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裏話(譯文)


【明慧網1999年10月17日】 大家好!

我叫安娜卡琳, 可以叫我安娜。我來自瑞典哥德堡。

我是1995年開始修煉的。我非常感謝我能有機會接觸到法輪大法。我不能用語言來表達我對大法的感激之心。

大法為我打開了新的世界、新的宇宙。下面,我先談一談我是如何開始修煉的。我總是在尋找著有關精神方面的東西,但總決定不了要追尋哪一種。現在我知道為甚麼了。是因為有更好的在等著我-- 法輪大法。

在得法前,我曾練過太極拳。它曾給了我很多幫助。在太極班上,我聽說95年春季在哥德堡要舉行中國節。我被中醫小兒保健所吸引。我那時正懷孕。我喜歡東方文化,但還沒有甚麼使我動心。在中醫小兒保健課上,我感到我有些動心了。主辦學習班的人說:有個大師將從中國來哥德堡辦學習班,這對懷著的孩子是非常好的,等等。我想要找個伴一起參加這個學習班。由於我的男朋友不願意參加,所以我給我媽媽打電話問她是否願意,她說她願意。她正好聽到別人對她說過,如果有位師父來到她的面前,不要失去了機會。我們一起參加了李老師的七天學習班。我覺得這個法非常的宏大。

學習班不久,我生了個女兒。我住在哥德堡外,但我幾次來到哥德堡同其他修煉者一起煉功。我很喜歡我們煉功後坐在一起讀書。這使我感到法輪功的內涵很深。所以修煉不只是光煉功,還要讀法。

在修煉的路上,我時時刻刻得到指引。有時我感覺自己往前走了一大步,而後又感到頭撞在牆上,發現自己甚麼也沒懂。這在以前,我會惱火的。現在,我卻能為發現了自己的問題而高興。當遇到問題時,我應看一看自己的不足,改正它,從而成為一個更好的人。要從深度去看問題,因為事情表面所顯現的往往不是真相。

我參加了在法蘭克福召開的法輪大法經驗交流會。以前,我不能雙盤。當我們在法蘭克福的一個公園煉功時,我竟然能雙盤了。會上,我幾次有一種強烈的感覺:我走上了一條正確的路,走上了一條回家的路。在法會上李老師幾次說:「朝聞道,夕可死。」當時,我還不懂得這句話的涵義。後來,我對此才有所明白。

我坐在那聽講時,突然感到胸前一陣很不舒服壓力。我對自己說:一切正常,這只是消業而已。我很高興能有機會消除一些業力。後來,知道了,那時我的外祖父去世了。

外祖父在我母親很小時就離婚了,同一位非常厲害的女人結了婚。我不明白像我外祖父那樣好的人怎麼能找這樣一位女人作妻子。他怎麼能受得了呢?為此,我不願經常與和善的外祖父見面。現在,我不為此而感到悲傷了。我很高興能結識外祖父和他的妻子。他們的一生幫助了我對法的理解。我認識到,我不知道外祖父前生是如何對待他的妻子的,可能他是在還他的債、消他的業。外祖父在他的妻子死後,重新變成了一個小伙子。他對大法非常感興趣,如飢似渴地想多聽些。他常與我母親交談。在他死的那天早晨,他煉了法輪功。煉功後,他去釣魚。他在釣魚路上的樹林中去世了。我認為他是在還了對他妻子的債、得了法之後才死的。沒有比這樣死更好的啦。他看上去是那樣的平靜安祥。

我的妹妹雖然不煉法輪功。但她告訴我們,她在夢中看到外祖父。她很驚訝地看到外祖父非常祥和和年輕。他對她說:在那裏的人都是這樣年輕祥和的。

我談一點我與同事的關係。有一個與我一起工作的同事很麻煩。有幾次我真不想和她在一起工作了。我希望她辭退她的工作。我不能要求她辭退工作,可我又不願和她在一起,那我退職好了。但轉念又一想,如果我由於嫌棄她而換了工作,那在我新的工作中肯定會遇到同樣的人。我振奮了精神,意識到這正是我修煉的好機會。現在,我非常高興能夠遇見她。我從她那裏得到了提高。

瑞典詩人Karin Boye 說過:「是的,當花蕾張開的時候,會痛的。」我和我先生之間有許多難。他給了我提高心性的機會,同時也使我更加了解了自己。我有許多苦。有一次我幾乎感到忍無可忍了。但我還是忍住了並且感到沒有甚麼可怕的。我似乎體驗到內心深處的那種裂開的痛。人就是在痛苦中成長。我高興我能有這種成長的機會。

當與修煉者們一起看老師的講法錄像帶時,我想聽懂每一個字,記住每一句話,但沒有成功。我發現,只要我放下一切、把心敞開,就可以聽到我此時所在層次能懂的東西。有時我能感到我聽到一些我還不懂的、但以後會明白的東西。我應滿足我該知道的那些。我不可能一下子明白許多。該讓我明白的,我就會明白的。

謝謝你們聽我的心聲。如果你沒有聽到我的,你們會聽到其他更多的修煉者的心聲。最後我要說:「讓我們在修煉的路上,共同精進,直至圓滿。」

瑞典學員 安娜卡琳(1999年6月)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