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出家大法弟子的得法修煉經歷


【明慧網2001年5月8日】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叫如心,以前是佛教出家弟子,現在是法輪大法李洪志老師的專修弟子,得法前在韓國出家,本身是修禪宗的。由於年輕時摔傷沒有正確治療,造成出家後修行中的障礙,長時間在禪堂參禪打坐,舊傷復發疼痛難當,甚至造成右手麻痺無力,連拿筷子夾菜的力量都沒有,雖在國外接受治療但只是少許改善。由於韓國乃寒帶地區,秋冬之時氣溫很低時常下雪,因此治療諸多不便。經過醫生建議,到熱帶地區就醫效果會更好,所以就回到台灣來養病,但看了無數的醫生只讓病情加重並無好轉。

回台養病中曾經有兩次在電視新聞看到了有關「法輪功」的報導,第一次是大陸的「法輪功」學員自稱是新人類,第二次是大陸鎮壓「法輪功」。在兩次新聞報導中螢幕上現出一尊佛像,在佛像中又現出李老師的法像打著大手印,當時直覺老師本人很莊嚴,但內心已有排斥。我乃佛教出家弟子,在教界中被公認的高僧大德都不敢有此表現,何況是一位現在家像的人,自覺「法輪功」創始人好像太自大了,為此先入為主的觀念也讓我延遲了一段時間才得法。

得法因緣乃住北部的大哥回到中部看我,當時正好在報導「法輪功」的消息。哥哥一向對氣功很有興趣,喜歡研究,回台北到書店買書,無意中看到書架上擺著「法輪功」的書。哥哥一時好奇把書拿來看一看,發現它是一本修煉的書,而且是一個很高層次、很正的性命雙修、直指人心的功法,當時哥哥馬上去找煉功點,參加讀書會、交流會,並且打電話給我,向我介紹「法輪功」的優點,要我到書店去買書並送了我一本叫《轉法輪》的書。在看書當中覺得李老師對佛教有深入的了解,對修煉者心性要求也很高,但是李老師談到自己有法身無數,能為真正實修者淨化身體消去一部份的業,並經修煉而達到圓滿;因為我乃佛教出家弟子,在經書中所學未曾有此一說,甚至教界高僧大德都不敢保證只要你來學佛就幫你消業、淨化身體、提高層次,把你身體推入淨白體狀態修煉,並讓你達到圓滿。對我這個佛教弟子來說這簡直是天方夜譚。再則書中對末法時期的佛教及禪宗有所批評,雖然內心明白老師說的是真話,但基於護教之心當然不能接受,就把書丟在一旁。但是哥哥仍不死心,時常在電話中鼓勵我學這部大法,我卻一直把哥哥的話當成耳邊風,覺得很煩。哥哥也發現這個情況,不再打電話給我,於是就寄了一本《法輪大法台灣修煉心得彙編》給我。開始我只是抱著不好意思對哥哥交待,勉強來看這本書,結果是邊看邊流淚,內心激動不已。至此才發現自己是那麼渺小,「法輪功」的學員竟然心性層次這麼高,讓我這個出家人自嘆不如,當時才正式再把《轉法輪》這本書重新翻開來看,至此己過半年才正式得法。

得法之後哥哥要我到煉功點去學五套功法,內心掙扎不已。一個出家人要拋頭露面地去跟在家人學功,內心矛盾不安,明知自己傲慢心已起,但還是放不下,經過一番調整才踏出來。決定要去煉功之後,與就近煉功點輔導員聯絡約好第二天要去學功,結果是起不了床。平常在寺院中三點起床五點煉功,對我來說並非難事,但卻失約了,很不好意思的打了電話道歉。對方輕描淡寫的說:「沒關係,老師在考驗你啦!」第三天也是硬撐起床去學功,由於我這一撐已過關。半個月後五套功法已漸熟悉,就在自己住的地方煉功、讀法。在讀法當中,《轉法輪》第三講談到修煉要專一的問題,又是一個大抉擇。從在家居士到出家、從淨土到禪宗,在佛教也有十八年了,十幾年的修行要放下原來所學,那可真難啊!明知大法好、大法正,書中的理是往高層次帶人,與一般宗教不同,但要放下原來所學,重新再來,內心那種矛盾、煩惱不安,非一般人所能體會。老師書中談到不管你是任何宗教,只要真修大法,把你過去所學好的留下,壞的去掉,因為那是你付出、辛苦所得。理是知道,但仍下了好大的決心才把它放下。正如老師所說有失必有得,失去原來所學但得到的更多。真修大法之後不久,老師在我的小腹部下了法輪,同時開天目。煉功中曾經幾次像老師說的坐在雞蛋殼裏一樣美妙,全身不見了,只剩下主意識在煉功,並能感受到另外空間的演煉。得法前曾經煉了其他功法,招來不好的東西,也被老師處理掉了。層層次次、方方面面都在自己修煉中一次次印證出來。不僅如此,學大法前遇到矛盾,內心焦燥無法入眠,得法之後時常內心平安。

書中又談到,整個修煉是去掉你的執著,做任何事要記住你是個修煉人。修煉是超常的,要高姿態,嚴以律己、慈以待人,要做到難忍能忍、難行能行,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雖然老師不談戒,但其實對學員心性要求比佛教中戒律還要高,所以「法輪功」真修弟子個個層次都很高,這是我個人所體會到的。

與大家精進實修中,幾次跟學員參加交流、弘法、讀書會,曾遇到一些有趣又尷尬的事。有一次到台中參加交流會,回程與學員坐計程車回來,因為所住地點不同,學員指著我對司機先生說:「司機先生,這位小姐要到某某地方,請你載她去。」當時腦中一轟,心裏一緊,內心想著我是出家人,如果在佛教界,居士看到我都得下跪頂禮,如今竟落到被稱為小姐,內心很不是滋味。更絕的是學員的媳婦竟稱呼我「如心阿姨」,真讓我啼笑皆非。再則遇到新學員由於對法還沒深入,看到我就叫師父,其他學員就對新學員說:「師父只有一個,就是李洪志師父,你不能叫她師父。」句句刺著我的心,雖然表面上我不說甚麼,可是內心是百般翻騰。老師在《轉法輪》裏談到「大法的師父只有一個,進門不分先後都是弟子」。遇到任何事情決非偶然,層層的考驗無非要去掉我這顆傲慢的心,因為我太在意自己是出家人了。大法弘傳在常人中修,身雖出家仍屬常人,要達到圓滿必須將內心的執著連根拔起;如今得法一年多,已將我這顆長刺的心漸漸磨平,在摔摔打打中慢慢成長。經過學員的鼓勵幫助,在自己住處附近建了早上及下午的煉功點、學法點,一方面助師弘法,一方面與大家用功精進。雖然未來仍有層層考驗都得過,但我深信大法。大法救了我,在我身體健康最低潮之時得了大法,讓我能用功精進,這真是我的福報。

一位修行者因為病痛纏身無法用功,是何等可悲。佛教中十幾年的修行不如我短時間的修煉大法,心性提升的更快,為此我放棄了在韓國的居留權及換發僧侶證,我認為這些對我已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已找到了宇宙真理──『真、善、忍』。在此我願將自己得法的真實經過向全世界有緣得法而未得法的人們,及佛教界出家法師、居士們,真誠地說明:請放下自己先入為主的觀念,踏出一步,進來看看法輪大法是甚麼?為甚麼大陸經過一年多的鎮壓,學員還是誓死堅修大法?全世界四十幾個國家都有大法的弟子,李洪志師父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是偶然的嗎?人身難得,正法難尋,今逢大法弘傳,機緣一失即不再來,珍惜吧!最後願以老師《精進要旨》第164頁『心自明』這首詩與同修共勉:

法度眾生師導航 一帆升起億帆揚
放下執著輕舟快 人心凡重難過洋
風雲突變天欲墜 排山搗海翻惡浪
堅修大法緊隨師 執著太重迷方向
船翻帆斷逃命去 泥沙淘盡顯金光
生死非是說大話 能行不行見真相
待到它日圓滿時 真相大顯天下茫

感謝這一切,感謝恩師,感謝引導我得法的哥哥。同修們勇猛精進吧!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