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法律系學生的修煉心得


【明慧網2001年9月2日】我是台灣台北的大法弟子,今年二十六歲,正於法律系研究所攻讀學位,得法將近三年。因為我修煉的過程較為平順,沒有甚麼特別值得敘述的過程,因此我總是細細讀著各地大法網站上大法弟子的文章,激動感嘆之中堅定自己的正念。近來參與全面講清真相、發正念清除邪惡的過程中,自己的思緒逐漸的清晰,回首自己至今的修煉,整理出以下幾點小小心得,與大家分享:

一、 得法因由:

我的身材雖然魁梧高大,但實則相當虛弱,長期有容易鼻塞、感冒且容易疲勞的毛病,幾年前又被不知名的腰痛所苦,因此常是多愁善感,眉頭深鎖。我的女友則是自幼患有氣喘、過敏、異位性皮膚炎等難以根治的毛病,只要氣溫濕度不穩定,就容易發作。98年7月左右,我經常中暑昏眩、流鼻血,而女友的症狀也十分頻繁。一次偶然的機會中,我想到了氣功,於是便上網際網路中檢索,鍵入「氣功」二字索引,便出現了「佛家氣功─法輪修煉大法」。我在大法弟子架設的網站中,粗略地瀏覽了《轉法輪》的部份章節,便覺奧趣無窮,但是當時並未體認到法的重要性,只是急切的找尋功法動作,希望能改善身體。

一直到98年11月,我才找到在學校附近的煉功點,當時大法學員們剛開完讀書會,看見我和女友主動找上門,十分熱心,一口氣便捧給我們兩本寶書,並囑咐要盡速通讀,月底正好趕上九天學法班,於是我就這樣得了法。

二、 大法對我身體的影響

參加九天班時,回家後肚腹總有輕微的絞痛以及腹瀉,因為知道是師父幫助清理身體,就不以為意,此後我的腸胃就一直很健康,消化吸收都十分良好,長期以來的腰痛,也在煉功後一兩個星期後不自覺地消失無蹤。

在初期消病業的過程中,我把握的不好,例如發燒、牙疼,我還是尋求醫治。但漸漸的體察到,消病業的狀態與過去的生病是不同的,例如因消病業而發燒難過時,頭腦其實十分清醒,對於學法煉功以及工作都不構成影響,學法半年後,每當身體不舒服時,突然出現像中暑、發燒、頭疼等症狀時,我知道是在消病業,咬咬牙,往往一兩天過去,又是煥然一新。女友的過敏、氣喘等症狀透過學法煉功,也得到抑制,比以前有大幅度的改善。目前我的外在改變很大,除了身體變得輕快,皮膚總是白裏透紅,紅光滿面,也就成了平時洪法的一個很好的證明。

三、 大法對我思想的影響

(一) 關於修煉的目標:

長期以來,我有對人生真諦、宇宙真理的追求,對於宗教信仰等也十分樂於接受,自高中時期起便開始接觸佛教,閱讀經書,也陸陸續續學過禪宗、密宗等,但事實上我是抱著一種不健康的心態─求心:想透過佛理,追求此生的健全與享受,過常人的好日子。對於修煉的真諦,並沒有深切的體認,反而是在不專一的情形下,把自己的身體搞得亂七八糟。

得法至今,我沒有透過天目看過任何景象,只是憑藉著大法一層一層的法理,做出抉擇,而且往往要到考驗過後一段時間,我才悟過來之前所經歷的是甚麼樣的心性考驗。每當執著心被勾起來很難放下,想要退縮時,我就會反問自己:既然知道了這麼高深的宇宙大法,難道現在要放棄回去當常人,繼續七情六慾、生死輪迴嗎?因此在遇到難時,我會把它化約成一個簡單的選擇:「要當修煉人?還是當常人?」我常想,縱使自己根基不好、悟性不夠,但只要跟著法走,方向總是對的,就算有一天倒下,身心都是朝著法的一方,也就足矣。

(二) 關於自私:

過去以來,我是個私心很重的人,雖然表面上有禮貌,和和氣氣的,但是卻難以對別人產生真正的關心。學法初期,總覺得無法理解「善」的意義,總覺得自己修好就行了,一直到與女友發生了幾次重大的爭吵,攪擾的心裏很難過、放不下,最後在退讓、放棄的同時,才體悟出自己強烈的自私,於是我開始試著站在法理上,真心的替別人著想,因此我與女友的關係變得十分和諧,並且把常人的情愛逐漸地放淡,共同在法上砥礪精進。我也察覺到,時下社會男女關係之所以十分脆弱,主要就是雙方都是為私,都想著自己的感覺、情緒,自己的追求所欲,不肯站在理性上為對方著想,加上情愛的根源又是為私,即使說是為了對方,最終目的也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與觀念。

(三) 關於專一修煉:

由於在得法之前,對於佛教有長期的接觸,因此在學法初期產生了一些正面與負面的影響:就好的方面而言,對於大法我可以在短時間內迅速的接受吸收;在壞的方面,我沒有意識到佛教的東西仍在我的腦海中起作用,形成了干擾。家中佛堂供有三尊菩薩像,過去平時我也常在佛像前誦經、磕頭、燒香,因此對於佛像產生了一種潛在的執著,如同師父所言『有些事情你也應該想一想,這本書能夠指導你修煉,你想它珍貴不珍貴呀?你拜佛不能使你真正修煉?你很虔誠,不敢碰那佛像一點,天天給他燒香,而真正能指導你修煉的大法你卻敢去糟蹋。』(《轉法輪》,第九講)因此師父在夢中點悟了我數次,常在夢境中看見家中的三尊佛像不見了,或缺了一兩尊,或者是不供佛像改供一些邪的東西,我又急又氣又傷心。直到一次清晨醒來,我才省悟,也許是師父點悟我,要在思想中徹底放下過去的東西,放下對佛像的執著,真正的重視法。最近一次的夢境中,我看到佛像,心裏已經不動念了,現在我所依循的,只有一個法。

(四) 關於祝由科:

關於師父在第五講所言之祝由科,我也遇到了考驗。台灣是宗教信仰自由的地方,各門各派都有,信徒眾多,資訊也十分通暢,之前我所接觸的宗教中,就有用畫符念咒幫人治病消災的。一年多前,我向父親介紹大法後,父親也學了五套功法,當時頗為嚴重的痛風、腿疾與肩痛的毛病立即得到舒緩抑制。但沒多久就有一位父親的友人,托稱受佛菩薩指示,要來幫父親發功治病,還化符水要父親喝下。父親一方面還未真正學法,一方面礙於情面,就讓那人往腿上發氣,當時我也在場,知道依《轉法輪》中所言,這些東西都是帶著很低很不好的信息的,但我當時正念不堅,竟沒出手阻止,只偷偷叫父親把符水倒掉莫喝。事後一直覺得自己很窩囊、很自責,為何遇到邪的東西不敢堂堂正正的阻止它,反而畏畏縮縮的不像個修煉人,可能是學法不深,不知道修煉人身上帶有超常的東西,也不知道自己的正念可以起作用,基於怕心所以不敢制止。這件事情我一直深以為戒,日後也一直提醒自己,面對邪的東西,正念一定要堅強。

四、 大法對我學習與工作的影響

(一) 關於學習方面:

我是個法律系的學生,目前尚在攻讀學位,得法當時正好是第一次參加律師考試之前,心情十分煩亂,時間緊迫,卻又定不下心念書。膽膽突突的應考,成績自然不甚理想。得法之後,透過對法理的不斷理解,我對於法律的學習逐漸有了不同理解:

1.法律的作用:

之前我一直困惑,法律制度下仍然存在著許多不公平,正義無法得到伸張,對於法律,我應該抱持信仰還是懷疑的立場呢?師父在《轉法輪》第九講言及『法律管常人中的事情,這是沒有問題的』,我體悟到,常人有常人的理,人與人之間之所以會發生糾紛,都是有因緣關係的,透過法律制度,某人得到救濟,或者某人遭受了冤屈,都是按照其間的因緣安排好的,身為法律工作者,只要把心擺正,把工作做正確就夠了。作為學術研究者,也僅只是當成常人社會的一種現象來觀察,仔細圓融地將其描述出來,指陳其利弊,不必抱持著非要達成甚麼目的不可的心態,否則就如師父在講法中提到的「制訂法律的人都想要治別人,因為他帶著一顆常人的心看不慣別人,妒嫉心想要治別人。他沒想到他也是人中的一份子,這個法律也要管他。」……「我就是說,解決人的根本問題不是在於制訂多少法律,不是怎樣限制人、制約人、管人,是怎樣啟迪人的善心,使人類社會真正地高尚起來。任何外在的制約都制約不了人心,也就是它治不了本。」(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所以,對於法律我不再把它當成治世的萬靈丹,僅將其視為此生的一份工作而已,因此對於繁雜的法律條文、學說,我既不盲從,也不胡亂批評,只是靜靜的理解分析,畢竟我所學的是宇宙的至高法理,回頭一看人間的法律,覺得粗糙而簡單,其背後反映出的,都是複雜的人心而已。

2.關於考試:

台灣的律師以及司法官,大多是在大學受過四年科班的教育,畢業後再參加競爭激烈的國家考試,才能取得資格。因此許多學生自大學起就十分用功,希望畢業後一舉中試。因此學習法律者,很難逃過參加考試的命運。面對考試時,最難擺正的是法理中「隨其自然」的問題。有時心一起來,很想把工作、修煉暫擺一旁,專心考試,心想考完試再繼續修煉。愈這樣想,心情就愈緊張,愈焦慮,愈覺得書讀不完。幸好當時我沒放棄學法,逐漸的把求心放下,把追求的過程轉換為盡義務的過程,當時我想:我應該把人家交代的工作做好,把常人的一切事情處理好,考上考不上早已定好了,只是看看自己有沒有達到修煉人的要求而已,於是在第二年參加律師考試前,雖然一邊打工,沒有多少時間準備,但心情十分穩定,不再像去年剛得法時一樣忐忑,考前一天仍把工作完成了才下班。放榜結果,成績遠超過想像,女友也一起同榜考上。

(二) 關於工作

雖然目前尚未正式踏入社會,但為獲得學習中的經濟基礎,我也陸陸續續做過幾份兼差工作,近一年來我在國家考試補習班任教,大法修煉,對我此份工作的啟悟也就最多:

1. 關於授課的內容:

國家考試補習班,學生的年紀不一定,普遍較高,在社會上也各有不同的職業身份,我年紀輕,在面對年紀大的學生總是有點緊張,不知道如何表達上課內容。於是在搭乘交通工具時,我隨身聆聽師父濟南講法的錄音帶,師父溫厚有力的嗓音,以及大法無限的內涵,總是帶給我無窮的信心與智慧,逐漸在上課中能夠清楚的表達自己想要說的。在課程內容的安排上,《轉法輪》更是指引我良多:我體悟到,《轉法輪》的每一講、每一段落、每一行、每一字都是極其有體系秩序的,師父按照九天的進程,區分不同的主題,完整有序的把法傳給我們弟子。雖然我講的是常人中的法律知識,但我也應該把這份工作做好,我按照課程的結束,每一節選定重要的主題,用淺白的方式,配合例子,盡可能的向學生講授清楚,實踐的結果相當不錯,學生也很能接受。

2. 關於講課與修口的關係:

我個性較為沉靜、內向,不太懂得說笑話或者是帶動氣氛,因此在補習班一堂三小時的教學中,萬一遇到學生注意力不集中,氣氛清冷的情況,常覺得無力與尷尬。同行的老師告訴我,可以運用誇張的言詞,或者說笑話、做表演,乃至批評時政,以博取學生的歡心。因此有段時間我心中產生掙扎,若要嘩眾取寵,可能會講出損德的話,不符合修煉人的標準;若要堅持修口,恐怕學生都會跑光。後來在學法中體悟到大法的圓融,在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下,我先是搜集與課程相關的社會現象,當作補充實例,儘量以說清事實的方法,之後也加進一些自己學習、考試的經驗,以帶點幽默的語調,持平的論點,調節課程的氣氛,結果竟然不錯,隨著教學經驗的累積,我逐漸可以不用刻意的營造氣氛,而建立自己的上課風格。

五、 煉功弘法經驗

(一) 煉功方面:

得法初期,對於五套功法感到新鮮,因此總十分願意煉,偶爾也會起個大早,到公園的煉功點去。半年後,惰性一起,便找出藉口不願意煉功,只是讀法,往往一個月煉不到十次,一方面腿盤不好,更不願意到公開場合煉功。一直到一年多前,在讀書會中聽同修談修煉心得,才又重視煉功。我花了將近數個月的時間才將單盤盤穩,並達到一個小時的標準。之後就一直沒有進境,由於總是在家裏自己煉,沒有比較,覺得單盤一小時也就夠了,對於雙盤一直認為是遙不可及的夢想。直到約半年前,學校內建了煉功點,我才開始勤於出去煉功,甚至有一段時期,煉功點有時只有我一個人,但在這樣的環境下,進步很快,幾個月前終於也把一直認為不可能的右腿給搬了上來,雖然不甚標準,終於我也雙盤了。常常一段時間不煉功時,我就容易作夢,夢中我在教新學員動作,或者是和大法弟子一起煉功,但佛展千手法的手總伸不直,或者神通加持法手印老打錯。一覺醒來,不禁又羞又氣,當天便下決心一定要好好煉功。在煉功方面我有兩點體悟:

1,雖然五套功法是輔助手段,但是師父既然傳給我們的是如此大的法,能夠配得上這法的動作必然不簡單。而且只學法不煉功,又有違性命雙修之要求,更糟糕的是隱藏於後的惰性。

2,剛開始出去煉功時,總覺得不好意思,深怕遇見熟人,但我體悟到,常人進行體育活動時,總是又爭又鬥,甚至醜態百出,一般人卻認為是正當的體育活動,樂於參與。然而我們功法平靜祥和,而且是正法修煉而非體育活動,又何羞之有?現在我幾乎每天中午都在學校煉功,一點也沒有不自然之處了。

(二) 洪法方面:

在洪法方面,過去的我也是比較消極,只是偶而配合輔導站的活動,很少積極地向周圍的人洪法。自從425中南海事件發生後,周圍的人多少會向我問及法輪功,我便藉此向他們說明。逐漸的透過此一事件的發生,我在補習班的講課中也會向同學們提及法輪功在大陸的情形,最近我在課程結束前都會發給每位同學們一分傳單,希望他們能夠了解真相,如有興趣的,可以向附近的輔導站聯絡。「但是生命體產生多了,也就發生了一種群體的社會關係」(《轉法輪》,第一講),我體悟到,既然每個人都存在一定的社會關係,那麼不正好可以透過此社會關係,把法宣揚出去嗎?

在大陸,弟子們為大法而遭受迫害,每天都有可歌可泣的壯舉發生時,我反思,同為大法弟子,我能做些甚麼?我的學業、事業都還不穩定,所擁有的社會資源又十分有限,時間又十分吃緊,我該怎麼做?目前我盡可能抓緊時間學法、煉功發正念,並且盡可能對於在社會上所能接觸到的民眾說清真相,引渡他們得法。師父說:「…目前人類的每一天都是為大法的需要而安排出來的,大法弟子在人間的表現就是留給歷史的。在未來不同歷史時期宇宙中如果出現破壞大法或生命有不同的表現時大法將如何正法、使一切圓融不破是非常重要的。目前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就是在創造未來,當前三界內的一切也都是為大法而存在。…」(新經文:《甚麼是功能》)現在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給未來留下參照。我在此呼籲中國政府能夠立即停止對大法邪惡的迫害,早日還師父與大法清白,希望大法粒子們在不同環境中都能起著正法的作用,讓法正人間的一日早點到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