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數千載,緣到法已成」


【明慧網2001年7月13日】我是98年11月份開始看「轉法輪」,一看就十分吃驚:我數十年尋覓的各種沒有解答的修煉中的問題書中都有解答。因當地沒有煉功點,我就自看動作的書。頭幾個月,煉「法輪樁法」時,手臂很累,一、兩分鐘累了就放下來。雖煉的時間少,但有效果。一日,手剛舉了一會兒,看到一位身材魁梧的胖和尚在我旁邊為我護法,我感覺挺好,但沒在意:因為可能是幻覺呢。此後感覺就多了起來。到次年4月份,我因工作需要出海以前,已開始一週不能吃肉了;吃了就整晚撐著肚子不消化,連吃魚也不行。我意識到這是幫我去執著心,在海上沒幾日,執著心真的去掉了,就又能吃肉了。在海上,我每日煉功。我以前就有暈船的習慣,一日,我頭暈暈的,就躺在床上,一會兒看到師父身著紅色的袈裟(就像「轉法輪」卷二里的法像似的),來到我跟前,猛一拉我的手,我就隨師父飛起來了(當然我還感覺到我的肉身還躺在那兒,只是沒想動他,我知道也不應該動他)。很快上到一層天,只見花草樹木格外美妙,白雲繚繞,彩霞耀目,我問師父能否再上高處。馬上師父領我跳上又一層天。但見此處空空蕩蕩,甚麼都沒有。我跟師父說,可能太高了,我還是回去吧。這就又回來了。不久,飛來一個身穿青色布杉的中年道士,瞬間領我走過一個架於懸崖峭壁上的軟橋,又在我跟前飛起來,想要帶我走。我想起師父的話,對他說:我是法輪大法的弟子,不能跟你走,於是就回來了。這時,看到師父衝著我笑呢!事後我悟到,這路得自己選,但師父可以點化及引導弟子上路。

此後,我又一直承蒙師父的點化。一日打坐,忽然看見好幾個身穿黃色煉功服的人,眼睛特別亮,來到我跟前跪下了。我大吃一驚:我只是個煉功剛起步的人,如何對我下跪呢?仔細一看,原來他們是對著前面一個很大的佛下跪的。這佛看起來大過一般人的好幾倍,坐在那兒給弟子們講法呢。可我一點也聽不到他講甚麼。就這麼過了一段時間。後來,我有點急:我這是算甚麼呢,誰也不理我,我也不知他們說甚麼。我就開始念第五套功法的訣:有意無意,印隨機起,似空非空,動靜如意。這一念,所有的那些亮眼睛齊刷刷向我看來,那意思是說,在這種場合,你說這個幹甚麼呢?我自知不妥,也就只好把自己當個小學生坐在那兒聽天書了,直到腿痛得實在不行了才出定。

此後,我學法煉功越發精進起來了。消業、磨難關一個個輕而易舉地過去。層次突飛猛進,經常幾日就突破一個層次。漸漸地,隱隱約約看到小腹處元嬰長到幾寸了。後來,包住元嬰的氣球瓜熟蒂落開始騰升。有一天忽然看不到氣球了,一找原來升到整個頭部,腦袋真的發脹。後來從天目擠出來,天目真的甚麼都看不到了。但我看《轉法輪》中談到雙眼附近有幾個副通道,我就試著用它們看,結果我發現這幾個副通道也都可以看,只不過多半的視線被擋著。

氣球返回元嬰處後,我的注意力轉向功柱的奇妙景象。我開始發現功柱時,它像一根白雲做的柱子,直立在我正頭頂。後來它的密度漸漸大了起來,由像電線桿到像金光閃閃的柱子。有一段時間金色的功柱上像有龍盤在上面,就像中國皇宮裏的盤龍柱子似的。後來功柱與日漸長。一次打坐看到一個二十多歲的小伙子,在我身旁一米多遠推甚麼東西,我看到後意識到是在推我的功柱。他一遍又一遍地推,可是功柱紋絲不動。後來我笑著對他說,你費那麼大的勁幹嗎?一點用都沒有。我曾三次體驗到功柱與肉身合而為一:只覺得整個身體坐在一個無限大的功柱裏,那無比純正的強大能量可以將一切妖魔化為烏有,我記得我舌頭微動一下使一個高山大瀑布改變了流水方向。每次這種感覺持續五分鐘左右。後來我跟朋友說,我體驗到了佛法的偉大,可是朋友們又怎能理解佛法怎樣的偉大呢?出世間法以前,我有時想看看功柱究竟有多高,就讓意念順著功柱往上沖,可是沖到一定時候,一層殼怎麼也衝不開;我想這也許就是所謂的"三界"之限吧?!但到了後來,意念怎麼往上沖都衝不到頂,這個"三界"之限似乎早就破了。再後來,只要往頭頂看,空中出現許多由片片彩雲組成的層次,各層次開始有花草樹木等東西,具體的則看不太清楚。

師父說天目開著也很難修,確是如此。一次,經文中看到師父講天上的元神的父母看著我們呢,等著我們修成回去呢,深動感情。中午在外面陽光下煉功,看到一個師父模樣的人來到跟前,手向身旁示意。我順著他手勢舉目看去,只見一位三十多歲的女子,貴婦人的樣子,身著珠光寶玉,潔白髮亮的衣服,從一個圓球形的飛船裏下來,面帶充滿母愛的微笑,向我招手。我當時真以為天上的母親來看我了,尤其是有師父在旁點化。後來,她示意讓我跟她上飛船,我為難地說,我師父說過,不能跟任何人走,等我修成之後再來看望您吧!這時,這位女子突然變成很可怕的動物模樣,大出我很多倍來。我嚇得頭皮緊縮,汗毛直立,這時我連念師父的名字數遍,匆匆忙忙結束煉功回去了。我明白了這都是惡魔在利用我的執著心而破壞我煉功。尤其可惡的是它們竟敢冒充師父的樣子。這件事情也是發生在中國江澤民集團打擊法輪功不久、邪魔猖獗的日子裏。那些邪魔現在正屬於被消除的對像。

我如是順利地不斷提高與師父的巧妙安排與點化是分不開的。我發現,每當一個大的層次突破時,肯定會有麻煩。這也是讓我儘快去掉歡喜等執著心。一次,我打坐時看到我的身體全部透明,我意識到是該突破三界的時候了。我知道歡喜心不能有,但很難免的。當晚我開車出去,被警察逮住,說我車檢過期好久了。這下真把我的歡喜心全打掉了。從此,從看到三花聚頂,到看到羅漢之體,我是一點歡喜心都沒了,相反,我不斷告誡自己,要努力精進,追趕國內國外得法早的弟子(我得法確是太晚,96年回國時錯過一個得法良機)。

也不是天天都是天目看得清楚,當我執著於看時就看不到甚麼。好在我沒有甚麼特別執著的東西,故一般來說天目所需的「精華之氣」補充得很快。2000年5、6月份的時候,我發現我的麻煩事接二連三地來,我的功也沒怎麼長,後來知道是我參與「正法修煉」的時候了。一日,看到一份法輪大法的宣傳單,我按照電話打到多倫多,才知道是多倫多的一位弟子開車14小時過來貼的,並得知又有7位弟子要前來本市弘法。在這些弟子的幫助下,我與本地另一位大法修煉者在本市建立了煉功點。同年8月,參加了紐約的法會。如此我才真正進入正法修煉的行列。

經常看《明慧網》,看到國內、國外大法弟子們前赴後繼為弘揚大法而做的無數可歌可泣的事蹟,而我幾乎甚麼也沒做,卻從大法中得到了這麼多,深感慚愧。所幸煉功點已建成,在本市的大法工作就漸漸開展起來。

自從與多倫多弟子聯繫上後,我天目幾乎甚麼也看不見了。我想這大概是要我去執著心呢,也可能是因為我修煉已走上正軌了,有了集體修煉的環境,不需要看了,也就順其自然。

在師父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經文出來前一個月內,《明慧網》接連登出了幾篇關於另外空間除惡的文章。我有一天開車在外,陽光明媚,想起那些文章,心中喜悅,右手一抬,一片白雲飄來,手腕一轉,一個法輪出現在跟前。不相信,再來一遍,又一個法輪被打向空中。等到師父這篇經文發表後,我才明白那些文章和我們有關功能的出現,都是為新經文發表作準備的。似乎在另外空間的功能之鎖打開了。是該清理魔的時候了。

我一次在一個空曠的小地方煉功。這地方我曾遇到過不少另外空間的靈體和蛇。以前我曾在這兒煉功看到眾多蛇時把師父叫來幫忙,因為害怕嘛。這次我想我要靠自己。我煉功前想把自己保護起來再煉。於是,在我上下左右前後都有一層約兩米厚的彩雲包著,十分美妙壯觀。想起那些靈體真是太渺小了,不屑一碰。我煉了十幾分鐘後,只見十米遠開外出現一位菩薩打扮的女士,打坐著被一團白雲包著,我對她說,有禮了,能否告訴我你是誰?念頭剛出,從她那兒飄出兩個字:觀音(好像是正體吧,忘了)。是真是假呢?因為作為一個修煉中的人是難判斷準確的,所以我想最好的方法是不執著於它,有沒有都無所謂,這樣不會被魔所利用。我有幾次就不自覺地執著於這些東西,然後就嘴唇長起泡來,這樣我就很快醒悟過來:喔,原來那可能不是真的,或者該去去那個執著心了。

一次,多倫多弟子在本市轉機,我叫我太太去機場去取他帶來的大法資料。臨行前幾分鐘,馬上要出門了,小女兒突然手臂不能抬起來,痛得直哭。太太打電話來說要去醫院,不能去機場了。我只好改叫另外的同修去。太太來到我辦公室,我看不到魔在哪兒,但這肯定是魔在干擾大法的工作,於是打起大蓮花手印,想讓師父幫忙。我要真有急事時連呼師父的名字7、8次就見到師父了,然後我心裏把事情說一遍就感應到師父的回話。一會兒師父來了,身旁一個紅色大法輪在轉著呢。我說完情況後,師父說,知道了。後來太太繼續送女兒去醫院,在那裏女兒被護士碰了一下(甚麼都沒做),女兒說一聲:夠了,就全好了。回憶起我看到師父時,見他不太高興,我想這些事可能不應該叫師父幫忙,我自己就可以搞定的(即用正念打起手印)。也可能我們的大法工作做得不好,因為本市被中國江澤民政府矇蔽而受害的華人挺多的。這件事情發生後不久,我在渥太華法會上有幸見到師父並聆聽到師父的講話,倍受鼓舞和啟發,參與了全球性的除惡熱潮,幾度上了除惡戰場與魔開戰,情況與《明慧網》上差不多。因沒他們看得那麼清楚,這裏也就不多說了。

一日,我在夢中見到師父挨個兒審閱弟子們的報告,等看到我的報告時,師父說:你可以圓滿了。我醒來後不敢相信,但難免有點沾沾自喜。幾日後,又一個夢給我澆了一盆冷水:師父來到一幫弟子跟前說,你們個個都可以圓滿,只是除了一個叫XXX(我的名字)的不能圓滿,以後沒準可以,但現在不行。我醒來後很緊張,連忙向內找到一些該提高的地方。我記起《轉法輪》中談到:在另外空間「不能給他講法,悟得到就悟得到,是個悟的問題」,可能師父用這種方法促使我儘快提高。

以上是我修煉中的一部份的體會。因在常人中修煉,由小到大也多少做過一些有損根基的事,得法又晚,故有不少事探測不清楚,有些只能憑猜測。師父說修煉的狀態上萬種不止。我把我的一些修煉狀態拿出來,悟得不一定對,今後會加深理解。現在寫出來這些,希望對已得法和未得法的人都有些幫助。

願天下有緣人盡得法輪大法。

合十。

(此文曾發表於2001年6月9日多倫多法會,6月26日修改。)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