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堅持信仰而被多次綁架勒索的經歷

【明慧網2003年4月25日】我過去渾身是病,關節炎、胃腸病、腦病集於一身,走不了路。為了強身健體,我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後我受益很多,五年來沒吃過一粒藥,各種病都沒了,身體也越來越好,成為一個健康的人。通過修煉,我也懂得了該怎樣做個好人。

然而,自1999年4月25日以來,江××及其追隨者羅幹、曾慶紅、何祚庥等利用手中權力,採取國家恐怖主義政策,動用大批國家財力人力,控制輿論工具製造謠言,詆毀、誹謗法輪大法及其修煉者,用殘酷手段迫害法輪大法修煉者,非法剝奪法輪大法修煉者的信仰自由。特別是1999年7月20日後,江××及其追隨者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大法學員進行了法西斯式的血腥鎮壓。

由於親身體驗了法輪大法的種種好處,我想說句公道話,就去北京國家信訪局上訪。來到天安門廣場就被抓了起來,和一批大法弟子一起被戴上手銬關到一個地方,呆了一個晚上,一直戴著手銬。次日被當地公安局及派出所押回看守所,戴了手銬腳鐐,睡覺也戴著。惡徒還隨意對我們打臉、打頭、腳踢,就這樣一直被折磨了7天,直到惡警從我丈夫那裏勒索了10,000元錢,才放我回家。

2001年春天,我和同修第二次到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再次被惡警綁架,被非法關押一天一夜後被公安局及派出所惡警押回當地拘留所,非法關押了七八天,這次被拘留所勒索去450元。過後,又說不滿15天的期再次把我抓去非法關押13天。這期間,警察逼迫我寫不再修煉的「保證書」,我堅決不服從,就是不放我走我也不寫。警察看沒有辦法了,又從我丈夫手裏勒索五六百元,才放了我。後來,「610」犯罪團伙設置強制洗腦班,鎮長逼我丈夫把我送去,我堅決不去。他們就經常來騷擾,我就藏起來,後來被惡人發現了,被抬著送進了洗腦班。我不聽他們的邪惡謊言,一直不睜眼不吃不喝,絕食要求放我回家。他們就強行給我灌食數次,又送我到市人民醫院強制打吊針,我就拔針頭,他們找來五六個惡人壓著我給我打,趁他們不注意我又把針頭拔下。他們看我不行了,第6天叫家裏把我接回,這次又勒索去800多元所謂的「醫藥費」。

2001年夏天,我和一同修在講真相時,被惡警再次綁架到市看守所。我繼續絕食抗議,惡警領著八九個犯人就把我綁在鐵椅子上,強行給我灌食,還把我狠狠綁在木十字架上,四肢分開,平躺在上面,一動也動不了。強行灌食多次疼得我昏死過去,他們還是不把我放下來,直到後來我大小便失禁,拉了一地,才把我送回監房。第8天,他們看我不行了,又勒索我丈夫6000多元才放我出來(他們多次向我丈夫勒索錢財的事,我直到後來才知道)。

總共被多少次非法關進拘留所、看守所我已經記不清了,被抄家多少次也記不清了,我的大法書籍、資料全部被搶走。直到現在610辦公室及惡警還是三天兩頭來騷擾我,來的有穿警服的也有便衣,壓手印、照相、逼寫保證等花樣繁多。家裏人也跟著整天提心吊膽,身心受到極大傷害,生活受到嚴重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