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做個好樣的

【明慧網1999年9月20日】李洪志老師曾說過大意如此的話:。。。不能強迫人家,說你必須做個好樣的,你得發自內心地想要做個好人才行。我就是因為發自內心的想要做個好樣的才修煉法輪大法的。

記得很小的時候,才幾歲,有一段時間臨睡前會忽然想到人有一天會死,便大大地惶恐起來,那種感覺就像真的觸摸到死亡一樣冰冷恐怖,好長一段時間我才擺脫了這可怕的感覺。

十七歲時,大約是因為開始不自覺地思索些甚麼的緣故吧,我開始越來越清晰地在心裏感到一種茫然和痛苦,開始問自己我為甚麼活著?我到底要幹甚麼?天上到底有沒有神明?從此我就常常在心裏喊問蒼天,請求他給我一個答案。

有一天不知從哪兒看到一句話,說是耶穌說過:人打你的左臉,你把右臉也給他打。我看後非常感動,仿佛看到了一顆博大、寬容的心,就想我信耶穌吧(我當時根本不懂得〝信〝的真實意義是甚麼)。我每晚念一遍同樣不知從哪兒看到的〝主禱文〝,從此再也沒看到過耶穌講的另外任何一句話,也沒有接觸到過任何一個信基督的人。我就這樣信了一陣子耶穌,漸漸地又把我的〝信仰〝放棄了。

後來我開始接觸到氣功,並參加了其中一種功法的練習。那時我認為練氣功就必然要重德,所有的功法都是有益身心的。我曾去某基地學第三部功法,看到那些工作人員相互妒忌,爭名奪利;學員們崇拜一個據說是功力很高的大師的高徒,只要他出現,人們就蜂擁而上,爭搶著他的一掌或一拳的垂顧。看到這一切,我只有在心裏一個勁兒地安慰自己:他們自己做的不好,大師還是好的。有一次〝高徒〝視察學員宿舍(平時他忙於到處治病救人,少於在基地露面),在我們宿舍門口站著,我和一個11歲的小姑娘正在玩,看見他了,誰也沒有反應,繼續玩,我還記得他當時訝異的表情。後來學了<<轉法輪>>我才明白,也不怪他,他肯定原本是個非常好的人,可是在塵世這個大染缸中又有幾個人能保住自己的清白呢?

後來我又看了好多媽媽訂的氣功雜誌,才發現中國有那麼多的氣功大師,那麼多歷代單傳的高徒,每一種功法的介紹都神奇無比,讓人躍躍欲試。我還是相信所有的氣功都是有益身心的,可是我卻再也沒有興趣投入任何一種功法的修煉了。

這期間我還拜觀音菩薩。因為奶奶說爸爸是觀音菩薩送給他的孩子,所以老爸這個共產黨員、無神論者也喜歡觀音菩薩,還偷偷買了好幾尊觀音菩薩像擺在家裏。我從小愛看西遊記,從小就喜歡孫悟空和觀音菩薩(那時候還不懂得喜歡唐僧),在我的想像中,觀音菩薩穿著白色的衣衫,有著黑色的長長的頭髮,美麗無比。我在一本書上看到觀音菩薩的<<心經>>,覺得很好,就把它背下來了。還經常跪在觀音菩薩像前祈禱,我對菩薩說我想做個好人,做個善良的人,我不喜歡我心裏那些不好的東西,那些自私、貪婪、顯示、妒忌等等等等,我祈求把它們通通克服掉!每次我都感覺自己變得很空很大很圓,那一刻心裏真是清淨極了。去寺院旅遊我甚麼佛、菩薩都拜,我知道佛、菩薩都是好,並且他們才不要人的錢呢,錢都是給和尚的,所以一般只有到偏僻的寺院或小廟我才往功德箱裏扔錢。

但奇怪的是我沒有一點機會看到一本佛教的書,也從來沒有想過去買一本這樣的書來看一看。我在學校有一個老鄉是寺院裏的居士,但我只是聽到皈依、居士這些名詞,根本沒想過它是怎麼回事。有一天老鄉借給我一本書,書上寫到:釋迦牟尼佛成佛之後說的第一句話是〝一切眾生皆具如來德相,皆因妄想執著......〝。我當時心頭大震,覺得釋迦牟尼佛真是太偉大,太了不起了!我非常欣喜我得到了一本好書,結果沒兩天老鄉堅持把書要回去了,我當時曾非常遺憾沒能把那本書看完。

那時我在一個熱鬧的城市裏讀書,這個城市裏有著太多的誘惑,讓我感到我的願望越來越難以實踐,內心充滿了矛盾的痛苦。那些到處充斥的花花綠綠:花花綠綠的商品,花花綠綠的服裝,花花綠綠的男女......我被這無所不在的花花綠綠淹沒了,感到再也無力抵抗。終於有一天我對自己說:也許我該去努力拼搏一番,贏得誘惑我的這一切,然後我才有可能超越。就這樣我不知不覺地走到了〝懸崖〝邊上。

沒幾天媽媽和妹妹來了,我們準備到處去玩玩,少不了又去那幾個有名的寺院和道觀。可是這次拜佛時我卻再也找不到那種清淨的感覺了,心裏亂七八糟一塌糊塗。從廟裏出來媽媽要去看望一個朋友,她是我們學校的老師,我剛上學時我們去過她家。她十五年前去外地一個朋友家玩了幾天,回來後就莫名其妙地大病一場,最後竟癱瘓了,經多方治療,又練了好幾種氣功,也只能勉強在家裏挪幾步。我們坐定後,隨便聊起來,媽媽說你身體如何?還練那種功嗎?還說我們剛從廟裏來。阿姨說:我現在煉法輪功,我的腿基本上好了,我們李洪志老師說了,現在的寺院很少有清淨的了,好多都是些邪的東西在上面。我一聽馬上覺得有道理,就是這樣。阿姨又說我這有李老師的講法錄音,你們聽聽吧?我和妹妹不置可否,媽媽向來都對新鮮事物感興趣,說行啊。老師一開口,我心想:又是個東北人。我記不得我聽見了兩句話還是三句話,反正我是莫名其妙地甜甜大睡起來,帶子完了,我也一下子醒了,只覺得睡了好美的一覺,一看妹妹也跟我一樣大睡了一場。

這是我生命中極其珍貴、可喜的一天,它是一個契機,引導我最終走上了無限光明的法輪大法修煉之路,我當時卻糊裏糊塗地沒有任何預感,只是暗暗地想:我要學這個法輪功。

媽媽和妹妹走後第二天我就去公園找法輪功,轉了半天看到一群人,剛煉完功,我知道這就是法輪功。一個婦女在教一些人動作,我一直在旁邊看著直到他們散去,我還記得那位婦女結束時對學功的人說:堅持下去,一定會圓滿的。第二天早上我直接奔那個地方去了,看到了一塊紅布,上面寫著中國法輪功,還有簡介,八大特點,說老實話,我那時根本看不進去甚麼八大特點,每個功法都有幾大特點,說的都挺玄,我已經看得麻木了。我站在別人後面跟著煉動作,這一伸手不得了,〝氣感〝強得很!我比劃過多種氣功動作,還從未體驗過如此強烈的〝氣感〝呢!當天就開始過心性關了,可我當時哪裏懂啊,氣恨、委屈得要死。

從此我天天去煉功點煉功,開始時如果早上沒醒來,就會聽到媽媽叫我的名字,或者是一聲汽車喇叭在耳邊猛地一響,反正我從來沒有過的非常容易地就堅持下來了,其實我那時更該說很樂意去煉功,因為有那麼多美妙的感受。當時煉功點早晚都是煉動作,還沒有組織學法,我基本上每天都去,都是跟在別的學員後面做動作。有一天正煉功時下雨了,大家都到圖書館後廊下坐下了,我乘機請輔導員教我第五套功法的動作,我自恃聰明,跟著比劃了兩遍自以為會了,就準備作罷,輔導員卻耐心地說你再多做幾遍,我好好看看。於是我學會了第五套功法。雨一直沒停,我就把墊著坐的塑料布頂在頭上,踩著積水,又唱又跑地回到了宿舍,不知道為甚麼心裏快樂極了。有一天我自己在宿舍打坐,坐了一會兒覺得腿也沒有了,身子、腦袋都沒有了,真的只剩下一點思維知道自己在煉功,腿一點也不疼,我心想這個功真好呵。

煉功約十天時,輔導員說:來書了,修訂本。我買了一本,一口氣看完了,覺得真好。尤其記得看到老師說〝。。。你將要和宇宙同齡。你再想想那東西,可有可無的,你往大了想想,那些東西都能過得去。〝我就覺得真是、真是,那一刻心裏真是覺得沒有甚麼放不下的。又過了十天,輔導員說:來書了,<<轉法輪>>。我又買了一本,這一看石破天驚。我在心裏呼喊著:蒼天啊!你終於沒有棄我,讓我找到正法,找到師父了!!!沒有任何阻礙的,我全身心地接受著大法無比慈悲的潤澤。長期以來一直苦苦思索的所有問題一下子豁然明瞭了,從此我成為了堅定的法輪大法修煉者。雖然在以後的修煉中,我曾多次對大法產生過質疑,也時常在腦子裏閃過動搖和懷疑的念頭,但我的心底從來都沒有真正地動搖過,我知道我修的是宇宙中最偉大的法,最正的法,我覺得自己太幸運、太幸福了。

我讀老師的書,聽老師的講法,常常是會心地歡笑,更多的則是感動和悔過的痛哭,也不知道哪兒來的那麼多淚水,這淚水清洗著我多生多劫以來陳積在心靈上的厚厚的塵埃,一點點地把我的純真本性顯露出來。我努力地做一個比好人還要好的人。可是我知道我不是一個好弟子,我光有修煉的心,卻沒能好好地按照師父在法中要求的去做好,沒能很好地用一個大法修煉者的高境界行為去證實大法、圓融大法。我知道我還有很多執著心要去,有很多業債要還,我要珍惜這個得之不易的人身,珍惜在這苦難人間的修煉環境,珍惜每一個提高心性的機會,踏踏實實地修煉,真正地使自己昇華上去。

我要在心裏祈禱----師父!允許弟子做個好樣的!

一大法弟子
1999年9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