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法光──記李洪志師父武漢傳法


【明慧網二零零三年五月四日】原來我和老伴都愛好氣功,特別是老伴,光太極拳就打了30多年。1993年3月,李洪志師父到武漢來傳功講法,老伴的同事好不容易幫我搞到一張入場票。25日,我興沖沖乘車去市政府禮堂聽報告,誰知一到禮堂門口,發現背包內外兩層拉鏈都拉開了,錢包和報告票被扒走了。票沒了怎麼進去呢?我又沒有看票的排號,我焦急地在門口徘徊,眼巴巴地看著別人陸陸續續地走進禮堂。報告會就要開始了,怎麼辦呢?突然,我的腦海裏顯出「十排九號」幾個字來,真神了!我馬上向收門票的工作人員說明了我的情況和票的排號,工作人員很熱情,進去一看,十排九號果然沒人,就放我進去了。這時,整個禮堂都坐滿了,連走道上也是水泄不通。

市氣功協會的負責人簡單地介紹了一下師父的情況及有關事宜,接著就上來一位老太太,先在台上跑了三圈,然後就自我介紹,原來這位老人是居委會幹部,癱瘓在床已有三年,生活不能自理,昨天聽李洪志師父在長江經濟廣播電台直播熱線諮詢,她按師父的口令要求做,立竿見影顯神效。看她剛才在台上輕鬆跑步的樣子,誰會相信她是個癱瘓三年的老病號呢?

當主持人宣布氣功報告會開始時,李洪志師父走上講台,頓時全場掌聲雷動,經久不息,示意好幾次掌聲才停了下來。

師父開門見山地指出氣功就是修煉,氣功是史前文化等等。用最淺白的現代漢語為我們講述高深法理。我這才明白,我曾經聽過那麼多氣功報告,可是正如師父《轉法輪》中所說,真正高層次上的東西,在我這個氣功愛好者的頭腦裏是一片空白,根本就不知道。尋尋覓覓,我終於找到了夢寐以求的高德大法。回到家裏,就同老伴商量,一定要參加這次氣功學習班,以後就煉這個功,不再煉其他功了。

第四天正式開課。開課的頭兩天,有的學員想作現場錄音錄像,師父說,我讓你們錄你們就能錄,不讓你們錄你們就錄不下來,還是別錄了,大家注意聽就行了。有些人不相信,結果不是磁頭卡住了,就是出現空白帶、斷帶等現象。

在聽課過程中的一天晚上,我夢見了師父,在師父的身旁有一條又寬又長的銀白色樓梯,一直鋪到天上,後來,我才悟到:師父傳功講法就是為我們鋪好上天的天梯啊!

有一天中午休息,師父從講台上下來走到學員中間,就在我的坐位旁邊坐下來,給大家簽名留念。我目不轉睛地看著師父不停地給學員簽名,我卻沒有帶筆記本,沒簽成,好遺憾啊。

在辦班結束的那天晚上,很多學員都站在禮堂外面等候師父。都想再見師父一面,我忍不住喊出聲來:李老師!再見!師父猛然抬頭,朝我看了一眼,說:「你好好煉功。」頓時,一股熱流通透全身。我激動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我目送著師父,直到師父離開了,我仍然站在那裏,聽憑淚水一個勁地流。最後我是怎麼回家的也不知道了。我同時也悟到:丟票是在考驗我對法輪功是否堅定,還沒見面師父就已經管著我呢!丟的錢包裏有200元錢,我悟到那也不是無緣無故丟的啊!我平時利用工作之便,為我讀大學的兒子辦了內部職工工作證,可免費乘公共汽車,丟的錢差不多正好付清學生月票錢。不失不得啊。

得法後一個月,我就開始消業。針對著十幾年都沒有治好的結腸炎,開始大量便血,每次都有幾百毫升,一連拉了半個多月。那時,雖然沒有大法書,但我牢記著師父的教導:「你越難受的時候說明物極必反,你整個身體要淨化了,必須全部淨化了。病根已經摘掉了,就剩這點黑氣讓它自己往出冒,讓你承受那麼一點難,遭一點罪,你一點不承受這是不行的。」(《轉法輪》)不久就好了。還有一次,肚子痛得不得了,痛得在床上打滾。我記著師父的話:「就這樣的身體,一下子給你淨化出來,一點反應沒有也不行,所以你會有反應。」(《轉法輪》)我悟到了這層理,也就好了。

同年9月25日,師父又來武漢講法,一下飛機,就在一所大學裏辦班講課,也是幾千人。我旁邊坐著一位老人。中間休息時,他告訴我,他已經參加五次學習班了,這次是隨師父從貴陽來的。邊說邊指著旁邊的十幾位老人,原來他們是他大學時期的同學,都是收到老人的電話之後,從南京趕來的。他說,他還要繼續跟班。他從年輕時就愛好氣功,參加過許多氣功學習班,可是從來沒有聽過這麼高深的大法。他還說,他老伴聽師父講課後,天目開了,法身法輪都能看到。

在這次班上,我還遇見一位專業攝像師,他也參加了3月那次市府禮堂的班,當時他要現場錄像,師父不讓他錄,他心裏還不服氣,結果拿回家一看,全是空白。他感慨地說:我搞了二十幾年錄像,還從來沒有碰到過這樣的奇事。師父絕不是一般的氣功師。

1994年底,師父在廣州開辦國內最後一次面授班,至那次以後,我再沒見到師父了。機緣難得,我時常為自己能親耳恭聽師父講法而感到榮幸。

那次講法的場面若在常人這個理上很難見到,也難以形容。其實,那次辦班沒有公開,各地只有少數人知道,就是這樣,參加的學員仍有七千多。體育館容納不了,廣州老學員心性高,主動讓出一千多張票給外地學員。正式講課時,還有四、五百人坐在體育館外面聽,師父親自到外面來看望學員,同時告訴大家,在外面聽效果一樣。廣州生活費用高,大多數學員都是自帶方便麵,有的學員一天只吃兩個饃。新疆學員提前一週到達廣州,錢用完了,最後連饃也買不起,北京學員知道以後,就成百的錢支援他們,讓新疆學員安心聽法。每天師父來體育館,老遠就響起了掌聲,進館後,掌聲雷動,經久不息。每次開講之前,師父都告訴學員認領失物,有錢、有貴重首飾,還有返回外地的火車票等等。大慈大悲的師父為了節約學員的開支,十天課安排在八天內講完,每天都要講三個多小時。

最後一天,各地輔導站和學員都向師父贈送錦旗、鮮花,贈送儀式進行了一個多小時。鮮花與錦旗把整個台上都擺滿了。儀式完畢之後,大家都不願離開師父,仍是掌聲一陣高過一陣。最後,好多學員都是含淚離開體育館。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