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佛法引我走上修煉路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八月六日】我今年四十歲,是碾子山區法輪功輔導站站長。我修煉法輪佛法雖然只有一年零五個月,但我的收穫是很大的。法輪佛法給我的生命注入了活力,讓我揚起修煉航船的風帆。

下面我彙報一下,法輪佛法是怎樣指引我走上修煉之路的。

一、有緣得大法、決心修正果

我練了十五年之久的氣功,而且練過十幾種功法。市氣功協會給我發了氣功師證書,我在碾子山辦過氣功班,是碾子山區出了名的「老氣功」。由於不得法,多年練功不長功,自己覺的今生是修不上去了,九二年便加入了天主教。九四年上半年聽人說另一種氣功好,我開始練上了另一種氣功了。正練的起勁時,一位朋友對我說:「中國法輪功比任何功都高,是一步到位、法煉人的功,既好學又用時短。」並拿來一本《中國法輪功(修訂本)》要我看。我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接過了書,誰知一看就放不下了,一口氣就看完了。我被法輪大法的博大精深緊緊的吸引住了。十五年來的苦苦追尋,今天終於找到了正法,我深深的意識到要達到圓滿,取得正果,必須按法輪佛法指引的道路進行修煉。

我一夜沒睡好覺,第二天早四點鐘便坐車到市裏找法輪功輔導站,經多方打聽,找到了市體育館附近的小公園煉功點,學會了動作,又買了《中國法輪功(修訂本)》和煉功帶。當我回到家時,原來跟我學某某功的十幾個學員,正聚集在一起等我給他們開某某功班呢。我對他們說:「我現在已經得到了法輪大法了,從今以後再也不練別的功了。你們也要學正法、走正道,就跟我煉法輪功吧?」他們齊聲響應。於是碾子山區第一個法輪功煉功小組成立了。幾個月的時間學員就增加到一百多人,法輪大法在碾子山區紮下了根。

二、大法度人心,修好要專一

由於我練過十幾種功法,這些功法的信息或多或少的殘留在頭腦中,偶爾別人提及我還說幾句。九四年十月有幸參加了齊齊哈爾市法輪功學員心得體會交流大會,會議開始時播放了李老師在濟南講法錄音帶的部份內容。當我聽到李老師說「但是我告訴你,真正往高層次上修煉,一定要專一」(《轉法輪》),我心中立刻升起了拋開其它功法、專一修煉法輪功的念頭。就在念頭剛一產生時,眼前突然出現了許多奇形怪物,張牙舞爪的向我撲來。驚恐中我立即默念:「李老師快救我!」真靈啊!瞬間怪物便無影無蹤了。驚喜中發現,我周身遍布著許許多多金光閃閃、旋轉有風的小法輪。我一下心裏明白了,是法輪趕走了那些怪物、靈體,清理了殘留在我頭腦中其它功法的信息。這是李老師讓我體悟一下法輪的威力!同時我體悟到正法修煉必有魔干擾,只要專一修煉,大法會時刻保護我。從此我潛心煉功,身體不斷得到清理,經常全身各骨關節疼痛不止,有時冒涼汗、有時發熱,折騰了整整二十多天,妻子讓我吃藥我不肯。家裏人有的說我沒正事,有的說我煉的走火入魔,有的說我得神經病了……不論他們說甚麼,我也不與他們辯解,一笑了之。半夜,不煉功,甚麼聲音都沒有,只要一打坐煉功,窗外就有一群一群女人說話的聲音,我知道這是魔的干擾,一概不理睬。可是有一天晚上,幾個朋友到我值班的屋裏談論了很長時間的鬼神的事,聽後我心裏有點害怕,打坐前心裏有些不安,可是當我坐下時,我驚奇的看到一片金光把我罩起來,害怕的心一下變成了驚喜,原來李老師的法身始終保護著弟子。此刻一股感激的暖流充滿全身,我彷彿看到李老師慈祥的面容在向我微笑,親切的說:「快抓緊時間煉功吧」。老師對弟子的關懷真是無微不至的。

去年四月份的一天,在市裏總站彙報完籌建區法輪功分站的情況後,準備到三道街天主教堂辦事。當時我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坐在衣領三路電車上,可車卻開往了南浦路方向,變成了十路汽車了,我只好在南浦路換車返到解放門乘一零三路電車,誰知買票時,售票員告訴我方向坐反了。我突然悟到,是老師點悟我不應該去天主教堂,不二法門的教導我怎麼忘了呢?真感到內疚,我沒有下車,直奔火車站準備回碾子山。下車後過橫道時,一輛出租車直奔我而來,我沒有發現,眼看就要撞上了,突然有一股力量將我向後拖了一步半遠,躲過了這場災難。是老師救了我,又一次撥正了我專一修煉的方向。

三、大法指方向、重心性修煉

一九九五年五月一日,在市總站的幫助下,碾子山區法輪功輔導站正式成立了。成立後,由於對法理解不深,出現了煉功中只注重動作、不注重心性修煉的傾向,在輔導員之間產生了分歧,一些人背後傳小話,對我的工作也不理解,我從內心產生了不想幹的念頭,就把輔導站的工作交給幾個輔導員負責。可是站裏一有事就來找我,我一說不管,嘴就開始痛,吃飯也張不開嘴,鬧心一個來月,直到我繼續做站裏的工作後才好。我悟到這是老師在管我,我不想做站裏的工作是妒嫉心所致。從那以後,我時時處處對照法的要求,在提高心性上磨煉自己。

八月裏的一天,在從輔導站回家的路上,一台大摩托車馱著兩個人斜著向我駛來,我感到車輪挨到腿的時候,有一股力量將我的腿向後拉了一下,沒傷到皮肉,摩托車停都沒停就跑了。這種事,如果在從前我非追上去理論理論,可現在我是法輪功的修煉者,我不能生氣而且要感激他幫我消業了。

去年九月,有一個天目開了的學員看見我身上光很強,我始終不相信。有一天晚上,我打坐煉功一小時後,脫衣服睡覺,一閉燈,我才發現自己身上確實有光,而且還很亮。心裏不由的升起了一陣喜悅。這種喜悅剛一閃,我看到老師的法身站在我面前,指著我說:你這是歡喜心,如不去掉很危險!是啊,身體產生光是煉功出現的正常現象,沒有甚麼可值得高興的,還是順其自然吧。

老師時時都在指導我修煉,有時在煉功中,有時在夢中。九六年一月二十六日晚,我在夢中和大家去野遊,去的路上,有兩位慈眉善目的菩薩在接我,她們的著裝和現代的人一樣,每人背著一個書包。我發現她們的書包和我背的是一樣的,包內裝的是大法的材料。我在她們中間,三人並排大步大步向前走,說是去「平雲屯」。當時我想「平雲屯」可能和雲彩一樣高,我們走的很快,威武極了,就像廟裏的方丈一樣。我問她們:「平雲屯在哪?甚麼時候到?」我右邊的菩薩用手往天上一指說:「就在那,腳步跟緊點,別拉下,很快就到了。」我順她手指的方向一看,上邊有一塊白雲,那裏邊有房子,還放出各種顏色的光,好看極了。正高興時醒了。我知道這是老師在點化我、鼓勵我專心抓緊修煉,讓我一定要跟上,別落下。今後我要在法輪佛法的指引下,勇猛精進,苦修、實修,爭取早日功成圓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