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冬冬奇遇記


【明慧網2002年11月13日】

(一)初遇嘟嘟

「喂?媽媽嗎?你和爸甚麼時候回來?」冬冬高興的拿起話筒,歡快的問道。
「對不起,冬冬。爸爸媽媽今天不能回家吃晚飯了。你和小蘭先吃吧。」電話中媽媽的聲音充滿了抱歉。
「但今天是我生日啊,你和爸昨天不是答應我今天會早一點回家嗎?」冬冬急道。
「對不起、對不起,乖兒子,今天有一個重要的客戶,爸爸媽媽實在沒辦法。要不,你讓小蘭帶你去吃麥當勞,吃多少都可以。我和你爸明天再幫你補過怎麼樣?」
「補過?你們每次都這樣說。但每次你們不是忘了,就是有更重要的客戶。我不管,今天你和爸一定要回來。」冬冬不依道。
「乖,這個客戶真的很重要。爸爸媽媽真的不能回去。哎呀──你爸叫我了,不能說了。就這樣吧,讓小蘭帶你去吃麥當勞,啊──」
「但是小蘭──」
「嘟──嘟──」
「但是小蘭不在,我放了她假。」冬冬對著掛斷的電話喃喃地說。
無力的回躺在自己的床上。冬冬茫然的盯著對面書桌上的電腦。多少次了,自有記憶以來父母都是那樣的忙,忙的哪怕抽出一天的時間陪他過生日的時間都沒有。雖然事後他總是能得到更多的零用錢作為補償,但,他只想能和父母開開心心的過一次生日,這個要求,不算過分吧。
他今年只有12歲,但已有了自己的手機、電腦,甚至他的名下還有一幢房子。他的文具、衣服都是最好的,從未為過零用錢發愁。但,他寧願用這一切去換一次和父母共度的生日。
「為甚麼?為甚麼要騙我?既然不能回來,就不要答應我呀。與其給了我希望又讓我失望,還不如從未沒有過希望,你們知不知道?」躺在床上,他自言自語著「不,你們不會知道,在你們眼中只有錢、只有客戶,沒有我這個兒子。但,最起碼,你們不應該騙我呀。這是第幾次了。生日、兒童節、家長會、暑期旅行,你們給了我一個又一個希望,卻從未實現過。我的世界仿佛只有這些謊話,你們知道嗎?如果、如果能有一個世界沒有謊言、沒有金錢,人與人之間都和睦相處,那該多好呀……」冬冬嘆道。「只可惜,君子國只是一個傳說,誠實島只是一個童話,否則,不管它有多遠、他在哪裏,我都要找到!」
「你真的想去嗎?」一個聲音忽然傳到他的耳裏。
「誰?誰、是誰在跟我說話?」冬冬坐起身警惕的看著四週。
「你真的想去嗎?」那個聲音又響了起來。冬冬從床上跳了起來。「到底是誰?不要跟我開這種玩笑,我會報警的。」這聲音很陌生,不是小蘭或班上同學的。而且門外一直沒動靜。
「唉,你往你的枕頭上看,對,就是我!
冬冬的視線落在自己的枕頭上,他不敢相信的看著那只很可愛的黃色卡通熊竟然會動!
」怎麼?不認識我嗎?咱倆已相處兩個月了,這兩個月來你的頭一直都壓在我身上,幸虧你的頭不重又經常洗頭,否則我才不要理你呢。
「你、你是誰?」
「我?我是嘟嘟呀,你不是想要到一個沒有利益與謊言的世界嗎?」那只黃色的小熊問道。
「有嗎?真有那樣的世界嗎?」
「當然有。你們人類不是有一句話叫做無奇不有嗎?告訴你,這個世界上有很多東西超出你們人類的想像。就拿我來說吧,你們人類老認為我只存在童話世界中。其實這個童話世界就在你們身邊。告訴你,所有的東西都是有生命、有思想的。只是不存在同一個空間。你們人類知識狹隘,就不承認,總以為自己是這個世界的老大。要不是其他世界的生物不與你們一般見識,哪有你們的天下?不過,照人類這樣下去早晚得重演歷史。」嘟嘟撇嘴道。
「你說,所有的東西都有生命、有思想?包括我的桌子、椅子嗎?」冬冬睜大了眼睛。
「那是當然。哎──別說這麼多了,你要不要跟我走?過了時間,你就過不去了。」
「去!我當然要去!」想也沒想,冬冬一口就答應了下來。
「好,你拉著我的手,閉上眼,甚麼也別想。對,更不能想壞的事情。否則被吸進暗之門就糟了。」

(二)智慧之舟

「好了,可以睜開眼睛了。」
「這,就是你所說的沒有謊言的世界嗎?好、好美呀!」冬冬嘆道。多漂亮的世界呀。天空是那樣的藍、小草是那樣的綠,這裏的一切仿佛是透明的,可以透過這裏看到另外一個世界一樣。一切的一切透著智慧與安詳。「這是天堂嗎?」他不禁問道。只有傳說中的天堂才會是這個樣子吧。
「呵呵,這裏可不是天堂。」一隻梅花鹿不知從甚麼地方來到了他們跟前。
「你在和我說話嗎?你好漂亮呀。」看著梅花鹿身上的美麗皮毛冬冬讚道。
「呵呵,謝謝你呀。嘟嘟,小榆讓我和你一起帶冬冬參觀智慧世界。」
「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呀。」
「呵呵,這裏的人現在恐怕都知道你了。一會兒總督還要見你呢。」
「總督?」冬冬嚇了一跳。雖然平時跟著父母也見了一些廠長呀、經理呀。但,總督?他只在電視中看到過。
「呵呵,總督就是小榆。我們這兒的總督可和你們人類的總督不一樣。你見了一定會喜歡她的。」冬冬發現梅花鹿每次開口說話都要先笑兩聲。
「對了!剛才、你說甚麼智慧世界呀?」走在路上,冬冬忽然想起剛才梅花鹿的話。
「智慧世界,就是這裏呀。至於為甚麼叫智慧世界,等一會兒你自然就明白了。」嘟嘟神秘的笑著。
隨著嘟嘟和梅花鹿穿過一條白樺林。冬冬忽然感到眼前一亮。一眼望不到邊的藍色海面在陽光下泛著亮光。冬冬覺得自己的心胸仿佛一下子擴展了幾倍。
「過了這個海,就算是真正到了智慧世界。不過,在那之前你要通過考試。」梅花鹿歪著頭看著他。
「考、考試?甚麼考試?語文還是數學?」
「都不是。是那個!」隨著嘟嘟的手指,冬冬看見一排綠色的小船。說是小船還真是名副其實。因為它比一個衝浪板大不了多少。不仔細看在藍色的海面上還真不顯眼。
「這是智慧之舟。因為你和我們不同,必須通過它才能到達智慧世界。」嘟嘟解說著。
「可我不會划船呀,而且,這也太小了吧。」
「呵呵,不用你劃。她自己會走。而且,你可別小看它。再大的風浪也不可能把它搖翻,比你們人類社會的任何船都堅固。」
「放心吧,難道你現在還沒發現我們和你的不同嗎?」
聽了這話,冬冬狐疑的上上下下仔細的看了嘟嘟和梅花鹿幾遍,這才發現原來他們是懸浮在半空中的。只是離地還不到一寸。走路(或者說懸浮)的時候,腿腳又像正常行走一樣來回擺動。所以,他一直沒有發現。
「我們這兒的重量和你們那兒的不同。」看出他的疑惑,嘟嘟解釋道。人的重量不是由體重決定的。而是由心決定的。
「心?」
「不錯。如果一個人非常的善良,沒有私心。不說謊,總是為別人考慮。他就很輕,甚至沒有重量。相反,若是邪惡貪心之人則會很重。那些船就是測試人心的重量的。很重的人是沒辦法到達智慧世界的。如果你一登上船,它就沉了下去,我們只有把你再送回去了。不過,放心,你決不會有危險的。」
扶著梅花鹿的背,冬冬小心的登上一條綠色的小船。他的腳一踏上小甲板,小船就下沉了兩寸。急的他差一點掉出眼淚。是呀,誰不想做一個沒有私心的人呀。如果小船沉了下去,他不僅去不了沒有謊言的世界,更說明他是一個壞孩子。好在,小船下沉了兩寸就不再沉了。冬冬鬆了一口氣。嘟嘟和梅花鹿都替他高興。
「嗯,我果然沒有看錯人。」嘟嘟滿意的說。
「呵呵,坐穩了嗎,冬冬?我們要出發了!」
「嗯,坐穩了。」冬冬高興的點點頭。
「出發!」隨著三人的一聲歡呼,小船像箭一樣的衝了出去,又快又穩。再看嘟嘟和梅花鹿分別站在小船的兩邊,還是像剛才一樣腿腳擺動,並不見多費力氣卻一步也沒有落後。

(三)心池景象

身後的陸地早已不見了蹤影,倒是遠處隱隱的仿佛有一團霧氣。漸漸的小船靠近了白霧,只見白茫茫的一片,甚麼也看不清。還沒等冬冬問明是怎麼回事,小船已衝了進去,又立刻的停了下來,差一點就把冬冬給甩出船去。
「你沒事吧,冬冬。」嘟嘟關心的詢問。
「沒事。」站直身子,冬冬看了一下四週。「這、這----」他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在沒穿過白樺林之前,他認為那裏的風景已是仙境,美到了極致。但眼前,這景象已不是用漂亮、美麗這些字眼可以形容的了。他從未如此感覺過自己的渺小。這感覺不是和大海相比、也不是和無垠的天空相比所感覺到的體積的差異。而是一種心靈的震撼。是的,這裏不是美麗、不是漂亮,因為用這些詞語來形容它都是褻瀆。
「呵呵、歡迎來到智慧世界!」對!就是這個,智慧!是的,只有這個詞勉強可以用來形容它。這種智慧不是平時人們常說的聰明,或知識淵博。而是透著諒解、優雅和很多很多他無法表達的感覺。
「大體上說呢,智慧世界分為兩部份,心林和心池。」嘟嘟拉著早已看呆的冬冬邊走邊說。「心林呢,就是你現在看到。可以說所有的智慧世界的居民都住在這裏。哪,你看到的那棵大樹旁的黃色小木屋就是我的房子。而花叢裏的石頭房子則是花花的。」
「花花就是我,因為我的皮毛漂亮,又住在花叢裏,大家都叫我花花」。梅花鹿在一旁插嘴。
「這裏住的人都和你們一樣嗎?」看到一個仙鶴在遠處向他們撲翅膀打招呼,他不禁問道。
「當然不。這裏住的大多數都是人。」
「人?」冬冬嚇了一跳。「你不是說這裏不是天堂嗎」
「智慧世界大多數的居民確實是人,不過也不能完全說是人類。」一個女聲忽然插進他們的談話。
「小榆!」嘟嘟和花花同時出聲。
小榆?那不就是智慧世界的總督嗎?冬冬嚇的連忙轉身。只見一個十七、八歲的大姐姐。穿了一件黃色的長袍,黑髮隨意的披在身後。嘴邊掛著微笑,也正歪著頭看著他。眼裏充滿了和善。總督?這就是總督嗎?感覺就像一個鄰家大姐,但又多了份友善與智慧!對!眼前的這位姐姐仿佛已和智慧世界溶為了一體。
「你叫我小榆姐姐就行了。可千萬別喊我總督。」
「小榆姐姐!」冬冬響亮的叫了一聲,少女笑的更開心了。嘟嘟說的沒錯,冬冬現在真的非常喜歡眼前的這個總督。
「你能來到這裏,說明你還是個好孩子。」小榆讚道。
「但,智慧之船也沉了兩寸。」冬冬不好意思的說。
「好孩子。不要把這件事掛在心上。只要以後你能多為別人考慮,下次你再來的時候我相信一定不會下沉了。」
「下次?我還能再來嗎?」
「當然可以,其實呀,你一直都在這裏。」
「嗯?」冬冬楞楞的看著笑的神秘的小榆。「剛才我不是說這裏住的大多數都是人類嗎?知道嗎?每個人都有兩個自己。一個代表善、一個代表惡。代表善的那一方誠實、勇敢、善良、總是考慮別人;而代表惡的則懶惰、貪婪、自私、狡詐,總是想著自己。其實呢,真正的善良就是智慧,所以這裏叫智慧世界。不過,必須善的一面佔多數的人才可以住在這裏。等於或小於都不可以。所以,這裏住的大多數都是內心單純、善良的孩子,當然也有睿智的成年人和老人,只是比較少,懂了嗎?」
「嗯!」冬冬用力的點點頭。「那,嘟嘟和花花呢,他們是小熊和梅花鹿善的一面嗎?」
「呵呵,我們可不是善的一面。我、嘟嘟、小榆和這裏所有的動物都是在這裏產生的,我們就屬於這裏。主要負責與人類社會的來往。比如接你這樣有緣分的孩子來這裏看看之類的。」
「來,這就是心池。你剛才看到的白霧就是從這裏升起的。」穿過濃密的樹林,他們來到了一個湖邊。湖水油綠,沒有一絲的波紋。如果不是小榆說,冬冬真要以為這是一面鏡子呢。「只要在這裏出現的都是善的一面多於惡的一面的善良的人們。看到沒有,那些就是你所在的城市所有現在還在這裏居住的人。」只見小榆手一指,湖水立刻顯示出冬冬所在的省份、城市,然後是很多的孩子還有-------
「嗯?小榆姐姐,你剛才不是說這裏的居民大多數都是孩子嗎?那----這裏怎麼有這麼多大人呀?」冬冬指著湖面說。
「這些呀,這些人並不屬於這裏,但是他們的事蹟、他們的形像將永遠留在這裏。」
「嗯?」
「冬冬,你應該知道法輪功吧。」見他點點頭,小榆又接著說。「那麼你認為他們是好、還是壞呢?」
「電視、廣播上說他們不好,他們殺人還自殺。」冬冬低聲說,以前他一直認為那是真的,但是現在,他不是那麼確定了。這些在心池中的人們,給他的感覺和小榆給他的感覺是那樣的相似。這些人,真是壞人嗎?他的心中充滿了疑惑。
「是的,電視廣播上是這樣說的,那現在我告訴你電視、廣播上說的都是假的。你知道,這裏是智慧世界,所有的東西都必須具備善良、勇敢、無私的特性。而這些人,也就是電視廣播上所說的這些‘壞人’卻為了告訴別人真相,為了使世人不被矇蔽承受著冤屈、不被人諒解,甚至被關進監獄、被毒打、乃至喪失生命。很多人都覺得知不知道真相無所謂,其實不然,你想,如果一個人心中充滿了謊言,你想會是一個甚麼後果?」
「後果?」冬冬一楞。
「是的,後果。如果一個人的心中充滿了謊言,這個人絕對不能說是善良的。所以,從這一點上說,這些人是在維護善良、維護正義。」
「就是為了維護人類社會這所剩不多的美好,已有五百多位法輪功修煉者喪失了生命。」這次,花花沒有笑。
聽到這裏,冬冬楞住了。他一直很討厭謊言,但卻從未想過謊言對這個世界的危害和對人類心靈的腐蝕。他呆呆的看著心池中小榆所說的法輪功學員,一種敬佩感油然而生。內心深處隱隱的出現了一種渴望,渴望成為那樣的人,可以為了人類、為了正義奉獻出自己的一切。
「咦?這是怎麼回事?」湖面上一些孩子的身影忽然變的有些模糊,小榆心中一驚。
「小榆!小榆!」遠處的仙鶴飛飛邊飛邊喊。
「是不是心林出事了?」
「嗯!人類又要搞甚麼萬人簽名。很多小朋友在廣播電視的誘導下都簽了。」飛飛焦急的說。
「唉!這些人類搞亂了自己不說,還危害下一代。走,我們趕快回去。」說著,讓冬冬騎在飛飛身上。一行人匆匆的往回趕。
「受害最重的是濤濤。」
濤濤的房間在一片竹林裏。「濤濤,堅持住!」拉著那瘦弱的小手,小榆鼓勵道。
「小榆姐,我可能要走了。我一直勸,但一點都不能影響他,我、我……」
「小榆姐知道,知道你盡力了。在那樣的社會下,那樣的宣傳下,很少有人能抵擋的住。」
「他們、他們又偽造了一個謊言,說殺死了自己的孩子,使得很多小朋友都害怕了。我怕,這次同伴們抵擋不住。」
「飛飛,你去告訴所有的居民,進入防備狀態。嘟嘟、花花,你們快送冬冬回去。」
「我不走,我要和你們一起戰鬥!」看著床上那個面色蒼白和自己相同年齡的男孩,冬冬堅決的說。謊言!欺世的謊言害了多少人呀。最可惡的是他居然腐蝕人們善良的心!連孩子也不放過。使他們不分黑白、不明是非。如果,他不是來到了這裏,也許他心中的善良也會和濤濤一樣。對了!他想起來了,去年冬天,學校就搞了甚麼簽名活動,簽名的當天他在上學的路上摔了一跤,當天就沒有去上學。兩天之後當他趕到了學校,卻發現很多小朋友都生病了。現在他明白,身體上的病只是表面,心裏的病才是根本。
「冬冬,我知道你的想法。但你必須回去,完成你應盡到的責任。」小榆嚴肅的對他說。
「我的責任?」冬冬不解。
「是的!你的責任。知道你為甚麼能來到這裏嗎?不僅因為你的本性沒有泯滅,還有一點就是你對你的父母有怨恨。」聽到這裏,冬冬低下了頭。「小榆姐姐,我知道錯了。以前我只想到自己,沒有替父母考慮。以後不會了。」
「你能明白這一點,小榆姐姐很高興,你沒有白來。但除了這些之外,你還有你應盡的責任。濤濤和很多小朋友之所以會是這個樣子,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們不明白真相。當然,我並不是期望你能像心池中的法輪功修煉者那樣。但,我想,最起碼,你應該告訴你身邊的人不明白的事情不要妄下結論。以你自己的善行去影響他人,你明白嗎?」
「嗯!我明白了。不了解的事情不要下結論,不管別人說甚麼一定要有自己的主見,不要別人說甚麼就是甚麼,對嗎?」
「非常的正確!」小榆高興的點著頭。「今天時間緊迫,下次你再來,我會告訴你更多的真相,你要……」小榆的聲音漸漸的模糊,他很想聽清她所說的話,卻被另一個聲音給擋住了。

(四)生日快樂

「冬冬!冬冬!快醒醒,爸爸媽媽回來了,冬冬!」
誰?是誰在叫他,聲音怎麼這麼耳熟?
冬冬!冬冬!
「媽媽?你怎麼在這裏?」冬冬迷惑的說。「嘟嘟呢?」
「傻孩子,說甚麼夢話呢?爸爸媽媽回來給你過生日呀。「
「過生日?」冬冬揉了揉眼睛。」你們不是有個很重要的客戶嗎?「
「再重要,也沒有我的兒子重要呀。過了今天你就不是兒童了,而是少年了,爸爸媽媽怎麼可以錯過?「說著爸爸抱起他,向上舉了一下。
「對不起,爸爸媽媽,我以前太自私了,沒有為你們著想,我、我以後不會這樣了。」說著,冬冬低下了頭。
「傻孩子,是爸爸媽媽以前太忽視你了----」
「不,是我!我-----」
「唉!你們爺倆這是怎麼了?客氣甚麼呀。今天是咱兒子的生日。兒子想吃些甚麼,爸媽帶你去。「
「嗯!」冬冬高興的點了一下頭。回身看到枕頭上的黃色小熊對他眨了一下眼睛,開心的笑了起來。「明天,我可以請一些同學來家裏玩嗎?」
「當然可以。現在,你想到那裏呢?」
「我呀,我哪兒也不想去,好久沒有吃過媽媽做的菜了,我好懷念。」
「就你這張嘴甜,給你做。走吧,到超市去挑你愛吃的菜。」
「好!」冬冬響亮的叫了一聲。左手拉著爸爸,右手拉著媽媽,幸福的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