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參加李洪志師父傳法班的日子裏(續)


【明慧網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四日】我的親屬裏有一個漂亮女孩,是現代派開放型的。她在聽李洪志師父第一堂課時,就明顯地感覺到法輪在手心裏轉(師父讓學員平伸一隻手感受法輪的旋轉),覺得師父很神,敬慕之心油然而生。她請師父留言,師父寫了「真修」兩個字並簽了名。聽說主辦單位要組織學員與師父合影留念,她說:照相時我得挎著老師的胳膊。可是合影之後她說:不知為甚麼,我往老師身邊一站就甚麼亂七八糟的想法都沒有了。

一個退休老幹部九三年就開始煉法輪功,心梗和心梗後遺症都不知不覺地消除了。在傳法班上能親眼見到師父,親耳聽師父講法,他非常激動,很想與師父單獨合影。師父滿足了他的要求,於是他得到了與師父並排而坐的照片。後來他才悟到師父不是一般常人,後悔當時自己怎敢與師父平起平坐。可是師父對每個學員都非常親切,平易近人。

參加師父的法輪功傳法班之後,我知道怎樣做人了。但因為沒有書,遇到具體問題還是不知道怎樣擺正與人的關係。學生放假時,校領導安排了下學期的工作,讓我和曾與我矛盾很深的人帶平行班。我是服從安排呢?還是找校領導調換工作避開他呢?我不知怎麼辦了,恰好聽說師父要在哈爾濱傳法,我就帶著老人與兒女奔赴哈爾濱,想從師父的講法中得到一個煉功人解決問題的辦法。第二次坐在師父的大課堂裏,看到師父慈祥的面容,聽到師父親切的聲音,我受傷的心靈又一次得到撫慰,我流淚了,也知道該如何做了。我服從了領導的安排。幾年的合作中,我們的矛盾不但沒有激化,反而和解了,因為他想得到的,我都不與他爭。別人有的想看熱鬧,沒有看到覺得很奇怪,有的看他總佔我的便宜、還背後給我使壞,替我抱不平。但我牢記師父的話,心態很平和。其實我雖然沒爭,可是該我得的,我甚麼都沒有失去。

師父在哈爾濱冰球場傳法,四千多人的大課堂秩序井然。冰球場太大了,許多人只能在很遠的地方看見師父,大家的共同心願是好好看看師父,因此紛紛向工作人員提出要求。於是師父繞場慢行向學員揮手,所到之處人們起立鼓掌,嚴肅而熱烈,很多人淚流滿面。

在傳法班上,挨著我坐的是一個長春學員,我因對師父的崇敬,進而對師父的家鄉也很嚮往,遇到師父家鄉的學員,心中覺得非常親切,就特意提前到課堂與她攀談。令我意外驚喜的是,她與師父住在一個區。她講:師父家境清貧,家中最值錢的擺設是一台12寸的電視機。師父在出來傳法之前,有許多人找師父治病。但師父從不收錢財,有時還留一點水果來招待看病的人。有一個胃癌晚期患者,已經半個多月沒吃東西了,瀕臨死亡,家人在求治無門的情況下把他抬到師父家。師父用功能給他治,很快這個人清醒過來,師父剝開一根香蕉遞給他,他當時吃下。家人非常驚喜,非常感謝師父。師父出來傳法以後家中只有妻子與女兒。有一次師父所住的樓房著火了,每個窗戶都冒著火苗與濃煙,唯獨師父家沒有著火,人們就從師父家的窗戶進去接上水管滅火,所以師父家僅有的損失是窗框被粗大的水管子磨損了幾處。這件事在當地流傳,人們說師父家有神仙保護。

這個學員談到她自己:93年我得了乳腺癌,托人求師父給治,師父傳過話來說讓我參加傳法班。我當時悟性太差,認為跟班與治病是兩回事,我當務之急得治病。於是我去醫院做了手術,幾次化療,忍受了巨大的痛苦,身體極度虛弱,病情還在發展,百般無奈我才決定跟班。跟班後我的身體神奇地恢復了,這次是我參加的第二個班。你看我像個癌症病人嗎?

我這才仔細打量她:臉色紅潤,皮膚細膩,不胖也不瘦,身體健壯精神充沛的樣子,只是頭髮疏疏落落,她說是化療造成的。她告訴我:我很後悔當初沒聽師父的話去參加傳法班,白白遭了罪花了許多錢。你記住,任何情況下都要相信師父,走師父給安排的路肯定沒錯。

師父在國內傳法的過程中,我聽到許多從師父身邊學員中傳出來的事蹟,比如:師父為了及時趕到傳法班上講法用神通疏通了堵車的道路;師父使下肢癱瘓的病人當時就能行走,甚至跑步;師父生活節儉,從不浪費等等,但不知詳情無法寫出,所以希望了解具體情況的同修寫出來,讓新老同修更多地了解自己的師父,同時在講真相時也可以適當地向世人講講師父的美德,用事實破除邪惡的誣陷。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