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度人 使我新生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七月一日】我是流著眼淚寫學習法輪大法的心得的。李洪志老師告訴我修煉的真理,使我今生得到正法指引,使我從迷茫中清醒,獲得了新生。

一、漫漫求索路 大法照我心

我今年四十七週歲。十六歲開始工作,至今參加工作三十年了。開始當了五年工人,以後當幹部,一直搞「政治思想工作」。多年來,我追求著真理,可是近幾年,說真話、辦真事太難了,「認真」不被別人接受,違心又使我內疚,該如何辦事?該如何做人?我真不知怎麼辦了。內心受著煎熬,心裏話無處訴說。

一九八九年夏,為了減肥,我跟著廠裏同事練了一段時間「氣功」,那是最初認識氣功。一九九二年秋季練了兩個月的另一種「功」,一九九三年七月又喝了所謂的「信息茶」。這些使我身體好了些,但心中的痛苦卻無法排除。

從一九九三年下半年,我就想弄明白修煉的道路和自己今後如何走。北京的一些寺廟我大都去了,看見拜佛的人跪著磕頭、燒香、募捐,求佛保祐,但在現實生活中卻是怎樣度過每天每夜呢?我覺的這不能解決我面對的現實。

北京的天主教堂、基督教堂我去了;伊斯蘭教的禮拜我也參加過,想了解其中的內容;買了《聖經》等書,想了解這些宗教為何當前興盛、一些人為甚麼信仰它。

因為自己要幹工作和家務,時間很緊,翻了翻書,也沒怎麼讀。想自己是個「政工」幹部,應該對這些有個了解,等退休後再細看這些書吧。我比較著這些宗教,認為佛教的虔誠,伊斯蘭教的沐浴、天課,天主教的傳道,要是能結合在一起就好了。人進教堂、寺廟,不能光求神佛給好處,出了門仍幹壞事。到底應該怎麼走正確的道路?我苦苦尋找著。為了弄清氣功中的一些問題,如宇宙語、自發功等,我也看了一些氣功書。總之,我是費了一定的精力在探索、尋找能打開我心靈的鑰匙。

一九九四年五月三日晚,我有幸見到了李洪志老師的《法輪功》一書,當時即心生歡喜:這不就是我所苦苦追尋的嗎!老師的書,解開了我要解的謎,回答了我想要弄明白的問題。看著老師的書,我流淚了,大法真是觸動了我的心。

當然,走上修煉的道路也是不容易的,當時我對法輪大法的認識很淺。在這期間,我同時也去了解其它一些祛病健身的功法。經過比較,我終於認定法輪大法是我唯一要修煉的功法。法輪大法的八大特點,特別針對我的心和所處的環境。真是千載難逢的好功法!今生有緣得李洪志老師度化,我無法用語言和文字表達自己的感激之情。

原來自己對工作環境感到特別壓抑,老帶著委屈工作;有一次做夢都見自己被捆綁著,全身勒出一寸寬的道道紫痕,到處跑著求人搭救。現在我明白了,正是這樣的環境才有利於修煉心性,所以我不再恨那些侮辱我的人了。我感謝他們給我創造了這麼一種修煉的環境,我要按照宇宙特性嚴格要求自己,要有大忍之心,「真、善、忍」同修。

總之,是李老師給我打開了修煉的方便之門,是法輪大法結束了我漫漫的求索之路,我要堅定的修下去。

二、在複雜的家庭環境中修煉心性

我的婚姻是「文革」的產品。當年自己所愛的人因其父是「叛徒」受審查,我在政工部門工作,將愛情犧牲,而與現在的丈夫結合。他出身下中農,黨員,現役軍人,從條件看與我挺相配,但實際上我們的共同語言太少。他的小農意識、封建特權大丈夫思想很濃。一九七六年,我一度痛苦的抱著兩歲的兒子在陶然亭的湖畔徘徊,想帶兒子跳湖。以前我與他不和,有時氣得十天半月不說一句話,想學歷史上的息夫人,當啞吧。有時與他生了氣,就發狠一下,買點好東西吃或買件衣服穿,因我平時過日子挺精細,捨不得為自己花錢,就用多花錢來發洩我心中的憤恨。我也恨自己瞎了眼找了他,恨自己在「文革」中拋棄了所愛之人,我在身心的煎熬中折磨著自己,想等兒子十八歲成人後,我與他離婚。多少次想尋短見,但又怕落個「叛黨」的罪名,怕給兒子、親友留下牽連。我在夜裏一次次哭醒,苦不堪言。

學了李老師的大法,我從痛不欲生的折磨中解脫出來。我明白了這些磨難是幫助我還業,使我去掉常人的執著,是難得的修煉環境;處理好夫妻關係本身也是提高心性的表現。所以我現在不煩惱了,時時注意與他搞好關係,對其缺點採取幫助的方法,與人為善,不再賭氣了。現在我們的關係融洽多了,我煉功他也不大干擾了。

三、放下煙酒執著淨化自我身心

我雖然是個女人,但喝酒的歷史也有三十多年了。小時因家裏賣酒,父親喝酒,我是長女,受父母疼愛,就跟著父親沾沾唇。工作以後有聚會也樂一樂。結婚後因心情的變化也喝酒。以後為了祛風寒也喝兩口。為了陪七十多歲的父親也喝。為了工作應酬,特別是為在人前做個女強人也喝兩口,以顯示自己不服男人欺辱的心情。自己在家做飯時,對著酒瓶子也喝兩口。同事給煙也抽。看了老師的《轉法輪》一書,我知道了抽煙喝酒的害處,從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就開始戒掉了煙、酒,去掉了這種執著心。現在滴酒不沾,別人無論如何讓喝酒、抽煙也動搖不了我了。

現在我的身體得到了老師給予的清理,真正感受到身心解脫後的輕鬆。

舉例說吧,十五六年前,單位組織春遊,當時我三十歲多一點,乘汽車到香山,我卻爬不到山頂,只能坐在山腳下等著大家,叫五六歲的兒子跟同事上了山。現在我從家(北三環中軸路)與兒子一起騎車去香山,兒子蹬車嫌累,我卻挺輕鬆。我們娘倆一塊上山,半截他不想走了,我卻鼓勵著他(二十歲的大小伙子)一塊上了山頂,這是多麼大的變化呀!我住在五樓,以前上樓累,現在扛著五十斤一袋的麵粉上樓,開門進屋放好,一口氣幹完也不喘。

我的精神面貌好了,面容也比以前好了。

我感謝法輪大法給我帶來的這一切。

四、時時以法對照 事事嚴於實修

修煉是一條艱苦的路,我只是剛剛起步。我牢記李老師的話,明白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行為有了指導。過去,我對自己要求比別人稍嚴些,那是從自己是個幹部要起模範帶頭作用來做的,可是,在社會風氣的影響下,有時也做不到。現在,知道了真理,知道了衡量好壞的標準,一旦做了與「真、善、忍」不符的事,就主動自責,自覺糾正。例如,去年一月,我收了二百元回扣,自己也曾想捐掉,但同時又想社會都不把它當回事,就一直放在手裏。學了老師的法後,總感對此不安,去年三月我把二百元上繳了,心中才踏實。後來,我清理家裏圖書時,把公家的圖書全部送回了單位。在工作中,拒收一切禮品和錢財,實在拒絕不了的收後上交。現在自己辦事、想問題,時時能以大法衡量、對照,不管常人怎麼議論,也不管社會風氣如何,注意嚴格要求自己,在每件事、每個問題上守住自己的心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