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瘟疫」和「江氏瘟疫」


【明慧網2003年4月19日】現在整個中國最熱門的話題恐怕要算「非典」(學名叫SARS)了,這種傳染性非常強、目前還沒有找到任何有效治療辦法的恐怖傳染病其實早在去年11月就在廣東省出現了,據說當時就有5人喪命,300多人被感染(2月份官方媒體的數字),可是當時官方媒體仍全力聲稱「疫情獲得控制」,稱民眾間流傳的消息為謠言,破壞穩定云云。直到最近,此病在全國各地乃至整個世界迅速蔓延開來,連北京也成為疫區,人們才從官方媒體口中得到了一些像擠牙膏似擠出來的冰山一角的「真相」,這時人們才恍然大悟,原來問題有這麼嚴重。人們不禁紛紛質疑官方當初對真相的掩蓋行為,這時恐怕也沒有人會認為當初以「穩定」作藉口來遮掩真相的「有關部門」是真的為國家的「穩定」立功了,相反,正是由於他們的掩蓋,造成了人們對於此病缺乏足夠的重視,沒有採取合理的預防措施,才造了成今天的嚴重局面。

可是如果把時間倒退兩個月,那個時候如果有人能夠智慧的預見到「非典」正在流行這一事實被隱瞞的嚴重後果,站出來大聲把不同於官方消息的事實真相告訴人們的時候,將會如何呢?恐怕更多會遇到的周圍人們的漠不關心甚至白眼吧。再進一步假設如果是相當多的一群人,他們預見到了掩蓋事實真相的嚴重後果,同時又因為良知使他們無法保持沉默,坐視病毒的肆意傳播而無所作為,他們將遇到甚麼「待遇」?恐怕國內媒體的口誅筆伐,御用「海外華人社團」的憤怒聲討是斷斷少不了吧!如果他們堅持良知,不肯把嘴巴閉上,作為專政工具的「有關部門」為了「穩定」也必然會強力介入,然而善良而不明真相的普通百姓恐怕也會說:你們這是幹甚麼呢!政府都說了,已經控制住了,只死了個把人,沒甚麼問題了,你們這麼造謠是不是想搞亂中國,你們這麼搞不是在反華嗎,這不是在搞政治嗎。

慢著,這些話好像似曾相識,的確,這些正是被當權者和麻木不仁者加諸於努力告訴人們事實真相的法輪功弟子身上的「說詞」。其實,時至今日,不但海外,國內的很多普通民眾也都通過各種渠道知道了法輪功弟子們講的都是事實真相,可是一些人還是固執地在想「這和我有甚麼關係?」,甚至滿腹狐疑的問:「你們幹嘛告訴我這些,你有甚麼目的?」一些人也會「好心」地勸法輪功的弟子們:國家「穩定」最重要,政府這麼做一定有它的原因,你們就順從一下唄,不要說了不就一切都好了嘛。

可是真的只要不說,裝作甚麼也沒有發生就一切都萬事大吉了嗎?在「非典」出現的頭五個月裏面,很多事實的真相都被指責為謠言,甚至被扣上了「別有用心」、「破壞穩定」的大帽子,可是「非典」不還是一夜之間(官方媒體開始報導是在實在無法遮掩下去後突然開始的)成了威脅到每一個生命安全的瘟疫嗎?其實,江XX獨裁政權對法輪功的迫害對中國而言是一場更加嚴重的「瘟疫」,江集團的那些被不斷製造出來的惡毒謊言就好像今天的SARS病毒一樣在人群中不斷的傳播,只是SARS病毒毒害是人們的物質身體,而謊言毒害的確實人們更本質的靈魂。法輪功弟子正是那種有足夠的智慧與良知的人,他們清楚地知道由江XX所一手發起的這場「瘟疫」是何等可怕,也清楚的看到了那些惡毒的謊言是如何在不知不覺中四處泛濫,肆無忌憚地侵蝕著這個社會上本來就已經不多的真誠、善良和正義,以及這會將給我們的國家和民族帶來何等的深重災難。可是很多善良的人們或者受矇蔽而不知真相,或者知道其可怕,卻屈服於它的淫威,天真的想「委曲求全」,以自己的退縮希望換取這可怕病毒不要降臨到自己的頭上。可是正如SARS不會因為你不知道它或討好它而停止感染和毒害你,這場由暴露和謊言導致的「瘟疫」也不會因為你的不知道或迴避而不降臨到你們的頭上。

這場「瘟疫」已經持續的太久了,為了制止這場「瘟疫」的蔓延已經有600多和你我一樣的普通百姓因為堅持說真話而被製造「瘟疫」的壞人迫害致死,10000多人被關進了勞教所,監獄,遭受酷刑折磨使其放棄說真話的良知,而更更多人則頂著會被「瘟疫」吞噬的巨大危險,用自己純潔的心去告訴人們事實和真相,其實也就是告訴人們如何避免和遠離這場可怕的「瘟疫」,因為真相就好比是「陽光」,是謊言和污衊的「病毒」最最見不得的,一旦人們心中有了「陽光」,就等於有了對欺世謊言的免疫力。他們的目的其實只有一個,那就是出於良知要把人們從「瘟疫」的威脅中解救出來。

正如那位頂著壓力用良心勇敢地講出SARS真相的老軍醫蔣彥永代表了中國的脊梁,代表了白衣天使這個神聖稱謂;同樣,千千萬萬敢於在極端殘酷的壓力下面講真話,告訴人們這場關係著每一個人的未來的可怕的「瘟疫」真相的人,他們更是中國的脊梁,他們被別人辱罵而依然微笑;他們毫不在意別人的眼光而依然真誠。我從中看到了兩個字──「偉大」!

真心的願您敞開心扉,讓我們共同抵制這場可怕的「瘟疫」,不僅為了你我,也為了我們祖國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