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看越糊塗的一篇報導

由一篇《中國日報》的報導所引起的思考


【明慧網2003年4月28日】現在海外的華人對SARS病都是談虎色變。我有個朋友新近從大陸移民至加拿大。她向我介紹說日前在多倫多,人人在談SARS,人人都怕SARS。相比之下,我們大陸的中國人還陶醉在一言堂的媒體報導中,感覺形勢一片大好。給父母打電話時,他們告訴我說,「中央領導很重視,已經找到了解決辦法,得到了控制。」後來他們告訴我說,「傳染源還不清楚……」我心裏很奇怪:傳染源還沒找到,怎麼就能控制它的傳播呢?不僅如此,在這一世界難題面前,更對我們國家的科技人員能達到如此突破性進展大為好奇。直至看到了這一篇《中國日報》的報導之後,才明白一二……

這是《中國日報》在4月17日的一篇報導[1]。圖片所附的文字中說這是湖北省疾病防治研究所的病毒研究中心的醫學專家在提取SARS病毒。粗略看來,很為圖中一位研究人員專注的神情所打動。但仔細看去,發現有不解之處。然後越來越糊塗。現分析如下。

1)安全因素。大家都知道,SARS通過病毒傳播,傳染性強,致病率高。在美國,一般需要Biosafety Level 3(BL3)實驗設備方可進行SARS研究[2]。尤其提取病毒更是如此(稍大規模的研究則需要BL4的實驗設備)。BL3的要求條件很高[3]。(相比之下,導致艾滋病的HIV病毒研究也只是需要BL2實驗設備。)我在美國讀博士期間,因為涉及到研究結核病菌(TB,tuberculosis),曾接受過BL3的培訓,並到課題合作者所在大學的BL3實驗室工作過一段時間(因我所在的大學沒有BL3設施)。我記得當時工作室至少有兩道門。中間要帶手套(必要時雙層手套),穿防護衣,帶口罩及防護眼鏡。為保險起見,鞋子外面還要套上防護鞋。而涉及到病原體的實驗則必須在隔離的通風櫥中進行。所有的這一切都是為確保病原體不會擴散。對我進行培訓的人員介紹說,上述哪一點沒做到,都可能會出問題。

而當我看到這份《中國日報》的報導時,不禁疑團重重:實驗不像是在通風櫥中進行的;研究人員除穿常見的白大褂及口罩外,沒有防護眼鏡;更令人詫異的是,兩位研究人員都沒帶手套!這是絕對不允許的。且不說,後邊站得很近的一位領導模樣的人體,除穿白大褂外,也無任何其它防護措施。

值得注意,這些漏掉了的手套等防護措施是最基本的,每個實驗室必備的,不管是國內還是國外。

2)儀器操作。我從事生化及醫學實驗多年,從未見過在轉移樣品時,像圖中所示的那樣由兩個人來共同操作。這樣做,不僅費勁彆扭,而且容易出錯,如樣品污染或濺出。所以圖中所示很是古怪。不僅如此,其中一位握移液管的姿勢不當,而且差之甚遠。除此之外,還有很多欠妥之處,如桌面不淨,樣品容器擺放散亂。而這些都極容易造成樣品污染,且均為一般入門的常識性的問題。

病毒研究中心的醫學專家竟然這樣缺乏最基本的常識,卻還敢去提取當今世上頭號的SARS病毒,真是咄咄怪事?!

想來此報導有幾種可能性:

1)魚目混珠。為了響應號召,表現咱們的科研人員也在研究SARS,隨便找別人來湊數。只是我們的科研人員連最基本的常識都缺乏,別說SARS,一般的疾病病原體恐怕做起來都是很難的,真讓人心寒。而且堂堂的《中國日報》竟然在SARS這麼一件大事上如此欺騙,那別的報導還有甚麼叫人可信的呢?!

2)圖片屬實。這可真的令人揪心了。科技人員知道是SARS病毒還是如此輕率對待,如果是出於條件有限的話,要說連雙手套都沒有,不大可能。唯一的可能性只能是科技人員不知SARS的危害有多大。早聽說大陸官方控制的報導有意淡化SARS,欺騙誤導百姓。而且故意把SARS這一可怕的新事物與早已有之且有方可尋的「非典型肺炎」混淆。如果連科研人員因此都不知實情的話,難怪會傳播這樣快!倘真如此,真是我們民族的悲哀,全世界的悲哀。

(註﹕完稿之際,見報導中說今年三月初將SARS病傳入香港的竟是廣州中山醫學院附屬醫院的一位教授[4]。他是因為給一位SARS病患者進行診治時染上此病的。本文猜測不幸言中。事已至此,我們報紙上讀到的,電視上看到的,該相信甚麼,不該相信甚麼,是要清醒了。)

參考資料
1.http://www1.chinadaily.com.cn/pn/2003-04-17/112474.html
2.http://www.health.ri.gov/disease/communicable/sars/han24.htm
3.http://www-ehs.ucsd.edu/bio/biobk/bio21.htm
4.http://www.zhengjian.org/zj/articles/2003/4/22/212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