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使我走出生命的荒廢 (譯文)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一日】我今年20歲,來自德國的一個小鎮。

一切是這樣開始的:

1998年10月我當時的男朋友為了查找一篇關於黑種草屬植物的文章翻查了很多名為〝Esotera〝的舊雜誌。翻著翻著他發現了一篇關於法輪功的報導,一種來自中國的靜功功法。我從前也對各種氣的練習感興趣並且對每項均練過若干個月,對這篇報導我就沒當回事。我男朋友和他妹妹卻立即為之所吸引,他們訂購了介紹法輪功的書並且照著書中教的五套動作自學。

幾週後我發現男朋友發生了明顯的變化。因為我倆生活志趣都非常相近,他的那些變化引起了我的特別注意。

然而那時我根本不能想像我的一生會如此改變,因為在我看來,週末用飲酒吸毒來有效地排泄我的煩燥是很重要的。此外兩年多來我還受著現代流行的節食紊亂症的折磨。長期以來我一直試圖借助多種療法從疾病中解脫出來。儘管如此都沒太大成效。恐懼肥胖妨礙了我的正常健康。

那時候這對我家裏人來說非常不容易,因為我易暴躁,不穩定,太好衝動。我的全部日程安排都圍繞著我的身材問題。那時候我腦子裏想的都是怎樣才能接近我的理想身材。為此我沒有一點兒時間去考慮別人關心別人。我在痛苦中放縱著自己,並且幾乎是依靠懊悔和他人的憐憫度日的。我總是需要從外面獲得承認,說我已夠漂亮和苗條的了。

由於這一膚淺的思想我的性格變化很大。從前我是健壯、較豐滿的並平和,總是友好和心情愉快的。此外,我也關心他人,比如:關心我的祖母,或者花一年時間在精神病院照料那些心理和精神上有障礙的人。我之所以會以極大的熱情自願從事這項工作,是因為我儘管有時出現變態心理但還是能吃苦的。那時我也吸毒,不過卻有另外的原因。我不是濫用迷幻劑排泄我的憂慮,而是以此加大我內心的快感。在我還生活在我母親身邊的那段兒時間裏,我和母親相處得較好。所有這一切都由於社會導向的減肥思想而失去了。

我父親請求我去身心醫療診所看看。在那裏我被迫面對我的問題並且不能再發洩,因為我遠離毒品和酒。但我的飲食干擾起初卻更厲害。我還是總想減肥。過段時間我的情況有所好轉,慢慢地有了進展。然而在我面前還是問題如山。

當大部份療程結束時我就停止了,並住到我祖母那裏。一年後我可以盡力控制我的飲食紊亂症了。我限制自己每週只吐一次,並且有時還推遲時間。我不再衝動,我又能笑了,我不再經常陷入那樣的消沉了。

但是我和我男朋友之間還有很大的裂痕,因為他這段時間已全被大法佔去了。他談論容忍,找自己的錯誤。我在這些方面是無法開始著手的。儘管我也問自己,生命的意義究竟在哪裏,但無法找到這方面的答案。代之而行的是我每天仍要對付我內心的感情亂麻,和我愛漂亮的理想,我為之試圖做到無可挑剔。那時我只允許很少的人真正認識我。因為我害怕,假如有人發現了我全部的弱點的話,我從外界就再得不到承認和褒獎了。

橫在我和我男朋友之間的橋變得更大了。他不喝酒,也不吸毒了,總是讀書並且不再對我們的每個週末的酒會漫遊感興趣了。

直到那時我也一點都不能想像,我也會有同樣的變化,我還是試圖用各種方式排解我的問題。我對我男友拒絕我的生活方式的反應是加大消費。他試圖用他所知道的道理教我取代這些。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對他變得開朗了以及看重他獲得的新體會,因為以前我就對自然療法和練習感興趣,它們能使人身體、精神和靈魂達到協調一致。然而我還是堅持我練習了好幾個月的日耳曼古文字練習。我感覺,它使我身體比較健康了。但我思想沒有被改變。

一月初我終於得了法。剛開始我讀《法輪功-通向圓滿之路》,遇到問題就問我男友和他妹妹。兩週後我就已發現思想上的變化了。我只能把它歸功於這本書。我也體會到我重新開始吃飯,不再時常恐懼肥胖的心願了。一天晚上我遇到了第一次考驗。我男朋友的妹妹邀請我們去吃中餐。當下我必須決定是否放棄我節食的執著還是繼續。經過長時間兩者間的激烈鬥爭我還是確定了正確的答案。我也深深感到,如果我在內心重新掂量的話,似乎也不會有別的選擇。

從這天起我克服了折磨我很久的最大的問題。同時我也開始了第一次做前四套動作。慢慢地我又開始了正常的飲食。我感覺到長久以來從未有過的精力充沛和心理平衡。我也確定,我對飲酒和吸毒的要求明顯減弱,以致消失。此外我再也沒有週末放縱的想法了。所有實用性的交往都減少了。我能最終找到寧靜。我試圖通過反覆閱讀昇華我的思想境界並且按照法去做。

我的生命越來越接近原本的自我,我重新強健了,能照料他人,心理平衡和內心穩定了,我又一次被這種和諧和這種積極的生活方式融合了。

我的轉變也有效地影響了我周圍的人,我再也不想和他們爭吵了。他們也通過我的寧靜獲益。

我當時有個還放不下的舊包袱就是吸煙。我總是以種種藉口維護這一嗜好。我嘗試過許多技巧以戒煙,但我不知道我為甚麼總也放不下它。

過些時間我發現了我的執著心。我確定,這與我過去的飲食問題有關。那種害怕沒有香煙難,把飲食減少到最低限度的心理很強。當我認識到這個執著心時,我就試圖有效地壓抑這一癮好。經過我長時間限制一天四隻煙以後,在我們地區的法輪功心得交流會召開的前兩天我成功地把煙戒了。

由於我的好轉也改善了我和我男朋友的關係。我們的關係發展得就像我長久以來夢想的那麼好。最大的相互信任建立在彼此關照和容忍的基礎上。我們之間不再需要彼此隱瞞甚麼,而是在我們的修煉提高中互相幫助。大約在三週前我們結了婚。

要是沒有法輪功我們不僅會變得毫無共同語言,而且我的生命也是明擺著會走向荒廢。為此我要感謝師父李洪志。是他給予了我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修煉的機會。

德國學員
(一九九九年七月底於德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