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判江澤民 我願出庭作證

【明慧網2003年4月3日】我是1996年有幸得大法,在沒學法之前,我的腿有病,很痛,心情非常不好,天天哭,有時丈夫也陪著哭。有時還想死,但是家人都勸我,我就說你們沒有病不知道有病的滋味,我是實在沒法活了!但是上有70多歲的白髮父母,下有7、8歲的孩子,我該怎麼辦呢。當走在絕路上的時候,就在這時我哥說你快學煉法輪功吧!當時我就抱著試試看的想法進來了。

結果一聽師父講法,我才懂得了做人的道理。師父講「人的生命,當人不是目的,是叫你返本歸真,返回去。」(《轉法輪》)我就天天聽師父的講法錄音,看《轉法輪》,按師父講的去學、去做,不知不覺地心性在提高,身體在變化。就在這不知不覺的時候我的病也不翼而飛了。我真正體會到了沒有病是甚麼滋味。家人看到我身體好了,親身受益了,於是我的丈夫也學了,兒子也學了,婆婆也學了,嫂子跟她的兒女也都學了。在我家就成立了一個煉功點。我村裏有不少來我家學法、煉功的。我們就邊學邊交流。我們都親身受益了很多,所以我們就向親戚、朋友、鄰居洪法。

可是天有不測風雲,邪惡江XX出於妒忌,99年7.20開始對我師父和全世界大法弟子進行了邪惡的造假、污衊、誹謗,用電視、報紙、軍警、特務、流氓手段,毒害了太多太多的眾生!

當時我也很著急,但是當時我也沒有好辦法。因為7.20前後在我家就有十幾個鎮上的人看著我們,又在7.20把我們都拉去辦了十多天的洗腦班上。在洗腦班期間,對我們進行了慘無人道迫害,還每人被勒索250元。從那以後,我就在家偷著學、偷著煉。可是江氏集團還是不放過我。

就在2000年1月,鎮上邪惡之徒又把我們騙去進行迫害。當時正是三九天,邪惡之徒扒了我們的衣服凍我們。因為天下了雪和雨,歹徒們就逼迫我們罵師父,罵大法,不罵就逼迫我們上外面坐在雪水裏,還打我們等等。我們被連續凍了半個月,不讓睡覺、不讓吃飯,我們每人還被勒索罰款3000元。之後還是沒完沒了的騷擾。

2000年6月29日我們下定決心上北京護法。剛到北京就被鎮上歹徒們用車拉回來了,一拉回來就把我們關起來又打又罵又曬,還把我們拉到拘留所坐牢。我們沒有犯法,為甚麼被關起來坐牢?我們沒有其它的辦法,就絕食抗議。惡警們也怕出事,就給我們灌食、灌藥。20天後,就叫鎮上的歹徒接走了我們。到了鎮上後更邪,20天沒吃飯的我被逼迫在40度高溫的水泥地面上(地面上高達七八十度)曬了好幾個小時。之後剛進到屋裏,就暈倒了。第二天,天下起了大雨,歹徒又逼迫我們從早八點到外面去淋,一直淋到十點半。

從那時起天天曬,從上午一直曬到下午三點,然後把我們男女十幾個人關在一個小車庫裏,不讓上廁所,一天只給我們一個三兩的小饅頭,涼水也不讓給。當時正是中伏,天又很熱。歹徒還強制我們每人交一萬五千元,我們拒絕他們的無理要求,歹徒們就叫上五六個人上我家把汽車、摩托車都搶走了。因搶車人不會開車,都把車碰壞了。歹徒們還是不放過我們(因為我和丈夫一起進京),還是罰了我們三萬元,整整折磨四十多天。

又到了2000年國慶節時,鎮上的歹徒又把我們騙了去,把我們不分男女關在一起又是半個月。每人被勒索罰款500元。2001年1月給我們辦洗腦班;2001年3月再次辦洗腦班,在第四天還把我們拉到市610進行了邪惡的強制洗腦。同年5月鎮上又對我們進行邪惡的強制洗腦。2002年11月又到我家騙走了我丈夫,逼著我們又拿了一萬元!所有這些罰我們的鉅款,沒有給我們一張收據,全是非法的!

以上只是江氏集團對我家庭的迫害。江氏集團將國家的人力、物力、財力等消耗了不知道有多少!給全世界大法弟子家庭、及親人、和眾生,又帶來了多少損失,和不安等。

請全世界的正義之士都來關注當今發生在中國大陸的這一場滅絕人性的迫害。最終把江XX推上正義的審判台!

我願出庭作證。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