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修煉和我的新生活(譯文)

關注度:
【明慧網1999年10月21日】 我今年26歲。一年前我從妹妹的同學那裏得法。當時我對大法還抱著一個批評的態度。用了三個月的時間我才決定試一下。來源於大法的力量,一直讓我想著大法,我已經忘不掉他了。

可能我不相信的原因是我不敢想像在我的人生道路上能遇到像大法這麼好的事情。在我的一生中,當我在尋找人生的意義和本質時,曾有過許多不好的經歷。要是一本書和五套功法就能讓人開功開悟的話,好像對我太簡單了。

當我還是個小孩子的時候,我很喜歡晚上一個人出去。獨自坐在黑暗裏,心裏面感到一種強烈的渴望和疼痛。我想去一個地方,可我不知道那個地方在哪兒。整個世界對我來說是那麼膚淺而又充滿矛盾。本來在內心深處,我知道甚麼是對甚麼是錯,所以我一直是比較理智的。但是社會卻不是這樣。一方面我想做一個勤勞、文明、簡樸的人,不想炫示自己,也不看重物質享受;但另一面我又總好和別人比。他們有甚麼,我也想有;他們能幹甚麼,我也得能幹。這樣我開始了對個人利益和地位的追求。我想在學校中當最好的學生。可這到一定時候卻又不能再滿足我了,後來我又想有許多朋友和得到大家的歡迎、喜愛。當這一切都不能達到我的要求時,我就想去經歷一些事情,積攢一些經驗,在這個世界上闖盪一番。我生活在忐忑不安當中,總是不能感到我對自己的滿足。我精疲力盡,不知該怎樣生活了,最後到了開始吸毒的程度。起初我的家人和那時的朋友還很擔心我和我的前途,但漸漸的他們也不再關心我了,我們失去了彼此的聯繫。

自從得法後,我不再感到那種不安和茫然的痛苦,變得安分和平靜多了。我現在在上大學,將來想當特種學校的老師。這件事對我很重要。因為我看到了它的意義所在。這是我在這世界上的責任。我一定要走我的路,不讓任何事情擋住我的修煉。我找到了能回答我所有問題、能給我力量以度過磨難和情擾的大法。當碰到困難和問題的時候,也不需為此感到難過。我知道怎樣去對待他們,也知道他們能幫我還掉以前所做過的錯事。所有的一切都變得在一瞬間那麼輕鬆、簡單、自然。我再也無須去追逐像幸運、健康、知識、愛這樣的東西了。能得到真正的幸福,我所需要的一切都在《轉法輪》裏。命中有的,我會得到,無須求索,無求而自得。

在大學中我積極多了,也不去找最容易的路走,而是做我感興趣的和對學習重要的事。我想做好我的工作,還感到已經對我自己比以前滿意多了。如果我和其他人一起完成一項工作時,不會那麼沒耐性,只顧著堅持自己的意見。工作時甚至於不需要放棄自己的興趣,我總會得到機會提出自己的意見和想法。我現在可以做到更好的聽取別人的意見,更好的合作。我感到自己漸漸地生出了善、忍之心。

感謝大法使我的家庭狀況也發生了變化。以前我的妹妹、弟弟、父母和我在漢堡不同地區分散居住。除妹妹外,我和其他人很少見面,每人過自己的生活。這主要是因為我和我的父親有很大矛盾,我們彼此無法溝通,總是吵架。他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把我攆出家門,不要我這女兒了。我受不了這些,所以就不去見他。奇怪的是,妹妹和他就沒有這個問題。不想刨根問底的問問自己這是為甚麼,我就把他的憤怒推到他過去得的精神病上。我把家裏其他人攬到我的一邊,以至於當我需要甚麼時,就以自己的意願為主去做成。

自從我修煉法輪大法後,我們的關係完全改變了。我現在把承受他的吵鬧當成提高心性的好機會,反而再吵不起來。我第一次覺得我把他當作一個實在的人看待,再也不想他的精神病了。要是他還會有時衝我大怒,我也比以前更容易保持冷靜。我發覺了他的擔憂、懼怕和痛苦。我們的關係已經好到了他請我搬回家住的地步了。一開始我心裏有點不穩,因我怕失去自主能力,又依賴於別人。可最後我還是搬回去了。這件事一定不是偶然發生的。我把它當作在自己修煉道路上前進的好機會。而且這樣一來就不需要給他們經濟上增加額外負擔,再說我也喜歡跟他們一起住。當我把這件事和我的決定告訴弟弟時,他馬上理解了我的意思,因此說,讓妹妹搬到他那兒去,會更好些。這對我們大家都是最好的。我們都可以在附近住,妹妹上學也不需要那麼遠了。大家都覺得很感動。我弟弟平時無論如何也不會要我的妹妹在他身邊,他的自由對他來說是最重要的。這期間我們兩個都搬了家。這對我們一家來說都減少了負擔。我妹妹可以照料弟弟的房子,而且我們能幫助媽媽料理家務。我們大多在父母家一起吃飯,要是時間來得及也一起煉功或學法。這樣是比以前輕鬆,雖然有日常的摩擦,但我們大家都很幸福。我的爸爸第一次在他的一生中活得舒暢、愉快,也為他又找到了他的孩子們而高興。但是他是我們中唯一一個不修煉的人,但也沒有關係。因為他信任我們,也讓我們繼續修煉,這表明了法輪功對他產生了多麼好的影響。

德國學員
(1999年7月於德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