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會發言稿:走上真正修煉的大道

【明慧網2000年1月14日】 我在三十多歲時,深深感到心隨境轉之苦,活得很不自在;被傷害了覺得委屈,忍不住對別人不好時,不但內心不得抒解,反倒更覺難受。在得法之前的十幾年來,一直從有關靈修的書本中、宗教中,尋求解脫之道。曾先後接觸宗教中幾個不同的法門,也試圖努力遵照這種方式修行,但宗教的形式並未真正觸動我的心。由於了解一點因緣因果的道理,心中多少減輕了對事物的成見,然而想要進一步放下執著心,卻找不到著力之處,衷心渴望尋得促使自己往上提升的妙方,希望有一天能夠達到真正的解脫,乃至具備了利益他人的能力。在尋尋覓覓中,我抓住了所謂新時代的書,一本接一本地閱讀,幾年下來,發現它好像成為我安撫心靈的鎮定劑,每天服用它,卻看不到前途所在。

  雖然對於宗教界的諸多現象一直困惑不解,後來因身體欠佳,又走進了一個所謂的性命雙修法門,既練氣功,又學佛修心。不久之後,身體原有的不適都消失了。當時我以為幫人治病是行菩薩道,是普度眾生,也很樂意能替眾生承擔業力,因此義不容辭地在氣功發表會上義務幫人治病,有時也替親朋好友治病。過後不久,我的身體逐漸地越變越差,後來更陷於嚴重的病痛之中,甚至身心都受到另外空間嚴重的干擾。首先是腹部劇痛、右手疼痛不已;曾有一陣子,在半夜因喘不過氣而醒來,只敢坐著睡;接著情況越發不妙,兩個眼圈黑得像個貓熊似的;冬天在家裹了一身的衣服,睡前得先上健康床溫熱一番;每週去針灸幾趟;天天為煎藥而忙碌;還得拖著病痛不堪的身體,花大筆鈔票去採購健康食品;每次外出回家,就像得了重感冒一樣全身非常難受;也曾在沒有任何預警之下,全身突然感覺繃脹起來,體內從頭到腳都處於非常緊張的狀態,有時持續一天,有時持續幾天;打坐、睡覺時更是這樣;後來甚至在睡覺時,感到有東西在體內到處流竄,竄到哪兒痛到哪兒,五臟六腑、肌肉、骨骼都疼痛不堪,令我無法成眠;最後右手伸不直了,為此還經常去整脊,飽受折磨。如此折騰了好長一段時間,然而心中並無怨尤;我認為過去給予人的痛苦理當償還,又覺得自己既然承受了,再為他人分擔一點並不難,因此,對於一切災難都默默地承受。只是每當想到自己陷入這種混亂的狀態,而無力提升自己的層次時,就感到非常迷茫無助。

  其後有人幫忙處理過這些事情,使我暫時擺脫干擾。雖然鬆了一口氣,但落得全身元氣盡失,右手也變形了。為此我深自痛加檢討,認為是自己根基不好、業力大,又沒打好基礎,也未精進實修所致。就在我打算振作精神,從頭修起的時候,很幸運地讀了李老師的著作《轉法輪》,才恍然大悟,才明白自己做了一件多麼傻的事啊。原來,當人的真正目的是為了返本歸真;一個人修煉的時候,就連自己的業力都得靠高功的師父幫忙消去大部份,才可能返回去,而我竟然不自量力地將他人的業力也攬到自己身上來,甚且招來了附體,為此還幾乎喪失了寶貴的性命。在《轉法輪》中,老師所說修煉界的混亂現象,我好像都一一親身經歷過。歷來不解存疑的部份,現在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原來,沒有高層次的法指導,其實根本是無法修煉的!像我這樣稀裏糊塗地修,真是可憐,不但使自己提升層次、解脫自在的本意都成了奢望,更何況達到當人的真正目的──返本歸真。

  讀到老師在《精進要旨》中〈警言〉那篇經文所言:「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時,我淚如雨下,激動不已。過去一點也不知道僧人、居士如何禍亂釋迦牟尼佛的法,致使它成為末法,讓很多糊塗的常人在修煉的形式中追求生活安逸,反倒強化了自身的執著;讓很多不明白法理而真正有心修煉的人,抓不住修煉的核心,只是在邊緣上兜圈子,苦不堪言;那麼多在宗教中專業弘法人士本身卻不認識自己所傳的法,真是令人痛心啊!有些人甚至改動釋迦牟尼佛說的「以戒為師」,然後將自己的認識當作佛法在傳;例如對不二法門這一名詞亂加解釋。我根本不知道所謂不二法門指的是修煉要專一,修煉不專一就不嚴肅;因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功在另外空間的演化有很深的內涵。我從來不知道自己在修煉上是不嚴肅的,然而我過去正是在取眾家之所長的法門中修煉,並沒有認識到要想往高層次上修煉就得專一。因為沒有高層次的法指導,自己盲修瞎煉,才招惹了這些麻煩,才落此下場的。

  當我得了這萬年不遇的法輪大法,身心安頓,心中的喜悅無法形容。隨後我斷絕了所有的醫療手段;之前視為寶物的健康床也不碰了;把所有的能量用品都收了起來;把所有的健康食品都送人;把一切與修煉有關的書都處理掉;把過去所學的不正確的觀念都拋棄。扔掉了這些累贅,如釋重負。從此把身心交給大法,走一條老師為我重新安排的真正修煉之路。

  得法之後,身體馬上就恢復了元氣,右手也在九天學功班中不知不覺地伸直了;此後,對於一切消業現象都坦然承受。每當遭到觸及心靈的考驗時,都能向內去找,逐漸看清自己的執著;在情緒激湯中,咬著牙不斷地默誦著老師的話:「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地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或是「按照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去修煉」或是「你能把心裏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藉著大法的力量,平伏了內心的波動,逐漸地提升自己。

  學大法不久,曾每天清晨六點不到就醒來。因為我習慣於半夜一兩點睡覺,怎麼也不情願起來;持續了一段時日,終於悟到是老師要我起來煉功,從此養成每天清晨煉功的習慣。老師不僅在我清醒時安排各種情境考驗我,讓我提高心性,還在睡夢中測驗我修得紮不紮實。我曾在夢中見到以前的老師勸我回去;我很堅定的拒絕,並告訴他我為何修大法。然而另一次夢到有人在煉我以前學過的招式,心想這
是我最拿手的,就隨之比劃起來,醒來發現自己在顯示心的驅使下,竟然忘了自己是修大法的,懊惱得很。也曾做了一個很玄的夢,夢中我正在讀《轉法輪》,攤開的那頁,忽然慢慢地朝著我的方向脫落,老師坐在對面接起即將掉下的那頁,將它左右對摺,像個屋頂似的橫擺在攤開的書本中間。原想跟老師說不是我把它弄下來的,但我沒說出來,還是繼續讀下去。夢醒後怎麼也想不明白其中的意涵。大約一
個多月後,有個學員提議到附近的公園煉功弘法,我們訂做了一個長三角錐形的壓克力板,貼上「法輪修煉大法」幾個字,把它橫擺在兩疊並排的資料上;這像極了我在夢中看到的景象。莫非老師當時在點化我應該到公園煉功弘法。

  老師說:「在我們修煉這條路上,就沒有偶然的事情。」(《在新西蘭法會上講法》)。老師會利用它來暴露我們的常人之心。學大法不久,有一次我急切地想寄《轉法輪》給一位老朋友,正好孩子要回學校,我托他幫忙郵寄,兩個星期過後,孩子卻原封不動地把書帶了回來。正如老師所說的:「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轉法輪》)。一向自認為脾氣很好的我,這時氣得跳了起來,破口大罵,孩子平靜地說,我不是告訴你我不一定會記得嗎?我知道老師要讓
我看到自己深藏的魔性,我知道不論有多麼冠冕堂皇的理由,發脾氣是不對的,這是魔性的表現。而且,既然覺得事關緊要,就該自己跑一趟,而我不但將事情硬推給別人,事後還責怪人家沒責任感,搪塞自己的不對,這那合乎修煉人的標準?既沒做到真,因為掩飾自己的不足;又沒做到善,因沒有善待別人;更沒做到忍,因為動怒了。於是,我為發脾氣的事向孩子道歉。

  還有一次我去海外參加心得交流會,老師也做了巧妙的安排,來暴露我的執著。有一天走在路上,一個年輕女孩跟我打聲招呼,就告訴我她媽媽很過份,只要自己認為好的東西,都強迫她看,強迫她學。不過她因而看了《轉法輪》,也覺得很好,但一直等到去海外參加法會,聽完老師講法之後,才開始煉功。在這短短的交談當中,我感到有些訝異,我們素不相識,她卻好像專程來找我講這件事情似的。是不是老師藉著她的口要我悟甚麼?

  我想起自己在得法之前,身心正處於非常混亂的狀態時,醫生說我的孩子也病得不輕。我焦慮萬分,帶著孩子一會看這個醫生,一會看那個醫生;一會吃這個藥,一會吃那個藥。孩子因生病,自願學了氣功。而我卻不能理智地幫助他,每天三番五次地催促他煉功,叮嚀他吃藥,以致引起孩子很大的反彈。因此當我得法之後,跟孩子說大法有多麼殊勝時,他說都是你講的,我怎麼知道下回你又要跟我說甚麼比較好了,於是他拒絕看《轉法輪》。

  我知道唯有自己好好地修煉,一旦提升上來,孩子自然會感受到大法的殊勝。可是當我讀了老師的新經文〈和時間的對話〉之後,心情非常沉重,希望孩子早日得法。當時正值暑假期間,孩子成天在家玩電腦,看漫畫,我著急了起來,給孩子看了那篇經文,並告訴他老師談到的有關科學是外星人搞的,以及腦子裏裝了甚麼就是甚麼樣的人,等等這些事情。孩子沒表示甚麼,我說這都是老師講的。他回我
一句,可是那是從你的嘴巴說出來的,而且我最不喜歡看到你那種表情。我知道老師藉著孩子的反應,點化我心急是不對的,應該隨其自然。

  在這次法會之前,我問孩子要不要一起去參加不久之後的另一次法會,他說不去。但我沒放棄希望,心想說不定他會變卦,於是打算偷偷地幫他報名,為他保留一個機會。為了得知他的護照號碼,我問他能不能借我看一下護照,他說你不會偷偷地幫我報名吧,我笑了笑說那倒是個好主意;為了申請役男入出境許可,我又向他借身份證,他說你不會把我賣了吧,我說你那麼瘦也賣不了甚麼錢。就這樣輕易地達到了目的。然而心想,這可像是個大法弟子的行為?繼之又想,讓人得法不也是很重要的嗎?不過總覺得做了虧心事,心裏頗不坦然。

  在海外聽了女孩講的那幾句話之後,內心開始翻騰起來,到底是怎麼回事?是不是我那樣刻意地想讓孩子得法,就像那個媽媽強迫孩子一樣,也很過份?但我並不會強迫孩子去呀,我只不過為他保留一個機會而已。想來想去,居然起了這樣一個念頭,那女孩不正是在媽媽強迫之下得法的嗎?不正是參加了法會才開始煉功的嗎?難道我強迫孩子,就可以讓他得法?不行,不行。到底該怎麼對待?折騰了好一陣子也沒悟出來。

  後來,我向朋友提起這件事情,還問她該怎麼跟孩子講,我已經替他保留了一個參加法會的機會。朋友說,你馬上跟他道歉。我像挨了一棒似的,頓然清醒過來,老師的教誨再一次清清楚楚地進入我的腦中。老師要我們無為、隨其自然,因為萬事都是定好了的,我們只是按照劇本在演。孩子該不該得法,甚麼時候該得法,不都安排好了嗎?我這樣有為的造作,不但無濟於事,反倒徒增煩擾與不快,還可能成為他得法的障礙。說白了,就是在造業。老師說,人各有命,我們連自己的命運都無法掌握,更何況去左右別人的命運。如果他不是我的孩子,我在傳法時,也不致如此心急,而採取過當的手段。我看到了自己對親情的執著,這才是我真正應該提高的地方。

  老師一次次的點化我,終於鬆動了我對親情的執著,急於讓孩子得法之心隨而淡去,與孩子之間的關係也越趨於和諧自然。兩個月後,孩子接受了《轉法輪》,並與我探討他的困惑、分享他的體會,半年後他自動要求參加紐約的法會。我很慶幸自己及早醒悟,在為與無為之間摸索,逐漸知道如何拿捏,才不致繼續強力干擾孩子得法。

  老師以他的神通法力,巧妙地安排了一切,就看我們自己悟不悟。老師說,任何有形的東西都能使人執著,都不是修煉。因此,老師走了大道無形之路,深入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遍及一切地設置了重重的玄機,不著痕跡地啟發他的弟子。我實實在在地感受到老師無微不至的照顧;不論在身體上或心性上老師為我設下的各種大小磨難,一再地鞭策我、激勵我,讓我在吃苦中消業並提升層次。有些清醒時想不明白的事情,在睡夢中老師會點化我,讓我找到思考的方向,從而放下心中的執著。每當身心很難受時,想到老師為了度我們無條件地付出,就覺得如果連這一點難受都熬不過去,怎能在吃苦中積累自己的威德,未來成為一個威嚴偉大的覺者?

  我的生活除了一些必須處理的事情外,就是學法、煉功、弘法。像這樣的修煉生活,讓我覺得踏實自在、幸福無比。修煉並不難,只要一次次地讀《轉法輪》,思想境界就不知不覺地昇華著,宇宙的更高法理自然地顯現,執著心也隨之淡去,在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社會的狀態下生活,歷事煉心,以法為師。學法將近兩年,我深深地體驗到老師的威德、大法的威力玄妙不可思議。我認識到真正度人的師父是有足夠的威德幫弟子消業,改變他的人生道路;我感受到大法直指人心的力道;我看到了大法的偉大,從而珍惜大法,對大法堅定不移,決心踏踏實實地修煉下去。

  自從遵循大法的指導後,發現身心變得越來越純淨。相信只要精進實修,有一天必能將自己先天善良的本性完全返出來,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園。大道無形,大道至簡至易,是我至深的感觸。希望有緣人及早得法,在回家的途中少走冤枉路,都能走上一條真正修煉的大道。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