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重要的莫過於得法修煉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四日】近幾年來,我受外經貿部的委派,在拉美地區我國駐外國大使館從事商務經濟管理工作。一九九三年初,我回國參加外經貿部召開的駐外商務參贊工作會議。在此期間,我有幸抽空參加了李洪志老師在北京舉辦的第七期法輪功傳授班(在二炮禮堂)。當時我悟性差,認為法輪功也是氣功,當然,認識到他是好的氣功,好的功法,不是一般氣功,但根本沒有認識到他是宇宙大法。所以,我返回使館後,在相當一段時間裏,學法堅持得不好,甚至偶爾還摻雜著別的功煉(當時還不知道修煉要專一的問題)。一九九四年九至十月間,我回國內來休假時,有幸連續聽了李老師幾期的講法傳功錄音,從此,我如夢驚醒,對法輪大法的認識有了飛躍,有了昇華,真正開始了我修煉大法的人生難得的歷程。

通過反覆通讀《轉法輪》,我深切的認識到,人生最最重要的在於學法得法修大法。佛教中講「人身難得,大法難聞。」法輪大法的道理實在太深刻、太玄奧了,但又都是真實可信的。我煉功這麼多年腦子裏存在的問題,別的氣功師那裏得不到解答的,李老師都講了,都講透了。特別是人生之謎,再沒有比李老師闡述的更明確了,古今中外沒有這麼講過。十多年來,我看過不少論述,比起李老師所講的都微不足道了。因此,在京期間,同我兒子一起處理掉了所有存書(指其它氣功書),那是不少的數量,看過的沒看過的都處理掉了,包括我自己在別人的指揮下寫的東西、畫的畫和我兒子畫的畫,都處理掉了(編者註﹕他父子倆過去學別的氣功,在無意識的情況下能寫書作畫)。因為我們認為這些東西會帶來不好信息,即使沒有甚麼不好的信息,層次也是很低的。返回大使館後,我也把存在這裏的書和文章處理掉了,因為那些即使不是邪道的,也只是低層次的,同李老師講的相比不值一提,也就沒有甚麼可保留的了。

自釋迦牟尼傳法兩千多年以來,可憐的人類,我們的祖祖輩輩,我們的祖父、父親輩多少代人,其中也不乏正直的人們啊!他們卻沒有我們這樣的幸運,沒能聞道啊。他們一直到死,以為那就是人生,以為就是應該為了一點物質利益去爭去鬥,為了一口氣去活著,以為這就是人類天經地義的生活。至死沒能聞道,至死也不知道人生的目地在於修煉──返本歸真,多可憐啊!

我已經五十多歲了,在末法時期,在人類已滑到極其危險的邊緣的年代,我卻有機緣聞得大法,入道得法,按大法的要求修煉自己;用「真、善、忍」標準衡量人類的行為,一眼就能看出是甚麼層次;觀察周圍的一切而自己知道怎樣去做,怎樣規範自己的言行和用甚麼標準不停的對自己進行改造;這一切的一切,聽懂了的人,理解了的人應該感動得哭啊!多麼的不容易!多麼難得的機緣啊!

從我的感受來看,李老師的法身一直在管我,睡夢中有明顯的心性考驗。另外,在小腹的法輪轉的也好。這些沒有老師哪能這樣啊!老師在給我創造各方面的好條件,讓我能好好修煉。我決不辜負李老師的期望,一定按照真善忍標準要求,實修精進,直至圓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