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彙編:回憶李洪志師父傳法時的神奇故事(專輯1)

【明慧網二零零四年十月二日】

  • 珍貴的回憶

  • 在廣州聆聽李洪志師父講法的日子

  • 我親眼見到的李洪志師父

  • 親身經歷李洪志師父在武漢傳法的神奇故事

  • 武漢大法弟子回憶李洪志師父的傳法事蹟

  • 李洪志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 見證李洪志師父為真心想修者淨化身體

  • 回憶李洪志師父傳法時的神奇事

  • 貴陽部份大法弟子回憶李洪志師父傳法的美好時光

  • 見證李洪志師父應天津電台邀請熱線直播時給聽眾調整身體

  • 得法一線牽 十年轉瞬間──記參加李洪志師父兩次傳法班的點點滴滴

  • 珍貴的回憶

    文/辰龍

    (明慧網2004年3月15日)九六年十月的北京國際交流法會,我們煉功點來了一些新加坡的法輪功學員,大家聚在一起共同分享修煉法輪功後的心得體會。

    那次聚會,一位九三年得法的學員講述了她親自聆聽李洪志老師傳功講法時的感受。在修煉法輪功以前,她就練別的氣功很多年了。她醫學院畢業,在衛生部工作。在聽李老師講課時,她感到李老師與她所見過的其他氣功師都不一樣,不僅感到李老師發出的能量很強大,而且講的法理是她聞所未聞的,不由的在心中產生了敬服。

    講課中,李洪志老師給學員們調理身體,讓學員們站起來,想一下自己有病的地方。她當時想,自己的眼睛不好,經常痛,看不清東西,就想著自己的眼睛,並只想了一下右邊的眼睛。當她按著李老師的要求跺腳時,剎那間感到右眼有甚麼東西被清理掉了,睜開眼一看,右眼非常清亮,看東西非常清楚,也不痛了,可左眼卻仍然和以前一樣,沒有改變。她當時想,怎麼左眼沒好呢?可又一想,這不怪李大師,因為在想眼睛時,是自己只想了右眼睛,並沒有把左眼睛也想進去,是自己的問題。調理已結束,不能再有調病的想法了,以後好好修煉吧!

    那天聽完課後,她感到一種從未有過的喜悅。當她回到家,已是晚上十點多了,家裏人都睡了。她想修煉人應當為別人著想,就輕手輕腳摸到床邊,正要上床,又一想那會把睡著的人弄醒。於是,就在地上輕輕地鋪了塊床單睡在地上。在她剛閉上眼時,忽然感到左眼處有一團亮光。睜眼一看,四面黑黑的,沒有一絲亮光,一閉上眼,亮光又在左眼處出現,而且在旋轉,並覺得左眼很舒服。她立即意識到那是法輪在給她調理左眼,頓時心中感動。第二天早上,睜開眼睛一看,左眼也和右眼一樣變得清亮,不痛,看東西非常清楚了。

    聽完這位老學員的體會後,大家再一次沉浸在師父的慈悲之中,感嘆法輪大法的超常神奇。


    在廣州聆聽師尊講法的日子

    (明慧網2004年5月29日)

    (一)在廣州聆聽李洪志講法的日子

    文/湖南大法弟子

    1994年12月份,我們辰溪有緣之士突破種種干擾,參加了李洪志師父在廣州舉辦的法輪功第五期學習班,這是師尊在中國大陸也是全世界所舉辦的最後一期傳功講法面授班。我克服了許多阻力,也有幸參加了這期講法傳功的學習班,有幸見到了師父的本人,得到了萬年不遇的宇宙真理大道、洪劫難逢的無邊佛法──法輪大法。

    學習班舉辦的時間是12月21日──28日。地點就在廣州越秀公園旁邊的體育館,每天李老師講兩小時課。李老師是應邀前來廣州辦班,主辦單位是廣州市氣功協會,8天時間共收80元人民幣。有許多學員是從外地來的,都是在親朋好友的介紹下趕來的,還有很多是老學員。我們辰溪學員在廣州中醫學院裏租了一間空的學生宿舍住宿,在中醫學院的食堂裏和學生一同買便宜的飯菜吃。在這裏,我們碰到也來租房住的貴州學員和黑龍江齊齊哈爾學員。

    越秀公園體育館(2003年5月拆除建地鐵了)只能容下4900多人,而來學法輪功的學員達5000好幾百,所以有幾百人因為沒位子進不了班,這些學員不鬧不燥,而是集體在體育館前的空地打坐表示對學師父的大法的誠意,大約過了一個鐘頭,師尊得知這一情況後,就和氣功協會等主辦單位工作人員商量怎麼樣讓這些有緣之士也能聽到師尊講法。後來主辦單位決定在附近找出一間空房拉個閉路電視,現場直播,讓場外學員也能看到師父,聽到講法。廣州的老學員此時也表現出大法真修弟子先他後我的高尚風格,主動將自己在體育館內預定的座位讓給了進不來的新學員,他們自己去看師父講法直播電視。師父在講法講「老師給了學員一些甚麼」時特別講了一句「外面的學員一個也落不下」,真實的讓人感受到了師父的大慈大悲。

    我和小和尚釋德法一起坐在最後一排,我們背後的館壁上正掛著「廣州法輪功第五期學習班」中的「法輪功」幾個字,全場人山人海,座無虛席。男女老幼,大家都懷著誠信的心聚到大法修煉中來了,整個講法場籠罩在一種巨大的慈悲祥和的能量場中,許多人無名的流下了淚水。

    師父穿一身普通的黑色西服,皮鞋乾乾淨淨,衣著簡樸而得體。師父神態祥和,平易近人。在洪大慈悲中又有一種神聖的威嚴。在體育館的籃球場中央,擺了一張普通的長桌子,一張椅子,在椅子後面掛了一塊長方形的金黃色的布。這就是師父的講法法壇,簡樸而莊嚴,四週雲集著虔誠的聽法眾生。

    開始師父第一次和大家見面的時候,一進場就用洪亮的聲音說「大家好!」說話間,只見師尊揮舉著雙臂很快的轉了一圈向所有學員問好致意。我看到在師父轉身揮手致意的時候,許許多多的好東西飛向我們。

    師尊講法時,沒用任何書稿,只有一張折得發皺的紙,上面大概寫著講法的題目。師父的話深入淺出,簡明扼要,通俗易懂,謙和幽默,對古今中外的各種事情、眾生百相的本質講得入木三分,法理直指人心。大家時常發出一陣開心的笑聲,在輕鬆祥和的氣氛中,許多真正學法的病人身體同時也得到了調理,恢復了健康。

    李老師也指出,大法是給人修煉不是給常人治病的,只能給真正修煉的人淨化身體。有的絕症危重病人現在也瞞著工作人員進了學習班來治病而不是來學法,師父指出,這些人他都清楚,這些人要是不舒服了趕快去醫院。你看他現在這麼痛苦,翻開他的歷史看看,他以前把別人治得更苦。中國獨裁江氏政府的媒體不顧事實,到處造謠說大法不讓人治病,還造謠說師父的講法書是請人寫的。師父講的法歷歷在耳,後來就是《轉法輪》。真是像《古怪歌》裏所唱的「紙糊的謊言一戳就破」。後來有學員提問師父的前世是誰時,我就想:師父是釋迦牟尼佛轉世吧……就聽到師父回答說:「我就是李洪志,我可不是釋迦牟尼佛。」後來師父看了我一眼,我感到一股暖流熱遍全身,如同被太陽光照了很長時間的那種炙熱的感覺,心中一陣欣喜,我知道師父用功給我加持了。

    我的前面坐著一個戴鴨舌帽的中年人,右邊是母女倆,一個五、六十多歲的大娘和她二十多歲的女兒,來自吉首。我們聊了幾句,我知道了他們因煉功受益了而來。每次教煉功動作都是由師尊講解動作要領,同修作示範。有的學員撿到金項鏈、手錶、錢都交給了師父,師父在休息的時候立即當眾告訴大家叫失主前去認領。在講法傳功班結束時,還有幾個學員,跑到師父面前請師父留言簽名,師父耐心的一一給他(她)們簽名留言。

    在廣州聆聽師尊講法的日子裏還有兩件事情,我記憶特別深刻。

    一件事情是這樣的:一位學員買了一個照相機,一天聽課從大門進會場時正好師父也進來,他急忙舉起相機對著師父拍照。師父看到他要照自己,就慈祥的看著他。但旁邊的廣州氣功協會或體育館的工作人員不幹了,大叫一聲:「不准照大師!」一邊說一邊衝上去猛推他一把。那位學員被推得一個踉蹌,差點摔倒,他怒火中燒,就準備和推他的人幹一仗。這時師尊走到他旁邊拍拍他的肩膀說:「守住心性。」他頓時不再想報復推他的人。後來他對我說:「要不是李大師叫我守住心性,我早就跟他幹上了。」

    我以前學過其它多種氣功,知道許多「氣功大師」一出門就是小車加保鏢,盛氣凌人,一辦班就是幾百幾百元人民幣地收。我曾經買過一本很薄的氣功書只有《轉法輪》厚度的1/6,也講不出甚麼,卻花了38元。而這麼大的法──《轉法輪》卻只要12元。李老師根本就不是為錢為名,他慈悲救度眾生的事實是任何小丑也抹殺不了的。師尊教我們的是「真善忍」,做好人。

    第二件事,是在廣州中醫學院租房住的聽法8天中的一天。好像是第6或第7天晚飯後,我正在租住的學生樓的陽台上觀賞廣州夜景,突然看見一個巨大的白色圓圈物在廣州上空飛旋,來回轉動,周圍的雲成彩色,很壯麗。很多法輪功學員和中醫院的學生都聞訊前來觀看,有的用相機去照。開了天目的同修看到那旋轉的就是法輪的形像,目擊此異象的大法學員們紛紛合十向師父敬拜。在傳授班提問題時,有學員說看到廣州上空有法輪,師父說:「看到了就看到了。」師父告訴大家整個廣州都被這能量場罩住了,全廣州城人都受益。

    和我同去學大法的學員中,有個老幹部姓張,來廣州去醫院檢查時心臟病、高血壓都還在,經過8天認真聽法學功後,再去醫院檢查,完全恢復了健康,他妻子歐陽阿姨說:聽完法後,整個世界觀都發生了變化,更善良美好了。我知道自己找到了真正的修煉大法,從那時起,我就決心這一生都要堅定修煉下去,直至圓滿。

    2004年5月26日
    甲申年四月初八

    (二)回憶在廣州參加李洪志師父講法班的日子

    文/大陸大法弟子

    1994年12月,我們終於突破各種阻攔坐了整整三天兩夜的車來到廣州,參加師父在國內的最後一期講法班。當我們走出車站去往住地的途中,同修小孫突然對大家說:「我的小腹部位呼呼的轉起來了!」還沒進班在路上師父就給她下上了法輪,師父說過:「來了就是緣份。」

    大約是12月20日吧,我終於見到了盼望已久的師父。師父是那樣的高大、慈祥、親切……我像迷失很久的孩子終於回到了家見到了父母一樣的感到踏實、安全。我流下了幸福的淚水,發自內心深處的呼喊:「我終於見到了真正的師父了!」我不知道來聽法的到底有多少,整個廣州體育館擠得滿滿的,門口過道都坐滿了人,師父告訴我們,廣州的學員和參加過班的老學員把主會場讓給外地的和新學員,他們在分會場看錄像直播。第一天上課不久,工作人員告訴師父外面有很多人煉功,他們都聽說師父在廣州講法,沒辦法弄到票直接從幾千公里以外坐飛機趕來的,他們有的經濟很困難,住不起旅館,吃著方便麵。師父聽後馬上讓他們進來,席地坐在講台前面,他們深深的向師父合十,全場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師父講課的前三、四天,會場上經常出現怪聲,我身後有個人經常發出一種怪怪的咳嗽聲,好像要把整個肺都咳出來一樣的難受。我們抬頭看到屋頂上一片渾濁之氣,就像被灰塵和濃煙籠罩著一樣,我注意到師父講法時經常從身上往下撣東西。後來我才明白原來就是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他弄來不好的東西我就清理,清理完了,我就傳我的法。」第四天,師父告訴大家給學員清理身體,讓大家站起來隨著師父的口令,想想自己或親人的病,在師父的指揮下跺腳,跺右腳。當時隨著師父抬起的手往下壓,我清楚的感到一股陰森森、涼嗖嗖的東西從上往下,隨著腳的用力一跺被清出了體外,從此我徹底告別了體弱多病的歷史,走上了一條健康的修煉之路。師父為我們消除完之後,身後再也聽不到那怪怪的咳嗽聲,我們再抬頭看屋頂,真是天清體透,就像剛剛被清洗過一樣,清新,透徹,舒暢。當時我們坐在體育場師父背面位置上,師父經常回過頭來看我們,並告訴我們「我身後的學員也是一樣,我經常回過頭來看你們,一個也落不下。」當師父告訴要給大家清理身體開始有反應時,回到住處每個人程度不同的出現了發冷、發燒、出疙瘩、拉肚子等各種症狀,有的渾身疼,頭疼的都起不來床,吃不了飯,可是第二天照樣起來去聽課。也就是二、三天,大家都感覺到無病一身輕,走路像有人推你一樣。

    不記得是第幾天的晚上,整個樓裏一片歡呼。廣州的天空特別是學員住的地方,天上出現了許多大大小小旋轉的法輪,非常壯觀,很多學員和住宿的旅客都看到了,並且都是用肉眼看到的,很多帶相機的學員都拍下了這一珍貴的場面,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我們住的是一個鐵路招待所,離體育館不是很近。剛下火車接站的售票員就給我們介紹了廣州有三多,車多,人多,紅燈多,讓我們做好等紅燈和塞車的思想準備,然而在我們從住處去體育館聽法的八天裏,所要經過的燈口總是一路綠燈,暢通無阻,我們知道是師父的慈悲呵護。在我們聽法的幾天裏,廣州新聞報導說最近幾天廣州天氣晴朗,社會治安明顯好轉,我們知道這是師父的佛光普照,給廣州人民帶來的安寧祥和。為了給大家節省開支,本來十天的課八天師父就提前講完了。

    每當回憶起這段和師父在一起的幸福時光,我就想起師父在《轉法輪》裏講的,「我覺得能夠直接聽到我傳功講法的人,我說真是……將來你會知道,你會覺得這段時間是非常可喜的。」師父的講法讓我懂得了生命的真正意義──返本歸真,找到了生生世世期盼和等待的高德大法──真善忍,從此我跟隨師父走上了返本歸真的修煉之路。


    我親眼見到的李洪志師父

    文/武漢大法弟子

    (明慧網2004年8月31日)1993年春天,師父來武漢傳法,當時是在中央部級的科研單位的禮堂舉辦的學習班。因為是第一次到武漢傳法,為了讓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功,師父帶著從北京來的弟子用三天時間為人看病。三天來,看病的人一天比一天多,特別是第三天,來看病的人絡繹不絕,到夜晚還有很多人不願離去。各種各樣病症的人都有,特別是疑難雜症,經過各種途徑都久治無效的病人都來了,經過師父的調治,當場都奇蹟般的好了,使很多人都領略了大法的神奇和師父的洪大慈悲。

    給我印象很深的有這樣一個真實故事:

    有一個老太婆,因病癱瘓在床五六年,生活不能自理。這次聽說有氣功治病,由她老伴和兒媳兩人將她架來,將她扶到師父面前的靠椅前扶著,站也站不穩。師父只是看著她,並沒動手。過了一會兒,師父要她站直,她開始不敢,師父鼓勵她不要怕,她很快站直了身子。師父又說你往前走,她猶豫了一下,在大家的鼓勵下,她終於向前邁了一步,接著很自信的向前走去。後來又叫她上台階,她不敢邁步,師父說「你上去,沒有關係」,在大家的鼓勵下,她真的上去了。後來她是自己走回家的。過了一會,我到禮堂外面,看到她一個人在場地上走。我問她怎麼不在家休息,她說:「不知怎的,老是想走路,回家後老想走走試試,在家裏走來走去的,又走到這裏來了。幾年沒有這樣走路了,太痛快了!」

    還有一件事我也是終身難忘:

    當時辦班一期是十天,師父每天要用一個半小時以上為大家講法,然後再教煉功動作。

    在學習班開始後的一天,有一個年約40多歲、瘦高個的男子,由於沒有學習班的聽課證非要進去,被工作人員攔下,並向他說明要憑聽課證才能進去。他不但不聽勸阻,反而大吵大鬧:我來就是和他(指師父)鬥法的,我的師父100多歲了,他這麼年輕?還說了很多不好聽的話。後來這事情被師父知道了,叫工作人員放他進來。等師父的講課授完,他很安靜的走了,並特意找到工作人員說「我再也不鬧了。這才是真正的師父。」

    每當我回憶起有幸聆聽師父講法的那段可喜的日子,心中總會由衷對師父深深的崇敬和感激。從自己親身經歷的一樁樁一件件實實在在的奇蹟般的事實中使我深深感受到師父的偉大和慈悲救度,更加堅定對師父與大法的信念。


    親身經歷李洪志師父在武漢傳法的神奇故事

    文/武漢大法弟子

    (明慧網2004年9月1日)一直以來,我身體都不好,多種疾病的折磨,曾動過幾次手術,苦不堪言。在醫院治不好的情況下,我練過很多氣功,花了不少錢,但仍不見好轉。

    1993年3月,法輪功傳到武漢,我有緣從市氣功協會購得法輪功學習班的門票。當時購買的是十天的票,新學員50元,老學員25元,而我原來購買的任何氣功師的報告會,半天就要100多元。在市政府禮堂聽完一節課,我就被李洪志師父的高深大法深深吸引,完全忘了我的「病」,好像我千萬年尋找等待的就是這高深大法。神奇的是:沒見師父為我治病,折磨我無法生存的各種疾病全沒有了,就像緊緊束縛我的鐵鏈子一下全鬆開了。當天聽完課騎自行車回家,好像有人推一樣,回頭一看並沒有人。我想起師父說有法身保護我們,原來是真的。

    無病一身輕的愉悅,讓我主動把大法的美好,傳給更多有緣人。

    期間發生了一件神奇的事情。我們覺得大法太好了,聞所未聞,我便約了和我一起聽法的同修買了一台新的收錄機和錄十天講課的磁帶,想把師父講的法錄下來。第二天上課,我們按下錄音的鍵。這時,聽師父說:「我不叫你們錄,你們是錄不到的。」師父沒做任何阻止我們不錄的手勢,繼續講法。我們當時悟性真差,還在忙著錄音。等回家把錄的磁帶拿出來一看,發現全部斷成一節節的,我們在場的學員全驚呆了。

    後來,師父在長江經濟廣播電台向廣大群眾做諮詢報告時,我們向師父請示可不可以錄音,師父笑了,說「可以錄」,我們便錄下來了。

    有一個熟人,得了很重的病,臥床不起,家人都去上班了,就打開收音機讓她聽。正巧聽到師父正接聽一個患者的諮詢,要這患者扶著桌子,全身放鬆。這個熟人就手扶床頭櫃,也全身放鬆,結果當時就能下地自理了。她家人回來後,都非常高興。她們家後來很多人都走入大法修煉。


    武漢大法弟子回憶李洪志師父的傳法事蹟

    (明慧網2004年9月2日)

    1、93年3月,師父在武漢舉辦第二期講法學習班。我覺得大法太美好了,又叫了很多一起的朋友來聽法。他們晚聽四天,師父告訴弟子們,一樣都落不下。有一位叫秀蓮(化名)的退役軍人,在部隊染上血吸蟲,治療又把肝臟損壞了,得了肝硬化、肝腹水晚期。聽了幾天課,腫得很粗的腿過幾天就好了。一直到現在,甚麼病都沒有。

    2、93年9月,師父在武漢連續舉辦了三期講法學習班。一天一個自稱有很高功夫的人跟我說:甚麼氣功師到武漢辦班,所掛的橫幅(寫的某某氣功報告會)的字,我都用功能把字搞掉了;唯有你們師父的每期十天班,橫幅上的字紋絲不動。他又說:這位師父絕頂的高。

    3、94年,師父在濟南辦班。由於天氣很熱,一起去的功友遞了一把扇子給我,剛拿起扇子煽風,就聽師父說「大家不妨把扇子都放下」。我連忙放下扇子,只感到徐徐的涼風吹拂著我們。

    4、94年12月,師父在廣州舉辦大陸最後一期講法班,各地去了很多人,有很多人沒有票在門外等著。師父慈悲,不想讓學員千里迢迢趕來而不能進場聽法。每節課前,總要說一句「外面沒進來的弟子一樣,甚麼都落不下」。後來,在師父的努力下,跟主辦單位交涉,又增加了一個會場,用電視錄像和主課堂同步聽到師父的講法。

    5、容蓮(化名)的丈夫患有嚴重的心臟病,晚上不能躺下休息。聽說大法的神奇後,她想盡辦法,得到了珍貴的兩張票,參加了廣州的最後一次講法班。本來她是陪她丈夫去的,結果她想:師父能把我掉光的頭髮重新長出來就好了。回來後,她丈夫的心臟病好了,她也長出了一頭頭髮。

    6、師父在濟南、廣州傳法時,我們一些學員都沒帶傘。可是只要我們要去聽法時,雨就停了;進去聽課後,雨又開始下;聽完課,回去不論多遠,都不會打濕,到住的地方再下。只有一次,聽完課後,我們去逛商店,就下起雨了。


    李洪志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文/廣州大法弟子

    (明慧網2004年9月2日)1994年7月19日至25日,師父再次南下到廣州舉辦第四期法輪功學習班。

    我有幸直接聽到師父傳功講法。師父看上去很年輕,高大英俊。聽開了天目的學員講,師父頭頂一個個光環,閃閃發光。師父一邊講法,一邊做示範,有時會給學員治病,每當想起師父給學員治病的情形,我就不由得熱淚盈眶,感激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自小多病,尤其以肝病和心臟病為甚,直到得法的前夕,已經嚴重到肝痛發脹,心絞痛頻繁發生。

    記得是1994年7月21日,當天的講課快要結束時,師父在講台上說:學員們注意了,今天給大家治心臟病,坐在座位上不要動,甚麼也不要想。頓時,廣州軍區後勤禮堂的幾千學員鴉雀無聲,樓上樓下連掉一根銀針都聽得見,只一瞬間,師父說好了。就在那一刻,我的心臟部位、前胸和後背真的一點都不痛了,心也不慌了,我高興的無法言表,醫生說我的病最多活八年,終身吃藥,可就在那一瞬間,這個病就化為烏有。

    過了數日,師父在講課過程中又說,有肝病的注意了,今天我給大家治肝病,當大家靜下來的一剎那,師父說「好了」,糾纏我十多年的肝病就一下子不翼而飛了, 當場肝部不痛,也不發脹,舒服極了。那天聽完課,一路上騎自行車就像飄起來似的,只有此時才能體會到一個人無病一身輕的確切感受。從那天開始到現在,整整過去八年了,我非但不用靠藥物來維持生命,而且還健康快樂,這怎麼能不說是奇蹟呢?

    古人云:「一日為師,終身為父」,這一念從我走入學習班的那天起就深深的紮根在我心中,並伴隨我度過個人修煉的美好時光,也伴隨著我走過正法修煉蒙難痛苦的日子,在洗腦班的時候,那些妄圖轉化我的人問我為甚麼要堅持煉法輪功,我就把上面寫的一切告訴他們,並加上一句,這是我的切身感受,他們就再也無話可說。事實勝於雄辯,無論江氏集團怎麼造謠抹黑都不能改變我對大法的信念,因為我的生命都是師父給的,是大法給的,在此我只想告訴所有有緣了解真象的人們,法輪功是救人的,是天理,誰都會來學的,這是我的真心話。


    見證李洪志師父為真心想修者淨化身體

    文/大連大法弟子

    (明慧網2004年9月3日)1994年3月27日,李洪志師父到大連首次傳功講法。當日在講法班的禮堂門前,駛來一輛轎車。一位50多歲的女士下車後,因行走困難,由她的先生背入會場,坐在第一排前自帶的躺椅上,引起了大家的關注。

    經了解,這是一名科技人員,1991年因頸椎病做了大手術,術後兩年多才能上班。但不久一次外出辦公受了風寒,再次病倒,採用了多種方法醫治均無好轉。這時,一位參加過師尊傳功講法班的學員向她介紹了法輪功,並推薦她看《法輪功》一書,還說師尊應大連氣功協會的邀請,不久要來大連傳功講法。她看書後覺得很好,也明白了一些法理,於是提前買好了票,準備參加師尊的講法班。

    開課前,師尊看到了躺椅上的學員,就先後叫工作人員和大連氣功協會的有關負責人勸她退場、退票。他們急了,她的先生到台上找到師尊說明情況。師尊表示不治病。她先生說:「我們不是來治病的。在半個月前就開始看您的書、聽您的錄音了。我們是來學功的。」師尊聽後表示,這個學員還有悟性,就去看看。

    當師尊走到她跟前時,她站了起來,師尊叫她坐下,然後在她脖子上拍了兩掌,在頭頂上拍了兩下,再清理雙肩,叫她起來走,當她走到台前中間時,叫她停下來,為她淨化雙腿,隨後師尊說:「好了你走走看。」

    她在台前走了兩圈,在場的很多學員都站起來鼓掌。

    當天講法結束時,她感覺兩腿輕快,就自己走出禮堂乘車回家。此後,她不僅可以進出禮堂,還能自己上下樓梯,再也不用別人背了。這就是師尊為真修者淨化身體展現的奇蹟。

    聽了師尊的傳功講法和通過自己的親身經歷,她從內心感到師尊和大法的神奇與超常,決心堅修大法。為了感謝師尊的救度之恩,他們專門訂製了一面錦旗,寫著:「法輪功法科學瑰寶」,在講法班結束時,敬獻給了師尊。


    回憶李洪志師父傳法時的神奇事

    文/武漢大法弟子

    (明慧網2004年9月7日)1993年3月25日,去聽李洪志師父講法報告,在公共汽車上,我從來沒有被小偷扒手偷過,但這次錢包被扒走了,錢不見了,聽課的票也被偷走了。到了現場憑票進場,我沒有錢,也沒有票,連票的排號都沒有注意,怎麼辦?急得在進門口轉,等到快要進場完了,主持人宣布開始了,我突然腦子中顯出十排九號。我就同收票、驗票的服務員一看,十排九號剛好沒有人,就讓我進去了。這就是師父說的是緣份化來的。該我聽的,還是給了我。

    1994年上半年的一天,我身體感到很不舒服,連續二天沒有吃東西,而肚子越來越痛,痛得在床上爬,被老伴看到,問我哪裏痛?我一指痛的地方,他很緊張的說:「這是闌尾發炎了,我那年就是這地方痛,也是痛得在床上爬,到醫院一檢查,闌尾快穿孔,馬上就開了刀。」我把他一推說:「我都修煉了一年多了,哪來的闌尾炎。」師父說:「我們做為一個真正的煉功人,應該在很高層次上看問題……。你認為是有病的時候,那可能說不定就導致有病了。」(《轉法輪》第186頁)。師父還說:「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轉法輪》第143頁)由於我一念正,所以瞬間就不痛了,也就想吃東西了。

    也是在1994年的一天晚上,由於白天沒有打坐,想在晚上12點鐘起來打坐。那時我對煉功很積極,而對學法就沒有那麼積極。就這麼一想,就迷迷糊糊的睡著了,睡得正深,突然間有一個洪亮的聲音告訴我:12點差5分,我似信非信的起來一看,正好是12點差5分。我就開始打坐,煉第五套功。當時還不知道師父的法身在叫我,後來才明白是慈悲的師父時刻的看護著我們,保護著我們。

    1994年底去廣州市親聆師父講法,當時師父還為聽課的學員清理身體,當師父告訴我們想那不舒服的地方時,就感覺師父用手把我的心臟一抓,過後也就感覺舒服多了。另外我在前幾次聽師父講法時都沒有出現過睡覺的事,但在廣州聽課,就睡得很深,但像師父說的一個字都沒落下,都聽進去了。

    在93年3月25日去師父的講法報告之前,中午吃了中藥去的,聆聽恩師的報告以後,就把藥扔了,至今沒去過一次醫院,連藥的邊都沒有沾過。一個20多年的老病號又身患多種疾病,頸椎、腰椎突出、增生、慢性結腸炎、心臟病、眼睛飛蚊症、三少(白血球、紅血球、血小板減少)、子宮肌瘤、便秘等等,每個月都要報銷好幾百元的藥費,離不開藥的人一下把藥全扔了,不是自己親身經歷,有誰會相信。法輪大法就是好,就是神奇。

    1994年4月份,當我聽到一位同事得了一種嚴重的血液病,在醫院內出不了院時,我就去看她。她說:她的臉上、身上皮膚上到處都出現了褐黃斑點,到醫院檢查,抽出的血都像泥巴水一樣褐黃色的,醫院內要把她的血抽出來,經過化療以後,使其清亮起來,然後再輸進去,做一回需一萬多元,已連續做三次,出院就發,幾乎不能出院。因為我們是同一辦公室,對我很了解,看到我的氣色、精神那麼好,就問我:「你現在身體那麼好,是麼搞的。」我說:「我煉法輪功,煉的,煉功一年多了,一年多沒去過醫院,沒吃過藥,煉功第一天藥就摔了。」她說:那麼好的功法,教我煉吧!我說:「你出院,我教你煉。」

    過了幾天她真的出院,到我家來,要我教她煉功了。我教她煉功動作,還給她看《中國法輪功》的書。由於她的悟性好,一下子全信了,從1994年4月至今也沒有再犯,全好了,皮膚也正常了。

    1994年底我約她到廣州市聽師父講法,在火車上還看到師父的法身,還有天兵天將保護著我們,我們來去廣州都很順利。她還看到師父在廣州講法時,廣州的上空都被大法輪罩著,罩內安安靜靜的,秩序很好。而外面就很亂,擠滿了各朝代的人。說也奇怪,在廣州聽的八天,天天下雨,但就是聽課的往返途中雨就停,到會場及到家又下開了,所以我們沒有淋過一次雨。

    我約她去廣州聽師父講法,她的丈夫曉得了,他也要請假去廣州聽老師講法。他說這麼嚴重的病醫院治不好,煉功煉好,這麼偉大的老師在廣州講法教功我怎麼不去呢?因為我只給同事搞了一張票,他沒有票。他說,我進不去聽課,能見到老師的面也是我的福份,他非要去。當時票相當緊張,到廣州後,他與其他沒有票的約有500多人,就坐在體育場的外面聽老師講法(外面也安著擴音器喇叭)聽課的第二天,有一位學員有急事退票,結果被他要了。

    在辦班中,師父說:你們哪裏不舒服或者感到哪裏有病,你們自己想哪裏。自己沒有不舒服的,就想一想親人哪個地方不舒服的,結果他想到他教書的女兒,前兩年生小孩時聲帶壞了,發不出聲來,而醫治也醫治不好,學校看她發音不好,讓她搞後勤,所以他想了一下女兒的聲帶。

    當他聽完師父在廣州的講法回到家,他女兒就告訴他說:「爸爸你們走後第三天(即師父給學員清理身體的一天),我聲音就好了,講話恢復了。」

    他就把師父怎麼清理的情況說了。路隔千里,就這麼一想跟著做了一下就好,真是奇事神事。

    在廣州,同我們一起聽師父講課的有一位年輕大學生,同我們住一個旅社,戴一副度數很深的眼鏡。當他聽到師父說:「你看哪個佛、道坐那兒叼個煙捲?哪有那樣的?」(《轉法輪》)這位年輕學員就聯想到哪有那個佛、道戴副眼鏡的?而在他回旅社路上就聽到他所戴的眼鏡片「喀喀」的響聲,當時沒在意,回旅社取下眼鏡時一看,眼鏡片全碎了。他就悟到不應該戴眼鏡了,把眼鏡擱下,慢慢眼睛也就越看越亮了。


    貴陽部份大法弟子回憶李洪志師父傳法的美好時光

    (明慧網2004年9月11日)李洪志師父四次親臨築城傳功講法,留下許多感人故事與神跡。貴陽許多大法弟子有幸親聆師尊的教誨。五年來,無論邪惡怎樣猖狂、環境怎樣惡劣、情況怎樣複雜,都動搖不了大法弟子對師對法堅如磐石之心。為證實大法、感恩師尊、與同修共勉,特寫下部份學員的親身經歷。

    1、小王參加了師父在貴陽辦的第一期班。進班的第二、三天,他在家抱輪時,其妻(同修)就看到或感覺到大光圈在其前額、頭頂等處旋轉,她感到頭脹、痛、難受。小王問師父是怎麼回事?師父說是好事,別管它。過後他們夫妻二人悟到:是師父在給她調理身體,而且她當時並未進班,但師父已把她當作弟子在管了。

    2、師父糾正小王的煉功動作時,他立刻感覺全身像觸電一樣,非常強的能量。兩側抱輪時,他強烈感覺到法輪在手心旋轉,力度很大,打出一股強大的柱狀能量穿過兩耳,到達另一隻手心。然後再穿過兩耳回旋到原來的手心。如此持續四、五分鐘。聽法時,感覺頭頂像魚嘴一樣有規律的一張一合,出現多次。

    3、何伯現年已逾七旬,在進師父的班之前,早已病休在家。他是有名的病號,每年至少住醫院兩三次,除此外,每週還得在家打點滴,每天藥不斷。多種頑疾纏身:坐骨神經痛、冠心病、工傷腦震盪後遺症,等等。後遺症一復發,人就昏死過去,貴陽不少名醫都會診過,但仍治不好。何伯進師父的第一期班前,在春蕾廣場的電影院聽師父講法,當天他的坐骨神經痛立即消失。何伯後來又參加了師父的第一期班。十一年來,何伯從未吃過一粒藥,再未花過單位的分文醫療費。

    4、何伯的愛人周阿姨以前也是飽受病魔困擾,嚴重貧血,血小板減少、胃出血、支氣管擴張、嚴重神經衰弱、下肢冰冷、麻木、終年靠熱水袋保暖。為治病她參加過很多氣功班,還曾特意跑到北京去學某種氣功;每月大部份工資全部都用於治病與學氣功上,但均未見效。周阿姨在聽師父講法的當天,就感覺一身輕,蒼白無血色的手掌居然一下子變的紅潤了。她當即認定法輪功非同一般氣功,而且深深感受到師父的慈悲與祥和,因為沒有哪個氣功師會像師父那樣親自給學員糾正煉功動作。周阿姨從此開始真心修煉法輪功,所有的病都不治而癒。

    5、 黃阿姨也是六七十歲的老人,從小患有頭痛病,折磨她幾十年。黃阿姨在參加師父的第三期班的後三天,師父講到治病時,剛一講完,她就進入迷糊狀態,但心裏明白;她的頭左右各擺動三下,從此以後頭痛症再也沒有了。進學習班不久,黃阿姨遭遇兩次燙傷。一次是一鍋燒滾的菜油潑在右手及手臂上,另一次是一壺燒開的水潑在右腳上,兩次均無痛、無紅腫、無泡、未留下任何疤痕,像沒發生過甚麼一樣。黃阿姨知道是師父在保護她。

    6、在貴陽的第三期班上,貴陽藝校的一位癱瘓學員由人背著進班,身體經師父調理後,他當天便能走路,自己走出會場回家了。

    7、貴陽小河的一位女學員在第一期班的學員心得體會上發言,邊說邊泣不成聲,感激師父挽救了她的家庭。之前一年多時間,她與愛人關係僵化,互不相讓、矛盾不斷激化,家庭瀕臨解體。聽了師父的三天講法後,她回去與愛人和解,關係又和好如初,夫妻間一年多的冰山就這樣消融了。

    8、貴陽還流傳著師父的另一感人故事。師父在貴陽傳法時,北京路有位學員有幸與師父一起進餐。當他看見師父撿起掉在地上、桌上的飯粒吃時,心想:這位氣功大師怎麼這樣小氣,慘兮兮的?之後隨著不斷的學法,他才認識到:師父這樣做是愛惜一切生命的無量慈悲的表現。因為師父在講法中告訴了學員:任何物質在另外空間都是有生命的。好幾次這位學員都為自己當時的愚昧無知、誤解了師父而懊悔不已。


    見證李洪志師父應天津電台邀請熱線直播時給聽眾調整身體

    文/新西蘭惠靈頓 劉毅

    (明慧網2004年9月14日)1994年3月,師父來天津舉辦第二次學習班。師父在這期間,應天津電台早晨一個欄目的邀請做了一次熱線直播。其中有一個情節令我至今難以忘懷。

    當時師父接了一個熱線,是一個男子打來的,聽聲音年紀應該在40歲左右,他開始說自己身體有病,跑了很多地方的醫院,也沒治好,非常疼痛,非常痛苦,他問師父法輪功可不可以治他這種病。師父講了法輪功對病的認識,告訴他要想煉功必須放下自己的病。

    師父講完以後,那個人說:李老師,您看能不能給我調理一下。師父講:你現在正疼哪,是不是。那人說:疼得很厲害。

    師父說:那好吧,我們所有的聽眾,凡是這個部位有毛病的,都可以照著我說的做,大家站好,放鬆,想一下你有病的地方,站好,放鬆,放鬆。

    然後時間過了大概5、6秒鐘,師父說:好了,大家趕快活動活動。然後師父問:好了沒有?

    那個人說:好了。師父又問:真的好了,還疼不疼。那人說:不疼了,太謝謝您了,我對著電台的方向給您磕頭了。

    師父笑著說;不用。這時收音機裏傳來了那個男人的哭聲,他邊哭邊說:我太謝謝您了,您不知道這麼多年,這病給我造成的痛苦啊,真的太謝謝您了。師父說:不用。

    女主持人也說:這位聽眾朋友不要太激動。

    師父接著說:聽我講啊,氣功師治病是採用超常的手法,有的人悟性好,氣功師問他好沒好,他說好了,就真的好了。有的人悟性差一些,氣功師問好沒好,他說好了,但好像還有點難受,這樣一來就真的給自己留了一點。

    每每想起這個情節,我就在想這是多大的緣份啊,能得到師父的親自調理。有緣人啊,你現在何方,憑著你的這段經歷,對法輪功再大的謊言,在你面前都是不攻自破的。


    得法一線牽 十年轉瞬間──記參加李洪志師父兩次傳法班的點點滴滴

    文/加拿大 許冬

    (明慧網2004年5月12日)從1993年第一次在雜誌上看到「法輪功」這三個字到現在,十一年已經過去了。回想在得法之初的日子裏所經歷的點點滴滴,卻一直留在腦海中,愈久彌深。

    1993年,我在湖北武漢的大學求學之時,看到了雜誌上關於法輪功的介紹文章,那時的我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不知為甚麼,內心有說不出的欣喜和興奮,但興奮之餘也很著急,我在武漢該找誰聯繫呢?好在文章的結尾留下了當時北京法輪功研究會聯繫人王治文的通信地址,通過他的回信和介紹又聯繫到武漢當地的輔導站,個中幾經周折。8月份,我終於找到了位於漢口的武漢輔導站。回想起來,當從武漢輔導站站長手中接過第一本《法輪功》時,那時的我還的確不能真正的知道我所得到的到底是甚麼。

    第一次參加師父傳法班

    大約一個月後,也就是1993年的9月,接到武漢輔導站徐站長的電話,說師父將要來武漢辦法輪功培訓班,這是第二期武漢傳法班,9月25日正式開始,地址是在中南財經大學的一個禮堂。

    這是一個為期8天的學習班,也是我第一次見到師父。記憶中師父很和藹,穿的很樸素,短袖白襯衣和長褲。師父一直在講台上講法,還記得自己當時聽法的感覺,聽到師父講了好多好多從來沒有聽過的,有的明白,有的不太明白,有的相信,有的還不太相信。但當時思想中就一個認識:法輪功好,我要好好修。師父每天課上講完法後就開始教授或複習五套功法,並下台來親自糾正學員的動作。

    記得師父有一次在課上說讓大家體會一下法輪的旋轉,讓大家把手掌心向上放在胸前,只見師父在講台上把手向大家一揮,真的在手掌心上有旋轉的感覺,當時覺得奇妙極了。

    清理身體的過程我的感受很小,也許是身體上沒有甚麼太大的問題,但是在整個8天學習班的中後期,思想業的干擾卻非常大(當然,是後來才知道那是思想業),腦海中不斷湧現懷疑大法和師父的念頭,好像怎麼壓也壓不住,但是一進學習班就沒有了。

    學習班最後一天(10月2日)的講課後看到師父打大手印,心中感覺到一種無法描述的美妙,而且,我們所有學員都寫了一下自己在這幾天參加學習班的心得交給了師父。

    10月3日下午,師父要來和所有參加學習班的學員合影。就在學習班的禮堂外,我們分煉功點和師父合影留念,這張珍貴的照片一直被我收藏在身邊。

    參加師父濟南傳法班

    有幸再一次參加師父的傳法班,是在1994年6月的濟南。當時,我和煉功點上的兩個學員從武漢坐火車前往濟南,起身比較晚,但是在火車上不期而遇了很多武漢學員。修煉人在一起,真是很親切,很輕鬆,大家一直在交流心得。沒有座位,大家就站著談;有了座位,大家就讓給年紀大的和孩子坐。終於在學習班開始的當天到達了濟南,一統計,我們這一火車來了100多個學員,可是還有沒有參加學習班的門票呢?在我們著急之際,負責賣票的學員告訴我們,已經給我們預留了100多張票,至於是誰,怎麼知道我們會有100多個學員要從武漢趕來,現在我也不太清楚。

    我參加的這次是濟南第二期法輪功學習班,是在一個能容納幾千人的體育館內舉辦的。當時的情景在現在出版的濟南講法錄像中都可以看到。

    能夠再一次參加學習班聆聽到師父的講法,使我倍感親切和珍惜。在學習班上,又經歷了一次清理身體,這次可是有感覺了,發燒感冒的症狀,到學習班結束就好了。而且當時學習班上的兩個小插曲,現在我仍然記憶猶新。

    一個是師父在講課過程中叫扇扇子的學員不要扇了。當時濟南的天氣已經是有些熱了,而且幾千名學員坐在一起,體育館裏的空氣挺悶,溫度也的確不低,所以扇扇子的人真的不少。可是當師父說完不要再扇扇子的話後,真的一陣涼風吹過來,很舒服。當時我還奇怪,這體育館裏人這麼多,門窗也基本都關著,這是哪裏吹來的風呀,而且還是涼風?

    再一個小插曲,就是由於我們這一批學員來的晚,預留的100多張票都是最後幾排的。我心裏總覺得聽師父講法聽不清,也看不清,而且還想把師父這次講法錄音下來,好帶回給煉功點上的其他學員聽。所以學習班的後幾天,儘管當時會場裏的工作人員一再要求大家要按號入座,不要走動,我還是跑到前排坐在台階上,可這時錄音機就再也不轉了,怎麼擺弄也無法錄音,只好放棄了。可回到武漢後再用,沒有任何問題。這對於我當時的修煉,真是一次深刻的教訓。

    遺憾的是,由於其他的事情,學習班最後一天的答疑無法參加,現在想來真是……

    到現在我已經走過了十一年的修煉之路,這其中也走了很多的彎路,但總能感覺到師父不離不棄的一直在引導著我、看護著我。在正法修煉的路上,我雖然也走的磕磕絆絆,但是請師父放心,我會走好這最後的每一步,不辜負師父的厚望。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