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會發言稿:眾裏尋他千百度


【明慧網2000年1月14日】 弟子向偉大慈悲的師父問好。我是個迷了路,好想家好想家,又回不了家的孤兒。各位同學好,本人法號釋證通,以前是過去佛的弟子,得法後是現在佛的弟子。這篇心得體會,點點滴滴,雖無條理,但確實是我所在層次的修煉之真實心路歷程。

  出家後曾經是精舍的住持兼負責人。在傳統佛教裏自己覺得不適合,也深感自己還沒有找到回家的路。不敢誤人誤己,更不願就此老死在寺院裏。而且這些外相上的東西,也並非我所追求的,因此就毅然的離開。自己又覺得無法改變時下的環境,只好從自己本身做起。所以克服萬難,開始走上了行腳托缽雲遊的修行方式。打著赤腳,背著傘蓋,行李睡袋,頂著烈日,走過一個縣市,又一個縣市,腳底磨破了皮,走爛了的腳底,踏在很燙的柏油路上,踩在碎石子路上,真的是痛徹心肺。我睡過墳場、睡過樹下戶外,身心所受的磨難,真是無法言喻。為了甚麼?就是希望尋找一條能回家的路,尋找一位真正能帶我回家的師父啊!

  九八年初,我在道業上遇到瓶頸,一直覺得無法突破時,有一天大法弟子余智榮先生送我一本《轉法輪》,回到用功的小茅蓬後,以十分恭敬的心舉書過頭,翻開書頁,當看到師父的照片時,眼淚馬上就掉下來了。不知是為甚麼,對老師的身份、來歷好像了然於心,我堅定感覺到,我所要尋找的師父就在面前。現在回想起來就如師父在《洪吟》53頁的〈緣歸聖果〉裏的「尋師幾多年,一朝親得見,得法往回修,圓滿隨師還」。而書中大法無邊的內涵,心已清楚明白,這是偉大佛法人間的再現。

  我從小就體弱多病,因傳統佛教只修性不修命,所以出家後更是百病纏身。身為一個出家人,已沒有在社會上工作,一切日常生活所需都是居士們發心護持,如不好好用功已經很說不過去了,更何況再加上醫療費用,負擔更重,內心深感慚愧不安,而且多年來一直四處求診均無起色,內心真的是內外交煎、痛苦萬分。因為長年的病痛已經嚴重的障礙到了道業上的修行,頓感身心疲憊、萬念俱灰。

  專修大法後,因為是性命雙修的功法,身體很快就康復了,簡直就像脫胎換骨似地,精神煥發,心神愉悅,從此脫離了多年病痛的苦海,與醫藥絕緣,因此在法理上也就更能心領神會。這是大法的威力,師父威德的體現。現在我除了不斷的充實自己外,也到處弘法與學習,這是法輪大法與傳統佛教很大的不同。

  在法理上與整個修煉過程的區別更大。我們偉大慈悲的師父,他破天荒的向人類公開了宇宙和修煉界的種種奧秘,闡述了人類在整個宇宙中的位置,也指出了人生活的目的應是返本歸真。法輪大法以同化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為根本,以宇宙最高特性為指導,按照宇宙演化原理而修煉。法輪大法直指人心,明確了修煉心性是長功的關鍵,心性多高功多高。還有最大的區別是:

  師父甚麼都不看,只看我們有這顆修煉的心,師父就為我們負責。而留給我們弘法與修煉方式都是鬆散管理,沒有清規戒律,沒有任何條條框框,沒有名,沒有利,沒有官當,而所有大法弟子卻都能自束其心以法為師;沒有任何有形道場而全世界遍布各個角落卻都有大法弟子。不論寒暑、風雨無阻,每天不斷地奮力精進修煉,這正體現了大法「大道無形」的內涵。我悟到「無」就是無限、無量;「有」就是有限、有量,再多再大也有限量,還必須得勞民傷財,想方設法去完成。沒有任何形式,師父卻都要求我們要做到各自遵守國家法紀,不得干涉參與政治,要處處與人為善,先他後我,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有矛盾與問題時不要找責任,要向內看,向內找,如不能做到愛我們的敵人就無法圓滿。要「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師父在《精進要旨》50-51頁〈無漏〉與〈圓融〉提到忍中有捨,能捨是修煉的昇華而捨盡方為無漏之更高法理。用盡了人類的語言也無法道盡我們師父有多麼的慈悲偉大。時至今日,世界近三十個國家中,已有上億人有緣感悟到了法輪大法的殊勝,是不是我們也應該關心一下自己到書局買一本《轉法輪》回來,用心通讀一遍,了解內涵呢?因為這是我們生生世世的豐功偉業,這其中包括你、我、他。

  最近網路,媒體用常人之心對師父展開攻擊,根本無法了解到師父為了所有的生命操盡了心,為了所有生命幾乎耗盡了所有一切,身為大法弟子,真是熱血沸騰,可是又不曉得怎麼生氣。真正佛的四眾弟子應該都很清楚明白,釋迦牟尼佛曾經說過有八萬四千法門,與恆河沙數的佛,而畢生所說的法,有如指甲上的土而已,沒有說到的法,就如大地上的土那麼多,還必須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所教,弘法為家務,利生為事業,怎麼就這麼健忘,我們師父雖無特定的外相,但所作所為卻都是最好的表帥,上至宇宙以至於國家社會人群都是百利而無一害的,按理說對我們的師父連感激都來不及才對,為何會如此反常讓人不好理解,這使我聯想到過往的一件事情。

  我一向都很早就起床,那天起床一看小鬧鐘,才兩點鐘,於是我還看一小時的書,才出發到煉功點煉功,可是到場一看,我竟然遲到了將近一個小時,原來小鬧鐘誤點太多了,這件事情使我內心動盪得太大了。現在有多少人都在扮演著小鬧鐘的角色,不曾停歇過。但是因為背後動力的關係,誤了自己,也誤了別人,心中真是痛心,失望。

  最近看到師父的《洪吟》,一直哭得停不下來,以師父的境界、層次,也沒有對像去說。師父在〈苦度〉中說道:「危難來前駕法船,億萬艱險重重攔,支離破碎載乾坤,一夢萬年終靠岸。」其實已經天機盡洩了。儘管師父的法已講得那麼白了,我們是從不同的世界裏來的,修成後將回到不同的世界中去。但在我的常人之心裏,仍深深地期盼著,能夠趕快圓滿,去到師父的法輪世界中。師父最近出了這些書,一方面是弟子們的層次提升了,一方面也真有緊迫感,我們何其有幸能在此生得聞大法,希望各位同學珍惜這一切,大家一起奮力精進,早日功成圓滿。

  我們的修煉過程是師父做有序的安排。有一天清晨當我騎機車到屏東時,突然有一位喝醉酒的先生開車把我撞倒了,心裏知道沒事,但我的手臂已經骨折而且手腕也脫臼,無法再騎車,只好步行到煉功點和同學一起煉功。因為不能騎車,所以手在消業期間,先後兩次分別住在兩位同學家,真的很感謝她們的照顧和所有同學關心,謝謝!遭罪就是在還業債,如果還不清業債就不能圓滿,這是我生生世世的業,我必須要承受,感謝師父在我承受骨折與脫臼消業的同時,也安排讓我過心性關,這次的矛盾是我得法後最尖銳的一次,後來關雖然過了,但想起師父在《洪吟》〈苦其心志〉寫的:「圓滿得佛果,吃苦當成樂。勞身不算苦,修心最難過。關關都得闖,處處都是魔。百苦一齊降,看其如何活。吃得世上苦,出世是佛陀。」這首詩的時候忍不住淚流滿面,因為所有大法弟子在過關時,師父為我們承受的一切更多、更辛苦。

  偉大慈悲的師父真的「操盡人間事,勞心天上苦。有言訴於誰?更寒在高處」。是師父的威德、大法的威力使我這次手臂骨折和手腕脫臼完全沒有做任何的醫療而很快地痊癒。

  特別是自今年7月22日以來在中國大陸,有無數無數以「真善忍」為修煉準則的大法弟子,正在受到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教人向善、回升道德和安定社會的法輪大法雖然贏得了世界的讚譽,福惠億萬民眾,但卻遭到了傾國之力的肆意污衊和殘酷鎮壓,而在獄中的大法弟子們雖然遭受酷刑仍堅持在獄中學法煉功,有的甚至犧牲了生命,他們在人間為大法樹立了威德,用生命在助師護法。還有無數的大法弟
子為助師護法,餐風露宿街頭。為助真相大白於天下,世界各地大法弟子都有舉辦大型的法會活動,我也參加了日本、西雅圖以及報名香港的法會活動,看到來自世界各地同學們的用心與修煉心得,真使我感動並找到自己的差距與不足。這次的法難,在我個人所在層次的體悟,是我們自己的難,這麼一部偉大的宇宙大法在人間弘傳哪有不做安排的,只不過是藉著外因條件用來考驗全世界每一位大法弟子對大法是否堅定,師父在《精進要旨》中〈大曝光〉與〈位置〉已經寫得再明白不過了。

  最後感謝所有成就這一次法會的任何一個因緣,謝謝!謝謝!

(2000年1月14日發稿)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