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彙編:李洪志師父傳法過程中的點滴故事(專輯4)

【明慧網二零零四年十月六日】

  • 留得清白在人間(一)

  • 留得清白在人間(二)

  • 留得清白在人間(三)

  • 留得清白在人間(四)

  • 震撼江南塞北的盛會──記長春法輪大法書畫攝影作品展

  • 回憶李洪志師父在廣州講法班的日子

  • 李洪志師尊的教誨

  • 師父在濟南講法班期間的一些故事

  • 回憶最幸福的時光

  • 留得清白在人間(一)

    文/東北大法弟子緣路 同修整理

    【明慧網2004年8月3日】一九九二年春天,在中國北方出現了令人刮目相看的奇功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法輪功像一顆璀璨的明珠以其耀眼的光輝驅散煉功人心境的塵埃,點亮了修煉大道的明燈。為了洪揚法輪功,普度眾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遠離家鄉去北京、山東、太原等各地辦班傳法、傳功。

    由於學者越來越多,當時沒有正式出版的書。李洪志師父把書稿寫出來了,可是沒有錢買書的版權號,借了8000元錢買書版權號,出版了《中國法輪功》首批書在各地書店發行,有緣人看後如沒錢買,師父就免費贈送。在零售發放完之後連版權號的錢都沒收回來。在傳法初期是很艱難的,以最低的收費為標準,完全不收費也是不行的,租用場地要收費,承辦機關單位要收手續費,待各種費用支出之後也就所剩不多了。剩下這樣少的錢,師父本人也分文不取,全由各輔導站專人保管。對這筆錢的用途師父曾明確指出,這是法輪功學員的奉獻,是對法輪功的支持,只能把它用在法輪功的建設上。如:師父的女兒上學急需用錢時,又趕到月末家裏沒錢,師母向師父借了五元錢,到師母開工資後師父都要把五元錢要回來,並說:「大法的錢,專款專用」。

    師父生活儉樸,住的是簡易樓房,冬天沒有暖氣。家中只有一台電視機,家具都是八十年代的樣式,師父對女兒要求很嚴,每月只給女兒100元生活費,包括上學所用。有一次暑假師母帶女兒去北京和師父團聚,師父給女兒買了一雙2元的鞋。師父家的生活標準在長春也是最低的。

    師父無論走到哪裏都是言傳身教,給弟子們樹立了榜樣。九四年末在國內辦班結束,九五年初去國外傳法傳功,普度眾生,大法的洪傳到如今已有六十多個國家、地區的人得法受益。

    一九九五年初夏,師父把在國內辦班所剩餘的錢全部拿出來,錄製了講法錄像帶,贈給全國各地的輔導站。一套五本總共900分鐘,在當時全國輔導站有上千個,就是用這套錄像帶傳法傳功,幾年之後使上億人得法受益、身心健康、道德回升,精神文明思想素質迅速提高,這是有目共睹的。師父為國家、為人民、為人類做出了用語言無法表達的無量功德、功德無量。

    (待續)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8/16/51428.html)


    留得清白在人間(二)

    文/東北大法弟子緣路 同修整理

    【明慧網2004年8月4日】1992年春天,師父開始在全國各地講法傳功。每次講法時師父都諄諄教導學員:「法輪功修煉直指人心」、「真、善、忍」同修;修煉者要放淡「名利情」以德化功;堅持實修守住心性。法輪功具有超自然的能力,長功快。因為每個學員身上都有師父給下的法輪、氣機、機制等修煉系統,這是用多少錢都買不來的無價之寶!正因如此,法輪功吸引著無數有緣之士紛紛走入修煉之門。我就是其中的一個耳聞目睹了許許多多真切神奇之事的有緣修煉者。想起過去一幕幕師父妙手回春的使許多病危學員起死回生,感人至深的場面至今不能忘懷。

    師父開始講法傳功很不容易,因為當初參加學習班的學員多數是有病的,為了祛病健身而進來的。在學習班上對師父講的法理還聽不太明白,不能完全理解,就知道好、有道理、愛聽,每次身體都會發生很大的變化,感覺到了無病一身輕,受益非淺。因此不論師父走到哪裏辦班,總有許多人一個班接著一個班跟著聽,到最後明白了師父講的法理時,由祛病健身走上了真正修煉之路。

    我的親屬家住長春市,和師父同在一地區。92年夏天患腸粘連住進醫院。醫生說:「手術很難下手術台(因為以前做過兩次手術)。」用藥無效,又無其他治療辦法,無奈只能等死了。家人都很著急,四處尋求醫治辦法。他同單位的法輪功學員告訴:咱長春有一位大氣功師,李大師正在辦講法傳功學習班,在學習班上有許多學員疑難病和危重病人經李大師調整,淨化身體後都神奇般好了現在第四期班已經結束了,過兩天要去北京。親屬聽後就讓這位學員求李大師給他看一看。經這位學員跟師父介紹後,師父同意患者到他家裏去。

    家人把已經不能走路的病人打出租車攙扶到師父家,師父非常熱情,一邊同病人交談,一邊打開窗戶用手在病人病灶部位一抓,然後往窗外一扔。緊接著師父端來一個水果盤,拿來一個香蕉給病人吃,病人說:不敢吃,已經七天沒吃東西了。在場的學員說:師父讓你吃你就吃,不要怕。病人就吃了一個,沒疼;又吃一個沒疼,這時我親屬的太太明白了,忙跪下給師父磕頭感謝師父救命之恩,師父把親屬的太太扶起來。親屬給師父錢表示酬謝,師父說:我一分錢也不要,回家多煉功吧!回家後病人飲食一切正常,也能走路騎車。帶著對恩師的感激之情,親屬的全家人都參加了師父在長春舉辦的第五期講法傳功班。一班下來後,身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世界觀也發生了很大的轉變。那幾年來這位學員全身心投入了助師洪法、救度有緣人得法受益,義務自費背送大法書帶動了家鄉很多人得法。在修煉路上堅信大法堅信師父,跟隨師父在大法中修煉,無以回報師父救命度化之恩。

    1993年6月,師父回長春辦第六期學習班。我的這位親屬又把妹妹從外地接到長春準備參加這次學習班,因妹妹患心肌膜脫落,走路非常困難。又是單位那位學員向師父介紹了其妹參加學習班的困難。在開辦的前一天,師父親自打出租車來到我的親屬家,給其妹調整身體淨化到能自行走路。在醫院換心肌膜需要十多萬元,而師父今天神奇般給治好了,親屬家人驚嘆不已,師父微笑的跟親屬家人說:不信到醫院檢查去!出於驚奇和感激之情親屬家人帶著其妹到醫院一檢查:心肌膜補上了,一切正常。之後親屬帶著能走路的妹妹參加了師父講法傳功學習班,十天班下來後身體的病症全消失,回家後生活能自理而且能料理一些簡單的家務。一張門票節省了十多萬元,而且患者沒有任何痛苦,神奇般的好了。通過這件事使其妹的親朋好友為之讚歎,都說:法輪功太神奇了!紛紛表示有機會也要聆聽李大師講法,修煉法輪大法,後來真的如經文《悟》「倆倆相繼而來,入道得法」許多人走上了修煉之路。

    92年到93年底,師父參加了北京舉辦的「東方健康博覽會」,在會議期間,義務為有緣之士調整身體治病在社會普及法輪功。親屬聽說後又帶著鄰居患癌症病人及朋友來到北京,憑著出版社的地址,在北京找了一個星期,才找到左家莊會場。


    93年北京東方健康博覽會上,李洪志老師獲博覽會最高獎「邊緣科學進步獎」,和大會的「特別金獎」,以及「受群眾歡迎氣功師」稱號,在本屆博覽會上李洪志老師是榮獲獎勵最多的氣功師。

    師父在博覽會期間創造了許多奇蹟。如,家鄉患癌症的這位朋友已經不能行走,被家人抬著來到會場,經師父調整,清理淨化身體後當時就能神奇般的下地行走了;又如:有位因坐公交車,急剎車不慎摔傷致癱的北京婦女孫寶榮,在醫院病床上躺了一年,由家人背到會場。在師父給她調整後奇蹟般地站起來了,而且能走路了。從此以後,師父不論到哪辦班,她都跟著聽,師父在長春辦第七期學習班時,我見到了她身體健康顯得很年輕。

    還有一位男學員,30多歲弓腰90°,經師父現場給他調整身體,隨著脊椎骨喀喀作響,慢慢腰直起來了和正常人一樣了。師父的法力和功力神奇無比,像這樣的危重病人,疑難病患者,在博覽會期間師父給治好了數不勝數,贏得了廣大群眾好評,因而獲得了93年東方健康博覽會最高獎──邊緣科學進步獎,榮獲「受群眾歡迎氣功師」稱號。師父把第二場報告的全部收入捐給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


    1993年12月27日 公安部所屬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授予李洪志先生的榮譽證書

    一晃十年過去了,自己經歷的一件件一樁樁記憶猶新,師父慈悲苦度眾生,呵護著每一個有緣之士,付出的太多太多了,而師父不圖學員弟子一點回報,只要學員弟子一顆修煉的心,挽救著我們、保護著我們走好每一步。雖然在修煉的路上我們遇到了狂風惡浪,都沒有動搖緊隨師父回家的決心,信念更加堅定。

    (待續)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8/29/51850.html)


    留得清白在人間(三)

    文/東北大法弟子緣路 同修整理

    【明慧網2004年8月5日】1994年春天,我喜得法輪大法,有幸參加了師父在長春第七期學習班。因為要參加學習班的人數特別多約3000多人,所以學習班分白天班和晚上班,共計十天。

    第一天我們乘坐無軌電車趕往會場,中途停電了,大家下車徒步走,大約有三公里的路程才能到達會場──吉林大學禮堂,時間很緊,大家怕遲到,都急急忙忙趕路。其中一位患頸椎增生壓迫腦神經的患者,他來長春一個多月了,在醫院看病花了1000多元錢也沒治好,錢也用完了,聽說師父辦傳法班也就跟著來了。說來神奇,讓病痛折磨難忍的這個患者卻和大家走得一樣快,頭也不覺得痛了,一切不適症狀全消,進課堂後全好了!原來一路師父給他調整身體。十堂課下來和健康人一樣。

    在學習班的日子裏,每天課後休息時,我們一些學員都圍站在師父身邊看師父。師父氣質非凡,與眾不同,身著一套灰色西裝、白襯衣,特別年輕。師父總微笑著與學員交談,每天課後結束時,我們都久久不願離去,總想在師父身邊多呆一會兒,多看師父一眼。每次都等師父上車了,我們才離開會場。

    5月1日那天上午,主辦單位根據學員的要求要與師父合影留念,師父欣然的同意了。每個地區的學員按順序站好。師父一組接一組和我們合影;當和濱河地區那組合影時,有一位60多歲的男學員,頭髮全白了,他坐在前排小板凳上。師父走過去問他為甚麼坐著?那學員說:「站不住」。師父叫他到後排站著。當合影結束後,師父走過去和那位學員握手並讓他把拐棍扔了,那學員沒明白過來,他太太把拐棍扔了。師父讓他往前走,他就像小孩一樣一步步往前走,在場地走了好幾圈一邊走一邊樂。從那天起,就再也不用拐棍了,每天自己走入會場,生活也能自理了。

    這樣的事例太多了……

    師父說:「我覺得能夠直接聽到我傳功講法的人,我說真是……將來你會知道,你會覺得這段時間是非常可喜的。」是啊!正因為有了這段不平凡的經歷,使我目睹了師父的慈悲苦度,偉大的人格豐碑,覺者的胸懷;也正因為有了這段難以忘懷的經歷,不斷激勵著我在修煉的路上勇猛精進,走好自己的每一步完成自己的史前大願!

    (待續)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8/30/51727.html)


    留得清白在人間(四)

    文/東北大法弟子緣路 同修整理

    【明慧網2004年8月6日】銘記啊!刻骨銘心的記憶!

    那是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六日,我以一名輔導員、老學員的身份非常榮幸的參加了師尊《在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親自聆聽了師尊對輔導員、老學員的囑託和那無限深情的教誨及期望。從那時起深感自己在修煉的路上不但要修好自己,更感到自己責任的重大。每當拿起《在長春輔導員法會上講法》這本書時,總是忘不了那一幕幕激動人心的場面,耳邊迴盪著師父那諄諄教誨,總是熱淚奪眶而出。

    會場設在長春香格裏拉國際飯店大廳的禮堂。二十六日下午,參加法會的學員從四面八方陸陸續續來到飯店門前入場,按照順序我們是第一批入場的。當我一走進大廳禮堂時首先映入我眼簾的是主席台前及四週擺滿了鮮花絢麗奪目,會場莊嚴肅穆、溫馨祥和,與以往每一次法會都不同。當時我心生一念:佛回來了!鮮花是迎接佛的啊!我非常激動而興奮的跟身邊的同修說:師父親臨會場,可身邊同修都不相信(因為師父已去美國定居,而這次法會誰都不知道是甚麼內容)我說:你們等吧,一定的。入場結束,會場鴉雀無聲、座無虛席。──我們靜靜的等待著……。

    5點整,慈悲的恩師突然出現在入場的大門口時,頓時,全場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師父面帶微笑,穩健的步入會場,在師父經過的過道兩旁的學員、弟子紛紛和師父握手,離師父遠的學員、弟子都不約而同雙手合十,向師父行佛家禮!學員向師父獻鮮花,師父健步登上講台,單手立掌向學員、弟子致意,長久掌聲之後師父示意讓學員坐下。師父知道弟子的心情,想看師父清楚一點,所以師父坐得高一點,我們都懷著無比崇敬而喜悅的心情,聚精會神的聆聽師父講的每一句話。對我觸動最大的是師父在講法中說:「在座的輔導員、老學員,你們做了許許多多你們還認識不到的偉大的工作,真的是偉大的工作」。「你們覺得你們做的事情好像是比較簡單,也不像常人的領導工作還有些報酬。你們完全都是憑著自己的熱情和對大法的認識在做,看上去簡簡單單,沒有甚麼驚天動地的事。但是我告訴你們,在常人這邊表現得越平常的東西,可能在你們看不見的、在你們所修煉的這個境界中表現得卻是真的轟轟烈烈的,(掌聲)也就是說,你們不要把你們的工作看得那麼太簡單。你們既然做了這個工作,就要把它做好。因為高層生命也經常跟我在講,覺得你們能夠在這裏為大法做貢獻,這給你們將來的生命在相當長久的以後的歷史時期奠定了一個非常好的基礎。」當聽到這時,一股暖流通透全身,激起了自己對這份工作的神聖感:因為有時帶著人的狹隘觀念去待人做事;有時遇到各種矛盾沒有守住心性,沒有按照師尊要求的大善、大忍去做。

    師父說:「往往我們在修煉中也沒有甚麼轟轟烈烈的,都是在常人的各種矛盾的表現當中磨煉我們的心性。」(《法輪佛法》(在長春輔導員法會上講法) )因此,這些年當中我一直遵循師父的教導努力去做……。

    法會休息10多分鐘,弟子們都圍在師尊身邊,向師尊請教在修煉中遇到的各種各樣的問題,師父一直微笑著耐心的解答。法會歷時5個多小時,大家都覺得沒聽夠,已經晚上10點多了,大家也不覺累,不餓。法會結束時,學員弟子們戀戀不捨的送走師父,久久都不願離去,沉浸在幸福和喜悅之中,後來聽負責主辦的弟子說:這次法會租用的禮堂是師父付的錢,沒用學員弟子一分錢。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8/31/51933.html)


    震撼江南塞北的盛會──記長春法輪大法書畫攝影作品展

    文/遼北大法弟子

    【明慧網2004年8月4日】一九九七年陰曆四月初八,這天是我們地區大法弟子難以忘懷的日子,因為這天是恩師傳法五週年,同時又是恩師在人間四十六歲華誕的紀念日。值此在師父的家鄉──長春勝地南嶺體育館舉辦了這次絕古今中外,天上人間的洪法盛會--長春法輪大法書畫攝影作品展。下面記載的只是我們參觀過程中幾個難忘的片斷。

    在恩師生日這天,從早晨到中午瀝瀝春雨善從天降,濟萬物煥發生機,百草鮮花飽飲甘露,吐著芬芳頷首禮賀滋潤的恩澤。此前久旱的東北大地風沙蔽日,禾苗枯萎,百草樹木不鮮。

    我們地區的大法弟子起五更乘客車,從遼北直奔長春,由於對體育館的路線不熟,司機迷失了方向。大家焦急萬分,這時帶隊輔導員暗求師父幫助。神奇突然出現,車頭的前方一個金光閃閃的大法輪引導方向,一直到體育館才消失。

    這時從江南塞北、港澳台而來的大法弟子們正有序的站著四路縱隊進館參觀,現已是開館的第三天。此次共展出十天,每天只能接待一萬多人。

    我們隨著前來參觀展出的人流進入正廳,慈悲的大法音樂,頓時盪去了在人間的煩惱,彷彿超脫於爭名奪利的紅塵。大廳的正面供奉著兩米多高師尊的法像,前邊是五顏六色盛開的鮮花,背景是松柏常青,我們站在師尊像前集體留影(此照片後來被多次抄家遺失),側面是常轉不止的法輪模型。接下來的樓的共八個展室能容納萬餘人參觀。

    第一個展室寬敞莊嚴,整個展室是以「真善忍」為主題設計的,「真善忍」閃閃發光的。四面掛滿了錦旗,這數不清錦旗都是學員親手刺繡敬獻的,師父的詩詞和歌頌恩師度人傳法的佳句。

    接下來的幾個展室有書法、繪畫、牌匾手工藝製作、篆刻、民間工藝品、各類活動照片、電腦設計等不拘一格,真實系統的直接抒發了弟子們真實敬法的純淨心境。其中有幾幅圖畫是大法弟子天目看到的奇觀而描繪下來的。有一幅繪的是另外空間金碧輝煌的樓台殿閣;小橋通向曲徑幽深處;錯落有致的亭台軒榭;蒼翠欲滴的奇花異樹;殊勝神奇的景物使人有置身仙境之感。

    前邊有很多人席地打坐,上邊懸掛著三幅師父在另外空間顯現出的法身和功身,都有一人多高,這也是弟子天目看到後,用電腦製作出來的。這裏的能量場最強,很多人在這個展室看到了師尊的法身和從各個畫像中師父手裏打出的串串法輪,在給弟子們調整身體。這裏也發生了許多神奇的故事,有個腿部受過重傷的人,拄著雙拐進來,出去的時候不知不覺扔掉了雙拐,行走自如。

    連環畫的展室更是讓人留連忘返,幅幅都能催人精進。有的描繪弟子過關的事;有的表達自己修煉的體會和決心;有的通過修「真善忍」去掉不良嗜好的過程;有的表達了戰勝另外空間的干擾和自身的魔性。

    我們地區的學員,敬獻的一幅題為《天梯》的畫使人深思耐人尋味。圖中畫著一幅梯子直通三界外,一個修煉的人從第一層向上攀登,每上一個層次身體出現一種顏色:赤、橙、黃、綠、青、藍、紫、有色、無色,一直到三界外此畫既揭示了修煉過程如登天的艱辛,又展望了修煉前程的輝煌,催人努力攀登,不懈的精進。

    與之對應的一幅畫,大意是一個修煉人面對前面的一座大山興嘆,這座山高聳入雲,實在使人難以逾越,師父突然把大山削去一半,但無論如何還是過不去,然後師父又把半個大山化解成修煉過程中的各個關礙,弟子終於高興的通過一道道關,前進在這條修煉的路上。看後真是發人深思,給人啟悟,由衷的感謝恩師的良苦用心度化。

    還有一幅畫「心」寫明了修煉人要去的各種心,受到了大會的好評,同時也受到了同修們的讚譽。

    最後的一個展示是專門供書法繪畫的大法弟子準備的臨場書畫,筆墨宣紙各色顏料應有盡有,其中有幾位著名的老書法家現場書寫了各種體裁「真善忍」和《經文》中的詩句。事後得知這幾位受人尊重的老者是此次洪法展的倡議者和無私奉獻者,他們完成了吉林省大法弟子的共同心願。

    在出口處,設有留言簿:許許多多學員弟子都在本上寫下了肺腑之言!感謝師父的度化之恩!!!為了這次展出長春大法弟子連續工作七天七夜,在此期間也發生令人不解的奇事。據說一次深夜,大家覺得餓了,馬上有人就發現旁邊放著很多食物、飲料等,大家飽餐之後,你問他他問你,都不知道食物從何而來,深更半夜又沒有人離開現場,食物卻從天而降,最後猜測是附近賣店老闆(一個不修煉的人)給送來的,大家去還錢,老闆卻說:「是你們師父給買的」。至今此事還是未釋的迷。

    長春法輪大法書畫攝影作品展十天的展出,震撼了三山五嶽,驚動天上人間。參觀的常人,有的當時進入修煉行列,有的陸續結緣。過去有不精進的學員從此奮發向上;有對法理持懷疑態度的,從此堅信大法;觀看展出的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鼓舞,為今天的反迫害、講清真象奠定了堅實的基礎。真是如師父經文《拜師》中所說「大法弘傳,聞者尋之,得者喜之,修者日眾,不計其數。」

    今天重新翻開那永不磨滅的洪法篇章後,精神重振,也是對我們的激勵和自勉。希望跌倒的同修快快站起來,迷惘的同修儘快衝出誤區,切不可再彷徨,抓緊有限時間隨師正法,以全新的身心迎接法正人間的到來。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8/26/51767.html)


    回憶師父在廣州講法班的日子

    【明慧網2004年8月13日】在我只有十幾歲時,我總在想為甚麼我不出生在2500年前的古印度,親聞佛法,現在所有的一切都不能出三界,難道就這樣一直六道輪迴嗎?

    1994年11月中旬我看到了《法輪功》(修訂本),月底就有人告訴我師父要在廣州辦班,問我去不去,我想也沒想,趕快說去。當時只有一個朦朧的感覺,這個東西對我將來很重要。

    1994年12月師父在廣州辦班的前幾天我們幾人一同來到了廣州,當時所有的賓館、旅館都已住滿,我們四人找到一個住的地方,很小的一間房,上下鋪兩張床,二個人一張床,能這樣我們已經非常滿意了。

    我們一下火車就趕往辦班地點。那幾天整個廣州都籠罩在一片祥和之中,師父剛開始講課的幾天,整個體育場內灰濛濛的一片,過了幾天,特別清亮,透明度特別高。師父說因為一些原因開班時間比原來晚了幾天,很多學員特別是烏魯木齊、北京、東北的學員來了很長時間,錢也不多了,有的在吃方便麵,所以這個班縮短幾天。當時我坐在師父的後方看台上,只能看到師父的背影,師父經常回過頭來說「坐在我後面的也落不下,後面的離我更近一些。」

    有些學員沒買到票,就在門外等著,通過有關人員交涉,他們有些被安排到體育館裏席地而坐聽講,有些被安排在走道裏聽,用電視看,師父還專門去看望他們。

    每天師父一進入會場,學員們總是報以熱烈的掌聲,在最後的一堂課師父講完課之後,給我們解答問題,然後學員給師父獻花和錦旗,那個場面非常祥和,非常非常好,無法形容。當師父離開走到門口時,突然又回到場中,在空中推轉大法輪,然後往我們身上打,當時我們都不知這是最後一個講法班。

    回憶這段時光總是感到非常幸福,沐浴在法光之中真是「美妙窮盡語難訴」(《洪吟》-法輪世界)。


    師尊的教誨

    文/大陸大法弟子

    【明慧網2004年8月31日】1994年4月大連一期班上,師父宣布由高秋菊任大連輔導站站長。課餘市氣功協會邀請師父遊覽濱海路、老虎灘等海濱風光。

    同行的高秋菊與市氣功協會的一位有功能(開了天目)的人在一旁興奮的議論著:「你看那邊龍在戲水,有位神女牽著龍鼻子跟來了,天上還有很多寶器……」秋菊一邊興奮的拿出相機拍照,一邊欣喜的說:「這是來歡迎我師父的。」

    聽到她們的議論,師父沒有說話,靜靜的在海邊的沙灘上寫下了一行字:「功能本小術 大法是根本」。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9/12/52357.html)


    師父在濟南講法班期間的一些故事

    文/濟南大法弟子

    【明慧網2004年9月27日】一九九四年六月二十一日,我榮幸的聆聽了師父在濟南皇亭體育館講法班的講法。回想起那難忘的日子,在此將自己感受較深的以及同修所提供的一些情景寫出來。

    一、把苦累留給自己,把慈悲送給學員

    開課第二天下午,師父與學員合影,地點在黃亭體育館院內樓梯台階上。這次拍照有兩個特殊情況,一個是天氣特別熱。那天是夏至,濟南是有名的大火爐,當天預報的氣溫是三十七度,又安排在下午最熱的時候,在院子裏曬得滾燙的水泥台階上。另一個特殊情況是人特別多。過去其它的氣功班一般一、二百人,少則幾十人,照一張像也得一個小時,還得抓緊才行。我們幾千人,地方又不大,那得分幾個組,五個組就得五個小時。晚上師父要講法,現在連四個小時也不到了,搞會務的學員如何能應付呢?

    這時,人群前面出現了一個高大的身影,正是師父。原來是師父在指揮大家排隊。在人多聲雜、時間緊迫的情況下,師父既沒用擴音器,也不大聲喊,只是不時的用手勢示意著人們向左右前後移動著。我當時想,怎能這樣安排呢?師父是來講課的,是受到國家級單位多次測試、獎勵、承認的,算得上超高級大師了。合影前,他應該坐在專家待的地方,有空調、有飲料和周到的服務,像常規那樣,等大家排好隊了,然後往中間空位一坐就行了。而在「火爐」裏,在水泥台階灼人的熱氣中,師父指揮著汗流浹背的大家站好了,然後往人群中一站,轉過身來,「喀嚓」一下拍完了。然後師父說:下組抓緊來。有弟子說:老師晚上還要講課,這麼累怎麼能行?

    師父一下午就是這樣在高溫下忙著,直到合影全部結束。結果是不但能按時在晚上講法,還給大家留出了足夠的吃飯時間,晚上的講法準時進行。北京、山東和東北等地的老學員有了經驗,很快的吃完飯後搶先把走道、牆角等不太好的地方先佔了,把好座位留給新學員。一個六、七歲模樣的小男孩穩穩當當的坐在大後方的走道邊。我問他:這不有座位嗎,你坐吧。他回答:我是老學員了。我聽後用手拍拍他的肩膀,以免哽咽的聲音發出來。

    師父開始講課了。可是室內太熱,很多人搖起了扇子。師父說:「不妨大家把扇子放下……」,不一會兒微風拂面而來。感受到師父慈悲的學員們不約而同的鼓起了掌。

    二、象徵性的收費

    師父的講法班收費特別低。我參加過多次氣功班的組織工作,也聽過多次氣功班。我所知道的情況是:社會上的氣功班一週左右的課程120-200元,還有一些更高。師父10天課程50元,有些還減免。為甚麼收費這樣低,當然不是因為內容不高。雖然我看不透這宇宙大法的內涵,但是師父那開門見山的「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度人哪,你就是真正的修煉了,就不只是祛病健身了」(《轉法輪》),這不就解決了長期在修煉界逾越不了的祛病健身層次嗎?而那寥寥數語道破的天機、秘中之秘:玄關、卯酉周天、天目啊,多了,讓那些跑遍天下求道者驚嘆不已、佩服至極。大法學員們手捧大法,老淚縱橫的說:過去是踏破鐵鞋無覓處,現在是師父把大法送到門口了,得來全不費功夫了。已經不斷學法修心的弟子們已深知這《轉法輪》「是不能用價值來衡量」的天法了。常人的東西怎麼能比呢!只是因為師父慈悲,為減輕學員弟子們的負擔而將收費降到最低。內行人說,外行人也說:這是象徵性的收費。

    三、給我母親清理身體的故事

    這次參加師父的講法班,原來約好與一同事同去,準備好的聽課證由我來保存。可在開課前幾天同事突然遇車禍身亡。這飛來的橫禍讓人悲痛之後更加珍惜這改變人命運的修煉機緣。可是這張聽課證經歷了多人之手後又退回來了。最後送回來時,離開課還有三個小時。我想可能會有有緣人在等退票,就準備早點到會場把這事辦了。在此之前,我必須先到母親那兒去一趟。

    我母親80多歲了,我們輪流在晚上照看著她,今天輪到我。我到家裏一邊簡單的吃些東西,一邊和母親聊起了聽課的事,又給她講那聽課證的「周遊列國」史。我無意中想起了母親能去多好啊。可是她病得太重了,由於嚴重的心臟病,心力衰竭,腎功能衰竭,醫院早已下了病危通知了,必須按醫囑臥床休息。所以對於聽課的事連想都沒想過。

    誰也沒想到在這時她說了一句話,使事情發生了變化。母親說:昨晚我做夢,來了個唐僧打扮的師父教我煉功,還帶了個瘦男孩。我忽然想起母親從小就信佛、敬佛、心地善良、能吃苦,難道這就是高人點化嗎?我們商量好了,決定讓她去一趟試試看。我請來了同修幫忙,打上出租,奔皇亭而來。好不容易進了課堂,當母親看到師父時,她立即抓住我的手說:這就是夢裏見到的那師父。我見她淚已流到唇邊,聲音都變了。在課堂上,我這顆人心老在動,生怕她身體撐不住,出甚麼事。可她聽得那麼入神,一點都不像個垂危的病人,我想她緣份夠大的。

    由於我悟性太差,又怕麻煩,第二天師父與大家合影竟沒帶她去,失去了一次不會再有的機會。第三天乘車到了院門口,下車後同修見她太吃力,背她走了一段路,可很快撐不住了,我倆只好架著她。她除了心臟病,還有嚴重的風濕,關節痛得不能走路,全身浮腫,加上六歲就裹了小腳,整個身體頭重腳輕。我倆架著她向前挪,累得幾乎撐不住,更擔心的是母親是否能行,能站起來對她來說就很困難了,真不知她的心臟是否受得了。我此時真後悔不該冒這個險,萬一……,不堪設想。

    抬頭間,忽然看見師父那高大的身影出現在前面,正健步走過來,我們齊喊老師,可師父並沒有搭話,像在做著甚麼事情,專注的目光邊走邊看著我母親的身體。走過去後,我們回頭看師父,師父正以同樣的目光看著母親的後背,隨後快步走進課堂。此時院內的學員早已全部坐在課堂裏,可師父卻獨自在此,一定有事,有急事……,來不及多想,先聽課去。

    次日,母親身體發生了大變化,尿量大增,而且是血尿,尿完後全身輕鬆了,症狀沒有了,消腫了。這時我們才恍然大悟,原來昨日師父是給母親清理身體來了。可是師父在課堂上就給大家清理身體,為甚麼還急著單獨給母親做呢?一定是慈悲的師父看到了母親的病當時的危險性(隨時可能心跳驟停),來聽課也太費勁。

    師父每天都提前到會場,如果我們也能提前到,師父就可以給母親清理了。可是我每天都要等同修下班匆忙趕到我家後,才能搬動老母親前往,總也早到不了。反而是師父早在院子裏等我們(只能利用課前的那一點時間),等我們一進門,師父抓緊趕過來做。師父做得不動聲色,以至於我們都沒有覺察,直到母親身體產生劇烈變化後才意識到:師父之所以趕在幾乎沒有時間的課前做,就意味著在課堂上做已經來不及了。

    是師父及時的趕到,母親的性命才保住的,同時從根本上給她清理了身體。想到此,我後怕得出了一身汗,心中充滿了對師尊的感激。是慈悲的師父洞察一切,才使即將發生的奪命橫禍化解在不知不覺中。師父說:「其實我比你們自己更珍惜你們哪!」,在這裏得到了證實。師父還說過:「你要學我就對你負責」(《美國第一次講法》)。

    四、當遇到惡語傷人時

    有一次,師父與一弟子在一小店吃麵條。店主端來了麵,師父輕聲說了一句:「這麵條放的鹽多了點。」店主一聽發了火:「你這人找事啊,還沒吃你咋知鹽多了!」

    師父沒吭聲,開始吃麵。那人像得了理一樣,訓斥夠了才算罷休。師父一直到吃完沒再說一句話。

    弟子收拾碗筷送給店主時,順手在師父用過的碗底用手一蘸,嘗了嘗,對店主說:「確實鹽多了,太鹹了。」

    師父為我們做出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典範,做得那麼坦然。

    五、石佛寺看門人的故事

    師父有一天準備去石佛寺一趟,消息靈通的一些輔導員和學員急忙趕到這裏,等著見師父,等了很長時間沒有來。中午將過,大家認為不來了,各自回去了。他們剛走,師父來了。

    首先看見師父的是寺裏看大門的老人和他的小孫子。彼此認識後談著話,後來師父談起了法輪功,向他做了介紹。看門人說:「我年紀大了,沒甚麼文化,功是煉不了了」。

    老人向師父說了他和全家人的一塊心病,就是他的小孫子腦子不好用,上學不願去,越來越跟不上了。

    師父親熱的摸摸小孩的頭,順手拿了一塊糖給他,小孩高興的吃了。

    事過不久,看門人家裏傳出了喜訊:他家小孫子整個變了樣,人聰明了,願意上學了,聽話了,學習成績好了。

    看門老人想:這法輪功師父心腸好,和氣,一塊糖就讓我孫子變了樣,他教的法輪功一定也孬不了。從此他帶著村裏一幫人煉上了法輪大法。


    回憶最幸福的時光

    文/長春大法弟子 淨蓮

    【明慧網2004年10月6日】在師父傳法十二週年來臨之際,我回憶和師父在一起的美好時光,現將幾件事寫出來,讓同修也能分享幸福。

    師父傳法的「講稿」

    長春第三期法輪大法傳授班期間,主辦者讓我負責給師父倒水,我非常榮幸的能經常在師父身邊。

    師父傳法的第一天,當師父一走進禮堂門,學員們看到師父來了,都起立以雷鳴般的掌聲歡迎我們最敬愛的師父。大家都目不轉睛的望著師父走上講台,掌聲仍經久不息,師父微笑著向大家致意,並讓大家坐下來聽法。

    我馬上去給師父倒水,看見師父從西服上衣兜裏掏出小三十二開那麼大的一張白紙,上面寫著大小不同的字,還有各種像符號式的標記……。我把眼睛盯在紙上,想看出師父講甚麼,可是一點也看不懂。這張紙就是師父傳法的「講稿」。大法傳授班十天,除最後一天師父給學員解答問題外,其餘九天,我看到師父都是用這張「講稿」給學員講法。我當時不理解,師父講了那麼多高深、內涵豐富的法,怎麼就用這一張紙呢?

    後來通過學法、修煉,我明白了:大法是師父的,法就在師父心中。這張「講稿」是師父無量智慧的象徵。

    鴉雀無聲

    有一次師父講課中途,受到干擾停電了。禮堂的領導急得跑來跑去,問情況查原因,這時負責錄音的大法弟子急中生智,用錄音機裝上幾節電池,當擴音器用,播放師父的講法聲音。

    一千多人的會場,秩序井然,鴉雀無聲。師父非常沉著冷靜,像甚麼事也沒發生一樣繼續講法,師父的洪亮聲音在會場迴盪著,和沒停電的效果完全一樣。師父一邊講法一邊排除干擾,大約20分鐘,會場來電了。

    禮堂的工作人員都說:「電停了,講課不停,用錄音機放的聲音又那麼清晰,會場鴉雀無聲,在我們這還從來沒有過,真神了!」

    師父為我們選煉功場地

    師父家鄉的學員,曾得到師父的特殊關愛,這是長春學員的幸運。

    長春第三期法輪大法傳授班結束後,我們幾個學員商量決定成立煉功點,選個煉功場地。看了幾個我們認為合適的地方,都有人晨煉,正在發愁時,最敬愛的師父親自為我們選了場地。這個地方地勢平坦,環境優美,容納的人數也多。建點後,人數天天在增加,不到一年,由原來的幾十人增加到幾百人。

    剛傳法那兩年,只要師父在長春,就經常到各個煉功點,具體指導學員學法、修心、煉功。有一天早晨,學員們伴隨著優美的音樂正在煉功,師父來了,師父看著大家煉功,然後輕輕的走到幾個學員的身邊,在學員的頭上用力抓一下,用力甩在地上,給學員清理身體。

    回憶和師父在一起的美好時光,真是幸福!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5/21/48339p.html)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