向遠方。被風雨打下的嫩葉與花枝飄落到濕漉漉的地面。若不是清冷的空氣中布滿了四月獨有的梧桐花的甜香,這樣的情景更容易讓人想到的是深秋。

壯壯慢慢地走在寂靜的街道上,大大的眼睛不停的四處搜索,不放過任何一個行色匆匆的行人。已經走了這麼遠了,為甚麼還沒有看到媽媽和姐姐?但是奶奶不是說她們去了很遠的地方,過幾年就回來了嗎?很遠的地方是哪裏壯壯沒有一個確切的概念,他只知道北京很遠,姐姐帶他去過的小樹林很遠,他現在也走了很遠了。他已經快走不動了。但是為甚麼沒有看到媽媽和姐姐呢?

今天是他的生日。去年的今天是他和姐姐、奶奶一起過的。姐姐對他說今天這個日子是母難日,他的出生是媽媽以巨大的痛苦換來的,但是媽媽是誰他已經記不大清了。他記憶力裝滿的是姐姐,對他來說姐姐和媽媽是一樣的。媽媽只是一個裝在像冊裏的照片而已。但是姐姐告訴他媽媽是很愛他的。在他很小的時候每天都可以吃到媽媽為他準備的蛋糕,那甜甜的、軟軟的每年只有在生日的時候才能吃到的蛋糕,他以前和其它的小朋友一樣可以天天吃嗎?他對此已毫無印象了。但是姐姐說的總沒有錯的。姐姐從沒有騙過他。姐姐去年告訴他媽媽去了很遠的地方,幾年之後就可以回來,那時候他又可以經常吃到蛋糕了。從那以後他每天都在想很遠的地方在哪裏。但是沒過多長時間姐姐也不見了。奶奶告訴他,姐姐也去了很遠的地方,和媽媽一樣幾年以後就會回來。

他曾問過姐姐,為甚麼他的爸爸媽媽都到了很遠的地方而別的小朋友的爸爸媽媽沒有去。但姐姐卻沒有回答他,只是摸了摸他的頭。直到有一天一個小朋友再也不和他玩耍而原因就是他的父母煉法輪功。因為他的父母煉了法輪功所以去了很遠的地方。但是姐姐告訴他法輪功是世界上最好的功法,爸爸媽媽所做的一切都是好事,他應該為有這樣的爸爸媽媽感到驕傲,因為他的爸爸媽媽是英雄,他們說的是真話,做的是善事,在壓力面前沒有屈服,就像動畫片裏的主人公。他們面對是看似比他們強大的惡勢力,但是他們最終一定可以戰勝對手,因為他們所做的事是正義的。

後來姐姐也去了很遠的地方,奶奶告訴他姐姐和爸爸媽媽一樣。他相信奶奶和姐姐的話,只是他不明白為甚麼爸爸媽媽和姐姐還不回來。奶奶已經很老了,身體也越來越不好。他一直很是擔心。他也知道因為爸爸媽媽去了很遠的地方他的家裏也很窮,他一點也不羨慕別的小朋友,因為姐姐教給了他很多的東西,帶他體驗了很多別的小朋友都沒體驗過的事情。每一個節假日姐姐都會帶他到郊外,教給他怎樣捉蝦、怎樣爬樹、怎樣烤紅薯。只是他不明白為甚麼他家已經這麼窮了那些穿警服的叔叔還經常去他家搬東西,而且還都是半夜才去,每次都把奶奶嚇得夠嗆。直到姐姐也去了很遠的地方,那些叔叔才很少來。只是他家的東西也搬的差不多了。

今天又是他的生日奶奶也給他買了一塊蛋糕。想起姐姐去年說的話,每年的今天都是母難日。難道是因為他的到來使媽媽很痛苦所以媽媽才去了很遠的地方一直不回來嗎?那姐姐為甚麼也是這樣?所以他決定去找媽媽和姐姐。奶奶告訴他她們去了很遠的地方,那麼只要他到了很遠的地方就能找到她們了。他的兜兜裏還裝了半塊蛋糕,是準備給媽媽和姐姐的。他要告訴她們他現在是一個乖孩子了,能幫奶奶幹活了,自己的衣服也都自己洗了。她們聽了一定很高興,一定會和他一起回家的。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