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居士到法輪大法弟子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三日】我今年三十八歲,是廣西玉林市的一名職工,也曾經是一名佛教居士,如今是法輪大法弟子。

我早就有入佛門修煉、探求解脫人生之念。然而由於種種原因,直到九十年代初還無法如願。這時我已三十出頭,世事煩擾,只想做一名居士在家修行就足以快慰了。於是,經人介紹,一九九五年初,我通過拜師、請佛、念經、磕頭、持咒等方式,皈依了佛教,成為一個受戒的佛教居士。

成為居士後,我就認為自己找到了人生的歸宿,非常高興,也非常虔誠,處處按照佛教修煉的標準去要求自己,在修行路上苦苦修煉。然而在篤信、虔誠的居士生活中,卻又使我逐步產生了對居士路是否是走向「彼岸」之路產生了懷疑。比如,寺院應該是一塊淨土,可是我所在的寺院從法師、和尚到居士都沉浸在求名求利、講排場之中。人家說他好,他就沾沾自喜;說他不行,他就滿身子不舒服。有些居士、和尚常常為分幾個佛事錢吵的面紅耳赤;還有些和尚寫文章,表面上是在弘揚佛法,可骨子裏還是為了名利。更有甚者,有些寺院借改革開放之機,竟搞起商品經濟來……這哪是淨土?分明是一個瀰漫著名、利、情的地方。這一切又使我納悶了,彷徨了,淨土何在?人生的真諦何在?居士路能走的通嗎?

一九九五年夏季,正當我在彷徨、苦悶之際,去北戴河開氣功會的同事給我帶回一本《法輪功》。開始我以為這是一般的氣功書,但當我認真讀起來時,思想受到了極大的震動,啊,一切原來是這樣。怪不得今天的寺院一團糟,所有困惑都仿佛是冰化雪消了。這本金光閃閃的《中國法輪功(修訂本)》,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地,明白了當今寺院裏為甚麼亂七八糟,看到了居士路已沒前途了!只有法輪大法才是真正高層次的修佛大法!李老師在這裏告訴我們的是博大精深、無可辯駁、實實在在、令人折服的真理。我確確實實被這本不一般的氣功書征服了!此時此刻,我幾十年建立起來的世界觀、人生觀全部瓦解了。也是此時此刻,我深切的感到:我能在迷惘中看到這本寶書實在是緣份!於是我激動的對著書裏李老師的相片默默的發願:專一修煉法輪大法。

說來又是緣份。我得法後不幾天,當我正在按照書中的修煉動作圖解摸索著煉功時,又接到當地大法輔導站來電話叫我到煉功點上參加煉功、學法。之後又看了李老師在廣州第五期講法錄像,並得到了李老師的經文和有關學習大法的輔導材料,更加堅定了我修煉法輪大法的決心。

首先我認真清理環境。我走居士路時,曾經花了不少心血打扮家裏的小佛堂,使得佛堂裏長期瀰漫著一股濃厚的宗教氣氛。我首先把書架上幾十本宗教書籍以及那些假氣功書等都清理掉,書架上全放上法輪佛法的書籍、錄像帶和錄音帶等資料。然後再把佛堂四壁清洗乾淨,掛上李老師的法像,掛上「法輪常轉」和「真善忍」這兩幅掛圖,貼上《法輪佛法修煉、動作圖解》,使小佛堂四壁生輝,煥然一新,充滿了一派祥和的氣氛。

認真學法,以法為師,指導自己往高層次上修煉。李老師說:「別人傳的都是袪病健身那一層次的東西,你想要往高層次上修煉,你沒有高層次中的法作指導,你也修煉不了。」(《轉法輪》)為了加深對法的理解,指導自己實修,我每天都要讀一到四講《轉法輪》,循環往復,沒有一天間斷。我不僅堅持讀法,還堅持抄法、背法。特別是每當李老師的經文到來,我都要和女兒一起又讀、又抄、又背,所以有不少經文都能夠流暢的背下來,並運用來指導自己修煉。從一九九六年二月到一九九七年十一月,我抄了八本字跡工整的《轉法輪》和六本《精進要旨》,以及李老師的其他一些經文。所抄的書和經文均裝訂成冊,有的寄往居住在美國的哥哥,有的送給國內的親朋好友和有緣之士,意在使他們也能走上修煉大法之路。當然也是通過抄書去增強自己對法的理解。

心懷「真善忍」,堅守心性,忍難忍之事。李老師說:「所以在今後煉功中,你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魔難。沒有這些魔難你怎麼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沒有利益上的衝突,沒有人心的干擾,你坐在那兒心性就提高上來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實踐中真正的去魔煉自己才能夠提高上來。」(《轉法輪》)我牢記李老師這些教誨,努力處理好修煉路上的各種障礙。記的我剛得法幾天,我丈夫就一反常態,干預起我煉功來。他一本正經的對我說:「你們煉的東西是修佛修道的,是不執著於親情的,既然不執著於親情的,就可以連夫妻情也不要了,這點我可受不了,你要煉功,我們就離婚。」「你到底要法輪功還是要老公,由你選定。」我坦然的笑著說:「法輪功我要,老公我也要。」他象頭被激怒了的獅子似的,衝著我吼:「不行,你不按照我的意思去選擇,你別想煉功!」

以後一段時間,他對我學法、煉功就橫加干涉。在那些日子裏,他除了見面就罵,一天罵兩三次之外,每見到我學法,他就把書搶過去撕了又撕;每見到我盤腿打坐,他就把我盤上的腿拉下,甚至把整個人抱起來;見我煉「法輪樁法」,他竟然把我的衣服拉起來,又把我的長褲扒下來,不讓我煉功。每當他這樣折磨我的時候,我就想起李老師的話:「在遇到矛盾時,可能就會表現在人與人之間心性魔煉當中,你能忍的住,你的業力也消了,你的心性也提高上來了,你的功也長上去了,它們就熔合在一起了。」(《轉法輪》)遵照李老師這些教誨,我守住心性,我忍了下去,有時實在難忍的時候,我就反覆默背李老師的話:「可能剛一進家門,你愛人就劈頭蓋臉給你來一通,你要承受過去了,你今天的功沒白煉。」(《轉法輪》)有一次,已是深夜十二點了,我還在聚精會神的抄《轉法輪》,他突然從房間衝進小佛堂來,二話沒說,搶過我的抄法本就撕,還把我放在桌面上師父的幾張小法像撥到地上,說了些極為難聽的話,見我仍然坦然處之,又氣沖沖的把貼在牆上的《法輪佛法修煉圖解》扯下來就撕。……一場暴風驟雨式的搗亂過後,又氣憤的指著我說:「你今天晚上務必把「要老公還是法輪功」這個問題講清楚,否則你就別想睡。」真的,這天晚上他硬是把我折磨到凌晨四點多鐘,直到他實在是熬不住才罷休去睡去了。

我見他睡去了,才輕手輕腳的把跌落在地上的師父小法像和撕壞了的煉功圖解揀起來包好。我看到比我生命還重要的寶書和煉功圖解被糟蹋,難受極了。第二天,當我把那撕壞了的修煉圖解粘起來後,奇怪,分明被毀壞了的煉功圖解,卻完好如初,沒有被損壞過的痕跡。我馬上意識到這是師父法身在保護哪。以後我一見他氣呼呼的朝小佛堂衝來,就馬上告訴師父說:「師父啊,撕書的人又來了,請您保護啊!」這樣,那緊張的氣氛很快就過去了,像沒發生甚麼事似的。有時他到門口看了看走了,有時他乾脆折回去,連門也不入。我深知:業力來了,是過關的考驗。所以我對他這種蠻橫無禮的干涉,總是一忍再忍,心裏由衷的感謝他幫我消業,給我提供提高心性的好機會,並主動的包攬了全部家務,按時做好每天飯菜後,又輕言細語的去請他用餐。過了一段時間,他也許知道我是堅定不移的修煉法輪大法,便不再鬧了,每天晚飯後,我煉我的功,學我的法,他打他的撲克去了。

有一次,我從家裏拿存摺去銀行領出一萬元交給站長去為大家請大法書籍,奇怪,到站長手時只有九十九張百元大票,經過三次復點,仍然是九十九張,當時在場的人都說,趁早去銀行補夠吧。我馬上意識到,這就是小考驗,所以我坦然的從口袋裏掏來掏去,掏完剛好是一百元,湊足一萬元給站長。可是第二天去買書的人來電話問我:「你昨天交多少錢買書的?」我說:「一萬」,她說:「多了一百元呀!」我說:「那就一起買書吧。」李老師說:「你們知道嗎?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精進要旨》〈再認識〉)我明白了,即使我的目地是為了弘揚大法,也要給予考驗。問題還不僅如此。那天早上,我從家裏出來時,丈夫就再三囑咐我要買菜回來,可是我因掏錢補足那一萬元後,身上已無分文,只能空手回家。丈夫見狀,劈頭蓋臉就罵起來,使基本緩和的矛盾又緊張起來。我二話沒說,從新帶上錢,欣然向菜市場走去,很快把菜買回來了。

在這段時間裏,我不但自己堅持學法實修,還經常組織本煉功點的學員們集體學法,集體煉功,特別對李老師《為誰而修》和《大曝光》這兩篇經文更是反反復復的學習和背誦,從而驅散了學員們的疑慮,堅定了學員的信心。這段時間我們煉功點的學員不但沒有減少反而多起來。現在玉林市各個煉功點掀起了學法熱潮,學員們都以法為師,精進實修。我一定牢記李老師的教誨,以法為師,排除干擾,精進實修,直至圓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