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堅持信仰而受到的非法關押和敲詐

【明慧網2003年5月4日】我是一名從96年7月因治病得法的,得法後身心健康、精力旺盛,從沒吃一顆藥。從1999年7月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我就沒有安靜日子過,片警、鎮工作人員經常到家騷擾,尤其是他們所說的敏感日更為強烈。使我們原本平靜的生活籠罩了一層陰影。2001年的新年前後,縣裏用了12個人(10男2女)在我家每兩個小時輪流監控,上街買東西也跟著,給我的家人和我帶來了很大的傷害。時間長達20多天。

更可惡的是2001年4月20日以後隨著打壓的升級,他們執行上面的命令,當地非法組織「610」,片警石××、邢某將我騙到派出所,由鎮王×、派出所副所長李××、指導員肖××給我們幾個修煉者強制洗腦。我們不聽他的信口雌黃、誹謗之詞,並義正辭嚴地對他們告誡他們不要助紂為虐,陳述我們修煉法輪功後的身心受益。

在他們天天的硬行糾纏的威逼中,我們不聽他們編造的謊言,沒寫所謂的「保證書」,而是以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為目的,實事求是的寫了一篇自己的切身體會,以表明自己如何修煉法輪功祛病健身,如何遵照師父的教導做一個境界高尚的好人。文章寫好後交給了他們。最後他們一夥再一次違背良心合謀,由片警石××,邢×將我騙到派出所,說所長有話跟我談一談,還有兩位同修也被以和所長談話的名義騙去了。到了派出所,我們根本沒有見到所長的影子,才發現完全是騙局。在我們的責問下,他們竟推諉說沒辦法,執行公務,又採取了強拉硬抓的方式,把我們送到了縣看守所。在看守所,他們繼續給大法弟子洗腦,我還是不屈服,就繼續給他們講真相,因為我修的是正法,我沒有錯,是他們違背天理,幹出了助紂為虐的事。到了5月底,因為我還不寫保證,再加上我丈夫經常找他們要人,他們又敲詐了我3000元現金。非法關押三十一天。

我的父母也因信仰法輪功,身陷囹圄,被敲詐三千元之後,被迫流離失所一年多左右,停發工資。我的父親2002年底被某煤礦誘騙後回來,仍被關在縣看守所三月之久至今沒釋放。

以下是我地區一個修大法的人的真實經歷,他被縣裏無理勒索三千元現金,家人交了貳仟柒佰元。縣看守所勒索了貳佰元住宿費(按規定三佰元)。1999年7月20日開始迫害法輪功後,片警小孫、石××來家抄走《轉法輪》一本,手抄經文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