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拳和劍 專心修大法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八月一日】我今年六十四歲,是九五年十二月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我原是個太極拳劍的愛好者,習拳舞劍已八年了,經過考試被錄為北京市業餘太極拳二級教練員,三級裁判員,豐台鎮武術協會常委,學過太極、花劍、木蘭、少林柔拳四類,各類拳、劍、扇子功等近二十個套路,一天不練身上就不舒服,我對它愛到只要我喜歡的套路,不論甚麼人,認識不認識的,我都追著跟他學,即使不教我,我也跟著看,模仿著打,最後被感動的教我。

由於對它的迷戀,執著的追求,給我造成終身憾事。那是九三年,李洪志老師在天津辦班講法傳功,老伴積極支持我去學習,同時還請了《法輪功》一書和煉功的錄音帶。臨出發前,有人告訴我,要學法輪功,你今後就不能再練拳劍了,我一聽就動搖了,要我丟掉幾年辛辛苦苦所學的東西,我可捨不得,於是就沒有去天津學習,這樣使我痛失聆聽李老師講法傳功的良機,我現在真後悔呀……

去年十一月份在總後第一幹休所放李老師在廣州的講法錄像帶,一位知我丟不下太極的朋友告訴我,你去聽聽試試,這功與其它氣功不一樣,這是高層次的功。我就抱著聽聽看的態度,晚上聽課,每天早晨照樣到公園習拳舞劍。

我過去也聽過一些氣功班,可李洪志老師講的法理,我是第一次聽這麼高深的課。由於自己的執著心未放下,悟性不高,當時對講的很多法理都不理解,也記不住那麼多,但李老師要求修煉者做常人中的好人,比好人還好的人,不爭名、不爭利,始終強調心性修煉……這些我聽明白了,也記住了,使我認識到這是正法、好法,應該學習。可早晨一到公園就又陶醉在太極裏不能自拔,希望兩者都能學,心想是否有人對修煉大法就不能練太極是誤解,是誤傳,注意聽李老師怎麼講吧。後來李老師明確講了,修煉要專一,修煉法輪大法就不能練太極拳,要不二法門。我思想鬥爭就更激烈了,就反覆學習《轉法輪》和經文,使我進一步認識到,法輪大法不是練氣的功,也不是祛病健身那層次的功,他是修煉大法,度人的,直指人心的,不僅淨化人的身體,更主要的是使人的精神道德得到昇華,同化宇宙特性,達到返本歸真。在我有生之年,有幸得大法,我不能再猶豫了,再徘徊了。九三年已痛失良機,這次李老師的一席話撥開了我心中的烏雲,我決心清理骯髒的思想。我嘴上說丟不下個人的愛好,這只是一方面,這是表面的,另外一方面深層實質的是放不下那顆顯示心。別人說我拳劍打的好,功夫好,教的也好,願跟我學,我自己當然也是這樣認為的。大法沖洗著我骯髒的心靈,我決心放下對拳劍的執著,走修煉大法的路。

我要全身心投入大法的修煉,於是就把我最心愛的伸縮劍、扇子、書等都分別送人了,一一向有關方面辭去了我的工作,他們除了挽留外,無不為我惋惜,說這一身功夫丟了真可惜。一片惋惜、可惜聲,沒動搖我修煉大法的決心。

可是在我修煉過程中,又出現了干擾,有人因我不能參加太極拳站的活動,說我搞不團結,還對我譏笑,冷嘲熱諷,說甚麼「三九」冬天,大風裏,這幫人坐在地上,真是瘋子、神經病,誰上天了?成佛了?這些精神壓力,我沒有退縮,每天堅持到點上煉功。最突出的是,有次煉完功,遇到一位朋友,他說他現正在學柔拳,說著他就比劃起來,比劃了幾下就卡住了,他問我下一個式子怎麼打,我馬上意識到這是李老師在考驗我對修煉大法堅定不堅定,我很坦然的說我忘了,兩三個月前我難丟難捨的拳,現在絲毫沒有動心。我體會到,只有提高了心性,才能泰然處之。

雖然去掉了阻礙我修煉的執著心,但修煉對我來說,還是剛剛起步,常人的執著心還放不下,特別是情。李老師講:「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我要按李老師的要求去做,真修一顆心,直至圓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