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美國的法輪大法修煉者(譯文)

關注度:
【明慧網1999年10月17日】我是美國人,生長在美國西部,我來到東部上大學,現在紐約工作。今年初春,我公司的一位朋友把法輪大法介紹給我,由於我的一些執著心和層層阻礙,使我當時沒能對法輪大法進行徹底的了解。一直到六月底,我參加了石頭城的九天弘法會。一個好心的中國家庭提供了場地。雖然我是唯一的看英文講法的,但他們還是給了我最舒適的房間,最大的電視機,而另外五個中國人卻在餐廳裏圍著一個小電視機。每天晚上在他們家共餐,飯後還供給我茶水,還並給我軟墊坐著看錄像。現在我回想起那幾個晚上,我都幾乎會感動得流淚。雖然在那時我沒有完全理解,李老師的講法對我以前的修煉和我對高層次法理的觀念是個挑戰,但我知道在很根本的層次上,我找到了真正的老師和真正的修煉法門。那是非常祥和、純正的幾個晚上。我曾好多次聽到修煉人講:找到法輪大法就像回家一樣,回到你所尋求的歸屬的地方。當時我認為這些話聽起來很膚淺,沒有價值,就像宗教中的人們只對形式上的注重而沒有精神的實質。但有時我卻能感到那些話聽起來很好,很令人愉快,然而卻總是無法和自己聯繫起來。在過去的幾個月,從法輪大法的體驗中,我發現這些話真的是恰如其分:我感到置身於學法和大法的活動中更像在家一樣,這種感受是我過去從沒有過的,我相信我找到的法輪大法是超越語言的珍寶。下面我想和大家交流我的得法經過和去執著心的經歷。

我生長在一個有著良好教育的美國家庭裏,在高中,我花費了大量的時間參加體育比賽、社會活動,我在這些方面花了很多精力。雖然那時我開始對老子和佛教產生興趣,但具有誘惑力的美國生活使我沒能用太多的時間對這些課題進行全面的了解;後來在高中和大學之間我花了一年的時間住在中部,在那兒我有時間去讀佛教的書和一些新潮的作品。慢慢地我對這些越來越感興趣。

在大學第一年結束前,我遇到了一位佛教的老師。我已經對大學的經歷不太滿意,所以沒有花太多時間就決定離開大學,成為這位老師的學生。在以後的六年裏,這位老師給我介紹了許多佛教教學,使我的視力擴展到另外的世界和空間,但1998年春,這位老師去世了。老師的過世使我非常震驚,但是我還是繼續修煉。當沒有老師在,非常困難的時候,我感到我的修煉還在不斷地進步。

可到了1999年初,無論我怎麼努力,無論打坐多長時間,也無論讀多少那所謂的"佛教書",很明顯都不能使我再向前進步了。晚上工作有餘。我會到網絡上尋找能教我修煉的師傅,週末我看電影,想更好的打坐,或者到樹林裏散步。我知道我要找更高層次的修煉法門,但是我茫然若失。我能做的就是繼續打坐,希望有一天我自己能夠突破到更高的層次,但是很顯然我並不知道怎樣才能真正地提高。許多次,我自己都忘記了自己還對提高感興趣。

在此同時,我公司的一個朋友跟我提起了法輪大法和李洪志老師,我儘量有禮貌地聽著,但是我心裏還是專心於我的老師而沒有真正地傾聽我朋友的勸告。他借給我一本<<轉法輪>>,我讀了幾頁,又前後翻了翻。我不太明白我讀的東西,但我看到了書中一些和宗教中很相似的東西,它講了做好人和道德價值。我認為這些在西方宗教和佛教初級層次中都是很淺的東西,對高層次修煉是不需要的,我把書放下了。但我還是注意到了這本書金光閃閃,似乎是從書裏發出的光芒,藍色和金色都非常漂亮,這在我腦中經常回憶起來。

我拿到了<<轉法輪>>後,帶回家放在桌上沒有讀。我每天晚上回家,那本書還在桌上,但是始終沒有看,可它像是每天在提醒我。

終於,我決定用一個週末把整本書讀完。書中的許多東西我不太明白,這對我的人生觀和佛教修煉的觀念來說難以接受。很明顯,書中談到的問題是很高層次的,再者,我發現當我上街買東西時候,我感到外面的一切和我自己都不一樣了,這是從讀書中改變的。

但我對以前的修煉執著得太多。星期一回去上班,我沒有再拿起這本書,我又繼續我以前的生活。在接著的一個月中,我的生活變得更加困難,我的修煉好像不能使我再提高。有一天給我書的這個朋友發給我一封電子信件,說在石頭城會舉辦一個九天的弘法會。我坐在辦公桌前瞪著這個消息,然後沒有多加思考。我為甚麼不去看一看呢?我有甚麼可以丟失呢?

第二天我拿到了地址,然後開車前往。我看了第一講,然後他們問我是否要學第一套功法,我回答,今晚不用了,就離開了。我不想讓別人的觀念影響我。每當我在人生中要作出很大決定時,我會把自己和別人隔絕開,然後靜靜地考慮甚麼是對我有益的,所以我不想讓別的修煉人影響我,我認為只有我才能決定法輪大法是否正是我需要的,所以我開車徑直回到家中。

第二天早晨似乎有點困難,我照常打坐和鍛煉健身,但是感覺越發不好。我不知為甚麼,我感覺很不好,不是身體上的而是情緒上的。我決定打電話告知我朋友我不去看錄像了。他鼓勵我再試一試。放下電話,我知道我不會再去了。

第二天我到我朋友的辦公室,感謝他的邀請,加上些恭維的話,說我還是繼續修以前的東西。他一定覺察到我對自己並不太肯定,他問我是否想談一談,我答應了。我們坐下來談了關於法輪大法的事。半小時後,我覺得我沒有理由不去真正的調查一番。我真的沒有理由不去那麼做。現在回想起來,我當時有好多阻礙,和朋友談完話後我意識到在一定層次上我讓這些阻礙決定我是否要調查,我沒有理由不繼續去看講法,相反的,我有很多理由應該去。

我去看了第二講、第三講,四天以後我還要去度假,所以在餘下的三、四天裏,每天需要看兩講。當我和我的朋友一起開車回去的時候,談論了講課中的東西,很顯然,有很多博大精深的東西在裏面。接下來的一天是難以置信的,由於我對現有觀念的執著和我的佛教修煉,我對李老師的講法感到有些困難,但是我注意到了一件事有意思的事。在每天看錄像時,我感到非常祥和,那是非常美妙的感受。

在最後的一天晚上,看完了最後一課,他們教我第五套功法,我幾乎激動得熱淚盈眶,我感到那樣的寧靜、祥和,我當時沒有意識到,但是我感到我就像流浪在外,終於找到了回家的路,那是那樣的安寧,這是沒有語言能真正表達我的感受。

九天的弘法會後,我開始學習大法,每天堅持去煉功點煉功。在那時我經歷了幾個關,我想和大家交流。

就像老師指出的,我的第一關就是色魔。不幸的是我沒有留意,老師在轉法輪中警告我們:「如果有的人沒過去,也不在乎,以後就更難守了」我前一次失敗了,我沒太注意,而後的一倆個星期,我在色關上再次失敗。我開始心神不安,我甚至不敢走進商店,因為看到雜誌上漂亮的女性會使我覺得不自在。邏輯上,喜歡漂亮的女孩我想不算甚麼,是否那也真的不好?我問自己。不久我注意到,在修煉人的環境中,有的女孩也會吸引我,使我不自在。然而,我想起了李老師的經文「修者忌」中寫到:「執著於色,則與惡者無別,口念經文賊眼相看,與道甚遠,此乃邪惡常人。」回想起老師的話。我的執著心表露無疑,這不是思想業力,也不是外來的影響,而是我的自己執著心。這在我心靈深處猛然一擊,使我感到厭惡。我怎能在這樣純正的修煉人環境中有這樣的執著。我感到可怕至極。

但我沒有恐慌,我想起老師的另外兩句話:「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老師徹底地暴露了我的執著心,我也不懷疑它的存在了,老師在善意地幫助我找出執著。在另外一篇經文中說:「做為弟子,當魔難來時,真能達到坦然不動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層次對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過關了」。所以我盡力保持平靜,集中思想聽著煉功音樂。那天當離開煉功點時,我的那個執著心已經去掉了,我不知是怎麼做到的。我好像在擴大。實際上,我以前難以想像沒有這樣的執著時,生活將是甚麼樣的。然而我每天堅定地繼續學法,每天到煉功點煉功。

有一天晚上,我做夢,夢見許多女人,一個接一個的出現,然後,我突然從夢中醒來。雖然我看不見任何東西,但我感到了我整個房間充滿了色魔,幾乎是勢不可擋。正當我不知所措時,我猛然想起我是在過關中。最後,幾乎不用思考,我翻過身來,重複的對自己說:「我是個修煉人,你們不能對我這樣」。然後,我就睡著了。

當我醒來時我感到身體很輕,好像我的一部份被解放了,我沒有完全明白當時所發生的一切,直到第二天,我發現當我又來到超級市場,走過放漂亮女性雜誌的地方,我感到像個小孩,自由自在,完全不受影響。當我買完東西走向我的汽車時,我感到一種由衷的激動。去執著的過程不是放棄我喜歡的珍貴的東西,而是獲得自由。我開始感受到我去掉了一層執著,就是我整體的一部份自由了,解脫了,留下的是更寧靜,詳和的感受。而後,我又發現在我生活的別的方面也有同樣的感受。在和別人的交往中,我不那麼執著了,對人也公平了。通過這次去執著心的經歷,使我意識到了大法的深奧。

在過去的幾個月中,我對和別的煉功人交流心得體會和弘法的認識也有所改變。在過去的歲月中,我有一個成見:就是嘴上說善的人都是口是心非,而嘴上不說的人都很善良,所以,我對公開講「真善忍」和鼓勵經驗交流的大法修煉人者也有成見。我心裏在想:「他們會是真的嗎?」在過去的幾個月中,我發現我有一連串的執著心要放棄,我為甚麼要隱藏對「真、善、忍」的態度呢。我也發現了我有很多怕心,我怕別人的讚揚會使我產生顯示心,怕別人的想法影響我,怕別人的妒忌,這些都是我的怕心。法輪大法要求我們遵照宇宙最高法理「真、善、忍」去做。正法修煉,無論別人怎麼想,我也應該堂堂正正的修煉。我必須放棄這些執著,全心全意地遵照大法的要求去做。

最近在一個特殊的情況下,我又發現了一個執著心。我參加了紐約的新生活展覽會,幫助法輪大法的展位。我剛到沒多久,一位同修覺得我們應該有人在門口散發法輪功的介紹。她問我是否願意去,我答應了,但當我接過傳單時,我的內臟發緊,我不太願意。這時的變化使我開始找自己的原因。為甚麼這會使我不舒服?我的腦中自然找出許多藉口:「在陌生人面前怕羞」或者「我不想把東西強加於人」,「如果被以前修煉的人看見就很尷尬」。想著這些理由,好像它們都是執著心,就像怕別人拒絕傳單,怕他們對我粗魯。當我略經思考,我發現這觸動了我對大法本質的認識。我知道大法是真正的偉大的佛法。如果我真誠地要把這份珍貴的禮物給別人,我是絕對沒有理由感到緊張,害羞和膽怯。相反,這是個很好的機會從常人中走出來,把自己置於大法之中。我越想越感到對發傳單的感受是和我對大法本身認識是一致。我伸手拿起一疊傳單,向樓下走去,在後來的幾個小時裏,我愉快地發著傳單。當然新的認識,使我產生了歡喜心,雖然錯過了和來諮詢的人介紹的好機會。但我發現了更多需要進一步認識的東西。

我開始認識到對大法的關注是很重要。老師給了解我們那麼多,珍惜大法,保護大法是當務之急。特別是在中國發生的事,李老師說:「弟子們你們要記住,大法圓融著你們而你們也是在圓融著大法。」如果是這樣,當大法在受到詆毀,許多人遭受矇騙,我在一旁袖手旁觀,不協助正法,這樣對嗎?我開始認識到修煉和大法是聯在一起的,所以我應該去保護大法,使別人也得大法。

在短短的幾月中,法輪大法改變了我的人生。以前我從不相信各階層的人說「改變人生」這一詞。我聽說過一本書「改變了我的人生」,或者那個宗教「改變了我的人生」或者那個學習班「改變了我的人生」。我想那些都是些對人生的新的感受,而沒有真正的改變人生。我過去6年的佛教修煉的經驗告訴我,要使人改變需要很大的努力,很大的力量和引導才能從中改變。然而,我在這裏所以發自內心的說,法輪大法在僅有的幾個月中改變了我的人生。大法是更深奧更強大,超越一切的大法。我也看清了我在法輪大法中還剛剛起步。我衷心地感謝李老師給了我修煉大法而能夠得到圓滿的珍貴機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