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修大法去執著(譯文)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三日】 我叫安德拉.考波斯基(Andera Koperski),今年25歲,來自柏林。當我還是個孩子時就堅信,總有一天我會得到一種啟示,通過這種啟示,我將找到生命的意義和生活的真諦所在。

從學校畢業後,我就在一家公司開始了我的職業培訓。當時我很成功,總是受到表揚。我經常加班,從而放棄了對生命的意義和生活真諦的信念。我開始越來越追求個人利益,名聲和成功對我來說變得越來越重要。有時我思考自己走過的這段路時,心裏就感到很難過:我做錯了甚麼呢?我錯過機會了嗎?

直到有一天我在一份德國雜誌上讀到一篇關於法輪功的文章,我立即通過上面的地址與他們取得了聯繫。不久以後,正逢舉行為期九天的錄像講座,當我決定要參加時,我感到自己很幸運,但為甚麼有這種感覺,我當時並不知道。

由於要加班,我只去了幾天。第一天,當我向一位公共汽車司機問路時,他正要把車開回終點站。於是他乾脆讓我搭乘了一段路。儘管按照慣例這是不允許的。這是我得到的第一個點化,告訴我,路走對了。

剛開始時,我覺得修煉對我太難了,我恐怕不能修。要做的事情,要放下的心太多了,於是我開始打退堂鼓。但是我和其他功友還保持著聯繫。不知怎麼的,當我對工作和個人爭鬥感到疲憊時,他們都能夠使我得到安慰。除此之外,我也不能真正地停止修煉。我不能不時常想到《轉法輪》和它所給予我的希望。就這樣我又開始了修煉。我學著寬容地對待自己,如果有一天我沒有練功,我不再責備自己。雖然我要嚴格要求自己,但要求也不應過高,以免我因為不能達到而放棄修煉。

我在很短時間內決定去參加在法蘭克福舉行的第一屆歐洲法會。在去旅館的路上,我們開錯了車。當我們放下擔憂、使自己充滿信心時,突然發現自己已到了旅館的門口。由此我們第一次清醒地體會到,當放下擔憂而按照大法去做時,事情會發生怎樣的變化。

我們很快就找到了會議大廳,所有一切都變得很順利。法會的氣氛非常祥和,令人感動。當師父講法時,我有這種感覺,彷彿很多早已經知道了似的。但是當我再仔細琢磨時,我卻不知道講的是甚麼。法會之前,我時常還有懷疑,通過法會和這麼多次的點化,使我由衷地堅定了修煉。這個決定使我感到非常高興。

在工作中,我已經經歷了多次的考驗。前面說過,我的成功使我越來越追求個人的利益。就在我得法不久,我被調到另一個部門工作。當時我覺得很倒霉,工作毫無樂趣,與另外那些新同事也不能相互理解。當時我還不知道應該怎樣接受心性考驗。起初我只是在表面上找原因。例如我試圖改變我的處世方法並希望我的同事也能改變他的行為,但這並不奏效,後來我發現,我其實是企圖運用一種技巧來改變局面。隨之我立即明白了:我應該修自己。於是我開始向內找,努力放下執著心並試圖看淡一切。但並未達到效果。我的思想爭鬥仍然非常強烈。因為我在原先的部門很成功,所以我就認為我的工作方法是正確的,並試圖使其他人接受這種工作方法,這當然行不通。我發現,名聲和成功能勾起很多執著心。

作為修煉者,我也想做到忍,但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我頭腦中其實已明白了甚麼是忍,但我的心還不明白。當別人不公正地對待我時,儘管我有時已能做到不作出任何反應,但仍常常為此而感到氣憤。晚上回家後,我時常哭,感到很失望。我必須放棄對名聲和成功的追求,學著做到忍。我得出這樣一個結論,我的忍與放棄個人利益上的爭鬥有著非常密切的關係。我不能做到忍,因為我有執著心,因為我還在繼續掙扎著不肯放下這些執著。隨著修煉對於我變得越來越重要,那麼這些爭鬥也就變得越來越不重要,我也就更能做到忍了。

在這期間,我已經通讀了很多遍《轉法輪》,功也煉得很勤。我辦公室的氣氛在不知不覺中發生著變化。我一點一點地放下了我的執著。每當我放下一點執著或者我又悟到了一點甚麼,辦公室的氣氛也就變得好一點。我又被調動了工作。直到今天我還常常在頂替那些度假的或者生病的同事,由此我又對這種頂替工作產生了怕心。因為每當我頂替別人時,又會有許多考驗,我在忍這方面進步得很慢。

幾週前,我又去頂替別人的工作。這一次我用很平靜的心態對待它。第一天,我得到了很多修心的機會,例如,要我完成一件我不會做的工作。於是我對一位女同事說,我無法完成這項工作。她一直在從事這項工作,也應該知道該怎麼做。儘管如此,她卻不願意去做。我立即感覺到,自己開始生氣了。當我意識到這點時,我走了出去,試圖使自己平靜下來。我必須再一次作出選擇,甚麼對於我更重要,是個人爭鬥還是修煉,我選擇了修煉。當我回去時,心裏是平靜的,而且第一次為得到這個提高的機會產生了感激之情。於是我和另外一個同事一起完成了那項工作。那位女同事也從中幫了我們的忙。這一次頂替別人的工作很快就過去了。

還有一些其它與工作緊密相關的心也是我必須得放棄的。我一直對整天工作有一種反感,但我又不得不賺錢來維持生活。我很重視業餘時間和度假。我總是想休息。當我一連好幾天都必須應付甚麼安排時,心裏總是靜不下來,我只想回家去休息。現在我知道了,工作對於我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修煉環境。對我而言,每天工作,或者因為還有工作沒完成而必須遲睡不再是那麼困難了。我不再想那麼多了。

有時我甚至想在修煉中緩一口氣,但是修煉是不能停頓的。我發現,每當我想緩一口氣時,就有許許多多的考驗接踵而來。於是我就很難做到,以一個煉功人的心態去對待這些考驗。

自從我堅定修煉後,在和其他人的關係上遇到了更大的困難。我沒處理好與別人的關係。我被指責做事太頂真,對待其它事情也不太通情達理。我自己也不願意去接受其它的事物,不願在修煉中摻雜進任何錯誤的思想。當有人告訴我說我做事太頂真時,我不能接受他的說法,因為講這些話的人不是修煉的人,我只接受修煉人的意見。直到我發現,這又是一種障礙。實際上我走了一條極端的路。於是我放下它。事情並不取決於是否對其他人的堅決抵觸,重要的是,我在心裏對大法是堅定的。

在與他人的交往中也包含著我與他們交談的方式方法。剛開始,我對別人強調自己不再喝酒或者對其它書籍再也沒有興趣。現在我覺得,更好的方式是真正去做而不是經常把這些掛在嘴上。我找到了自己隱藏在這後面的一顆執著心,我想強調自己與其他人不一樣,對此我沾沾自喜,其實這背後隱藏了我對名的執著。

我的執著心在許多方面都有表現。當法輪功被媒體歪曲報導時,我想做點甚麼,但覺得要自己公開擁護法輪功有困難,因為對此已有了不好的報導。我的一個家庭成員剛開始修煉就停止了。因為有了這個消息,我的考驗變得更大了。我原想做點甚麼,但我不能肯定這到底能發揮甚麼作用。後來我想到,作為一個修煉人,我應該維護在常人中的這一層法。如果我能夠放下自己的顧慮和懷疑,那麼結果會是好的。於是我發現,自己的害怕、顧慮和懷疑與我沒有根本上堅信大法有關。所以我就放下了自己的觀念,執著以及想要達到甚麼效果的想法。

我想,我個人無力去改變一個局面,但是如果我在心裏按照大法去做,大法自有他的威力。於是我把自己看作是大法的一部份。這一關我過了很長時間。下次再面臨考驗,我不能再花這麼多時間來顧慮和懷疑。我要試著簡單而又乾脆的放下自己的執著心和觀念,並繼續前進。

我肯定還有許多執著心。但是我知道,如果我能堅定地堂堂正正地修煉下去,我就能漸漸地放下它們。我感到很幸運,因為我可以在這部偉大的大法中修煉。我為此衷心感謝李老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