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法輪大法受益者的心裏話

【明慧網2001年2月4日】當我打開影集,欣賞著自己那容光煥發、朝氣蓬勃的身影時;當我走在公園與街頭,有熟人和朋友向我道一聲:「你現在身體真好」時;當我和親人們和睦相處、感受著溫馨和美的生活時,一股暖流便會湧上心頭,使我的雙眼濕潤……影集扉頁上的話便是我的心聲:來到人世已有四十多年,卻才剛品嘗到健康的幸福與甘甜。感謝至高無上的法輪大法,帶著我走進了生命的春天。

我是個苦命之人,出生不久便被送到鄉下祖母處,因缺乏營養而得了奶癆症,病得奄奄一息時,幸得遇上一位土郎中,才保住了我的小命。雖說活了下來,可體弱多病的我,總比別人少一口氣。記得小學時曾有同學罵我:「你這個老太婆!」使我知道自己從小就是個黃臉婆。長到十八歲時,我能有力氣在一天中拆、洗、縫一條被子就謝天謝地了(當時都是手洗),而人家姑娘一天能輕鬆地完成三條被子的拆洗縫。連母親都笑話我不如她這個老太婆。我有青春的歲月,卻從未體驗過青春的歡樂。我活得好可憐啊!

本指望步入中年後,我會健壯起來。但是好像命中註定,我這一生要多難。十年前我突發高燒兩週不退,小便呈醬油色,經診斷繫自身免疫功能異化而破壞白細胞,是一種要人命的病。在搶救過程中,醫院連發三張病危通知。以後的幾年中,每當我感到支撐不住只得到醫院時,醫生看到化驗單就嚇得要我立即住院,說晚一步連搶救都來不及的。儘管我活了下來,可這真是一種苟活呀。而不幸的是,七年前我又得了更年期綜合症,每次例假都要滴漏兩週,對我這貧血之人,虛弱之體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了,病魔將要帶走我最後的一點活力……

1994年有一天,這是個讓我終身難忘的日子。這天上午我去看婦科門診。醫生見我臉色不好,要我化驗。報告出來,白細胞1,200,血色素3.5克,血小板5萬,嚇得醫生原本準備做的取環小手術也不敢為我做了。到了下午,一位朋友來看我,鄭重其事地把《中國法輪功(修訂本)》一書遞到我手中,囑咐我一定要認真地讀一讀。於是我捧著法輪功的書坐在電扇底下看了起來。奇怪的是,我一邊看一邊眼淚鼻涕流個不停,把一條毛巾手帕全打濕了,我還以為是感冒了呢。半夜裏我夢見自己病全好了。醒來後想,也許煉法輪功病真會好的。我實在是走投無路了,死馬當成活馬醫,抱著試試看的心情,我決定學煉法輪功。到9月份例假又來了,意外的是三天立刻乾淨,而且量也適中,完全正常。我欣喜若狂,要知道為了這月經滴漏我去了多家醫院,都說是更年期綜合症,很難治,現在卻一下子好了。更大的喜訊還在後頭。有過了半個月,我原有的尿路感染復發了,症狀完全同以前一樣。我去醫院做了小便和血常規兩項化驗。結果一出來,再次令我欣喜若狂:小便裏不見一個白細胞,根本不是尿路感染。更令人驚奇的是白血球上升到3,600,血色素上升到10克,血小板上升到10萬,非常好!要知道我剛化驗過,所有的指標都是很嚇人的哪。我這才明白,這是煉了法輪功後淨化身體的反應。法輪功的神奇法力在我身上得到了證明。我就這樣走上了修煉法輪功的道路。

隨著煉功的堅持和時間的推移,神奇的法輪大法不斷淨化著我的身體,同時也在淨化著我的心靈,提高我的境界。連我自己也不清楚,不知不覺中我會變得那麼好,變得那麼寬容和善良。

過去我同婆婆關係極端不和,因為她太封建,說話行事處處都要佔先。我上下班路上三、四個小時,她卻不肯幫我接送小孩,儘管托兒所近在咫尺。甚至有一次孩子在托兒所因痢疾瀉個不停,阿姨上門三次,她都推說小孩母親不在家而置之不理。氣得阿姨事後見到我說:「以後這個老太婆生了病,你不要去管她,太不像話了!」由於此類事太多了,所以我對她充滿了怨氣,連丈夫春節要多給她10元錢,我也堅決不同意。

現在我變了,不但寬容了這一切,還處處能替老人著想。有一次丈夫從婆婆處回來不高興,說是婆婆怪我們上個月的生活費沒給她,其實已給過了。我對丈夫說:「生氣對自己身體不利,婆婆年紀大了犯糊塗,她說沒給就沒給,重新給她不就得了」。接著我又冒出了一句:「現在物價上漲厲害,150元少了點,以後再加50元,給她200元吧。」丈夫詫異地看著我,不相信這話是我說的。以後我又主動對丈夫提出,婆婆這麼大年紀了,一人生活得很不容易,我們只要拿得出,儘量多給她點。於是逐漸加到每月400元。後來,得知婆婆有病,我馬上把她接來同住(我們只有一間房)。我每天為她擦身換衣,半夜起來餵水餵飯。她老淚縱橫地對我說:「連女兒都沒做過的事都讓你給做了」。又雙手合十地對我說:「你是個真正的修佛之人哪。」

就在婆婆病倒的同時,我母親又骨折躺倒了,而且是為了帶她那寶貝孫子。要在過去,我準會說你心中只有兒子和孫子,那就讓他們去管你吧。可我現在是大法修煉者,不能這樣處事。儘管我兒子從出生到長大,母親從未為我縫過一針一線,甚至當我為兒子斷奶,乳房脹痛要上醫院而求她為我看半天孩子,她也狠心拒絕。這些我統統一筆勾銷了。因為大法告訴我們,遇事要想內找,如果別人對自己不好,一定是自己還有甚麼地方做得不夠好。我想這就是體現了「善」和「忍」吧。因為要照顧婆婆而無法脫身,於是我馬上為母親請來保姆照顧她。雖然我每月只有幾百元的收入,可保姆工資我全包了,且一直付到母親病好為止。連一直重男輕女、對我有成見的母親也由衷地說:「謝謝法輪功,謝謝李老師,把我女兒調教得那麼好。」

法輪大法使我的身體越來越好,心靈也變得純淨祥和,我希望更多的人能了解這部大法,自己也變得更願意幫助別人。我曾有緣結識一位打工妹。當她看完我給她的法輪功的書後,立即給我來電,說是決心要跟男友斷絕關係。我好納悶,大法可沒叫你不交男朋友啊。事後才知道,那個男友是個有婦之夫。她讀了大法的書後,正念出來了,就立即與其斷絕關係。她義無反顧地從男友為她租用的煤、衛、電話俱全的房子搬到了廉價的陋屋,自覺自願地過起了苦日子。法正人心,太偉大了!由於一下子失去了生活的依賴,又沒找到合意的工作,她吃了上頓沒有下頓。當我得知以後,心想,她要做個堂堂正正的人,我就是借錢也要幫她(當時正逢月底,自己錢包也所剩無幾)。我七拼八湊,先後借給她三次錢,第一次500元,第二次100元,第三次150元,並對她說不要放在心上,還得出就還,還不出就不要還了。而當我看到她用借來的錢一次次地買新挎包時,心裏就不悅了。這不悅表面上是嫌姑娘圖虛榮,實質上自己還是放不下對錢的執著。悟到了這一點,我又提高了層次。於是我仍真心誠意地幫助她,使她明白修煉人找工作不能挑肥揀瘦,哪怕是洗碗、掃大街,只要憑勞動吃飯就是最光榮的道理,接受了一份月薪400元的工作,做到了自食其力。

我的修煉實踐使我深切體會到: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純正、淨化自己靈魂的過程。每當我去掉一個骯髒思想或執著之心,提高一個層次,我的身體就能得到一個明顯的改善。所以我越修越自覺,越修越積極。丈夫告訴我,甚至連做夢我都在說:誰做得好,我就向誰學習。我是修大法的,你們能做到嗎?多年來我就是這樣紮紮實實地在修自己,我因此成了有目共睹、眾所周知的大法受益者。現在我每天神清氣爽,精神飽滿,步履輕鬆。家人說我「從裏到外徹頭徹尾換了一個人」。丈夫原本是全家公認的壯得象頭牛的人,連他都好幾次羨慕地對我說:你現在身體比我都好!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標準。大法給了我新生,對我可謂是恩重如山,恩深似海。我卻遲遲沒有勇氣站出來面對世人說一句公道話,真話和心裏話。可見修「真」一點不比修「善」和修「忍」容易。因為現在講真話可能會給自己招來麻煩。我為此感到不安。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不安越來越甚,終於釀成了擋不住的羞愧,心靈深處萌動著的良知使我食不甘味,夜不能寐。今天,我必須說出我的心裏話,哪怕為此而捨盡一切。

大陸一個法輪大法受益者 2001年2月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