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非典」還是「SARS」

——中共蓄意掩蓋真相(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23日】新華網北京4月20日報導,胡錦濤考察軍事醫學科學院和中科院時勉勵科研人員,發揚愛國奉獻勇攀高峰為民造福精神運用科學力量戰勝非典型肺炎疫情。 

聽上去不錯,可惜的是,到現在為止,中國大陸在「三個代表」指導下的科學在這次SARS爆發流行過程中所起的作用並不令人稱道。

去年11月起源於廣東河源中山一帶如今禍害全球的一種急性傳染病,中國大陸叫非典型性肺炎(簡稱非典),而世衛組織和全世界所有其他國家都叫嚴重急性呼吸症候群(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SARS)。為甚麼要叫非典?這是用科學名詞蓄意掩蓋真相的一部份。

我所能查到的官方將這個病叫做「非典」的最早記錄是在2月11日廣東省和廣州市衛生官員答記者問。省衛生廳廳長黃慶道指出,專家組就該病的病因、診斷、治病與預防措施等方面進行討論分析,認為本病屬「非典型肺炎」,病因不明。

那麼,把這種嚴重的急性傳染病叫「非典」是否合理,醫學專家的態度如何呢?中國官方醫學界對非典的定義是:非典型肺炎(Atypical pneumonias)是指由支原體、衣原體、軍團菌、立克次體、腺病毒以及其他一些不明微生物引起的肺炎。而典型肺炎是指由肺炎鏈球菌等常見細菌引起的大葉性肺炎或支氣管肺炎。

早在2月13日,《新快報》記者就報導了他們對有關專家的採訪。據專家解釋,「非典型肺炎」起初是指那些呼吸道症狀不明顯的肺炎。以前被定義的「非典型肺炎」多數由支原體、衣原體、立克次體、軍團桿菌、病毒引起,通過應用抗生素治療大都能收到不錯的效果,很多患者甚至不用住院就能痊癒。「非典型肺炎」並非一個很準確的名詞,臨床很少用此作診斷。專家指出,本次的「非典型肺炎」與通常所指的非典型肺炎不同,主要體現在現有的抗生素都難以奏效,傳染很多醫務人員,而且病原體至今無法找到。

顯然,用「非典」來定義這次暴發性的嚴重傳染病是非常不準確的。即使是廣東省衛生廳廳長黃慶道在當時也注意到了這一點,他在2月11新聞發布會上說,這次疫情家族性發病多(有的一家10多人發病)、醫務人員發病較多,尤其是後一現象,前所未有,十分罕見,所以引起群眾較大關注。作為一個衛生官員,在已經看到上述足以說明那是一種嚴重急性傳染病時還不以為然,只能證明他要就是不稱職,要就是蓄意誤導。

那麼為甚麼要這樣做呢?一句話,避重就輕。「非典」一直存在,毫不奇怪,每年醫院接受治療的肺炎有一半是「非典」,據廣東省疾控中心副主任許銳恆說,美國每年有560萬人患上非典型性肺炎(不知這個數據是哪來的?該不是編造的吧),言下之意廣州才300例,實在不值得大驚小怪。

此前,廣州《新快報》記者於1月4日採訪了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院長吳一龍教授。「吳一龍教授表示,非典型性肺炎根本不是甚麼大病,只要對症治療,患者連住院都不用就可以痊癒。」

省衛生廳廳長黃慶道則說:非典型肺炎並不是法定報告傳染病,所以我們認為沒有必要公布。在疾病的預警方面,傳染病法已經有詳細規定,甚麼病該公告、該怎麼公告,都會按規定辦。

這才是問題的要害。「非典」是不用報的!

按照這個說法,我們可不可以說,中國現有的傳染病公告體制對任何符合傳染病特點但以前未知的疾病是沒有報告機制和控制手段的。如果是這樣的話,國際社會對中國的擔心程度恐怕還遠遠不夠。

把這個病叫做「非典」對診斷治療造成很大的混亂。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後衛生部防疫局和302醫院印發給醫護人員的「非典防治手冊」在列舉了「非典」常見的病原體後說,這些病原體大多為細胞內寄生,沒有細胞壁,因此可滲入細胞內的廣譜抗生素(主要是大環內酯類和四環素類)對其治療有效。而同一手冊中關於「非典」的診斷依據第三條是「抗菌藥物治療無明顯效果」。很顯然前後「非典」不是一回事,前者是真正的「非典」而後者是「此次非典」(中國官方衛生網站已出現這種說法)。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向全國各級衛生醫療部門推出的《非典型肺炎防治技術方案》幾個版本都存在相同的問題。

相比而言,世衛的定義就科學得多。SARS取了該病的獨特的嚴重臨床表現,就和一般的「非典」區分開了。建議中國政府「與時俱進」地「和國際社會接軌」,將「非典」正名為「SARS」。如果因為叫慣了一時改不了口,還有一個辦法。醫學界給新發現的疾病命名有多種方法,其中一種是在常規病名前加上首發地的地名,以區別於同名的類似疾病。建議使用「廣東非典」,保證不會造成誤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