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盡萬般苦只為得正法


【明慧網2001年9月23日】我在得法前,為了尋找一個正道、正法,可以說是歷盡艱辛。當然,很多的大法弟子也都是一樣,為了找尋一個真理,都曾付出相當的代價,最後終於走入大法中來。我想我就簡單的先談一下這段經歷,及得法後的一些認識。希望能夠在這次的交流會上對彼此的提高有點幫助。

十幾年前,我在一家育幼院工作,那是一個屬於佛教的環境,每天早晚要帶著院童們念佛作早晚課,住那兒的人必須吃素,生活簡單而樸實,但我當時並不真正的了解,似懂非懂的照著做,心裏面經常是小和尚念經有口無心。在那樣的環境下,每遇到的孩子都有一個不同的背景故事,看著那些天真又無辜的臉龐,我經常私下掉淚。後來,因為學業的關係,我離開了那兒。表面上看是如此,但我心裏清楚,以我一個不懂人情世故的年紀,事實上、心情上的負擔已經超出我所能承受的了。離開後,我經常想再回去,也一直希望能夠真正的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幫他們找到心中真正的平靜,真正的愛和無怨無恨的心。但如果我自己不能達到那樣的標準,又怎能告訴別人或要求他人要如何呢?尤其,現在社會的環境,充滿了自私自利和勾心鬥角。儘管如此,我依然渴望找到答案。

先生的父親在他十一、二歲時就自殺過世了,而往事的痛苦卻一直圍繞在我們的生活中,影響了我們的一切。我只知道那種痛苦是很苦很苦的,想到人有時在一時衝動之下做出的事,自以為是一種解脫,當嘗到那結果的滋味時,後悔已來不及了,而失去人身是多麼苦的一件事啊。而為人子女者,當時我們認為能做的也就只有替他超渡,希望他能早日解脫。於是我每天一早就起床作課,同時拜懺。在懺悔中我有感於人生的苦、自己的苦、別人的苦,糾糾纏纏的一切苦,我發自內心的向菩薩許了一個願。大約兩個月後我又認識了一位出家人,聽說很慈悲而且不接受供養,我那時以為是菩薩慈悲聽到了我的懇求,為引我走入正法修行而安排來渡我的,因此,抱著無比虔誠而又高興的心情,開始了我的修行之路。從那一天起,我每天要做的功課更多了。有時,我被嚴厲地要求立刻離開,我只能默默地走出佛堂,然後就跪在門外懺悔磕頭;有時,我又被臨時通知可以去佛堂,在反反復復中,她們說那是在考驗我的忍辱是否能夠過關,我只是知道自己業力太深了,一切不能怨,但這一切並沒有讓我解脫,似乎把我繫得更緊。

在想修煉的同時,先生也開始有許多的不諒解,伴隨而來的是更多的衝突與矛盾。我的生活仿佛在地獄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淚水流遍了我的身心,卻不能對周遭的一切有些微的改變。在絕望中,我想到自己所發的誓願,咬緊牙關我拒絕被這些打倒,只知道一定要撐到最後一刻,否則就白活了,而且更對不起佛菩薩給我的機會,也是對不起自己。這樣大概過了一年,在八十五年十月底,在接孩子放學回家途中騎車摔倒,緊急送醫急救後,才知道是右腳開放性粉碎性骨折。醫師也不能確定能否會好,我的一切就只能聽天由命了。於是,從一個好好的人在一瞬間成了殘疾人士,每當父親推我到達公園,我總望向天空,心裏向天上的神佛懺悔,求他們慈悲憫我一顆誠心,請讓我還有機會修行,……。

這樣的生活過了半年,原本與我斷緣的出家人,突然打電話來家說:有一個德很高的修行人看了我寫的信很受感動,要我過去他那兒他要處理,於是我們一行大約十人到了那兒。……在後來的時間,我的腳真的在沒有骨頭的情況下能走了,我一直就以為是找到了真正的道場,所以,能走之後,為了報恩,我傾盡一切,希望能讓更多像我一樣受苦的人得到他的幫助,可以繼續修行之路。所以我超過自己能力範圍的去幫忙周轉他的財務。有幾次我見到一些不妥的言行,提出心中的疑惑時,他總能很巧妙地用一些修行人的修口啦、或者似是而非的道理使我慚愧自己的多心,不應該隨便懷疑人的。

就這樣在不知不覺中經過三年,當這位「德很高的修行人」的真面目開始顯露時,我已負債數百萬元,我一個人躲在朋友山上的空房子裏又冷又怕,又不知如何是好?我怕錢的事會拖累先生和孩子,請他和我離婚。親朋好友的不諒解,……。我已經不知道自己該怎麼活下去?我一直問我自己為甚麼?為甚麼?天下之大竟沒我容身之處?為了一個所謂的正法道場我的一生幾乎全毀。好幾次在大雨中我止不住心裏的悲悽向天大喊:「求菩薩慈悲再給我一點勇氣、一點力量,我雖然活得很不耐煩,但現在如此情況下我又如何能瞑目?我一定要找到真正的正法,到那時,我才能了無遺憾的走啊!」

十個月後,我在同事的介紹下看了《轉法輪》,書上的法理字字敲入我心,這就是我心中一直在找的正法啊!但由於前一段的坎坷,使我不敢貿然相信這些修煉人是否真能如書上所說確實做到呢?會不會說一套做一套呢?我已沒有第二條命可以再摔跟頭了。所以,我小心翼翼地觀察再觀察,希望不會被騙。也就是這樣,我走入了大法的修煉中。

我的一生歷盡坎坷,終於在此找到了真正的安息之所。那顆彷徨無助的心在此得到了安定,纏繞已久的那些糾結心情,在法理中亦得到了解脫。師父在《轉法輪》裏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地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P.2頁)回顧以往,我才知道自己在過去的歷程中有太多的執著,我雖然不曾怨過佛菩薩,但我心在對照法理之後卻一覽無餘地看到那個不善。我一直以為自己是在做善事幫助別人,但帶著那麼多的執著心在做一件自己認為的好事,甚至超過自己能力去強為時其實已談不上善了;我認為一顆向佛的心是珍貴而難得的,可是在自己的偏執中卻影響了別人的向道之心。當我看到這一切時,我才恍然明白,這所有不幸的根源是出在我身上。明白之後我痛苦自責不已,但事情已走到這一地步,確實是很難再重來一遍。我終於明白:「在一個人降生的時候,在一個特殊的沒有時間概念的空間當中,人的一生已經同時存在了,有的還不止一生呢。可能有人想了:那我們個人奮鬥,改造自己就沒有必要了?他接受不了。其實個人奮鬥可以改變人生的小的東西,一些小的東西,通過個人奮鬥可以發生一些變化。但正因為你努力改變就可能得到業力了,不然的話就不存在造業的問題了,就不存在做好事做壞事的問題了。硬這樣做的時候,他就會佔別人的便宜,他做了壞事了。所以在修煉上一再講要順其自然,就是這個道理,因為你經過努力就會傷害到別人。本來你生命中沒有這個東西,可是在社會中本來屬於別人的東西你得到了,你就欠了人家的。」(《轉法輪》P.76頁)

大法的法理使我內心深受感動,得法之時我已一無所有了,對我這樣一個潦倒落魄的人來說,苦尋多年的真理已得,此時此刻夫復何求?因此我抱著一顆虔誠的心盡己所能,希望在正法中可以助師世間行,洪傳真正的正法正道,這樣我死亦可瞑目了。然而,在短短幾個月的時間,公司作的一次身體健康檢查結果出來後,我才發現長期以來的腎結石、頭痛、腰痛以及長骨刺的腿疼……全不藥而癒了,何時好的我並不知道。雖然前塵往事不堪回首,但在大法中卻是處處感受到佛的真正慈悲。師父說:「佛家度人是不講條件的,沒有代價的,可以無條件地幫他」(《轉法輪》P.6頁)在大法裏,過去所發生的一切事情變得非常渺小,當我們明白了得與失在宇宙法理中的真實情況,當我們明瞭神的角度是如何看人時,我內心湧起無限的感恩和感動……。

找到了生命的根本之後,我是全心意的在大法中實修精進。隨著對大法的體悟越來越深入,我的心更堅定,多年來歷盡艱難才得到這法,使我更加珍惜,那是用盡生命也無法報答的恩典啊!師父慈悲地替我們承擔了太多太多…,卻不要一毛錢,只看我們的那顆想修煉的心,也唯有在大法中才能真正的體會到主佛的慈悲啊!我深深體會到修煉人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師父的慈悲那真是用盡人間的語言也難以形容啊!

這法對我們每一個人來說都是得之不易的,無論當前的處境多艱難,無論邪惡多猖狂,我覺得我們都要更堅定地護法,不要讓邪惡鑽了空子,把我們辛苦得到的機緣錯失了。任何形式上的攔阻阻礙不了大法弟子正法,我將更堅定的證實大法,在發正念時我感受到自己在突破重重障礙中打開一條通路。修煉是嚴肅的。人間的一切再苦也就這麼幾年,何況今天我們所承受的遠不及師父為我們承受的,每一想到此我心更堅定,我把大法擺在生命的第一位置,用我的生命來證實法。我也真心的希望:在這最後的階段每一個大法弟子都能走好最後的一步、走正我們自己的每一步。凡事以法為師,堅定地發揮大法粒子的責任。師父為我們每一個真修弟子負責,我們是不是更應該對自己負責呢?最後謹以師父經文《心自明》與大家共勉!

「法度眾生師導航
一帆升起億帆揚
放下執著輕舟快
人心凡重難過洋
風雲突變天欲墜
排山搗海翻惡浪
堅修大法緊隨師
執著太重迷方向
船翻帆斷逃命去
泥沙淘盡顯金光
生死非是說大話
能行不行見真相
待到它日圓滿時
真相大顯天下茫」

在此簡單的報告我的得法過程及體會,希望在最後時刻我們大家一起:「共同精進,前程光明。」。謝謝!

(發表於2001年9月塞班法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