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法輪大法的緣份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七日】我是一位美國學員,成為法輪大法的修煉者已經有三個月了。成長於加裏佛尼亞的一個美國中產階級家裏,我從未對宗教或是靈修方面的事情感興趣。比起任何一種靈修或是宗教,我曾相信科學更為先進。作為大學裏的一名細胞生物學的學生,我曾從心裏嘲笑任何一個相信這類事情的人,明擺著,他們是迷於幻象之中。大學畢業後,我經歷了很大的不幸,這迫使我開始尋求一些我從未接觸過的事物。我決定研究研究佛教和打坐,很快地我就發現我才是那個迷於幻象中的人。

一年以後,我放棄了拿博士學位的課程,成為了一位練佛家功的老師的學生,一學就是六年。我很喜歡這門功法,然而這位老師於九八年四月去世。其協會也停止了以往的活動,我決定繼續練習他教我的東西。我喜歡獨自練功並感到有良好的進展。許多曾與我一起練功的朋友們相繼轉學別的去了。他們經常會給我一些書看並告訴我有關其它靈修的消息。我卻無動於衷。實際上今年二月份,有位朋友把法輪大法介紹給我並覺得我應該查看一下。出於尊敬我決定簡單地瀏覽一下法輪大法的網頁。當時我覺得這種練習有些怪怪的,認為我的朋友犯了個大錯。因為看上去這一點也不像真的,和我以前所見過的完全不同。我真的一點也不感興趣。

我也無心於其它的靈修方法,因為我很有本事令自己非常忙碌。我對武術情有獨衷。連續兩年,我每週去練五天。我總是早到一小時,晚走一小時。我將自己推向極限,我進步得很快。我熱衷於並每天都盼望著去上課。我很瘦可身體狀況極佳。通常,週末我就去學吉他或是打
高爾夫球。作為一名獨立的中級電腦軟件顧問,我的收入很可觀。我買了新車和許多新衣服,去加勒比海潛水,去蘇格蘭打高爾夫球,到Wyoming州去滑雪。看上去我過著許多人夢想中的生活。我以為自己很幸福。

然而,當感到自己像是以每小時一百英哩飛行時,我不偏不倚地撞到了牆上。我的春風得意開始崩潰。一週之內,所有的愛好變得索然無味,就連我全心熱愛的武術,在上課時我都開始看表,希望快點下課。曾經充實的心如今變得如此空虛。幾星期後漸漸地有了幾分明瞭,一些非常不好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確定無疑,有種超常的力量幹了件漂亮事,那就是令我在生活上遇到不幸。那時正有股強大的熱浪襲來,因為我沒裝空調,於是走出公寓,打算開著漂亮的新車去市裏找個不錯而且涼快的餐館。結果新車裏的空調壞了,到了市裏一看,所有餐館和咖啡店的空調全出問題了。最後竟發現原來我的地下室比較涼快。我下到地下室,躺在床上哭了。我厭煩我住的地方,不喜歡任何一支我曾經喜愛的曲子,我的吉他也無法再令我心情愉快,打高爾夫球的興趣也沒了,即使是試圖將精力集中在我的武術課上也變成了精神上的痛苦。每一天我都感到心頭深深的痛楚而心卻不會停止跳動。我仍記得有那麼幾天我只是躺在床上流淚。

痛苦了兩個月後,我意識到我需要改變現狀因為很顯然我做的這些都不能奏效。我做好了改簽合同的準備,與此同時,市裏的一家公司也有個薪水不錯的職位等著我。就在我決定接受那個職位的前一天,一位在Westchester的朋友打電話給我,給我介紹了一份薪水低很多的工作。現在看上去,我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我選擇了這份低薪的工作,剛巧和我的煉法輪大法的朋友在同一家公司。時常和他在一起,漸漸地我越來越多地向他詢問有關法輪大法的事情。

終於,我決定了解一下法輪大法。我跟朋友借了本《轉法輪》,隨意地翻看起來。當我讀到一個人修煉必須專一時,心裏有些不舒服。儘管如此,我卻贊同這一理論,只是對於放下以前所練的東西感到有些恐慌。我被告知了九天弘法的消息,可我卻一直不願意參加,因為這樣的話我上武術課就得缺席了。我終於在六月二十一日,夏至那天,決定不去上武術課而去學法輪大法的功法。我覺得這功法有一點點怪,可總的來說我還是非常喜歡的。我覺得像我這樣又高,又硬邦邦的人來說,雙盤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那一天我還決定讀完《轉法輪》,用一個月的時間來了解法輪大法,在這一個月中完全停止所有以前練過的東西。第二天,我被告知師父會在二十五號去芝加哥。聽上去這是個很好的開始,於是我決定也去。在芝加哥期間我問了一位同修如何能知道自己是在過關。她說,當你能感覺到心痛的時候。這太讓我驚訝了!我終於明白了,過去兩個月中我是在過關,儘管那時我還沒有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也終於明白了發生在我身上的這些事,我也能以不同的眼光看待問題了。我能知道自己執著於甚麼,我也不再因為自己遇到了麻煩就去抱怨外因或是別人。我之所以遭受痛苦都是由於自己的業力,但我也很幸運,因為這些促使我得到了法輪大法。

我開始了每天早晨去煉功點。這真是太妙了,我從來不敢想像自己竟然可以不喝咖啡就能這麼早起床。在做夜貓子的六年中,我每天早晨得喝咖啡才起得來床。大概兩星期過後,我非常驚訝於我竟然可以雙盤幾分鐘了。雖然奇痛無比,可我從來就沒有想過我能夠做得到啊。我讀完了《轉法輪》,也參加了九天弘法。我開始了解到法輪大法是多麼的洪大。顯而易見,我是有緣人。我明白了我以前的靈修是為得法做的準備。繼續去了幾個星期的武術課,我也在不斷地問自己「我來這兒做甚麼?」我終於徹底地放下了我對武術的執著。許多朋友和同學對於我的突然改變都感到太意外了。現在我看到了自己另外一些與武術有關的執著。放下之後我感到輕鬆了許多。

現在的我對於法輪大法是多麼的精深和玄奧也有了點滴的體會。我曾認為我以前練的東西有多高深,然而現在看看,卻是那麼的初級。我驚訝於法輪大法法理之洪大,這也說明了為甚麼在法輪大法傳出僅七年後,就會有一億多的修煉者。我現在可以雙盤打坐近一小時了,當然還是很痛,但我知道為甚麼會痛。越是讀《轉法輪》我就越是讀得津津有味。知道自己將再也不會練以前練的東西,我處理了所有有關的書,音樂和海報。

在三個半月的時間裏,我的生活煥然一新。我已經醒悟了,擁有一份幸福安逸的生活實際上是精神上的絕路。曾經是我如此珍愛的各種愛好,體育活動,冒險活動,音樂和社交活動如今都已成為過去。現在的我如釋重負,就好像有人從我的肩頭卸下了沉重的擔子。所有的煩心事也不翼而飛。儘管如今的我要承受痛苦的磨難,然而我清楚這一切都如同是塞翁失馬。我感到自己已是嶄新的一個人,我是如此地感激自己與法輪大法的緣分。(1999年10月15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