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為我指明正道


【明慧網1999年12月21日】我過去曾是一名虔誠的佛教徒,受過三皈、五戒,直至最高的大戒---菩薩戒,是省佛教協會的理事。我家七世信佛、供佛、念佛、修佛。歷經改朝換代,千難萬險,保存了七代供奉的銅佛。我修學佛教一輩子,今年69歲,一心專研佛教中的經、律、論及佛教與道教、儒教等各種專論,家中佛教的書籍達萬部之多,每部我至少看了3~5遍,有的佛經能夠背誦,我曾經朝拜四大名山與許多著名古寺和釋迦牟尼佛的舍利子,以及佛教中的絕密寶物等,心中總是覺得佛最高,行、住、坐、臥、言行交談,離不了佛,甚至作夢還在佛國拜佛。家中成員也是虔誠的佛教徒。我也自認為放下了名利色情。

1997年8月份,我與老伴在開封禹王台公園有幸獲得了一本《轉法輪》寶書,當時,我心中無比激動,如獲珍寶。回家後,如飢似渴,一心不亂地整個心都浸入在大法之中,越看越愛不釋手,越看越對師父講的法理,博大精深的內涵有所體悟。當時就認識到這是一部宇宙大法,僅用了一天時間就全部看完了。我深深地被這部大法中全新的內容和深奧的法理所折服,大法直指人心,指出了做人的目的---返本歸真。我重新認識一下自己和佛教,才明白了自己修來修去修了一輩子,實際上還未真正進入修煉之門。末法時期佛教的修煉方法很混亂,不專一,並且佛教已被名、利、色、情等污染了,已不是淨土之地了。只有李老師的大法才能度人。法輪佛法改變了我過去僵化的觀念,改變了我的人生,使我真正走上修煉大道。

隨著學法的深入,對修煉要專一、不二法門等道理,雖然有所認識,但是具體到實際問題上就不容易做到了,如對佛書,我是戀戀不捨,確實達到難分難捨之地步。我當時是徹夜難眠,眼看佛書,淚流滿面,直到抱著佛書痛哭不止。三天三夜在苦思中煎熬,老伴要用生命保佛書,家庭矛盾急劇惡化,後果不堪設想。能否過這一大難關,確實是事關我人生轉折的關鍵。在這至關重要的時候,禹王台、紀念塔、啤酒廠等輔導站的輔導員,多次到我家既輔又導,關懷備至,他們那顆真誠感人的精神。又通過學習大法,進一步悟到〝專一〝的法理,從而去掉了執著心,堅定了修煉大法的決心。最後我與老伴下決心一起將萬部佛書進行了清理,整整裝了大三輪車三車,其他氣功書籍也都徹底地銷毀了。

我清理佛書後第三天,腰痛難忍,直不起來,難走、難行,難坐、難睡,而且還一天腹瀉6~7次,這是我一生中從未有過的磨難。在這種情況下,我通過學習大法認識到:我是一個大法弟子,是一個修煉者,這不是病,是李老師幫我消業,淨化身體,是李老師管我了。越難受我越堅持學法煉功。這樣四天後,我的腰很快就直起來了,活動自如,也不腹瀉了,渾身有力。這一天,我買了30斤油,50斤上白麵粉,一口氣扛到樓上屋裏,一點也不覺得累。我和老伴都激動、喜悅、淚流滿面,深感這是大法威力。由於提高了悟性,使我又一次度過了難關。

有一天,我乘10路公車,剛上車,突然車門緊關夾了我一下,又突然一開使我摔倒在車上,眼鏡也打壞了。當時把售票員嚇壞了,又是攙扶,又是賠禮,又要送我到醫院。我被扶起後,不感覺痛。是師父的法身保護了我,這不是偶然的。所以我說了一句話〝沒事兒〝,就下車了。司機和售票員與乘客問我是哪單位的。我說: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學員,俺師父是李洪志老師。大家都說:這法輪大法真好。

1998年春節前夕,省佛協來人請我做年終材料。來了十個人,到屋裏後,問我佛書怎麼不見了?我說:我學了法輪大法,修煉要專一,我清理了,十個人中有九個人都〝哎呀〝一聲站起來,一個個目瞪口呆。他們說:可惜,可惜,太可惜了!又說:罪過,罪過。我說:我有幸有緣遇上萬年難遇的大法,我幸運,幸運,太幸運了!我決心一輩子修下去,奮力精進,直至圓滿。佛教已到了末法時期,已度不了人了,只有李老師才能真正度人。

第二天省佛協又來二人,送來三千元錢讓我過年,並請我到省裏去一趟。我堅定地說:我一不收錢,二不去省裏。我以大法為師,不為錢不為名所動心。他們說:你會後悔一輩子的。我認識到這都是干擾,都是考驗我的心性。我對老師的法像說:師父請你放心,有大法在,弟子一定能經受住任何考驗,我不但要實修,我決心還要盡畢生之力來弘傳大法,我願做一名實修的大法弟子,勇猛精進,儘快圓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