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妻子遭受迫害的部份事實


【明慧網2003年4月10日】我的妻子,今年62歲,學法之前她渾身無力,痛苦難言。醫院檢查說是風濕病。每天吃藥像吃飯,並且還中西藥結合,花錢不少,總不見效。她喜歡孩子卻抱不動,對幹家務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就連上下樓都是扶著欄杆一步步挪動,晚上翻身還得借助我的幫忙。我們全家人看著她天天愁眉不展,心裏既心疼又痛苦。

就在全家人為她而憂愁時,1994年4月末聽說李洪志老師親臨我們家鄉辦班傳授法輪功。我妻子抱著一線希望參加了,可沒想到聽完課後,全家人眼看她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好,精神也好了,臉上有了難得的笑容。不用吃藥不打針,一聽課就好了,法輪功真神了,全家人為她歡呼。

我妻子和她同修6、7個人,學煉法輪功後,把自己的親身受益講給周圍的人聽,把大法的美好傳播給人們,帶動了很多人都走出痛苦的沼澤地,進入了修煉大法的行列。她們為了方便更多的人學煉,就帶著大家集體學法,看老師講法帶,並義務教功。看著妻子因煉大法,以前愁容滿面的病態一掃而光,容光煥發,一天天樂樂呵呵,我們這些不學的家人也萬分高興,感謝李老師給了她第二次生命,全家人和睦相處,其樂融融。可萬萬沒想到這歡樂的氣氛竟被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給徹底打破,1999年7月20日江XX開始瘋狂鎮壓法輪功,我們怎麼也想不明白能救人的大法有甚麼錯,從此我們家又被更大的痛苦籠罩。

我妻子心眼好,認識人多,有一個同修被非法抓捕後在重刑下說出了我妻子,就這樣2001年10月的一天晚上8點多,公安派出所闖進我家,不由分說強行將妻子帶走,並抄家,第二天就被非法送入市看守所,並向我家要300元說是被褥錢。我們全家惦著她,探視親人心切,被惡警騙吃、騙喝、騙拿達2000多元,可關押了4個月也沒讓看一眼。

2002年,我們全家人才第一次看到我妻子。當時看一回說得交80元訂飯錢,外加20元手續費,說這樣可以多說幾句話,我們帶去的很多吃的東西也被看守所扣壓而私吞了,後來又看了三次,經濟損失達4000元,另外給帶去的一套毛衣也不知去向,在看守所非法關押1年多,又莫名其妙被非法判刑4年,當時共有12─14人被判刑,最少3年,最多8年,其中有幾位60歲以上的老太太被送往省女子監獄,當天晚上都被推進了小號,進行酷刑折磨。後來我妻子曾痛苦地說:「那是我難忘的一晚上。」第二天,我妻子的臉色蒼白,血壓上升至180以上,心臟時停時跳,可想被折磨毒打的程度。監獄一看氣息奄奄又是60歲以上而拒收,被返回當地看守所。惡警們不肯罷休,又第二次強行送去,並威脅獄方說若再不收,就上告北京,這樣獄方才勉強收下。接下來,她們被逼著每天幹8─10小時苦活,簡直成了搖錢樹,監獄裏所有的日用品等,價錢是外面的好幾倍!

我寫的只是我妻子遭受迫害的一個側面,還有許多大法弟子仍在承受著殘酷的迫害。我妻子的第二次生命是大法給的,我們全家人都能作證。

我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的家屬,呼籲所有大法弟子的親人,呼籲所有善良的人們趕快行動起來,共同制止這場滅絕人寰的邪惡鎮壓,匡扶人間正義,呵護善良,再也不要作一名看客。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