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的慈悲,讓我看到了修煉路上的曙光


【明慧網2001年9月5日】我是九六年初得法的。法輪大法從根本上改變了我的人生。

在得法前,我是一個氣功愛好者,也可說是所謂的小氣功師。我十六歲時,在家鄉就拜了一位七十多歲的氣功師,跟他苦修三年,就在這位氣功師去世一個月後,我參加了省氣功科學普及研究會,並在會上做了氣功表演,此後我被當時出席這次會議的一名著名氣功師收作徒弟,把我帶回北京。由於我曾跟第一位氣功師學過他祖傳的推拿、接骨,所以到了北京以後,便用氣功加推拿,隨同第二位氣功師經常出入中南海,幫國家領導人的夫人做氣功推拿,而後又應邀隨此氣功師去了泰國,為原泰國總理克力巴莫親王治病半年,同時也於聯合國泰國分部任教氣功。八七年轉來美國紐約聯合國總部繼續教功近一年。那時二十出頭的我接受著眾人的讚揚,自己也就隨著飄飄然了。驕傲、自滿、爭強奪勝,聽不進別人說我或氣功師一個不好。

九六年初,我生第一個小孩在家休息時,姐姐拿來了李老師在濟南講法錄音帶。在這之前她已跟我提過多次法輪大法有多好,叫我一定來學。我當時想:氣功我懂得多了,不學。這一次她放錄音給我聽,那我就聽聽吧。第一講還沒聽完,我就完全被李老師的大法吸引了,就在兩天之內把九講帶子聽完了。

李老師在「返修與借功」一節中講到:「他自己給自己封個氣功師幹上了。開始的時候,因為這個人不錯,他給人家看好了病,人家就給他錢,送他甚麼東西,他可能都不要,拒絕。」「慢慢的由給小紀念品接受了,逐漸給大東西也要了,最後給少了也不幹了。」「滿耳朵灌的是人家誇他怎樣有本事。」聽到這段,我的心難受極了。李老師說的不就是我嗎?接下來老師又說:「名利心一起來,他的心性實際上就掉下來了。」這句話好像晴天霹靂一下子觸動了我的心,仿佛我想起了在還沒有來到這世間以前,我是下了決心來得法的,現在心性掉下去了。

又看到李老師在「真修」一篇中說:「你們從聖潔而又無比美好的世界掉下來,是因為你們在那層次中有了執著的心」,「你們知道嗎?佛為度你們曾經在常人中要飯,我今天又開大門傳大法度你們」。我讀不下去了,失聲痛哭。我真正的師父啊!李老師,我終於找到您了!

從那一天起,我決心一定要跟李老師修回去。很快地,我參加了九天的弘法會,考驗也隨之而來,除清理身體外,就是過名利情關。

我跟隨了十幾年的氣功師,對我的培養和愛護不亞於我親身父親。我改學法輪大法了,會不會對他是個傷害?還是不告訴他吧。但李老師說:「我們修煉人要堂堂正正地修。」我這偷偷摸摸地,不符合修煉人的標準。隨著對大法更深地了解,我也越來越覺得,得到這宇宙大法是太幸運,也太幸福了,於是就產生了向他弘法的念頭。我修的是真法大道,無論他將如何怪我,我都要告訴他,這才是真正對他好。主意打定我便帶了一本《轉法輪》去。他接過去便說:「法輪功,很好。我只是沒仔細看。」竟沒有怪我的意思,這出乎意料的結果,讓我更相信李老師說的,只要你把心擺正,甚麼關、甚麼難都擋不住。有了對大法堅信不移的正念,老師的法身,就幫我們輕易過關。

得法前,我在家可說是說一不二,一點小事不順心就哭個沒完。每次跟先生鬧矛盾,總是他主動講和,我從不服輸。記得有一次我當著先生朋友的面,把手中一把撲克牌摔在他臉上,差一點他就要跟我離婚。修煉後我知道以前不對,應該對先生態度改變一下,家務事我儘量做,從不指派他一定做甚麼。可是有一段時間他不但對我不客氣,還常用尖酸、刻薄的話刺激我。我心裏明白,這都是我自己的業力造成的,要想儘快還業,真正昇華上去,就得忍。

有一天,我作了一個夢,夢中師父的法身帶我飛上天空,不一會兒,我看到師父的身體像一座大山,身體上坐滿了人,我也坐在師父身上。師父給我看一個很大的螢光屏,裏面飛速地跑著漂亮的金字,甚麼甚麼人是甚麼果位,可就是等不到我的名字。醒來後,我悟到師父是點化我要更加精進才能圓滿。另外也體悟到,我們的師父把所有的弟子都裝在心上,正在用那洪大慈悲的身心,保護著弟子們,慈悲宇宙眾生。

師父的慈悲,讓我看到了修煉路上的曙光,我們已有幸得大法,只有更加精進學法實修,不斷提高層次才真對得起師父,也對得起自己的生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