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綜述:「透明化參觀考察」的陷阱

【明慧網2003年4月27日】(﹝注﹞本網站所轉載的參考資料皆為非修煉界人士所撰寫,不一定和法輪功學員的認識相同。)

  • 從SARS事件看「反華」、「泄漏國家機密」、「給國家抹黑」等大帽子

  • 世界日報:新聞不自由 更可怕

  • 從SARS瘟疫的傳播看江澤民的「穩定壓倒一切」

  • 外界評論:從「非典型肺炎」探微「典型謊言」(3)──「透明化參觀考察」的陷阱

  • 參考資料:誰是真正的瘟神

  • 從SARS事件看「反華」、「泄漏國家機密」、「給國家抹黑」等大帽子

    SARS傳染病在大陸鬧得人心惶惶,此事發生在每個人的身邊,事關每個人的生命,於是大家一致譴責掩蓋疫情真相的中共政權和向國際媒體撒謊的衛生部長,對於向海外媒體揭露疫情真相的北京解放軍301醫院的退休醫生則眾口一詞地表示讚賞和敬佩。中共政權迫於國際社會的壓力,這次沒敢對揭露真相者進行報復,反而將撒謊部長撤職以掩人耳目,雖然撒謊部長明明是在奉命撒謊。

    假如不是SARS瘟疫蔓延到紙裏包不住火的地步,假如不是SARS瘟疫傳染到海外引起各國政府的強烈不滿,根據江澤民政權的一貫做法,這位揭露事實真相的醫生一定會被扣上「反華」、「勾結國外反華勢力」、「泄漏國家機密」、「給國家抹黑」、「破壞安定團結的大好形勢」等大帽子,而那位撒謊部長則會因為奉命撒謊有功而獲得獎賞,海外媒體的批評則會被中共政權攻擊為「反華勢力亡我之心不死」。

    請不要認為我只是在假設。三年前紐約中醫滕春燕女士就是因為向海外媒體披露江澤民政權把身心健康的法輪功學員劫持在精神病院的事實而被江政權以「泄漏國家機密」之類的罪名判刑三年,並在監獄中被洗腦。滕春燕醫生所揭露的事實顯然比SARS瘟疫更加酷虐,可是因為民眾和各國政府對此事並沒有SARS事件那樣的切膚之痛,使得江政權可以毫無顧忌地對滕醫生加以迫害。

    同樣的遭遇其實發生在很多法輪功學員的身上。他們因揭露江澤民政權虐殺、迫害無辜法輪功學員的事實而被非法勞教、判刑、酷刑折磨、以致迫害致死。海外法輪功學員向國際社會揭露事實真相的正義之舉則被江政權誣陷為「反華」、「與反華勢力相勾結」。其實,真正反華、禍國、殃民的恰恰是屠殺中華善良民眾、踐踏中華道德良知的獨裁者江澤民及其幫兇。北京解放軍301醫院的那位退休醫生揭露SARS瘟疫真相是對國家、人民和自己的良心負責,同樣,法輪功學員揭露江氏瘟疫的真相並抗議和抵制江氏瘟疫也是對國家、人民和自己的良心負責,是「愛國、愛華、愛人民」。

    SARS病毒肆虐,每個人都感同身受,所以每個人對這件事情的是非都很清楚。那麼,對於大陸法輪功學員遭受江氏瘟疫持續四年的暴虐的事實,請每一位國人都設身處地地想一想,假如遭到迫害和虐殺的是您本人或您的親人,您將如何評價法輪功學員揭露迫害和抵制迫害的舉動呢?


    世界日報:新聞不自由 更可怕

    世界日報4月25日報導,自從去年11月SARS在大陸廣東省出現後,海外媒體一直批評大陸未如實公布真相,但大陸官方卻堅稱疫情已得到了掌控。可是,自敢於直言的老醫生蔣彥永的聲明在網路上出現,世界衛生組織的查核,再一次證明了官方刻意隱瞞疫情,欺騙世人的醜陋。

    來勢洶洶的SARS實在可怕:其蔓延之處,一時間人心惶惶,出門時口罩一層加一層;醫院人滿為患,床位告急;飛機停飛,旅館歇業,因此,面對如此危機,新上任的國務院總理溫家寶驚呼:「SARS簡直像墳墓一樣可怕!」

    然而,大陸官方長期封鎖新聞傳播,扼殺新聞自由的舉措,比正在流行中的SARS更為可怕。試想,被剝奪了知情權的百姓,如何來真正地面對、防範SARS呢?死氣沉沉的墳墓,無門無窗,不通風、不透氣,見不到一絲光亮,這豈不是大陸官方箝制新聞、言論自由50年來的真實寫照?北京是天子腳下的京畿之地,首善之府,官方對SARS疫情尚如此封鎖,若非蔣老醫師仗義執言,外界就被瞞得不透風,而廣大老百姓只能以小道消息和滿天飛的各種「謠言」中揣摩,人心必造成更大的慌亂!各省、市、自治區的領導善觀中央的臉色,更是會竭盡全力來掩蓋各地區SARS疫情。但如此粉飾太平的結果,必然會將SARS的蔓延擴大。但事實上,SARS在大陸已流行了半年,而眼下仍有十幾個省份堅稱無一例SARS,這可能嗎?


    從SARS瘟疫的傳播看江澤民的「穩定壓倒一切」

    文/飛鳴

    SARS蔓延世界,殺人害命,江澤民負有直接責任。當SARS病例被發現時,正是中共第16次分贓大會召開的時候。為了給其所謂的13年塗脂抹粉,江XX自然不准媒體報導這類「敗興」的事情。之後今年二三月間又有兩會召開,為了這兩個下流無恥的政治化裝舞會,江XX自然也不允許有關SARS的消息來搗亂。

    江XX這樣做的邏輯是「穩定壓倒一切」。為了這「穩定壓倒一切」,他可以把任何他認為威脅他獨裁統治的事情扼殺在萌芽狀態。下崗工人遊行要鎮壓,貧困農民上訪要鎮壓,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連老頭、老太太煉法輪功,祛病健身做好人也要鎮壓,而且是血腥的酷刑和虐殺。這種「壓倒一切」的「穩定」是甚麼樣的「穩定」呢?是貪官(包括江澤民家族)侵吞國家資產的穩定、是酷吏魚肉百姓的穩定、是江XX到處出醜做秀的穩定。當權者得到了這種壓倒一切的穩定之後,會收買一些民間的所謂的「精英」,於是得到幾塊骨頭的精英們也就幫助統治者狂吠「穩定壓倒一切」,全不顧自己的良心。

    可是這次SARS病毒不買這個帳,儘管江澤民一夥竭力隱瞞欺騙,SARS病毒仍然我行我素地在大陸和世界蔓延,以致一發不可收拾。被SARS病毒所殺死的人都是江XX「穩定壓倒一切」的受害者。恐怕現在大陸沒有人再相信穩定可以壓倒一切了。

    在穩定的幌子下散播瘟疫的江XX應該受到法律的審判和制裁。


    外界評論:從「非典型肺炎」探微「典型謊言」(3)──「透明化參觀考察」的陷阱

    作者:司馬泰

    世界衛生組織在2月份就要求進入中國疫區實地考察,但一直拖到4月3日才讓去廣東;到了4月15日,才獲准進入到謠言四起的北京軍隊醫院;到了4月21日,才允許到號稱只有2例的上海。

    對於中共短則數天、長則幾週的拖延,世界衛生組織的老外們也許以為這是官僚機構的低效率所致,但是我們中國人對這種「爭取寶貴時間」的把戲太熟悉了。小時候,學校裏常有上級的衛生檢查團下來,總是一連幾天全校動員的大掃除,領導們看到的永遠是窗明几淨、花團錦簇、旌旗飄揚、書聲朗朗的美妙景象。

    同樣的一幕呈現給了世衛的專家們。

    4月9日,新華社報導世界衛生組織的專家們對廣東省給予了高度評價。英國流行病學家梅瑞恩-埃文斯說,「在廣東省的每一新發病例都能得到及時通報。」「獲得信息的渠道非常暢通。」美國疾病控制中心專家詹姆斯-馬圭爾更是稱讚「非典」在廣東得到有效控制。

    4月15日在結束為期4天的對北京的考察後,馬圭爾這樣發表自己的感受,「北京市為控制非典型肺炎採取的很多措施是獨特和有創新的,我對此印象深刻。」「北京市衛生官員……的巨大決心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馬圭爾左一個「印象深刻」,右一個「深刻的印象」,可見他被矇蔽之深。

    衛生部長張文康在4月3日的記者會上為了證明非典型肺炎的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專門用世界衛生組織的決定來佐證。他說,「比如WHO現在就取消了「把北京列入疫區」這樣的建議……」 (後來在4月11日WHO終於又將北京列為疫區)

    現在我們知道,那段時間正是「非典」在北京迅速蔓延的時候。據當地醫生向外界披露,為了矇蔽考查人員,當局把軍隊醫院裏的「非典」病人轉移到了別的地方;當專家在中日友好醫院參觀時,甚至把31名感染人員裝進車裏在北京兜圈,直到專家離去。凡此種種,為的就是一個「騙」。我們小時候騙的是縣裏的領導,現在他們騙的是聯合國的專家。可恨的是,我們的縣領導知道自己被騙,大家心照不宣;而這些老外們,卻天真地當了真。

    可惡的地方就在這兒。中共不但用假象來矇騙老外,還把被矇蔽的老外用作工具,讓他們以聯合國專家權威的身份為中共說話,粉飾太平,把個十幾億中國人民騙得服服貼貼,死心塌地。在4月20日「非典」真相敗露以前,中國人民的一大定心丸就是這些世界專家們的褒揚之詞。

    中共的這種「公開化透明化參觀考察」的把戲,近幾年來,在面對國際譴責的各種事情上多次使用,頻頻得逞。

    比如,國際上普遍譴責它的人權記錄,特別是濫施酷刑和關押大量的政治犯與良心犯。中共也是讓外國權威機構和記者們來監獄參觀考察、親自採訪。一方面堵了不讓調查的嘴;另一方面又可用外國人的嘴來說中國的人權狀況是多麼的好。

    遼寧「馬三家」教養院,曾把十八位法輪功女學員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是殘酷迫害法輪功的受江澤民嘉獎的「先進單位」。2001年5月22日,組織外國記者團參觀訪問。除了「春風化雨」的親切教養,「豐富多彩」的文娛活動,「樂不思蜀」地對牢獄生活的衷心留念,對黨的關懷的無限感激之外,記者們又能看到甚麼呢?只是有時戲演過了頭,連記者都納悶,這到底是中國的監獄還是倫敦郊外的療養院?!

    這一次中共企圖掩蓋「非典」真相的努力失敗了,這要歸功於有良知的知情醫生挺身而出。特別是北京301醫院的退休軍醫蔣彥永大夫的正義行為鼓勵了更多的醫生站出來。

    但是,我們也看到,多年來直接參與配合中共隱瞞事實、甚至造假誣陷的醫生也大有人在。

    新華社99年7月24日引述一名北京醫科大學第六附屬醫院的精神病科大夫的話說,「從北京兩家醫院的數據分析,96年以來法輪功學員出現的精神病狀直線上升,到99年已佔所有精神病人的42%。」要真是如此,不用政府取締,早就沒人煉了;在天安門自焚案中,慢鏡頭清楚地顯示劉春玲在現場被便衣用重物打死,可北京積水潭醫院的有關大夫卻配合中央電視台,煽情詆毀,扮演了很不好的角色。

    如果官員們,醫生們,記者們,多幾個勇敢地站出來,揭露中共的各種謊言,那才是中國真正地走向「透明」的保證,「參觀考察」才富有意義。

    現在中央似乎是拿出了徹底的決心在「非典」上要打擊作假,增加透明。可是,當各級政府官員只是在「保持透明」和「儘量隱瞞」中選擇一個當前更為正確的政治方向來執行,而不是從心裏認同要「實事求是」時,我們就沒有理由相信今後在其他事情上能保持這種「透明」。因為官員們認可的不是良知,而是政治方向的「正確」。

    就在「非典」打假的峰頭上,北京第一中級法院4月21號對四名異議人士楊子立,靳海科,徐偉和張宏海進行了開庭審理。而這些人所犯的唯一罪證就是倡導披露真相的言論自由(總部設在紐約的人權組織[中國人權]星期二報導);而第一個站出來披露「非典」真相的蔣大夫也受到監視警告。這對於中共新任領導人表示出的「非典」決心真是具有莫大的諷刺。

    從「非典」事件中,我們很高興看到,在國際社會的關注下,知情者站出來共同揭露中共的謊言,將是多麼有效;我們也要呼籲,國際組織的老外們能從「非典」事件中增加對中共做秀般的「參觀考察」的鑑別力,更是不要被中共利用來當作其宣揚「透明度」的御用工具。


    參考資料:誰是真正的瘟神

    自從SARS瘟疫爆發以來,熱中於出風頭的江澤民卻一直沒有露面。這對於了解江澤民習性的人們來說,生活中好像缺少點甚麼。這些日子,江澤民幕後都幹些甚麼,也是大家頗費猜測的事。

    可以肯定,江澤民近來頗感寂寞無聊,這大概是可以推測得到的。為了不去送死,許多國家的領導人突然一下子明白過來了,紛紛取消了對共產中國的訪問,連帶來滾滾財源的商業合同也不敢去簽了。這樣苦了江澤民,失去了許多接見外賓的機會,這對於一個喜歡拋頭露面的人打擊是很大的。

    對於這場瘟疫的病源,各有各的說法,有的說可能是一隻穿山甲,也有的說來自於一隻蝙蝠。蝙蝠也好,穿山甲也好,這種死神早在去年年底就在中國南方的上空盤旋。那時江澤民正在幹甚麼呢?江澤民仍賴在位子上,並採取拖延戰術,以便贏得時間幫助同伙瓜分黨和國家領導人的位置。對江澤民來說,這是一場大生意,多死點平頭百姓算不了甚麼。為了不打攪江澤民一夥人的興致,瘟疫的消息像跳蚤一樣被捉出關在盒子裏,不透露半點風聲,官方的報紙甚至出面闢謠,還威脅要把散布謠言的繩之以法。這等於一場謀殺,讓人們對瘟疫的情況蒙在鼓裏,不知道有種可怕的事已經發生,以至於感染病毒的人愈來愈多,發展到現在這樣不可收拾。

    在中國古代,歷來把瘟疫的出現當作亡國的徵兆。在古書,或古典名著中,我們常常看見一群穿著肚兜在村頭或街坊玩耍的孩童,正齊聲唱一詭異的歌謠。歌詞中隱藏著一個不祥的預言,並隨著故事的展開一一得到應驗。這種超現實般的夢幻景象正符合目前中國的現狀。我們似乎聽見,那首古老而神秘的歌謠又從遠處傳來,在蒼茫的暮色中,江澤民及其同黨像蝗蟲一樣全身披甲,面無表情,正在把整個國家驅趕進那則可怕的預言中去。

    這是一種從來未見過的神秘瘟疫,追魂奪命,令人畏懼。連引為自豪的現代醫學也對它一無所知。它在中國大陸那個人妖顛倒,道德淪喪的環境裏滋生,繁殖,又一步跨到名義上一國兩制的香港,然後向世界各地擴散。為了毒死更多人,中共政府一度對外隱瞞疫情的存在,甚至惱羞成怒,拒絕世界衛生組織前來取證研究,這一切都是為了維護江澤民開創的所謂十三年來的大好形勢,維護黨和國家的光輝形像。

    中共政權不但可以隱瞞病毒,甚至還製造病毒。從去年開始,在江澤民的授意下,香港的傀儡政府精心熬製了一付對付法輪功的毒藥,這就是對《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這項立法與現在橫行的瘟疫兩毒並舉,遙相呼應,一個奪取人的生命,一個扼殺人的靈魂。假如人們聽任這樣的立法生效,人人戴上口罩再也不僅是為了預防病毒,更意味著在強權之下人的嘴都被封了起來,不能講真話,甚至大禍臨頭了也不能呼喊一聲,在命運的擺布下,只能露出一雙雙奇大無比的眼睛,驚恐地看著這個社會一步步走向淪落。這就是江澤民及其同伙想要達到的目的。

    瘟疫仍在蔓延,江澤民也悄無消息,像一隻肥碩的蛤蟆一樣潛伏在茅坑旁邊的臭水溝裏。有人分析,江澤民因為下令封鎖瘟疫的消息,現在已經闖了大禍,所以嚇得不敢露面。這等於在抬舉江澤民,等於說他還是一個知道廉恥的人。然而實際情況也許恰恰相反,江澤民也許正在等待別人處理瘟疫危機上出錯,機會一到,就會狠狠地撲上去一口咬住,就像蛤蟆捕捉飛蟲一般,正所謂悶聲發大財呢。

    佛教中認為善惡有報,人積攢了惡業,會遭受報應,一個人是這樣,一個政權也是這樣。現在看來這真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啊。一些國家的科學家正在顯微鏡下,日以繼夜地研究瘟疫的基本構造,以期找到破解之法,希望這是一個不久就可以實現的良好願望。然而,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真正的瘟神,它既不是穿山甲,也不是蝙蝠,而是一種更加劇毒無比的東西,正時時刻刻威脅著中國人,繼而威脅著這個世界,這就是江澤民,和江澤民以槍指揮下的中共政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