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彙編:李洪志師父傳法過程中的點滴故事(專輯2)

【明慧網二零零四年十月四日】

  • 珍貴的回憶

  • 連載:北京部份弟子回憶師父傳法時的故事(一)

  • 連載:北京部份弟子回憶師父傳法時的故事(二)

  • 連載:北京部份弟子回憶師父傳法時的故事(三)

  • 連載:北京部份弟子回憶師父傳法時的故事(四)

  • 連載:北京部份弟子回憶師父傳法時的故事(五)

  • 連載:北京部份弟子回憶師父傳法時的故事(六)

  • 連載:北京部份弟子回憶師父傳法時的故事(七)

  • 美好的回憶──沐浴法光

  • 武漢部份弟子回憶李洪志師父傳法時的故事

  • 師父慈悲 揮手間癡兒換新顏(圖)

  • 珍貴的回憶

    文/五味子

    【明慧網2003年5月26日】我和楊姐都參加過法輪功學習班,課堂上李洪志師父說過:要為真正修煉的人淨化身體。就在師父一揮手之間,許許多多真正放下心來學法輪功的學員立即感到一身輕鬆,我和楊姐都親身感受到了師父的神力。

    楊姐曾患有嚴重的內、外痔和脫肛。俗話說「十人九痔」,對於痔瘡的痛苦常常讓人說不出口。那天聽完課,只半小時的回家路程,她卻進了兩次廁所,肚痛且拉了不少的膿血樣的東西。她想師父在課堂上說了,人生生世世造了許多業,欠了債就得還,所以自己也要承受一部份的。這就是自己應該還的業債。於是她全然沒放在心上。真神!自那以後,她發現她的痔瘡不藥而癒了。以前甚麼消痔栓,甚麼枯痔療法,只管用幾天,個把月就不靈了,可是修煉法輪功後至今她再也沒有受到痔瘡的折磨了。

    我呢,修煉法輪功前,有許多的病痛,如:連續十幾年斷斷續續患肺炎、並嚴重雙側支氣管炎及支氣管擴張,咳嗽咯血,以致有中度肺氣腫,所以上稍有坡度的路就會氣喘吁吁,加上肝胃腎下垂,經常腰腿發軟、發酸,走幾步路就想休息了。那個舌苔又厚又黃,真是食不知味。還有高血壓、腎結石、腰椎肥大,頸椎增生,左肩周炎,心動過速,膽囊炎……身體非常虛弱,只好提前退休了。但是在師父輕輕揮手之下,第一堂課後就能自己步行回家了,既不氣喘也不腿軟,相反腳底就像裝了彈簧似的,十分輕鬆,真正嘗到了人沒病的滋味。再以後上下七、八層樓都很輕鬆自如了。更不可思議的事是:我那又厚又黃又膩的舌苔在學習班的三天之內,看著它一塊塊脫得乾乾淨淨,自此至後再也沒有出現過厚舌苔狀況,以前不能也不敢吃的生、冷、甜、酸食物全能吃了。胃口變得極佳。回想學功之前,曾吃了上百付中藥未消舌苔,可是藥一停,舌苔又是厚厚的了。

    這些都是千真萬確的事實,試想我們坐在禮堂裏並未挨在師父身邊,我們也未吃藥打針,可是瞬間我們的病痛都消失了,那時候我們的悟性不高,對法的理解極膚淺,但是我們都深深感受到了神奇的力量,從此以後我們這兩個高級知識分子的人生觀、世界觀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不單我倆如此,我們周圍還有許多神奇的事。譬如有一個王大伯,他患有肝吸蟲病,就在李洪志師父叫我們「蹬右腳」時,他感到有東西從右側腳底出去了,從此他的肝吸蟲沒了。還有一個吳大爺患了腎結石,修煉法輪功的那年夏天單位讓他去療養勝地,行前體檢一照B超,結石沒了,他逢人就說:你說神不神,我才參加法輪功學習班,我的結石就不翼而飛了!還有一個周阿姨,嚴重的雙膝關節炎,讓她痛苦不堪,可也是在「蹬左腳,蹬右腳」後,她說有東西從腳下出去了,從此再無關節痛,而且可以雙盤幾個小時。古奶奶、李阿姨身上的奇蹟更神,一個八十多歲老人,她幾乎是90度弓著背由親屬抬進學習班的,李老師只是輕輕地摸了一下她的關節和雙膝,叫她站起來走,她照著辦了,結果馬上就能如一個正常的人一樣地行走了。

    奇蹟不是每天都發生的,所以很多人難免感到很難相信。但當奇蹟真真切切地發生在自己的身邊時,叫人怎麼能不信呢?親身受益的人多半都希望更多的人知道、更多人的也能受益啊。


    連載:北京部份弟子回憶李洪志師父傳法時的故事(一)

    文/北京大法弟子

    【明慧網2004年6月23日】有很多北京弟子很早就有幸參加了李洪志師父親自講法傳功的法輪功學習班。在學習班上,大家的身體得到了淨化,思想境界得到了昇華。其間我們經歷了、了解了很多關於師父的故事,有些故事講出來像傳奇,但都是真實的。從中我們感受到我們的師父為了救度我們真是不知吃了多少苦,經歷了多少魔難。大恩不言謝,只有在自己的修煉路上努力做好,達到標準,一心向善,才是對師父最好的報答。

    1、真正的高師

    1992年,在山東冠縣有一個練道家功的老太太,想拜更高的師父,自己將來好當氣功師。她到處打聽,後來參加了大法師父在冠縣舉辦的學習班。

    第一節課,老太太聽完覺得李洪志師父講的簡直是不可想像的高,一下課就跑來對師父說:「小伙子,說話不要那麼玄!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在這兒說大話,旁邊可有高人聽著呢!」(老太太天目能看見)師父笑而不答。

    第二節課師父一上來講的就是天目,老太太一聽更玄了,心想:「得!我算白說!」索性也就不說了,這樣一直聽下去,聽完第九節課,老太太全明白了,原來自己一直是在用小道的形式來衡量師父,而法輪大法修煉是直指人心的,修得執著無一漏才是關鍵。老太太感嘆道:這才是真正的高師,這才是打著燈籠也難找的上乘功法啊!

    2、師父冷宮救大道

    冠縣法輪功學習班上有一位婦女,她的女兒叫小蕾,善良又漂亮,但卻是個弱智孩子。一天下課送師父走,小蕾的媽媽讓她跟老師說再見,小蕾說:「……我的師父在冰川裏。」誰也聽不懂她在說甚麼,只以為是一個孩子在順便說傻話。

    講完課,師父要帶隨行的工作人員去靈岩寺看看,車開在半路上,師父做了個動作。隨後出現了一位道長,身穿紫色道袍,白色長髯飄散在胸前,手拿拂塵在路邊盤腿打坐。小蕾的媽媽以為是來接他們的,師父說:「不是來接咱們的,是我把小蕾的師父救出來了。他的師父不是在冰川裏,而是在冷宮裏。」這時,大家才明白小蕾也不是個普通的孩子,是為救她的師父轉生來的。

    媽媽回家時,小蕾忽然對她媽媽說:「媽媽,媽媽,你可真是我的好媽媽。」


    連載:北京部份弟子回憶李洪志師父傳法時的故事(二)

    文/北京大法弟子

    【明慧網2004年6月24日】有很多北京弟子很早就有幸參加了李洪志師父親自講法傳功的法輪功學習班。在學習班上,大家的身體得到了淨化,思想境界得到了昇華。其間我們經歷了、了解了很多關於師父的故事,有些故事講出來像傳奇,但都是真實的。從中我們感受到我們的師父為了救度我們真是不知吃了多少苦,經歷了多少魔難。大恩不言謝,只有在自己的修煉路上努力做好,達到標準,一心向善,才是對師父最好的報答。

    3、土地神為師送水

    李洪志師父一行開始上山時,忽然來了一位婦女,頭蒙白布,提著一壺水,一句話也不說,就跟在大家的後面。隨行的人問她是不是賣水的,她還是不說。隨行人員想幫她提水,但這水她誰也不給,只給師父喝。就這樣跟了一路,下山後這位婦女又不知不覺消失了。師父告訴大家,這是本山的土地神。

    4、被師父拍了一下就明白了

    1993年,一位早期的北京法輪功弟子因為學煉法輪功,他妻子非要和他離婚。一天,他與師父一起吃飯,邊吃邊低頭沉思,「要是因為煉功離婚了怎麼辦?」正想著,師父走過來,一拍他的肩膀,他立刻覺得甚麼都明白了,心裏豁然開朗。

    後來師父在課上講:「有人因為煉功,兩口子幹得都要離婚了。很多人都沒有想一想為甚麼會出現這個情況?過後你問問他:我煉功你咋生那麼大氣呀?他說不出來啥,真說不出來啥:是呀,我也不應該生那麼大氣啊,那時就是發那麼大的火。其實是怎麼回事?在煉功的同時,業力要轉化,不失者不得,失的還是壞東西,你得付出。」(《轉法輪》「業力的轉化」)

    5、不求治「病」,反而好了

    某學員參加了北京第十三期學習班。課上,師父告訴大家法輪功不是用來治病的。

    但該學員可是帶著治病的目地來的。她以前煉其它功得了癔病(蛇附體),她沒對師父說。她不甘心,在學習班下課的時候她趴在桌子上不走,心想:我就趴這兒不走,看你(師父)到底給不給我治(病)。以為這樣師父就會來問她的病。但師父沒理她就走了。

    再上課師父說:「有人趴在桌子上不走,等著我治她的病。」「你要是不要那壞東西我就能給你清理。」

    她後來慢慢聽明白了師父講的一些道理,心裏說:「我不要這個壞東西(蛇附體)。」師父沒有動手給她治甚麼病,她的病卻好了。


    連載:北京部份弟子回憶李洪志師父傳法時的故事(三)

    文/北京大法弟子

    【明慧網2004年6月25日】

    6.「把法輪都練變形了!」

    1993年底,李洪志師父在北京二炮禮堂辦學習班,張立英去參加了。

    她座位旁邊有一位小伙子,一看到她就說她的腿做過手術。她很奇怪:這只是一個多年以前的小手術,她又穿著很厚的褲子,他是怎麼知道的,一問原來他早就練其它氣功開了天目。

    上課時,小伙子經常告訴她:「這位老師可不一般!身後有萬丈金光!」「這個會場裏不只咱們在聽,」用手指著大廳上空說,「那兒坐著一群穿古裝的人,那兒坐著一群穿西裝的人……,都在恭恭敬敬的聽。」

    下課後他們一起出了禮堂,小伙子說:「這位老師是我遇見過的所有老師中講得最清楚的。但我以前的功已經練了好多年了,冬練三九,夏練三伏,我不能丟,還是得練我以前的功。」

    第二天課上,張立英聽李洪志師父說:「有人就這麼講還是不聽,回去還練以前的功,把法輪都練變形了!」

    7.耳聾與羅鍋不知不覺變好了

    1994年1月,孫秀蘭已經70多歲了,她參加了李洪志師父在天津的法輪功學習班。

    由於從小患傷寒,落下了耳聾的後遺症。長年的勞累又使她變成了90度的羅鍋。

    師父開始講課了,可是因為耳聾,她怎麼使勁聽也聽不見。心想:「老師講甚麼呢?我也聽不見呀!」正在著急,師父說:「有人耳朵聽不見,我現在就讓她聽見。」隨著這句話,她的耳朵就能聽見了。她認真的聽著,師父的話句句都入了心,越聽越愛聽。到師父下課,她才高興的環顧四周,感覺很異樣,就問身邊的學員:「你們看我是不是長高了?」學員告訴她,不是長高了,是羅鍋直了。」她不相信,別人也這樣對她說,她看看自己,還真是羅鍋直了!

    8.女記者難以糾纏師父

    法輪功學習班結束時,很多記者想和師父照相,一些女記者肆無忌憚的挽師父的胳膊。孫秀蘭在不遠處清清楚楚的看到,師父既沒有做任何讓她們下不來台的動作,也沒由著她們胡來,每次她們挽住師父的胳膊時,師父一動不動的站著,並沒有抽出胳膊,可她們每次都挽空了。

    孫秀蘭心想:「這位老師真是正派!本事真大!我就學他的法了!」

    9.「咱們這都是緣分化來的。」

    1994年5月,孫秀蘭又參加了長春的法輪功學習班。來上學習班時,別人佔了她的座位,她就找了一個小板凳,坐在第一排之前的正中間。師父看看她笑笑說:「咱們這都是緣份化來的。」

    別的學員總想多見師父,就經常在入口等處守著,可是師父總是從不知甚麼地方就進出會場了,現在我們明白師父不求名,也不讓學員執著對師父的感情。孫秀蘭從來沒有堵過門,卻總是在不經意的時候巧遇師父。每次師父總笑笑說:「咱們這都是緣份化來的。」

    後來她做了一個夢,夢中自己是一位年輕的清朝公主。


    連載:北京部份弟子回憶李洪志師父傳法時的故事(四)

    文/北京大法弟子

    【明慧網2004年6月26日】有很多北京弟子很早就有幸參加了李洪志師父親自講法傳功的法輪功學習班。在學習班上,大家的身體得到了淨化,思想境界得到了昇華。其間我們經歷了、了解了很多關於師父的故事,有些故事講出來像傳奇,但都是真實的。從中我們感受到我們的師父為了救度我們真是不知吃了多少苦,經歷了多少魔難。大恩不言謝,只有在自己的修煉路上努力做好,達到標準,一心向善,才是對師父最好的報答。

    10.辛勞的師父忘記了過年

    1994年過年前,師父在濟南辦第一期法輪功學習班。一天課後,有一位北京負責大法工作的學員的妻子(也是學員)給師父送來了餃子,師父問:「今天是甚麼日子?」她告訴師父:「今天是大年三十兒。」師父這才知道,就讓所有工作人員都吃餃子。

    大年是中國人最隆重的節日,大年三十兒是家家戶戶都要團圓的最重要的日子,可是師父為了救度眾生在大年三十兒還在忙碌著,連過年都忽略了。

    11.為私利隨便使用功能的教訓

    1994年6月是濟南第二期法輪功學習班。一天下課後付淑蘭沖了一壺滾開的茶,與芙蓉(化名)和另一位學員一起上街。

    走到路口,遇上紅燈了,付淑蘭是老學員,知道使用功能的事,就對芙蓉說:「芙蓉,你試試能不能把那個方向來往的車給定住。」芙蓉隨口說了一聲「定」,一輛車突然停下了,芙蓉覺得這是巧合,就又隨口說了一聲「定」,又一輛正常行駛的車停下了,芙蓉還覺得是巧合,就這樣一連定住了四輛車。這下芙蓉可不由得不信了,她心想:「壞了,我這不是幹壞事了嗎?」付淑蘭和那位學員還覺得挺高興,說:「這下可以過馬路了。」芙蓉像做了壞事的小孩一樣,也趕緊跟著她們逃走了。

    她們上了一輛公共汽車,車正開著,突然來了個急剎車,付淑蘭仰面朝天摔在了地板上,一壺滾開的茶水全潑在了自己臉上,水壺把她的前額打了一個大青包。另一個學員撞在車座靠背上,也疼得夠嗆,一時喘不上氣來,憋得臉色蠟黃。芙蓉被別人踩了一腳。全車就她們三個受了傷,指使別人定車的付淑蘭傷得最重,已經知道有錯的芙蓉傷得最輕。

    一下車,芙蓉看到付淑蘭額頭上的青包和一臉的茶葉一身的水不禁笑起來,付淑蘭這時醒悟了,說:「你還笑,咱們遭報應了。」

    這時大家全相信了師父課上講到的,從這個學習班上下去每個人都是有功的,但不能為了自己的執著心隨便使用功能破壞常人狀態,否則心性掉下來功能就被關掉或沒有了。都明白了是她們剛才不遵守交通規則,為了自己痛快定別人的車,自己就會遇上急剎車,受了懲罰和警告。但師父還是保護了學員──那麼燙的水潑在了付淑蘭的臉上,她卻沒被燙傷。

    12.「不如回去實修」

    付淑蘭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回到學習班上,前額的青包也一瞬間好了。她這次又執著起師父能治好她的傷病了,對芙蓉她們說:「我就跟著老師走,跟一次,病就好一個。哪怕就給老師拿拿電源插頭,我也得跟著。」

    一上課,李洪志師父對大家說:「有的老學員早就聽明白了,她就是總要跟著我。你總跟著我,你不實修也沒有用,不如回去實修!」

    一下課付淑蘭就驚奇又無奈的說:「師父怎麼甚麼都知道呀?!」


    連載:北京部份弟子回憶李洪志師父傳法時的故事(五)

    文/北京大法弟子

    【明慧網2004年6月27日】

    13.「現在誰還幹這事呀?就你們兩個吧?」

    在濟南附近有一座千佛山,山上有一個萬佛洞,裏面有很多石窟造像。芙蓉的同學和她一起聽師父講法,下了課,她拉著芙蓉去千佛山,去給佛像燒香磕頭。

    同學見到佛像就跪拜,還對芙蓉說:「這上面還真有佛啊,我能感覺到他們在吸我的能量,你也來拜拜。」

    芙蓉剛往墊子上一跪,就覺得墊子好像是水泥做的,磕得她的膝蓋疼,趕緊站起來。

    再上課,李洪志師父對大家說:「你們敬佛可以,但不能求佛,你們非要燒香磕頭我們也不反對,也不贊成。現在誰還幹這事呀?就你們兩個吧?」

    隨著後來的學法,她們還明白了佛是往外發放能量的,魔才是往裏吸收能量的。如果不聽師父的教誨,真的是很危險呀!

    14.「有人練樁法,累得腿直哆嗦,腦子沒閒著」

    在濟南學習班上,芙蓉坐在師父身後的會場裏。一天上課前大家都在各自的位置上煉功,她也在站樁煉抱輪。

    芙蓉以前的生活很艱苦,在單位當會計,單位領導讓她做假賬,她很正直不肯做,結果單位領導一直不給她發工資,逼得她流落街頭。這時她練著站樁,因為是初學,累得腿直哆嗦,心裏還想:「我們單位的經理怎麼那麼壞?欺負我。我要是煉出功來好好整治整治他!大劫難怎麼還不來呀?大劫難如果來了,我煉了法輪功肯定沒事,有師父保護!把他們都淘汰了!」

    上課時,李洪志師父講到了不自覺的練邪法。說到:「有人練樁法,累得腿直哆嗦,腦子沒閒著,想著經理怎麼對我那麼壞,我怎麼不練出功來?我要是煉出功來好好整治整治他!」

    一下課,芙蓉就問自己的同學:「我想甚麼老師怎麼知道的?」同學說:「課前你練抱輪時,老師來給學員糾正動作,就從你身後走過去。」

    這時他們從大法中明白了即使別人傷害了我們,我們還是要善待他人,不應該有氣恨委屈,更不能有害人之心。如果心術不正,即使練功,也是不自覺的練邪法。所以後來中國政府中一些別有用心的勢利小人,造謠說練法輪功使人變得凶殘,造謠說師父宣揚大劫難,這些純粹是顛倒黑白。

    15. 居士專一修大法

    甫志(化名)以前是居士,他家裏人煉法輪功,他也被他們拉來學法輪功,他抱著試試看的想法來聽聽,用他對佛法的理解看看法輪功到底好不好。

    他參加了濟南第二期法輪功學習班,開始他始終是在用自己以前對佛法的一知半解來評判師父的話,這時只聽李洪志師父說:「有的居士也來了,你抱著試試看的目地你甚麼也得不到,廟裏的和尚都很難自度了,何況你還是個業餘的!我要度不了你,誰也度不了你,你要是學法輪功,你就專一的學……」

    這句話使他的心被震動了,開始放下心來聽法,終於明白了這才是真正的大法修煉!

    改修法輪大法後,他以前的居士朋友們對他用惡毒的語言群起而攻之,但絲毫改變不了他的信念。7.20以後,因為以前是法輪功煉功點負責人,他受到了很多衝擊,但始終以冷靜、平和的態度,堅忍不拔的堅持著信仰。很多學員全都看著他怎麼做,說:「他要是不轉,我也不轉,他要是轉化了,我也就別堅持了。」但後來,很多看別人怎麼做的人自己堅持不住轉化了,而他仍然巋然不動。


    連載:北京部份弟子回憶李洪志師父傳法時的故事(六)

    文/北京大法弟子

    【明慧網2004年6月28日】

    16、放下扇子,涼風徐徐吹來

    濟南是中國北方出了名的「火爐」,濟南第二期法輪功學習班上,大家都熱得夠嗆,不停的扇扇子。

    一天李洪志師父說:「大家不妨把手裏的扇子放下。」我們全都放下了扇子。立刻就感到吹來了一陣涼風,大家鼓起了掌。

    第二天師父又說:「昨天我讓大家把扇子放下,悟性好的都放下了,立刻就感到涼風徐徐的吹過來。可有人就是不放,越扇越熱。……」「修煉人找苦吃還找不來呢,你要修煉,這點苦還吃不了嗎?」

    17、學習班結束,師父心繫弟子安全

    在濟南的法輪功學習班結束時,李洪志師父囑咐大家:「坐飛機的改乘火車。」有人問是不是所有的路線都要改,師父說:「指的就是從濟南到大連。」果然,那一趟航班遇上了大暴雨。

    有很多學員當時要從濟南到大連去參加師父下一個學習班,後來大家明白這是師父預見到了邪魔要來干擾學員得法,為了保護學員讓大家不要坐飛機。

    18、師父不接受任何人有求的好處

    隨後,師父乘船去了大連,一路上五龍戲水歡迎師父。學員們非常高興,紛紛拍照。

    在大連學習班下課後,很多大款請師父坐他們的車,但他們都是想要讓師父單獨給他們治病,師父都沒答應。這時只聽高秋菊(後來的大連輔導站站長)說:「不是整體提高,整體昇華嗎?」師父笑了,坐她的車走了。

    路上,下起了傾盆大雨,開車看不清路,情況非常危險,只見師父轉動大法輪,雨就在車後下。


    連載:北京部份弟子回憶李洪志師父傳法時的故事(七)

    文/北京大法弟子

    【明慧網2004年6月29日】

    19、師父為學員承受

    1994年7月底,李洪志師父又不辭勞苦的來到哈爾濱傳法。在課上,師父咳嗽了。

    回到宿舍,芙蓉想:「師父怎麼會咳嗽呢?」屋子另一邊,錦蓉(化名)想:「師父也有業力?」下節課上,師父不問自答:「有人覺得我也有業力,我沒有業力啊!這些都是額外的。」

    芙蓉一下明白了,在講課中師父說我們的業力太大,帶著這麼大的業力你修煉不了,所以師父為我們消去一半,剩下一半你還是過不去,給我們分在不同層次上過關用。其實師父幫我們消去的一半是師父自己給承擔了呀!

    後來隨著不斷的修煉,特別是到了7.20以後,大家都明白了,豈止是這一半業力被師父承擔了,就連在我們修煉過程中擺放在不同層次中的那些業力,也是只要我們心性到位,師父就替我們承擔了。實質上說,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為我們承擔了歷史上的一切!

    20、「就那麼一本還是假的,還被你給買去了。」

    順義某中學的趙老師在去冰球館上課的路上買了一本《黃帝內經》。上課後李洪志師父正好講「玄關設位」。講到過去的書已經很難指導人修煉了,並且說:「而且現在出的那些書很多都是假的,就那麼一本《黃帝內經》還是假的,還被你給買去了。」和趙老師一起去上課的學員全被震驚了,下課後紛紛問他:「你把書藏在包裏了,老師還是知道!」

    他說:「不光說我這一件事呢!我以前練其它功已經開了天目,講‘天目’時,我用其它功法的方法看,老師馬上在上面說:‘我們這裏教的是法輪功,你要是練別的功,你出去練去。’」

    21、何為「見死不救」?

    在哈爾濱的法輪功學習班上發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

    一天上課前,有兩個人抬來了一具死屍非讓師父給救活了,鬧了很久才走。那天的課不得不推遲了時間,所以很多學員都看到了這件事的經過。

    上課後,李洪志師父說:「好的咱們也說,不好的咱們在這裏也說一說。剛才有一位老人去世了。他本來就有重病,從錦州來的,兒子女婿送他去醫院他不願意,……非要到這兒來,半路上就死了,他兒子女婿把屍體抬來讓我治。如果還有一口氣在,我都可以幫他救治,但他都死了很長時間了,給救活了這不破壞常人狀態嗎?他的兒子和女婿是法輪功學員,把法輪章揪下來摔在地上說:‘甚麼氣功師呀?見死不救。’我的學員幹出這樣的事我很傷心。」

    後來中國政府中某些勢利小人為了向上爬打壓法輪功,把這件事也湊進了1400例,說我們的師父「見死不救」,但我們都是見證人,那是一具死屍而不是一個活人!中國成語「見死不救」是「見到死屍都不給救活」 的意思嗎?

    相反,近5年來,數不清的法輪大法弟子因為堅持信仰,身心受到了江氏集團殘酷的迫害,儘管鎮壓法輪功的邪惡之徒採用威逼利誘等手段一再掩蓋,還是有近千名大法弟子的死訊被正義之聲傳了出來。更有甚者,有些地區的惡警,把大法弟子打成重傷後,竟然直接送進火葬場,把呼吸尚存的活人投入焚屍爐活活燒死!這些國家公務員豈止是見死不救,簡直是明目張膽的殺人害命!

    22、師父囑咐老學員要為新學員著想

    在哈爾濱法輪功學習班之後,李洪志師父還要辦一場帶功報告,很多老學員還想買票,師父說:「老學員就不要去了,你們都聽了很多了,你再去就耽誤很多人得法了。」於是很多老學員改變了當初的想法,把機會讓給了新學員。

    23、師父平息暴風驟雨

    惠明(化名)參加了師父在鄭州的法輪功學習班。師父正講著課,突然外面狂風大作,暴雨傾盆!會場裏多處漏水,而且還停了電,師父不能講法了。

    只見李洪志師父打了一套大手印,20多分鐘後,風停雨住,也來電了,師父臉上露出了笑容,又繼續講法。

    與此同時,惠明的丈夫(也是學員)在北京的家裏做了一個夢,夢見師父正在與一個黑糊糊的水怪交戰,水怪打不過師父,逃進了水裏,師父又追進水裏,過了一會,師父提著水怪上了岸,它已經死了,師父把它摔在了岸上。

    下課後,惠明從會場出來,看到外面的樣子比他們在裏面感受到的還嚴重,滿地雨水橫流,合抱的大樹都被連根拔起來了,但沒有任何困難能阻攔師父傳法救度眾生。

    *********

    現在還有很多老學員一直躲在家裏不敢站出來堂堂正正的為法輪大法說句公道話,躲在家裏學法還以為這也叫做「堅定實修」,難道你們忘了你們也同樣經歷過這些事?師父以前就曾經多少次在我們遇到危難之際保護過我們,現在的魔難雖然看上去很大,但只要我們無所畏懼,師父仍然有能力幫助我們、保護我們!這才是對李洪志師父的堅信!

    還有的學員在壓力下對師父產生了這樣、那樣的想法,甚至不尊重師父。也許你們沒參加過師父的學習班,那我們把這些故事講出來,是為了進一步向你們證實,沒有語言能夠形容我們師父的偉大!師父在《轉法輪》裏所講的句句都是真法!

    我們的李洪志師父無所不知,無所不能。我們的師父具足滅盡一切邪魔的法力和令天地眾神都為之敬仰的威德!如果我們自己遇上過不去的魔難一定要向內找自己還有甚麼地方沒有達到大法的要求,不要再聽信惡毒的謊言,也不要再用自己的觀念來衡量師父崇高的品格,那是宇宙中任何生命都衡量不了的!誰也描述不了我們的師父到底有多麼寬洪、無私、高尚、偉岸!


    美好的回憶──沐浴法光

    文/大陸大法弟子

    【明慧網2003年5月4日】原來我和老伴都愛好氣功,特別是老伴,光太極拳就打了30多年。1993年3月,李洪志師父到武漢來傳功講法,老伴的同事好不容易幫我搞到一張入場票。25日,我興沖沖乘車去市政府禮堂聽報告,誰知一到禮堂門口,發現背包內外兩層拉鏈都拉開了,錢包和報告票被扒走了。票沒了怎麼進去呢?我又沒有看票的排號,我焦急地在門口徘徊,眼巴巴地看著別人陸陸續續地走進禮堂。報告會就要開始了,怎麼辦呢?突然,我的腦海裏顯出「十排九號」幾個字來,真神了!我馬上向收門票的工作人員說明了我的情況和票的排號,工作人員很熱情,進去一看,十排九號果然沒人,就放我進去了。這時,整個禮堂都坐滿了,連走道上也是水泄不通。

    市氣功協會的負責人簡單地介紹了一下師父的情況及有關事宜,接著就上來一位老太太,先在台上跑了三圈,然後就自我介紹,原來這位老人是居委會幹部,癱瘓在床已有三年,生活不能自理,昨天聽師父在長江經濟廣播電台直播熱線諮詢,她按師父的口令要求做,立竿見影顯神效。看她剛才在台上輕鬆跑步的樣子,誰會相信她是個癱瘓三年的老病號呢?

    當主持人宣布氣功報告會開始時,師父走上講台,頓時全場掌聲雷動,經久不息,示意好幾次掌聲才停了下來。

    李洪志師父開門見山地指出氣功就是修煉,氣功是史前文化等等。用最淺白的現代漢語為我們講述高深法理。我這才明白,我曾經聽過那麼多氣功報告,可是正如師父《轉法輪》中所說,真正高層次上的東西,在我這個氣功愛好者的頭腦裏是一片空白,根本就不知道。尋尋覓覓,我終於找到了夢寐以求的高德大法。回到家裏,就同老伴商量,一定要參加這次氣功學習班,以後就煉這個功,不再煉其他功了。

    第四天正式開課。開課的頭兩天,有的學員想作現場錄音錄像,師父說,我讓你們錄你們就能錄,不讓你們錄你們就錄不下來,還是別錄了,大家注意聽就行了。有些人不相信,結果不是磁頭卡住了,就是出現空白帶、斷帶等現象。

    在聽課過程中的一天晚上,我夢見了師父,在師父的身旁有一條又寬又長的銀白色樓梯,一直鋪到天上,後來,我才悟到:師父傳功講法就是為我們鋪好上天的天梯啊!

    有一天中午休息,師父從講台上下來走到學員中間,就在我的座位旁邊坐下來,給大家簽名留念。我目不轉睛地看著師父不停地給學員簽名,我卻沒有帶筆記本,沒簽成,好遺憾啊。

    在辦班結束的那天晚上,很多學員都站在禮堂外面等候師父。都想再見師父一面,我忍不住喊出聲來:李老師!再見!師父猛然抬頭,朝我看了一眼,說:「你好好煉功。」頓時,一股熱流通透全身。我激動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我目送著師父,直到師父離開了,我仍然站在那裏,聽憑淚水一個勁地流。最後我是怎麼回家的也不知道了。我同時也悟到:丟票是在考驗我對法輪功是否堅定,還沒見面師父就已經管著我呢!丟的錢包裏有200元錢,我悟到那也不是無緣無故丟的啊!我平時利用工作之便,為我讀大學的兒子辦了內部職工工作證,可免費乘公共汽車,丟的錢差不多正好付清學生月票錢。不失不得啊。

    得法後一個月,我就開始消業。針對著十幾年都沒有治好的結腸炎,開始大量便血,每次都有幾百毫升,一連拉了半個多月。那時,雖然沒有大法書,但我牢記著師父的教導:「你越難受的時候說明物極必反,你整個身體要淨化了,必須全部淨化了。病根已經摘掉了,就剩這點黑氣讓它自己往出冒,讓你承受那麼一點難,遭一點罪,你一點不承受這是不行的。」(《轉法輪》)不久就好了。還有一次,肚子痛得不得了,痛得在床上打滾。我記著師父的話:「就這樣的身體,一下子給你淨化出來,一點反應沒有也不行,所以你會有反應。」(《轉法輪》)我悟到了這層理,也就好了。

    同年9月25日,李洪志師父又來武漢講法,一下飛機,就在一所大學裏辦班講課,也是幾千人。我旁邊坐著一位老人。中間休息時,他告訴我,他已經參加五次學習班了,這次是隨師父從貴陽來的。邊說邊指著旁邊的十幾位老人,原來他們是他大學時期的同學,都是收到老人的電話之後,從南京趕來的。他說,他還要繼續跟班。他從年輕時就愛好氣功,參加過許多氣功學習班,可是從來沒有聽過這麼高深的大法。他還說,他老伴聽師父講課後,天目開了,法身法輪都能看到。

    在這次班上,我還遇見一位專業攝像師,他也參加了3月那次市府禮堂的班,當時他要現場錄像,師父不讓他錄,他心裏還不服氣,結果拿回家一看,全是空白。他感慨地說:我搞了二十幾年錄像,還從來沒有碰到過這樣的奇事。師父絕不是一般的氣功師。

    1994年底,李洪志師父在廣州開辦國內最後一次面授班,至那次以後,我再沒見到師父了。機緣難得,我時常為自己能親耳恭聽師父講法而感到榮幸。

    那次講法的場面若在常人這個理上很難見到,也難以形容。其實,那次辦班沒有公開,各地只有少數人知道,就是這樣,參加的學員仍有七千多。體育館容納不了,廣州老學員心性高,主動讓出一千多張票給外地學員。正式講課時,還有四、五百人坐在體育館外面聽,師父親自到外面來看望學員,同時告訴大家,在外面聽效果一樣。廣州生活費用高,大多數學員都是自帶方便麵,有的學員一天只吃兩個饃。新疆學員提前一週到達廣州,錢用完了,最後連饃也買不起,北京學員知道以後,就成百的錢支援他們,讓新疆學員安心聽法。每天師父來體育館,老遠就響起了掌聲,進館後,掌聲雷動,經久不息。每次開講之前,師父都告訴學員認領失物,有錢、有貴重首飾,還有返回外地的火車票等等。大慈大悲的師父為了節約學員的開支,十天課安排在八天內講完,每天都要講三個多小時。

    最後一天,各地輔導站和學員都向師父贈送錦旗、鮮花,贈送儀式進行了一個多小時。鮮花與錦旗把整個台上都擺滿了。儀式完畢之後,大家都不願離開師父,仍是掌聲一陣高過一陣。最後,好多學員都是含淚離開體育館。


    武漢部份弟子回憶李洪志師父傳法時的故事

    【明慧網2004年8月12日】法輪大法1992年開傳,李洪志師父曾經三到武漢,親自辦了五次講法傳功班,武漢許多有幸親聆師父教誨的法輪功學員。每當回憶起那段可喜的日子,就感到無比的幸福、殊勝、美妙……以下是部份法輪功學員親身經歷的一些小故事。希望有更多學員寫出自身經歷的故事,見證李洪志師父和法輪大法的無上偉大。

    1、師父第二次來武漢辦班時,老張帶著只有幾歲的小孫子去參加學習班。她的小孫子生下來就是對眼(斜雞眼),不好看。小孫子怕生,又不愛說話。臨出門前,老張囑咐小孫子:見到師父要有禮貌。離辦學習班的地方還有一段距離時,小孫子突然掙開老張牽著的手,飛快的往禮堂門前跑去;這時師父正好從小車中下來,他跑到師父跟前,喊了聲「李爺爺」。師父慈祥的笑著,摸了摸他的頭。從此,小孫子的眼睛正常了,不對視了,天目也開了,變成了一個漂亮的小弟子。

    2、武漢有個70多歲的婆婆,背部脊骨嚴重損傷並錯位,成了個羅鍋,經常痛不欲生。她在民國時就是一個護士,但對自己的病卻毫無辦法。她參加學習班的目地,就是想請師父動手給她治病。師父在講法中說:「……有的人很難受,趴在椅子上不走,等我從講台上下來給他治。我不會動手治的……」(《轉法輪》80頁)。她開始感到有些失望,但還是學法、煉功了,慢慢的放下了這個心。還在參加學習班的那幾天裏,一次她和同修在公園煉功,突然背部劇烈疼痛,使她昏了過去。同修趕快把她送回家。她躺在床上,這時看見師父法身帶著一個弟子來到她的跟前,師父的法身叫弟子把她扛起來,倒了過來,放到床上。她看到師父法身在給她調整身體,一陣疼痛過後,只聽到「卡拉」一聲,錯位的脊骨被扶正了,頓時一身輕鬆。第二天到公園煉功,同修們摸她的背,鼓包沒有了。她從此背也直了,再也沒痛過了。

    3、師父在武漢辦班期間,有一次帶了幾個弟子來到武漢漢陽歸元寺。在寺廟裏師父一直在清理那些狐、黃、白、柳。這時,隨去的一個弟子的小孩子天目看到廟裏跪滿了和尚,對著師父磕頭。我們學法後,悟到是師父救了那些和尚。師父在講法中講過:「有些廟裏的和尚,很多都是修不成的。沒修成,主要是有很多執著心沒去,不知道如何修,不得法。有的人以為念經就能修成佛呢,放不下常人的心,他就修不成。可是他又一心向佛,所以他死了以後他也在廟裏轉來轉去,也跟著修,就是這樣式的。說他是鬼吧不是鬼,說他是和尚吧他不是人。」(《轉法輪(卷二)》2-3頁)

    4、武漢學員方雲(化名)跟隨師父去過很多地方。一次去湖北武當山,當車行駛到山門口時,方雲看到滿山都是神人擺成一個個方陣,裏面站的人金光閃閃,古代人的裝束,頭戴金盔、身穿金甲,一個特別高大的佛站在最前面,所有的人都朝著師父做著同一個動作。小方問師父這個動作是甚麼意思,師父說是表示歡迎。

    5、方雲還跟隨師父去過四川樂山。當坐船快到樂山大佛前時,小方和另一同修看到樂山大佛哭了。小方就說:師父,他看到您哭了。等船走過樂山大佛後,師父說,小方你來看。小方回頭一看,只見樂山大佛笑了。當時曾有一個同行學員問師父:樂山大佛為甚麼流淚?師父說,樂山大佛在向師父訴說現在世人不知道敬佛(樂山大佛現在成了旅遊景點,世人在大佛身上游逛),在為世人擔憂。事後有同修悟到:大佛之所以笑了,是因為他看到師父在人間傳法,世人有救了。

    6、師父在武漢傳法教功時,某學員全家人曾和師父一起去武當山。在途中,學員一歲多一點的女兒在車上又哭又吐、非常難受。這時,師父就將一歲多的女孩接過來抱在懷中,小孩不哭不吐了,舒服了,笑了。可師父卻吐了。學員悟到:師父為這小孩承受了業力。

    7、94年,武漢一學員在北京一位素昧平生同修的幫助下,帶著患有嚴重腎結石的小孩去哈爾濱參加學習班。途中,在一個旅社裏,小孩已經睡下了,這位學員睡不著,她藉著從門窗射進來的微弱燈光,看《中國法輪功》一書。這時,她身邊熟睡的孩子雙手慢慢的抬起,在做「頭前抱輪」的煉功動作。她沒有驚奇,好像明白了甚麼。在哈爾濱,聽完師父講的第一堂課,小孩拉著她的手說:我們到那去看師父。於是她們繞道跑到前台,師父經過她們身邊時,大家都站起來鼓掌,小孩邊笑邊跳著拍手,師父看到這小孩,也笑了。晚上乘車回旅社時,小孩突然哇哇大哭起來,邊哭邊說:媽媽,我的腳麻了,好痛,站不住。小孩直往下蹬,她趕緊將小孩抱起來,過一會就沒事了。第二天聽課,師父講:「從昨天開始聽完課之後,我們很多人感到一身輕。但是極少數病重的人先行了,昨天開始難受了。」(《轉法輪》78頁)她一聽就明白過來了,小孩昨天難受是在消業。參加班後,小孩的重病就沒了。

    ……

    師父在武漢傳法時的許許多多故事在流傳著,激勵著大法弟子在證實法的路上更加精進。我們要更加做好師父講的三件事,決不辜負師父的無上慈悲和浩蕩佛恩。


    師父慈悲 揮手間癡兒換新顏(圖)

    文/大陸大法弟子

    【明慧網2004年10月4日】1994年12月31日,個別大法學員得知師父將乘飛機離開大連,便手捧著鮮花去機場送行。有位大法學員認識機場工作人員,就帶著7、8歲有些弱智的兒子先進到候機廳裏去等候師父。

    孩子的母親給男孩的額頭上點了一個紅點以示喜慶。師父看到後,在孩子的頭上輕輕的摸了一下,孩子就不傻笑了,眼神也正常了。從此就成了一個正常的兒童。額頭上的紅點當時非常神奇的變成了白點。許多學員現場親睹了師父慈悲救度小朋友的場景。有大法學員現場拍下了這珍貴鏡頭,今附照片二張以見證這一歷史。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